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簡短評論集萃



有關於《蕭十一郎》之討論,此處僅收錄部分在整理時所看到的,有興趣者可至《俠盜蕭十一郎》看更多討論內容。


看蕭劇像是喝到一杯濃烈馥鬱的咖啡,氤氳的香氣飄得滿室,緊緊包圍住、引誘著你。苦澀回甘的獨特滋味在喉中滑落,強烈刺激你的舌頭,連帶著胃部的緊縮,讓你的神經牢牢記住它。

十一郎這樣一個人物是每一個女子的夢想,正像每個男子都希望擁有一個傾心相愛的美人,每一個女子也都夢想著一個以生命來愛自己的英雄。可他畢竟是不真實的,他只是一個影子,一個夢。

黑衣青如夜,黑髮飄如風,黑瞳燦若星,真似一匹在長夜中穿梭不停的狼!“自由如風,是你嗎?”璧君的這句話,已經點出了這個人物的精髓。造型的巧奪天工同奇隆的精彩演繹的完整結合,成就了蕭十一郎,也成就了奇隆自己。這是他從影十幾年來唯一一部與角色融合最好的作品,使人在看的時候竟固執的認為他就是蕭十一郎。

蕭十一郎像國寶大熊猫一樣稀有,不自主的會被吸引,就像夢一樣,虛無得抓不著,也因為如此,蕭十一郎才更美。

從來沒有一部電視劇能讓我這麼入戲(俠女另外),主角讓我這麼刻骨銘心,若寒雖然也讓我魂牽夢縈,但對若寒的描寫不如蕭十一郎那樣多面,從蕭十一郎身上看到的不只是他的癡情、深情,還有他對他人的……(我實在想不出合適的詞)

我是在俠劇就很喜歡奇隆,但真正讓我瘋狂迷上奇隆的是蕭十一郎。

蕭的感覺是奔放的火焰,肆無忌憚的燃燒生命。水給我的感覺要複雜的多,前後的變化也要比蕭大。一時之間很難理清的感覺(剪不斷,理還亂的那種。)

這兩個人完全是處於生命狀態的兩個背離的極端。但毫無疑問,他們都是生命狀態脫離常態的那種典型的藝術美的化身。

從整體製作上看,《蕭》劇和《俠》劇是不能比的,我們喜歡的也只不過是水若寒這個角色。這個論壇的朋友把蕭比作太陽,把若寒比作小星星,非常的傳神形象。蕭武功高強,聰明機智溫柔體貼,品質高尚,樣樣俱全,感覺就像一棵大樹,在人生的路途上,累了可以倚著休息,受傷了可以靠著養傷,讓人覺得很有力量,很有安全感。而若寒,就像樹上的櫻花,雖然美麗,但要不斷經受狂風暴雨的襲擊與凌辱,容易凋落成塵碾作泥。他是那麼的美好卻又命運坎坷,脆弱無助,讓人產生一種想要幫助他,保護他的欲望。所以我是特別的偏疼他。

我5個月前還不是奇迷,甚至覺得他很奶油(和你說的girly意思差不多),但這部戲令我對他的印象完全改變,進而成為奇迷。奇隆的五官太精緻,所以很多人,包括以前的我會覺得他有點女性化,但他演起戲來實在是男性十足的,特別是蕭十一郎這個角色,可以說是野性不羈+瀟灑豪放,非但不女性化,簡直是男人得不能再男人了。以奇隆清秀的外型來演這麼個角色是很難的,但他演得實在出色,可見其演技非同一般。

很久沒有為什麼事或什麼人著迷了,但蕭劇讓我再次找到了那種魂牽夢繞的感覺,為了十一郎而心痛心碎。看了那麼多武俠劇,這部是拍出了武俠精神的精髓。

十一郎給我的感覺,如清風撫面,好像心在風裡面,舒服極了。他為璧君所做的一切,所承受的苦,令人感動!沒有浮華的言辭,只需一顆真誠的心,如他所言,只要你願意,其它的交給我。一生中如能遇到他這樣的人,夫復何求?

我欣賞蕭十一郎那種性格!
他好像有能力做任何事,有能力對付任何人哦!
我相信如果我是沈璧君,我也會喜歡上他的哦!

我羨慕十一郎的可愛天真,自由瀟灑。想嘗試十一郎對生命情感的轟轟烈烈,想瞭解十一郎對璧君心底最深處的愛,想知道當今何者能聘美古人對命運的不服及其徵揚...現在∼還有這樣的人嗎??

看來十一郎還在不停地拖人下水啊,又有人中招了!
奇隆不是簡簡單單給我們講了個故事,他塑造了一個出色的角色。角色的樂觀勇敢活潑智慧深情(還有好多哦,大家可以自己加。)被他演得淋漓盡致,眾多優點匯集到一起,以他出眾的外型和利落的身手來表現,最終給大家留下一個「帥到極點」的印象。

我遇到了好的電視劇也喜歡多看幾遍,但我只喜歡看古裝武俠和香港警察,而這部蕭十一郎,我更是喜歡。很少能看到用眼神把角色的內心表達的如此真切,如此令人心動的演員,看電視的時候,總是喜歡看蕭十一郎的眼神,每次看到他受傷和被誤解就會感到心像被揪住一樣,會情不自禁的為他擔心,有時真希望能進入到電視裡去安慰他。呵呵!有點太天真了點。
另外我還準備把蕭十一郎這部電視劇拷貝到電腦裡,就可以隨時看了。:)

解寒毒的唯一辦法是以毒攻毒,讓蕭毒來攻寒毒,可以緩和毒症。蕭十一郎和若寒一樣,也是我的最愛。他和若寒是兩個極端的人。如果說若寒清雅絕俗,淒美哀怨,早已是我們心中的一首詩,一幅畫,一支歌,那麼蕭十一郎的完美就成為了我們心中的一個夢,一個我們一直在追求卻又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一個霧般迷朦卻又若隱若現的幻影。

十一郎和若寒是完全不一樣的,若寒悲觀,十一郎樂觀,天塌下來當被蓋;若寒什麼都苦,十一郎則是可以在苦中作樂,把苦的都變成甜的;若寒不敢碰情,情不自禁動情了後,只想縮回去他的冰室中,十一郎則不然,他敢在璧君出嫁時還追去爭取,璧君執意要嫁他就祝福她,當璧君受到傷害需要他時,他守護她,他不計一切的為她付出!就像大家之前說的,十一郎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也一直努力去要,他為自己活,他活的逍遙而自在,自由如風,若寒剛好相反,他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因為他不為自己而活,就像四娘說的:一個人的心被困死了,他如何能逍遙?如何能自在?若寒就是那種心被困死的人!

我覺得蕭十一郎是...好像沒有辦法用**美去形容,就像風四娘所說,他有那麼一股「拚勁」。 他所展現的是一種狼似的生命力,以堅韌不屈的精神求得生存,忍耐、挑戰、面對生命中的種種傷害挫折。

我也覺得十一郎不能用美去形容他…他是狼…是浪子…是一匹心裡充滿正義的狼、是一個心裡充滿愛的浪子…他和若寒和無情都不同…

他更幸運,更幸運的是他遇到了四娘這個開朗風趣的風四娘,雖然他爹爹因為不得已將他拋入谷中,但四娘救了他,讓他自由自在的長大,有這麼個貼心又活潑的大姐姐照顧著他,所以他的生活是悠哉自得的,他們在第一集時可以看到他們還在幫助其他人,所以他的心裡充滿了正義充滿了愛;他比無情更幸運…他身體是健康的、武功是高強的,所以他可以助人,他是開闊聰明的,所以他的心是強壯的,所以他敢付出、也付得起…看蕭劇時,對十一郎我是充滿了信心,相信他可以面對一切…就算在面對砍太君的頭,我還是相信他不會倒下、不會退縮--就算心疼,在後面他不是還為璧君去偷來星形信物交換連家堡嗎?愛是他的能源--就算為了愛受傷,還是無損他的智慧與行動力…後來不是為了愛心幫城瑾站起來而活過來了嗎?

愛卻是無情與若寒的陰影與包袱…無情是不敢愛、若寒是不能愛,無情總是愛錯了人,而十一郎很幸運的,初初動情就遇上了也是真心交付的璧君,在心堣W他甚至比連城璧要幸運得多--老太君說得沒錯-璧君對城璧並不公平,她的心早給了十一郎,所以城璧心有不甘,而十一郎可以瀟灑以對…有什麼比真心更能給人勇氣呢?若寒是錯的人愛他,暗戀著十一郎的風四娘給他的愛意是正面的,她愛他所以支持他所做的一切、所愛的人,幫著他走出種種詭計;而雪子對若寒的愛意卻總是咄咄逼人!逼著他放棄他想要過的日子、逼著他傷害他愛的人,甚至傷了陸鼎文還嫁禍給他…十一郎愛上的是成熟靈慧的璧君,他的跳和她的穩是互補、周遭的經歷讓他們一起成長可以相知…而若寒愛上是初初長成的劍萍,他的冷(或靜)和她的熱(或活)也是互補,但他們對世事都一知半解,周遭發生的事卻總造成他們的誤會,若寒太自卑總想逃開、劍萍太自以為是總衝得太快,所以若寒心堛熄阨`更大,直到他們一起逃亡才開啓了他們的心(其實我一直認為若寒到最後死去才是他的宿命)

(註:此處所指之「無情」為四大名捕原著小說中之無情,非「名捕震關東」電視劇中之無情。)

之前我曾經在中視那邊說過若寒像月亮,十一郎像太陽,現在再加上小說中的無情(改編的還沒有出來,所以我一直強調是“小說中的無情”),我覺得正好可以用星星、月亮、太陽來形容他們三個。太陽當然還是十一郎了,他那麼開朗瀟灑,用各種不同的愛在保護和守護璧君及他周遭的人,笑容更是燦爛如陽光;月亮我給無情,而且我覺得應該是下弦月,無情總是蒼白著臉,但又冷峻,像寒涼的月光,因為他有殘疾在身,所以配下弦月,更有淒美的感覺;若寒像夜空中孤寂的小星星,他可以發光發亮的,可是四周卻是那麼大的一片黑暗,害得他時常亮不起來,有時他只是獨自一顆在天上,有時他旁邊也有其他的,但他們照不到他,他也照不到他們,當他決定不再留在天上時,他就變成了剎那美麗的流星,脫離黑幕墜落!

前面好幾位都說十一郎不能用「美」來形容,可是我覺得可以,想到太陽我就想到黃金燦爛的太陽神阿波羅,非常溫暖、明亮、而又充滿自信

我就是覺得這個電視劇版本的蕭十一郎是很燦爛明亮而又極為陽剛的感覺

所以我覺得說十一郎是「陽光美」並不誇張。這種陽光美其實在浴火重生的若寒身上也有的,搶親那天他在陽光下那副淺淺的自信的微笑真的就像陽光一樣燦爛美麗。

在「蕭十一郎」當中我還是覺得他在愛情戲的表現上讓我印象比較深刻,可能是因為在愛情戲方面看到十一郎心痛的情景很多,而且十一郎跟沈璧君之間的默契很好,我很喜歡看那種心靈相通、互相疼惜的感覺,而且他們之間的愛很成熟、很深刻、很真誠,會讓我有一種「這才是真正的愛」的感覺。

該劇給我最大的欣喜,就是沒有秉承原著的淒風苦雨,到底能讓我們始終心懷希望並能最終圓滿完結,謝天謝地!奇隆演起蕭十一郎,似乎更能隨心應手、揮灑自如,看來竟似不落痕跡。

蕭十一郎每次遇到困難的人、事、物,總有讓我意想不到的辦法,我每次都想,這種事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該如何面對呢?在我還很苦惱的思索的時侯,蕭十一郎已經用最單純又最好的方法將複雜的人心徹底收服,真是讓我佩服到不行,好喜歡他那清純如水的心,卻又有面對人生磨難的大智慧,我心目中最理想最喜歡的人,就是這個樣子,所以我才會中蕭毒中那麼深吧!

小木屋一戰……哎,那一幕的十一郎,簡直是我心目中悲情英雄的化身。眼神中的痛苦孤獨和鋒利震人心魄,而被圍擊後不顧一切的搏命、凜然不屈的氣勢、時時因傷重而搖搖欲墜的身體,無不讓人動容。特別喜歡他被靈鷲又捅了一刀之後,拚盡最後的力量與眾人搏鬥的那些鏡頭……他一手按住腹部的傷口,搖晃著走向屋子中央,幾乎已經站不直了,但眼神依舊銳利,那些打手被他的氣勢震懾,猶豫著不敢出手……還是有人咬牙衝上去,卻被這垂危的人乾脆利落的奪了刀……此時的十一郎已經耗盡了最後的氣力,再也站不住,仍不願屈服,抓住了房梁上垂下的布條,那一瞬間的眼神,完全像個野獸……每次看到這裡,心中的激動、心痛、震撼簡直難以形容。

同意,我就是那個每晚守著電視機三十多天不出去約會的傻子。奇隆的表演不著痕迹,當時的感覺就是被蕭十一郎這個人物完全吸引,他的自由如風,他的隨性快樂,他的深情專一,他的忍辱負重,還有好多好多我不能一一盡述的,他太完美太有殺傷力了,看第一遍時我根本不能很理智的作出其他反應,完全跟著劇情或喜或憂,演技什麼的都是以後再看時冷靜下來的判斷了。

十一郎的配音神采飛揚,時而俏皮可愛,時而深情款款,給表演增色不少。

至於吳的演技,我覺得他已經把劇本中的蕭十一郎刻畫得入木三分了。很多喜歡電視版《蕭十一郎》的觀眾一開始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情看了第一集,或者無意中按著遙控器轉臺就被吸引住了。無論是快樂的、憂愁的、灑脫的、無奈的、身手靈動的、受傷帶病的、怒目而視的、含淚相望的,吳都表現得極其貼切,沒有一絲一毫的造作感,他和十一郎的靈魂幾乎糅合在一起,所以看完以後會有人覺得他就是十一郎,十一郎就是他。

蕭十一郎的性格和原著的確有很大的不同,我比較喜歡電視劇中的性格,書中的十一郎性格更真實些,嗯,也更深刻。電視劇中的十一郎有個完美的結局,的確比書裡的幸福,不過這幸福是他努力爭取來的,而他的悲傷和痛苦,由奇隆表演出來我覺得感染力十足呢,一個原本陽光的孩子悲苦起來,那種無奈和悲涼的程度,我覺得一點也不比書中那個原本就在心理上有些陰影的人差。

蕭劇第四十集裡十一郎的兩場戰驚天動地、血流成河,那種慘烈的氣氛實在是太濃厚了,我覺得在所有的電視劇(不算書)裡,奇隆的蕭十一郎是我見過的最悲壯的英雄,連他的吐血都吐得很英雄。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愛他是因為他的孤獨與堅貞,他的無私與堅韌。十一郎。

如果要把若寒、十一郎、燕逍遙各比喻成一種花的話,我覺得若寒是櫻花,小小的,美美的,又是脆弱的;十一郎是向日葵,陽光的,豪氣的,無私奉獻的;而逍遙則是昆侖山上的雪蓮,在杳無人煙的地方孤獨地開放,外表的孤傲讓不瞭解他的人望而生畏。

這兩天在復習蕭十一郎,剛重溫了小木屋那一戰。當十一郎身負重傷,眾人都衝進來圍成一個半圓,所有刀尖都對著他。這時十一郎奪刀,然後迅速轉身刀鋒劃倒一人後招式未老又將後方一人砍倒,接著刀尖直指賈信,那麼的迅捷那麼凶狠那麼流暢,整套動作快如閃電、驚心動魄,讓人不禁屏息。

十一郎在逍遙窟認出父親時,那一刹那間的淚眼凝注真是動人,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卻一直留在我的心裡;後來認父的一折,更是充分表現出十一郎的聰明可愛,以及感人的父子情深,笑中有淚,令人難以忘懷。

還記得看的第一場是風四娘把那把生了蛌熙帠壑M賣給了楊開泰,還說十一郎身體不好。也不知道為什麼,彷彿《蕭十一郎》具有什麼魔力,竟只是一幕就讓我徹底的愛上了它,我從來沒有這樣的用心去愛一段虛擬的愛恨情仇,讓我如此的無法割捨,甚至無法抗拒他的吸引,一放假就想著要看《蕭十一郎》。一連看了好多遍我都還是沒能看完整,還記得有一次,是重慶衛視放,凌晨1點放,那時正好放假,我每天晚上守到看完再睡,那時總是睡沙發。那時總看不到第一集,直到湖南衛視經典劇場放的時候,我才看到第一集,那時像瘋了一樣的高興。

每次看《蕭十一郎》我總是會哭,有一種疼痛像是心碎帶來的,看到十一郎受傷,受委屈,用生命來守護璧君,我就忍不住的流淚。

梁山泊、蕭十一郎、水若寒都是為了自己心愛的人而願意付出一切,三個不相干的人物都因為吳奇隆的緣故在我的腦海裡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是什麼能讓我在這個已經結婚生子的年紀還會去喜歡一個明星?是從看到十一郎被璧君刺了一劍之後,那種一下子暗淡失色的目光,那種說不出味道的目光,血一滴一滴順著他的指縫流下來,一下子我的心好像也在流血,緊接著他又拚死為璧君擋了一劍,我一時愣了半響,我被他深深的打動了,我佩服奇隆那出眾的演技,他好像不是在演戲,好像十一郎就是他,他就是十一郎,那麼的逼真,那麼的令人心痛。我被吸引在電視機前再也不能離開了。

回品評《蕭十一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