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的故事--俠劇第一稿


以下這個詳細故事大綱是出現在亞視出版的俠劇特輯「古靈精怪小女俠」中後面的附錄,跟我們最後所看到的劇情差距頗大,大約是俠劇最早的初稿,大家可以參考一下。

明朝年間,北京城外的草原上,兩條矯健的人影廝殺搶奪一本東西,馬上就飛奔而去,青衣公子疾追而去。

陸鼎文希望她能飽讀詩書,她卻愛舞刀弄槍,時常偷溜跑出門廝混,不但因此結識了兩個可愛的化緣小和尚釋小龍及釋小福,還救回一個重傷的白衣書生水若寒。

陸劍萍卻不知自己救回的是個災星,原來水若寒正是那白衣幪面人,本是東廠太監曹佑祥義子,奉命自太祖皇陵下盜出了武穆遺書,為了躲避追查,水若寒只好將武穆遺書藏於兵部尚書府,因此水若寒跟陸劍萍建立起一段兄弟之情,若寒吹笛,劍萍唱和,其樂融融。

若寒傷癒,欲找回武穆遺書,意外發現已經失蹤。

若寒回東廠覆命,曹佑祥栽贓嫁禍陸鼎文通敵叛國,發動錦衣衛抄殺陸家,抓走陸鼎文,卻找不到武穆遺書。

當夜,陸劍萍才第一次為了逃亡穿上女裝,跟其稱為武媽的奶父逃出了陸家,並在釋小龍及釋小福接應下躲過重重追殺,藏身於少林。

曾佑祥知少林是武林重鎮,無法強取,先令水若寒混入少林當俗家弟子,要他設法接近陸劍萍找出武穆遺書,不料,一入少林,才發現那跟他廝殺的青衣公子朱玉龍正是俗家弟子的大師兄,玉龍一見若寒,就對他十分懷疑,時常借故試探若寒武功。

話說陸劍萍進了少林,反而要拜釋小龍為師,稱釋小福為師叔,練武時常挨整,幸好武媽會從中暗助,還瞎整小龍替劍萍報復,原來武媽竟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是夜,忽然有人偷襲武媽,原來是白天出入少林收集餿水養豬的村婦宋隱娘。武媽本來就是看隱娘不順眼,想不到隱娘也是高手,兩人一翻鬥後約定都不可拆穿彼此的秘密,可是為了一比高低。他們決定靠傳人比高下,於是武媽化萓角眭L高僧收劍萍為徒,隱娘也挑了水若寒為傳人,讓劍萍越挫越勇,武功開始大有長進。

於是在比鬥中,隱娘跟武媽的感情也由敵對成了好姐妹,甚至由好姐妹而漸漸產生異性情愫。同樣的,若寒跟劍萍也感情日深,若寒隱約感到自己愛慕劍萍,難道自己是同性戀而不自知?

這個疑慮在若寒的表姐白瑞雪上山探望寒時,得到了舒解。瑞雪一眼就看出劍萍不是十四歲少年,是十八歲少女,還警告若寒不可對劍萍動了真情,豈料此言一出,完全解掉了若寒心結,從此若寒對劍萍更溫柔呵護,即使朱玉龍看出劍萍是女兒身,三番兩次想探劍萍,都被若寒給阻擋過去,還處處證明劍萍是男兒之身。

原來白瑞雪是東洋忍者,也是曹佑祥手下,對水若寒本就一往情深,外表溫柔嬌婉的瑞雪在男人堆裡頗受照顧,劍萍看在眼中,暗生醋意,開始想要學習看當個姑娘,武媽發現劍萍漸漸開竅了。

話說陸鼎文遭到嚴刑拷打,說不出武穆遺書下落,最後居然上吊自殺,雖然及時救下,但是自此瘋瘋癲癲,吵得東廠雞犬不寧,為了分辯陸鼎文是其瘋還是假瘋,曹佑祥故意將陸鼎文囚禁在秘境幽谷,並將其行蹤透露出去。

劍萍得知父親下落,一心下山救父,後來通過重重考驗,終於跟武媽,小龍,若寒,玉龍一行人下了少林。

隱娘也在暗中跟蹤下了少林,隱娘對小龍似乎有一份難以解釋的情份,當初就是為了武媽暗整小龍才逼其出手跟武媽不打不相識,自此展開這段感情。

劍萍一行人才離開少林就發現被跟蹤,為了擺脫跟蹤,眾人易容改扮,分路而行。劍萍一穿回女裝,便不想再恢復男兒打扮,起先還故意學瑞雪弱不禁風西子捧心的樣子,鬧得笑話百出,若寒窺透其用心,對她的感情漸漸開始不受理智控制。

瑞雪按照計劃率領忍者偷襲萍一行人,若寒在最後關頭,居然還是為了救劍萍跟幪面的瑞雪大打出手,朱玉龍看出端倪,發現若寒似乎早知來人的計劃,更加對若寒的來頭產生了懷疑。

瑞雪事敗,知道再行偷襲也未必能成功,只想先挑撥劍萍跟若寒之情,瑞雪故意告訴劍萍自己曾為若寒墮胎,導致身罹病疾,若寒遭到誤解,被逼著認罪,劍萍傷心之餘為了使若寒回到瑞雪身邊,就假意跟朱玉龍走得很近,若寒本不欲認輸,無意中發現了劍萍跟朱玉龍走得很近,不禁暗生自卑之心,自此跟劍萍時常嘔氣吵架,醉酒不醒,卻又不忍離開劍萍。

劍萍一行人終於到了幽魂谷,遇到了重重埋伏險阻,必須闖過風,人,土,隴形等四鬼戰法,才在第一關的風陣中,劍萍就為救小龍,雙雙跌落絕谷,在谷底遇到一對瘋瘋癩癩,整日爭吵打架的白髮矮人,彷彿是東洋傳說中的河童,這對矮人不吃任何東西,只吃白蘿蔔,劍萍跟小龍每天看看二人爭吵打架,赫然發現兩人演練的是絕世劍法,連忙偷師起來,劍萍跟小龍也以白蘿蔔為食,不到三天就覺得身輕如無,而且可以入水閉氣整個小時,後來劍萍跟小龍攀岩而上,終於脫困,兩人不知道他們所吃的並不是白蘿蔔,而是傳說中的人參精魄。

但是這三天內,武媽一行人卻有了變化,瑞雪跟若寒的內鬨更深,玉龍已從中發現了若寒跟瑞雪是同黨,都是東廠殺手。 玉龍戳破若寒身份,雙雙展開決鬥,直到兩敗俱傷,此時劍萍跟小龍趕到阻止,玉龍指出若寒是欺騙劍萍感情的大騙子,劍萍頗為悲憤,玉龍要劍萍殺死若寒,瑞雪及時現身將若寒救走。

小龍、武媽、劍萍、玉龍四人再闖過忍者火雷陣,來到了七隱陣,四人受困於忍術高超技術,最後,一起被活埋,豈料小龍跟劍萍本就可以一個時辰不呼吸,而劍萍還在憋氣中,忽然貫通任督二脈,功力再增,當忍者來收屍時,劍萍反擊忍者,再闖一關。

最後來到隱形陣,施殺招者,正是白瑞雪,劍萍跟小龍,玉龍正自不敵,武媽忽然也隱形失蹤了。

原來武媽也是忍者,跟瑞雪正面衝突起來。他質問瑞雪為何要奪武穆遺書,原來瑞雪之主在東瀛戰敗,一心想奪取武穆遺書,學習兵法號令天下,武媽卻說東瀛好不容易天下太平,反對再啟戰端,他原是瑞雪同門師叔,隱居中原,希望瑞雪勸其師近藤忠治早日打消野心。

最後經過重重險阻,劍萍一行人終於救到了陸鼎文,可是鼎文卻一樣瘋癲,完全不記得人,連女兒也不認得。

話說曹佑祥始終沒親自出手,原來他正在修練邪門的血元神功,神功若成,無敵於天下,而且,他勾結東洋人的條件是以武穆遺書交換忍者刺殺皇帝,以便他扶起傀儡幼主。將天下納於囊中。

水若寒養傷其間,眼看看曹佑祥非人非鬼的狂態,內心萬分痛楚,夾在祥的養育之恩及對劍萍的刻苦愛戀之中,他無法選擇任何一方,只好默默將傷藥都丟棄,他心中隱約已準備好下一步該怎樣做。

眾人逃出幽魂谷時,小龍為掩護眾人,居然落在白瑞雪手上,後來宋隱娘為救小龍,從少林藏經閣盜出了武穆遺書交給白瑞雪,但是隱娘不但沒救出小龍還中伏被擒。

原來當初武穆遺書是被武媽發現,後來帶到少林藏於藏經閣,隱娘一直跟蹤武媽而得知一切,至於小龍本是隱娘的私生子。

武媽得知隱娘母子遇險,知道不能再隱瞞身份,遂現身跟近滕忠治決鬥,一了師兄弟三十年恩仇,最後他廢了瑞雪的武功,救下隱娘母子,並奪回武穆遺書。

另外,陸鼎文裝瘋賣傻,在發現朱玉龍是微服皇子後,馬上恢復清醒,懇求朱玉龍洗雪冤曲,此時曹佑祥卻武功大成,帶著水若寒殺上門來。

曾佑佯故意逼水若寒跟陸劍萍決鬥,兩人彼此都無法向對方痛下殺手。最後若寒忽然對劍萍施偷襲,逼使武媽出手,若寒身受重傷,倒地不起。

曾佑祥這才肯親自出手,武媽一干人被曹佑祥打得招架不住,最後只剩劍萍跟佑祥比拼內力,千鈞一髮之際,若寒忽然起身,出手點了曹佑祥要穴,曹佑祥被自己邪門武功反噬,膨脹爆炸。

一切風平浪靜,水若寒也油盡燈枯,眾人對他的誤會都感到愧疚,他卻表示他是存心求死,一來想償還曹佑祥的養育之恩,二來他想解脫感情的痛苦,所以早在朱玉龍決鬥後,內傷就沒有好過,並非因武媽所傷而垂死。

最後,劍萍要求再聽若寒吹玉笛,若寒跟劍萍站在落紅滿地的花徑,看看天邊夕陽,玉笛響起十分曼妙,慢慢的慢慢的,玉笛聲沒有了,只剩劍萍繼續哼唱未了的笛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