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飛時



作者: 香蝶

首先得承認我喜歡看漂亮的男生。窕窈淑女,君子好俅,反之亦然。我承認,並且不覺得要害臊。

近來一個月都很忙,晚上下班回家後常常疲倦得什麼都不想做,因從上學時便有了熬夜的習慣,于 是在晚飯與休息之間便多出一兩個小時的空閑,于是,我到門口的影碟店租影碟。

我租的是新出的連續劇《俠女闖天關》,借它的原因是因為我喜歡看吳奇隆的武戲。在我看來,武 戲演員光有一張帥臉是不夠的,要有肌肉,要會打架,並且要打出自己的特色來。不會打架的男演 員稱不上男人,會打架不會用真功夫的不是真男人,長得精致又能幹真仗的男演員再加上年輕那就 是個寶了。吳奇隆的武戲向來雅致,拳術的套路很多,最可貴的是有股難得一見的狠勁,所以我喜 歡。

一個人住的最大好處就是可以把門關起來,把螢幕上養眼的帥哥反過來倒過去地盯著猛看,看到眼 疼也不必擔心被人拿來開善意的玩笑。我把這部拖沓的電視劇看了兩遍,第一遍看情節,第二遍專 看武打和帥哥,兩次都被同一個鏡頭打動,就是從頭到尾一張苦瓜臉的男主角水若寒最後被他的兄 弟和朋友打翻在地,開心地笑。打動我的是飾演水若寒的吳奇隆的笑容,與整部戲堛漸籉韝@個笑 都不一樣,單純而且燦爛。我很久沒見過這種宛如鄰家男孩的陽光笑臉了,雖然當年吳奇隆還是演 唱組合小虎隊的成員時,小虎隊的三個成員正是用這種鄰家男孩的笑臉引起我的注意。

我因為這個笑臉自然而然想起早已忘掉的小虎隊,曲指一算,對他們著迷竟已是十二年前的事情。

下午有雨,難得閑了,下班後在食堂吃罷飯,回到家天還是亮的,于是站在陽臺上看雨聽歌。因為 被笑臉勾起回憶,聽的是從箱子娷膝X的小虎隊的老磁帶。令我自己都吃奇的是居然還能找到那麼 多少女時代存下的磁帶,放一放,效果出奇的好。

雨不大,雨打樹葉聲混雜在多年前的老歌堙A老歌是由三個嗓音尚稚的少年唱的,伴奏有吉它和口 琴。

“海風在我耳邊傾訴著老船長的夢想,
白雲越過那山崗努力在尋找它的家,
小雨敲醒夢中的睡荷展開微笑的臉龐,
我把青春做個風箏往天上爬......”

人生中總會有這樣的時候,被一句話、一首歌勾起懷舊情緒,十年不聽,再聽時感動如昔。感動是 因為那個曾經踏踏實實經歷過的純粹時代,和那種曾經實實在在擁有過的純粹感情。

很難想象現在的中學生還會被這首《蝴蝶飛呀》感動,也許對他們來說,這首歌寫得太幼稚,但它 確曾記載著我們那個時代的青春。

我是八十年代的中學生,與現在的學生比起來,我知道我們顯得幼稚,空想多于現實,可是,我卻不覺有什麼遺憾,相反,卻因此而感到一種幸福。

我們的時代單純,也許單純的不光是我們,整個世界都單純。少年與成人,自覺自然地在相互間劃 出一條線,分成不同的世界。少年長為成人是有過程的,這過程莊重得如同儀式,幾乎每個人都用 帶著微笑的眼神去注視它。少年們可以輕鬆地唱著“家堥儠珧鞳A永遠遲到慌張,成績單要往哪里 藏”,而成人也不會如現在這般用“怎麼還不懂事,這樣怎麼應付社會”的焦急語氣去催促,那個 時代,是一個期待幼蟲破蛹成蝶的時代。

我在一個雨碎風微的初秋下午因為一首歌想起了遍地光影的冬日,我清晰地看到少女的我和少女的 同伴們在搖蕩于人行道的樹影中穿行,冬日的樹影只剩光枝,我們穿著艷紅的衫,大聲的笑,談論 著娟偷偷用塑膠發卷卷過的劉海、佳遠嫁到日本的姐姐給她寄來的香味卡片。我們有著很多好奇, 窺視著從旁邊走過帶著耳環的漂亮姐姐所在的成人世界。我們因為好奇而常常去偷偷嘗試,偶爾因 為嘗試的成功而享受小小的幸福。

我並在這個下午想起了某種不帶雜念的熱情,想起因了這種熱情,裹著毛毯睡在門後的地上,邊防 著嚴格的父母發現,邊傾聽從門縫下傳來電視聲音的一個個夜晚。想起因了喜歡某個明星,去鐵皮 商亭買明星的畫片,?又切成小片片藏起來怕被人發現的羞澀心情。

哦,原來我也是有過這許多令人莞爾的少女夢想的,只是不知何時它慢慢不見了。

奇怪的是,我在十年後再聽老歌時才發現自己已經成長,並且跨入成人世界多年,成長的過程是什 麼時候結束的呢?我並不確知,大概把舊磁帶扔進箱子堮伝N開始謝幕了吧。

夢想一個個變成現實,現實?不鼓勵我再去夢想,于是我成人。我忘了什麼貝殼看世界和毛毛蟲期 待明天之類的歌,開始用調侃的心情聽去李宗盛講凡人的七情六欲,聽他與周華健對談著男人的煩 心事,雖然還是象鄰家人的?述,如今?更多地參與品味父輩的滄桑。

我以為這是好事,至少發現了自己的成功,我沒有廢掉這二十幾年的光陰,而是把少年回憶打包封 住,這個包埵陪荍嗾膋漸@界,純粹而無染。

做蝴蝶時,偶爾還有睡在繭中的記憶可以回味,這何嘗不是一種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