細數來時四道彎

★ ☆ ★  轉貼請註明轉自《隆之傳奇》,謝謝您的合作!  ★ ☆ ★



北京電視周刊
2003年第23期 2003/05/26



吳奇隆 馬婭舒
戲裡無緣 戲外有情

  5月21日,吳奇隆與馬婭舒,第一次以情侶的姿態站在了鏡頭前。

  之前,他們在《蕭十一郎》的拍攝過程中,數不清多少次一起站在鏡頭前出現,可當時,他是蕭十一郎,她是風四娘,她愛他,他卻不愛她。

  今天,是不一樣的。

  雖然他來自台灣,她來自雲南;他喜歡安靜,她一時有點鬧;他名頭不小,她的名字在與他掛上勾之前無人知曉……但他們相愛,是不爭的事實。

  他們本不想同時曝光,吳奇隆擔心人們的關注焦點不再是電視劇而變成戀情,馬婭舒說不想因爲她影響了他的事業,可是他們禁不住我的再三勸說,終於站到了一起。

  定格前,天性淳厚的吳奇隆一直良心難安地說怎麽好跟別的媒體交代,個性衝動的馬婭舒一直安靜地看著吳奇隆左右爲難,眼光中隱約有母性的憐愛和疼惜。

  快門響動後,兩張幸福的笑臉洩露了他們的甜蜜。在這樣的一個春天,這真叫人陶醉。



吳奇隆:
我的個性是不太跟別人訴苦,凡事都自己扛著。
感情來的時候,其實沒什麼道理。
走到演藝圈,我很不適應,我想生活簡單一點、健康一點。



細數來時四道彎

  每當等著《蕭十一郎》播出的時候,我都沒有像往常一樣拿起遙控器調台以逃避接二連三的廣告,為的是想聽它的片頭曲《轉彎》。

  因為沒有字幕的緣故,這首歌到底唱的是什麼,至今,我都還不清楚,卻很難忘歌中吳奇隆的一個漂亮轉音,一個「彎」字唱盡了英雄的掙扎和無奈。

  採訪完吳奇隆之後,久久,我為尋找一個恰當的標題而困惑,直到我又一次聽見《轉彎》。是呀,在吳奇隆近15年的演藝歲月堙A他的人生路何嘗不是一彎接一彎,變化連連?只不過,慶幸的是,每一次峰迴路轉之後,他眼前的風景更加明朗動人。



第一道:2001年,轉戰內地,愛情生變

  這一年,吳奇隆遇上了最令他心有戚戚焉的角色──蕭十一郎。他沒有理由拒絕這個跟他一樣曾少年意氣、重情重義、在坎坷中學習成長的角色,他毅然從香港跑到內地拍戲,他不曾想到生命中的另一場愛情正在等待他的到來。

  記者:從你的角度看,劇本《蕭十一郎》與原著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吳奇隆:原著中,蕭十一郎是40歲左右的男人,非常男人的,比較悲情,是個內斂、經歷很苦的男人。改編成劇本之後,蕭十一郎的年紀變小了,最重要的是多了一些細節反映他少不更事的活潑和可愛,加入了成長的因素,讓他對感情、生命的態度有變化,這個過程上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記者:我在別的資料上看到說你本來從小是個很活潑好動的男生,加入小虎隊之後,慢慢變得內向。從這方面來說,你的成長過程跟蕭十一郎很像?

  吳奇隆:對,蕭十一郎是跟我有些相似。他生活經歷比較坎坷,個性相對內斂,有種苦中作樂的感覺,很多事情他不願意說出來。而我,從小虎隊到現在,不僅在工作上,生活中我也經歷了很多事情,但我的個性是不太跟別人訴苦,凡事都自己扛著。在感情層面上說,我跟蕭十一郎一樣,也是個講義氣、重情義的人。

  記者:除了這個,我覺得《蕭十一郎》最動人的地方是寫了沈璧君和蕭十一郎,這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如何衝破重重阻礙,終於相愛。這是影視劇中最經常使用的「橋段」,比如《泰坦尼克號》,好像這樣的愛情因為不容易更加動人。你怎麼看?

  吳奇隆:感情來的時候,其實沒什麼道理。你可能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喜歡這樣一個人。曾經設定過的什麼性格、類型、外貌都變得沒有意義,感情來的時候就來了,你只能決定的就是用什麼樣方式對待這份感情。這個戲說的是大家閨秀與江湖浪子之間的彼此吸引、互補。沈璧君可能在蕭十一郎身上看見外面的世界,而蕭十一郎本來的生活比較放蕩不羈,看見一個女孩子生活上有很多限制,有很多不自由,很想給她快樂。我想現在的觀眾應該能夠理解,現在的人其實都有身不由己的狀況,有很多的無奈,可能他們會去想看看電視劇裡的人物是怎麼去解決的。

  記者:用這種邏輯是不是可以解釋說你在拍攝《蕭十一郎》的時候遇上了馬婭舒,然後結束了與蔡少芬的3年感情?

  吳奇隆:我跟蔡少芬是在《蕭十一郎》之前分手的,而且是她提出的。在這裡我想借這個機會說清楚,當時很多媒體的報導讓人感覺我與馬婭舒、我與蔡少芬,從時間上說有重複,實際上,拍《蕭十一郎》那個階段,我已經跟蔡少芬分開了。主要是因為我的生活主要在內地,而她在香港,兩個人的生活節奏不好協調。她是個很需要安全感的人。經過協商之後,我們都同意寧願選擇當朋友。不過,她那時表達過不希望很快讓媒體知道,她需要時間去沈澱。我必須要尊重她的意見,她是女孩子,而且大家都知道在她的生活裡,當時有很多的狀況,如果再加上這個問題出現,會給她很大壓力。

  記者:所以你選擇什麼都不說,結果讓很多人以為你移情別戀。

  吳奇隆:我是個不太喜歡做太多解釋的人。因為我覺得有些時候越說越錯,越描越黑,因為香港的媒體習慣用比較過激的標題來反映事實,這對於我、馬婭舒和蔡少芬來說,都很不公平。

  記者:那段時間很受委屈吧?

  吳奇隆:我不覺得自己受委屈,我覺得是我現在的女朋友(馬婭舒)受委屈,很多波折,她都跟我一起默默承受下來,因為這個我覺得對於現在的女朋友,我很愧疚。

  記者:電視劇中風四娘是個風情萬種的可愛女人,馬婭舒本人跟她這個角色像嗎?

  吳奇隆:她在生活中是兩面的,很安靜也可以很活潑。沒事的時候,看看書,彈彈古箏,是個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她很善良,對家人很孝順,這是我比較欣賞的地方,看到她像朋友一樣跟她的父母相處,我覺得很溫暖。

  記者:人們常說跟不同的人在一起,會激發自己身上不同的東西,馬婭舒出現之後,你有什麼變化?

  吳奇隆:我是一個對自己要求比較嚴謹、苛刻的人,對自己有很多條條框框。可能是跟我很早就入行成名有關吧,當時很多學生把我們當榜樣。是馬婭舒告訴我,可以試試生活中很多的樂趣,比如我以前從來不去卡拉 O K 唱歌、跳舞,現在偶爾去一下,覺得也很有意思。現在對我來說,家裡經濟上的問題也解決了,工作上一直有好的機會,感情生活很穩定,我覺得很快樂、很幸福。



第二道:1988年,入行成藝人,背起家庭重擔

  如果不是吳媽媽說男人要善始善終,一直對於幕前生涯非常之「感冒」的吳奇隆在入選小虎隊之後的第二天就要當逃兵了。可是,他留下來了,因為當時他成了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為此,他很不開心地在這個行業留了下來。

  記者:剛才你說到成名太早,成為很多人榜樣,因此承受了很多別人的期望。我想起當年蘇有朋考大學,最後變成好像不是他一個人的事。那種環境底下,壓抑嗎?

  吳奇隆:我覺得很壓抑。我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都有人關注,變成大事,無形中有很大的壓力。蘇有朋後來沒有念完那個大學,因為那個科系他不喜歡,可那是所有人都希望他能考上的科系。一般人在二十出頭的時候,都很叛逆的,犯了錯大不了再來,可是我們是不允許的。

  記者:你入行的時候也18歲了,對於人生,沒有別的設想嗎?

  吳奇隆:其實沒想法的。我只知道,小虎隊紅了一年之後,我還跟公司說要解約,因為我不喜歡、不適應、不太習慣所有演藝圈的生活與工作,總覺得在舞台上唱唱跳跳不快樂,而且因為這個,我被迫遠離了運動隊的團體生活,很多朋友不敢跟我出門,怕麻煩,覺得有壓力。其實我在運動上的成績本來不錯,在臺灣連續 3 年在柔道和跆拳道兩個方面都拿了冠軍。所以,其實,生命本來可以有另外一種方式,而且可能還是不錯的方式,卻走到演藝圈,我很不適應,我想我的生活簡單一點、健康一點,所以我說要退出。可是那個階段,家裡的經濟狀況出了問題,我爸爸的生意失敗,我成為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必須要堅持,所以儘管不開心,我還是要做下去,我跟自己說我只是在盡義務,這不是我想要的工作,只要我解決了問題,我就離開。

  記者:這種三個人的集體生活跟運動隊的生活相比,你更喜歡哪一種?

  吳奇隆:說實話,當時我是很心虛的,我很清楚地知道我們小虎隊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在摸索,而且小虎隊紅是因為當時在整個華語樂壇沒有像我們這樣成功的包裝,並不是因為我們每個人怎麼樣,所以我是很心虛的。運動隊的生活不一樣,今年我要參加什麼比賽,是確定的,很清楚的。幸好我們公司在生活教育上,給了我們很多指導和心理建設。他們教會我們要誠實、謙虛、努力。而我因為家庭的問題,自己就知道我不能出任何問題,否則工作沒了,家也會沒了,所以那些年我是很小心的,甚至過馬路都一定要走斑馬線。現在看見有些小孩早早出來拍戲拍廣告,我們就說這是個很可憐的小孩。因為在你很多觀念不成熟的時候,在這個圈子裡做一個接受太多掌聲的工作,有利有弊。慶幸的是,我們沒有變壞。

  記者:還記得第一次見蘇有朋、陳志朋的情形嗎?

  吳奇隆:第一次見蘇有朋、陳志朋是在試鏡的時候。我其實不想去,但是工作人員在我擺地攤的時候發現了我,讓我留下電話,於是 3 個月每天給我媽媽打電話聊天。試鏡那天,我媽說就去試試看吧,我才勉強去了,什麼準備工作都沒做。陳志朋的準備工作做得很好,一看就是精心打扮的,穿踢踏舞鞋,穿一身黑衣服,很像張國榮。蘇有朋是和另外兩個同學穿著校服來的。從幾千個人到後來16個、 9 個、 6 個、 3 個,我們三個人都能碰上,最後組成了小虎隊。選上之後,我們第二天就出外景了,我還是不太想去,可是我媽說選都選上了,你不幹了,叫人家怎麼辦呢?做事情應該有頭有尾吧?我就去了。我們錄的節目是拍年輕人的生活,還算好玩,還有錄影的酬勞,可以用來維持我在運動隊的學習和生活,當時我在課餘時間要當救生員來補貼學費和生活費,我就跟自己說不過是換了一個形式的打工而已。



第三道:1992年,從小虎隊中單飛,前途未卜

  花無百日紅。風靡一時的小虎隊終於因為陳志朋入伍而面臨解散的結局了,作為實驗田,吳奇隆開始了單飛的日子。沒有同伴的如影隨形,他在舞台上更感覺寂寞了。幸好,此時,他悄悄愛上了這個行業。

  記者:什麼時候開始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覺?

  吳奇隆:真的開始稍微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覺是從小虎隊的巡迴演唱會開始,1992、1993年吧!開始覺得這是個比較好玩的事情,可以到很多不同的地方,跟很多不同的人接觸,讓很多人開心,也蠻好的。但還是沒有把它當作一個長時間的事業來幹,直到我個人要出專輯,因為陳志朋要去當兵,變成我們要分開來做自己的工作,我最年長,公司想試試看單飛可不可以,所以說我是個實驗者,壓力很大,怕自己做不好會影響他們,而且沒有他們在身邊,很寂寞。我躲了 3 個月,想要不要自己做,最後決定試試看。在我自己的第一張個人專輯中我寫了一首歌《祝你一路順風》,是送給志朋的,受到歡迎,由此才堅定了我的信心,而且從那個時候也開始拍電影了。

  記者:對,那幾年,你狂拍了不少電影。

  吳奇隆:對,好的、不好的,我都拍了,主要是家裡的經濟壓力還是很大,要不斷做很多事情賺錢。可是,我另一方面還念了大學,輔仁大學體育系。因為我天天工作,從這個錄影棚到那個錄影棚,快受不了,我不知道自己為的是什麼,我想我要自己的生活,但是我沒有合理的理由跟公司說這個工作我不做,於是念完一個大專以後,我又跑去念大學,我以念書的理由把我的生活與工作稍微分開一點。學校是我非常好的休息場所,課堂上我會打瞌睡,可是我儘量不缺課,成績保持得很好。

  記者:我很喜歡你在那個階段拍攝的《花月佳期》和《梁祝》,都是徐克的作品。

  吳奇隆:我也覺得這兩部是我在那個階段的代表作。都說徐克拍古裝武俠片很好,其實徐克對於談情說愛也很拿手。這兩部片子在票房上成績都不是很理想,我覺得是他當時太超前的原因。我跟徐克合作,學到很多東西,因為他拍戲沒有劇本,完全靠現場的發揮、臨場的表現。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也學會享受工作的樂趣。因為如果總是自己不開心的話,也不會讓觀眾;開心。而且總覺得自己很慘的話,也沒有什麼意思,所以我開始學習苦中作樂,去多瞭解幕後的工作,慢慢建立起適合演藝圈的生活方式。



第四道:1999年,前往香港發展粵語唱片,人氣受到影響

  那幾年,與因為《還珠格格》大火的蘇有朋以及在日本打開知名度的金城武相比,吳奇隆,這個當年台灣四小天王中的一員猛將在內地似乎有點被遺忘,直到香港無線電視台的重頭戲《創世紀》熱播,他才又重新回到人們視線。

  記者:退伍之後,你的工作重點為什麼轉到了香港?

  吳奇隆:香港那邊的公司一直希望我能過去工作,當時我在台灣的簽約公司和我自己比較看中當時香港的電影市場,就決定去了,拍了很多電影,錄了很多粵語唱片,比小虎隊時期還多。可能因為語言的關係吧,內地除了廣東,其他很多地方是不聽粵語唱片的,以至於當時在內地,我的知名度有些下降,給人感覺就好像我不見了。

  記者:一個人在外地打拚,對於你這種組合出身的人來說,很辛苦吧?

  吳奇隆:剛開始確實有些不知所措。比如在小虎隊的時候,我是比較容易忘歌詞、忘動作的,可是有他們兩個在身邊,我想個小花招就能遮蓋過去。等到我一個人在舞台上的時候就不行了,所有事情都得自己注意。還好,適應得還算快。

  記者:可是那些年,說實話,你也沒有拍什麼特別好的電影,後悔嗎?

  吳奇隆:電影方面的成績不好是因為從那幾年開始,香港本土的電影呈下滑趨勢,精品本來就少。後悔,談不上,新的市場開發,是需要花時間和精力的。後來香港無線電視台會選我拍《創世紀》,是因為我在香港、台灣的人氣比較穩定,而且所有從台灣到香港發展的藝人中,我的廣東話是說得最好。這部戲讓我收穫很大,也讓我看到原來電視劇可以賦予一個演員更豐富的發揮機會,這才有了今天的《蕭十一郎》。我想,未來幾年我的工作重點會是在電視劇演出上。

  記者:選擇簽約華誼兄弟影視公司這樣一家以製作電影見長的內地公司,是出於什麼考慮?

  吳奇隆:華誼公司在內地非常成功,他們的經濟工作也正好起步,跟他們合作,我是希望大家能一起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