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 梁祝 病態美


作者:林詩音

嘟比:
沒錯啊!那兩句就是來自紅樓夢的對句啊!前面我說過這個戲劍萍是賈寶玉化身,玉龍跟若寒就像寶釵跟黛玉一樣是對比組,原句好像是"空對著深山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可是黛玉運氣沒若寒好,沒辦法在寶玉娶寶釵時也來個死而復生把寶玉搶走,就這樣!

作者:晴子

林詩音姑娘:
紅樓夢原文是"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原文意境很淒美,劇中套用的也不錯,且對仗還蠻工整,可見美女編劇文采頗高喔!

作者:Becky

看到B 和 C 一直在討論若寒的病態美,我覺得很有趣,這種「病態美情結」彷彿是我們許多人內心深處潛藏的一種傾向,難怪老早就有人拿紅樓夢的結構套在俠劇的三角戀情上,劍萍好比是賈寶玉,而若寒和玉龍則分別是黛玉和寶釵,如果說黛玉象徵的是病態美的話,那寶釵所象徵的就是「健康美」了。賈寶玉為什麼捨溫柔美麗又聰慧的寶釵,而偏偏鍾情那鬱鬱寡歡又孤芳自賞的林黛玉呢?很不理性對不對?就像劍萍所說的,感情方面的事有時候真的不是理智能控制的。

作者:Cathy

看到有人把《紅樓夢》和俠劇扯在一起,倒是很新鮮。我是個不折不扣的《紅樓夢》迷,從小到大,看了幾十遍不止了。不過我可能不太同意。寶玉對黛玉的愛戀純是因為性靈上的相近。寶釵是牡丹,雖然"艷冠群芳",但是對他而言,太世俗,無法引起共鳴。而黛玉是"風露清愁"的芙蓉,只有她能?給他以靈魂上的淨化。寶玉選擇黛玉,是遵從心靈的,從來沒有置疑過,對他而言是必然的。

好喜歡開頭幾回的那首曲。"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作者:Becky

Cathy,
我當然也不認為紅樓夢中三角戀情可以完全套用在俠劇的劇情上,但是我認為編劇的靈感來源很明顯地跟紅樓夢有關。就像寶釵象徵世俗美以外,玉龍代表的正是世俗所認同的完美丈夫人選,而若寒代表的則是直覺的吸引與感動,劍萍對若寒的情有獨鍾也是從來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

最明顯的證據是玉龍在婚禮當天揣測劍萍心情時所吟的詩句:「空聞著花燭堂中八音喜,終不忘寂寞林堬藪n愁。」你瞧,跟紅樓夢那句有多像啊!

作者:小純

嗯!今天的最後一段好讓人心酸喔!感覺好像奇隆采妮版的梁祝說,只是山伯沒有在英台面前死掉,而若寒則死於劍萍面前,相同的是睹物思人,英台看著山伯的血書想山伯,劍萍看著和若寒訂親的玉璜想若寒,讓我忍不住哭了。

作者:飄雪凌楓

原來朱玉龍在結婚的時候呤的詩句是這樣的啊,我的帶子沒打字幕,我聽了很多次都沒聽清楚~~~~~~~"終不忘寂寞林堬藪n愁",這句話是真的很像《紅》, 其實我倒覺得《俠》劇的編劇肯定受到過《梁祝》影響要多一些,(吳奇隆楊采妮版本)首先陸劍萍和祝英台都是女扮男裝,而水若寒和粱山伯都是在開始的時候毫不知情。《梁祝》埵酗@段鏡頭是梁山伯在樹林媦u奏古箏,有很多的白色花瓣在空中飄落後來因?琴被打破,祝英台受罰的時候,粱山伯?她彈了一首《梁祝》……而在《俠》劇的前幾集堙A水若寒和陸劍萍偷偷的跑出陸府在外面玩,不是有很長的一段水若寒在山澗媦u奏古箏的情節嗎?當時陸劍萍含情默默地看著他,鏡頭拉遠後也有白色的花瓣從空中緩緩的飄……

另一個很近似的內容是祝英台在家中,她的父親考她的詩詞和樂器,祝什麼都不會,而且也有和丫頭做弊的情節,陸劍坪在戲堣ㄛO也和武媽做弊,讓武媽幫她寫字嗎?兩人都有在被父親監視下寫字的情節吧?

兩部戲堻ㄕ釣k主角被逼著寫退婚書的情節,《梁祝》堿O祝英台的母親逼梁山伯寫,在《俠》劇堿O曹公公逼著水若寒寫 最後還有一點相似的是,陸劍萍和祝英台都上了花驕,只不過一個去哭墳,另一個被搶了親而已……

如果編劇一開始就知道水若寒這個角色是吳奇隆演,那?她一定看過吳奇隆的這部《梁祝》,所以就把水若寒定位在一個書生的身份上,事實上,從水若寒出場的第一個鏡頭(在賣字畫)他的穿著打扮,神態表情都會讓人感到隱隱約約有梁山伯的影子在~~~~

朱玉龍這個角色也有馬文才的影子,都同樣的有錢有勢,而且也都是明媒正娶,一個是父母之命,一個是皇上敕婚。 我以前看過一個吳奇隆的專訪,吳奇隆說過他在《俠》劇媞t的是一個殺手,但是最後死了……如果依編劇的思路,水若寒應該是也和梁山伯一樣的死去的,可能後來在拍攝的時候做了改動吧?說實話,在《俠》劇堙A水若寒的死而復生太假,巧合得有點胡編亂造

其實結局如真如Cathy所說,若寒死去,陸劍萍和朱玉龍成了親,倒還顯得真實一些,而且悲劇氣氛要濃厚得多,"有情人終成眷屬"在現實的生活中?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遇到的……

作者:Cathy

飄雪凌楓:
我看過《梁祝》,不知為什麼,更喜歡那堶悸漣d奇隆,因為他更真、更純,無論笑、哭,都給人非常真誠的感覺。就連愛,也給人感覺更深一點的。也許角色本身就不一樣吧!

其實《梁祝》也好,《俠女》也罷,總歸有那麼多理想、不真實、照顧觀眾心理的情節。實際上的人生,實際上的愛情,不會有這麼好,像張愛玲的小說。但也許觀眾需要,恰恰是那點不真實,那點安慰。

作者: Cathy

Becky:
玉龍吟的那句詩,我非常感興趣,只不過我看的VCD一直沒有字幕,所以也不大清楚說的是什麼。"空聞這花燭堂中八音喜,終不忘寂寞林堬藪n愁。"太好了!真的很像。而且和當時的情境,整個故事的氛圍都非常切合。怎麼找的!《紅樓夢》的曲子後來接著是"縱然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記不清了,大概吧)不知為什麼,我特別喜歡這些。像一些詩詞吧,其實我也不大知道說的是什麼(我太魯鈍了),不過遇到這樣一些句子就是單純地覺得喜歡。其實我覺得如果沒有搶親的那一幕,就讓劍萍嫁人,若寒就算被救活也沒有回去找她。玉龍和劍萍就這樣過下去,劍萍把自己曾有的激情與夢想都收起來,穩當地做一個人的妻子--無奈而真實的人生!沒有那麼多美感,那麼壯烈,卻是更現實,更悲涼的。也許悲劇總是吸引人一點吧,而且也不只包括悲壯,蒼涼也是更動人的

作者:Becky

Cathy, 飄雪凌楓:
你們問那句詩是怎麼來的?據我所知,應該是本劇的編劇江小姐(外號美女編劇)所寫的,她的文采不錯吧!對仗得非常工整呢!

作者:紫蚯蚓

通過放假時間, 我又看了一遍20集的<俠女>影碟,發現以下几點問題,有點"不吐不快"的感覺,希望大家多多執教:

<俠女>和<絕代雙驕>似乎有許多相似之處;鐵心蘭曾經女扮男裝成鐵心男;劍萍曾經女扮男裝;花無缺從小在移花宮學武功,變得沒有表情;若寒從小被訓練成冷血的殺手,表情憂鬱,極少笑;花無缺自從有了鐵心蘭,漸漸有了感情,會笑了;若寒自從有了劍萍,生活變得豐富多彩(我第一次看見他會心的笑,是在他偷看劍萍扮女裝被發現的時候^_^);小魚兒和花無缺都愛鐵心蘭,但鐵心蘭只愛花無缺;朱玉龍和若寒都愛劍萍,但劍萍只愛若寒;小魚兒和花無缺做過一天的朋友;朱玉龍和若寒在劍萍掉下懸崖後做過一天的朋友(酒友^_^)祇不過從人物性格上來說,朱玉龍和小魚兒差太多了.

在拍攝手法上,有些地方有點像周星馳的電影:剛開始時,若寒到陸家當伴讀,看上去好像劍萍在寫大字,實際是在烤肉,這段戲在周星馳的<唐伯虎點秋香>里有.在劍萍回答爹"孔子徒弟的名字"的問題時,去看武媽的嘴型和動作,結果把"宰我"猜成了"自殺""殺豬""災禍",看這一段時,有沒有想到<還珠格格>里的"蘿蔔"集 注:<絕代雙驕>只是我看的林志穎版的電視劇,可能和原著有出入. 這篇文章純屬小妹我就事論事,並不代表我不喜歡<俠女闖天關>和否認編劇的創作水平,其實我是很喜歡編劇寫的<俠女闖天關>的*^_^*

作者:Becky

紫蚯蚓:
你所做的俠劇跟絕代雙驕之間的比較很有意思,我想這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某些類型的故事情節永遠是受歡迎的,不過我覺得更有趣的是它們之間的差別,同樣是女扮男裝,鐵心蘭只是偶一為之,她也不是很喜歡扮男裝,基本是她還是很淑女的,但對劍萍來說卻是家常便飯從小就習慣了,剛開始回復女裝時還彆彆扭扭的,另外一方面,同樣是憂鬱男子,花無缺是在女人堆中長大,被一大堆丫嬛圍繞,所以感覺起來脂粉味比較重,內斂陰沉,而若寒從小就接受嚴格忍術訓練,陽剛氣息濃厚,性格堅忍卓絕。

就鐵心蘭跟陸劍萍來做比較,一個是可愛的嬌嬌女,另一個是聰明機靈的野丫頭,我不知道男孩子會比較喜歡哪一種,但如果是拿若寒跟花無缺來做比較的話,我覺得若寒是比較有男子氣概,也比較迷人。

作者:Becky

看到B 和 C 一直在討論若寒的病態美,我覺得很有趣,這種「病態美情結」彷彿是我們許多人內心深處潛藏的一種傾向,難怪老早就有人拿紅樓夢的結構套在俠劇的三角戀情上,劍萍好比是賈寶玉,而若寒和玉龍則分別是黛玉和寶釵,如果說黛玉象徵的是病態美的話,那寶釵所象徵的就是「健康美」了。賈寶玉為什麼捨溫柔美麗又聰慧的寶釵,而偏偏鍾情那鬱鬱寡歡又孤芳自賞的林黛玉呢?很不理性對不對?就像劍萍所說的,感情方面的事有時候真的不是理智能控制的。

B,
對呀! 那個近藤忠治真的很變態,一天到晚把什麼美不美的掛在嘴上,而若寒呢,反正是坐以待斃,也懶得搭理近藤,就乾脆建議近藤把他一刀斬了了,像茶花一樣整朵凋謝了豈不是更美? 我覺得這個地方可真是神來之筆。

作者:HELLO

大家有沒有發現若寒的殺手服裝有點東洋味呀﹐尤其那場東洋殺手在原野上伏擊他那時﹐兩腿分立揮刀斬忍者﹐其時服飾看起來(尤其下身部分)更象武士服了。還有﹐就是若寒的武士打扮也很好看﹐而且顯得他純純的﹐也很稚嫩﹐惹人憐愛呀﹗﹗以前總覺得奇隆的鼻子太高了﹐臉部輪廓太立體了﹐但是﹐現在看著看著﹐看習慣以後就覺得很精緻﹐而且﹐現在發現他的那兩片薄寶的嘴唇很可愛﹐總是帶者微微的笑意﹐所以﹐當書生若寒淺笑時就相當的迷人了。真的很喜歡白衣書生打扮的若寒﹐(其實東洋武士裝扮的他也是) 就象稀世珍寶一樣﹐真的含在嘴裡怕化掉﹐捧在手裡怕碎掉反正就是讓人產生保護欲。而後來的若寒﹐則是讓人心疼卻又無奈于自己的無力相助。其實﹐我也是很喜歡若寒的病態美的。

作者:閒人甲

居然有人跟我一樣看過孽海花!!霜華小姐!妳真不容易啊!!不過我不太以為那個編劇是真的愛病態美男子,因為我看孽海花是覺得她大概為了要讓王魁多害死幾個人,而且要有不同的方法把人害死,所以其中一個選擇了病死,反正古裝戲的絕症除了肺病還是肺病,給美麗的男女主角生個會水腫的腎臟病總不太淒美吧?哈哈!!至於水若寒,我覺得不算病態啊!因為他去浪跡天涯時看來好健康,真要說起來那金庸筆下的令狐沖才是個病態帥哥,我算過他前後吐了十次血,比小李飛刀吐四次血還多得多.還有周遊版的白髮魔女,那個卓一帆啊!老是內傷吐血不然就中毒吐血!哇哩勒有夠肉腳!所以我認為可能是她筆下那些多愁多病身的男女主角都寫得很可憐,又不會太肉腳吧!有人說她該去編小李飛刀,我舉雙手雙腳讚成.

作者:霜華

大家好,我又來了。

無意中提到病態美的話題,不料竟得到一些迴響。嗯,再說說我的看法。我到不覺得令狐沖算是病態美男子。雖然他常重傷吐血,可是他天性是瀟灑開朗的,令人難以把他歸屬到悲情一類。惹人憐惜的悲情男主角除了多病,最主要的是多愁吧!背負著難以擺脫的宿命憂苦,才會害觀眾疼到心坎裡,正所謂"空對著花燭堂中八音喜,終不忘寂寞林裡笛聲愁".......更害我戲已下檔一個多月還念念不忘!

作者:C

令狐沖絕不可能屬於病態美,他不會自怨自艾'他樂觀豪爽,雖然他打小也是無父無母的孤兒,但他有個完整的家,師父師母更是將他視為親兒般的照顧,只是後來因師父的私心,成為他可憐犧牲品,令狐沖就算身受重傷吐血暈倒,也能不怕死的談笑風生,並將自身生死至於度外,只要對的起自已的良心就好.

若寒絕對是病態美的典型,他打小被訓練成殺人工具,他不是在正常家庭長大,盛至可說是再變態地方長成,他自小憂憂寡歡悶悶不樂,言行舉止受制於人難有自主權,像這樣一個人為情受傷,在身與心都有病的情形下,從若寒身上自然產生病態美,著實另人心碎與同情.

作者:太孩子氣的編劇

給B:
  我不想說哪個導演叫我加戲,我沒有堅持己見就是錯的,我就必須負責承擔一些後果,朱導演自我撿討了很多事情,我覺得他是有覺悟跟進步的,他跟我合作到後來審劇本時往往提醒我的是要在哪兒再多加感情戲,我都很讚賞跟認同,我覺得他的問題是出在一時間還沒適應電視的拍法跟作業模式,現場太常把電影即興式的創作習慣擺進去,其實我下筆都是經過冷靜的深思謀算,因此反而造成此劇的很多困擾,那就是現場不能亂刪加,隨便刪一句話都可能讓你前言不搭後調,狗屁不通,隨便加戲則可能破壞精密計算的張力節奏,可是所有出身電影的導演叫他們現場不亂刪加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還有很多我們在電視圈想都想不到的刪戲理由,所以我又想多嘴偷偷吐露一件事,不止是奇隆跟趙薇的吻戲拿掉了,本來我很體貼奇迷地安排了水若寒的美男出浴戲,貴妃用的大澡缸,四週都是紗帳,雪子在水面上丟滿鮮花,後來朱玉龍闖進來,兩個打了一場架,直可比美龍門客棧中張曼玉跟林青霞的那一仗,後來也完全刪除簡化掉啦!

但是如果說理由是為了寵愛演員,怕演員傷風感冒所以不能脫衣服演戲,那麼奇迷是否反而要讚賞導演的體貼呢?

作者:Becky

讓若寒像貴妃出浴般在灑滿花瓣的澡盆裡洗澡?這個我實在無法接受,哪一個正常的男人會做這種事啊!我覺得若寒的氣質脫俗是渾然天成,他對自己的外型之美並沒有很明顯的自覺,他的氣質基本上還是極為陽剛的,從他簡單大方的髮型與服飾就看得出來他並不是很自戀很愛漂亮的那種男孩,更不可能會在洗澡的時候還講究氣氛灑花瓣,我覺得好像只有像東方不敗那樣陰柔的人才會做這種事。對不起,編劇小姐,若寒其他的戲被刪了我都覺得很可惜,但是這個出浴圖我真的覺得是不該拍的。

作者:閒人甲

拜拖!哪有正常男人會去洗那種花瓣澡,前面編劇不是講得很清楚嗎?是那個變態雪子去灑的,若寒哪可能做這種事?

作者:Becky

閒人甲:
我知道編劇說是雪子灑的,可是那還是不合理啊!若寒一向對雪子不假辭色,如果雪子在那裡亂灑花瓣,若寒一定會把她轟出去,皺皺眉頭,然後把花瓣撈出來扔掉,依我看來這才是一般男孩子應該會有的反應。

作者:閒人甲

給BECKY:

嘿!我覺得不管雪子幹麻灑那些花瓣,就算她要灑爛泥巴臭狗屎,若寒也不可能做出那種"男孩子"的行為,他對雪子一向就是漠視,而且不在乎雪子在哪種情況下出現在他面前,冷靜跟漠然得就算兩個人脫得光光,若寒也無動於衷,那才是若寒讓雪子最不堪承受之處吧?

再說皺眉頭跟撈花瓣?我覺得更奇怪了!若寒固然不可能去洗花瓣澡,真的有人多事去撒那種東西,他大不了不洗跑掉,好像不會還去撈花瓣丟出去吧?哈哈!我在想像若寒真的這樣可就充滿了男"孩子"氣了!我在想,編劇舉這個例子的重點根本不是在洗不洗花瓣澡,而是在她導演們有些刪戲的理由,她想都想不到,如果真的為的是角色定位不合理她一定沒話講,問題是在怕演員傷風感冒,這個理由的確是有點叫人想不到,至少在臺灣拍戲環境是沒發生過啊!看我們還在談這種問題,她一定更怪自己胡說八道了孩子性了!

作者:Becky

閒人甲:
好吧!我承認皺眉跟扔花瓣可能有點孩子氣,就像你所說的,若寒大概就是面無表情地走開--不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