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極逃離少林寺並投靠東廠之後,眾人為防無極報復準備下山,但劍萍卻不要若寒同行)



劍萍:悶葫蘆,你必須留下來照顧你表姐的傷。

若寒:是我表姐指證無極,留在山上會更危險。



劍萍:對呀!你們是要走,但不是跟我走。

若寒:劍萍... ...



劍萍:我的主意已經決定了,就不要再跟我說了。(說罷便轉身離去)

(從這堙A可以看出劍萍是一心為若寒著想的。)

(得知劍萍不要若寒雪子跟她一起下山,雪子趕緊來找劍萍,要說服她改變心意)

劍萍:嗨,白姐姐,你傷還沒好,怎麼就過來了。

雪子:你都要走了,再也沒有人替我療傷換藥了,我怎麼能躺得住呢?

劍萍:我已經幫你想好了,我讓悶葫蘆留下來照顧你,好不好?

雪子:你瞎說什麼啊?他是我的表弟,怎麼能跟你比?

劍萍:我有一句話,說出來,你可以不生我的氣嗎?



雪子:你說啊!

劍萍:俗話說了,一表三千里,表姐跟表弟本來就是可以親上加親的。如果你是擔心悶葫蘆照顧你、?你療傷,有損了你的名節,你都可以考慮嫁給他。

雪子:劍萍,你這麼講,完全沒有替我著想,而且還沒有替若寒著想。問世間情?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 我這輩子就註定了要跟那個負心漢,不管他怎麼對我,我都會生死與之,誓不改變。

劍萍:我…

雪子:你從來都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你是永遠不會體會我的心情的。到有一天,你真的自己感受到了,你就會知道是什麼感覺。

劍萍:我承認,我是不懂。

雪子:再說到若寒,你有沒有考慮到他的感受?你有沒有想過,他會不會喜歡我?你讓他?了照顧我的傷,還要負責照顧我一輩子嗎?這樣對他公不公平?

劍萍:如果他喜歡你呢?如果他也願意接受你,只要你想得開,我可以幫你說服他,好不好?

雪子:你千萬不能這麼做,如果他拒絕了,就等於見死不救;可是,如果他不拒絕,他又會終生痛苦。你這樣豈不是讓他進退兩難?

劍萍:那你又怎麼知道,他會終生痛苦呢?

雪子:因?他已經有了心上人了。

劍萍:(睜著好奇的大眼)是誰啊?

雪子:(輕笑)你啊!

雪子:我已經告訴他你是女兒身,其實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了保護你,不願意拆穿罷了。從這點上看,就可以看得出他對你用情很深了。

劍萍:不可能的。

雪子:若寒的性情,我最瞭解了,他是個冷血冷脈的人。可是跟你在一起,他會開懷大笑、會難過悲傷、會緊張害羞,我說得對不對?清楚?

劍萍:但我只是要跟他做好兄弟,永遠不要分開。 我好像…

雪子:你喜歡他,就是不願意面對現實,你連情?何物都不知道,又怎麼能知道自己內心深處的感受呢?

劍萍:那 那...既然什麼都不知道,怎麼我喜歡他,你會看出來呢?

雪子:(輕笑)當然看得出來啦,我說出來給你聽,你看我說得對不對:第一,你不願讓他跟你們一起走,就證明你不想讓他跟你們一起去冒險,從這點看來,就是你拿他跟小龍、小福、還有朱玉龍沒有等量齊觀;第二,你硬要拿他往我的懷堭嚏A就證明你有讓自己死心的念頭。

劍萍:(嘆氣)不是這樣的,我不讓他來陪我,也是考慮到我們之間的姐妹之情啊!你受傷這麼重,總要有一個人來照顧你,對不對?如果他不是你的表弟,我也拿他跟朱玉龍一樣,讓他跟我下山了;再說,我真的覺得,他是一很可靠的人,你跟他在一起,也算是有個依靠。

雪子:(輕笑)說了半天,你都是?了我。

劍萍:所以啊!這也證明啊你是自作聰明,以己度人。

雪子:就算我自作聰明,一時糊塗,可是如果我說:我想跟你生死相許,你願不願意帶我跟若寒一起下山呢?

劍萍:哎,這個嘛... 哎…(嘆氣)

(接下來是劍萍在屋埵洵B東西後坐在桌旁發呆,想著雪子說的話。)

雪子:他已經有了心上人了。

劍萍:(睜著好奇的大眼)是誰啊?

雪子:(輕笑)你啊!

雪子:我已經告訴他你是女兒身,其實他早就知道了。

(武媽進房來)

武媽:唉!時候不早了耶!你在那裡發什麼呆呀?

劍萍:沒有,沒有,我只是在想,要不要帶悶葫蘆一起下山。

武媽:啊?

若寒:(這時若寒走了進來)你說過我們要永遠在一起的,如果你今天不給我一個說法,我一定會跟你走 。



劍萍:嗯 嗯 嗯... ...(劍萍轉過身去,表情很好笑。)

武媽:(走向若寒)好,我給你一個說法,不讓你們姐弟跟著,是因為你們傷的傷、弱的弱,和我們在一塊兒,會帶給我們很大的不便。(劍萍捂著嘴,眼睛睜得很大。)

若寒:(望著劍萍的後背)你真的嫌棄我。

劍萍:(忽然轉過身,對著若寒。)不 不 不... ...我怎麼會嫌棄你呢?

若寒:那麼,為什麼不讓我跟呢?你為什麼要對我另眼相看?

劍萍:我有對你另眼看待?我告訴你啊,在我心目當中呢,朱玉龍、小龍、小福還有你,我都是一眼... ...一視同仁的啊,從來沒有對誰特別好過,對不對,誰也不比誰了不起,你知不知道。

若寒:我以為你討厭我呢。

劍萍:啊?(走過去手臂搭的若寒的肩上)我啊,不喜歡你,也不討厭你,我只是把你當兄弟呢,你就別老往臉上貼金啦,不要自以為是,也不要自作多情。



武媽:(一直在旁邊冷眼看他們,表情尷尬。)哎 哎 哎... ...少爺,你今天怪怪的,你到底說些什麼東西啊?啊,呵 呵 呵... ...

劍萍:我... ...嘿 嘿 嘿... ...嗯,我只是有點... ...有點煩而以啊。

武媽:哦?

若寒:你是說真心話,或者你是在怕什麼?

劍萍:(一本正經的樣子)你看出我怕你啊,有嗎?

若寒:我只是打個比喻,沒說你怕我。

劍萍:哦?

武媽:哎,少爺,你是真的跟平常不大一樣啊,我也不知道你在煩些什麼東西,不過我可告訴你,失去平常心可不是一件好事啊,嗯... ...

劍萍:嗯 嗯 嗯... ...呵 呵 呵... ...(手搭在若寒和武媽媽肩上)其實你跟我一起下山也可以啊,愛跟就跟吧。

若寒:我去通知表姐。

劍萍:好了,好了... ...

(若寒離去,劍萍搭在武媽身上跟他撒嬌。)

武媽:得了吧!沒出息!放開我!別碰我!沒出息!

(武媽不耐煩的把她推開,劍萍仍嬌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