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人物解析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Fei
2003/09/08



  我以為蕭劇是迄今為止吳奇隆參與過的影視作品中,製作水平最高,演技也發揮地最好的一部。此劇製作精良,編導演員都很優秀,劇情跌蕩起伏,前後呼應,基本做到了故事情節既能在意料之外,吸引觀眾看下去,同時又在情理之中,不使人有突兀和不合理的感覺。

  蕭劇是一部武俠劇,也是一部表現人間各種情愛的電視劇,劇中人物有的愛得博大無私,如十一郎對每個人,靈鷲對雪鷹和城瑾;有的愛得盲目,如白楊,綠柳對連城璧的愚忠;有的愛得俏皮,如精靈俏皮的泥鰍對開泰;有的愛得自私偏激,如連城璧和沈太君,沈太君可真是一個小處精明、大處糊塗的糊塗老太;有的愛得豁達,如四娘,愛情方面決不勉強,不勉強別人,也不勉強自己;有的愛得衝動可愛,如楊開泰,那麼一個精明幹練的生意人,愛情面前卻變得傻傻呼呼;有的愛得大膽,如城瑾,喜歡誰就大聲說出來,決不扭捏作態;有的愛得隱忍深沈,如二鍋頭與逍遙侯對自己的兒子,可能這就是父愛的特點吧!

  其中當數十一郎的愛情最深沈最偉大,也最積極最理性。他對沈璧君不是一見鍾情式的外貌的吸引,只停留在表面的熱情和衝動,而是隨著劇情的發展層層深入,顯出其深厚與幽遠。十一郎不只是愛璧君,更難能可貴的是理解她、包容她。他們有著不同的生活背景,有著截然不同的生活價值觀。十一郎對璧君在愛情上表現出的瞻前顧後、委曲求全很不以為然,而璧君常常掛在嘴上的所謂沈家大局與身份名節,更是讓視俗禮凡節為糞土的十一郎大搖其頭,根本就認為是無稽之談。但十一郎除了剛開始在探璧君病時有過一番表述並希望璧君能退婚之外,從未對璧君有過一絲一毫的勉強。璧君出嫁了,十一郎只有痛苦,沒有怨恨,還為了試試新郎是否會真心對璧君好,甘冒天下之大不諱去大鬧婚堂;在逍遙窟被石台夾住手臂時,寧可自斷一臂也不願璧君獻血相救,以免影響璧君與連城璧的感情;璧君被休了,十一郎又興奮又高興,直接向璧君表白要終身相守,而在璧君又拿出一番迂腐道理推托後,十一郎以指竪唇,深情地說只要璧君能讓他永遠地守在身邊保護就滿足了;當連城璧藉口解蝕心草的毒逼迫璧君同房時,又是十一郎經過幾番心理鬥爭後,救出璧君,因為他太瞭解璧君了,知道以璧君的性格寧可清清白白地死,也不願受屈辱低賤地活。

  十一郎唯一一次欺騙璧君,是在知道沈家滅門後,假作傷重,引璧君離開是非之地,可謂用心良苦;在被小公子困住時,有勇有謀,動璧君以情,使璧君生死相隨一起跳下懸崖,得以逃生;後因萬不得已砍掉沈太君的頭,寧可背負罵名,忍受璧君的誤解斥責,也不願說出真相讓璧君傷心受辱。即使當璧君揮劍刺中十一郎時,十一郎的眼神淒迷痛苦,裡面沒有一絲的怨懟與憤恨,只有無盡的愛意,理解與痛惜。十一郎對璧君只有寬廣包容的愛與理解,他尊重璧君,讓璧君自己去抉擇,從無半點勉強,也從未想過將璧君強占為己有。

  十一郎對朋友也是忠心耿耿,處處為朋友著想。借錢給開泰,找的藉口是喜歡古董,想抵押開泰母親的遺物(不過作為一個俠盜,十一郎能有十萬兩銀子似乎太多點了吧?);對靈鷲,一開始就不惜耗費自己的功力相救,而且要不是太相信朋友,也不至於被靈鷲刺中一劍;十一郎對四娘更是沒得說,他們之間的對手戲很有看頭,十一郎在四娘面前會撒嬌,會耍賴,會打打鬧鬧,也會促膝長談,在一起借酒澆愁。在連家堡時,四娘眼見十一郎對璧君情深,自己無望,轉身黯然離開,十一郎在背後說:「不要去喝酒。」停一停,又柔聲道:「少喝點!」十一郎真懂得四娘的心,可情之一字最是無可奈何,替四娘難過,這樣的有情郎,相伴十幾年就是得不到他的心。

  十一郎的好真是數不過來,他各方面都太完美了,但我們並沒有覺得他像神話一樣遙不可及,因為編劇和吳奇隆賦予這個角色許多生活化的情節,拉近了他與我們平常人之間的距離。吳奇隆自己說過拍此劇,他特意加入許多生活中的小細節、小動作,使角色平添許多情趣,更加自然生動。看似遠在天邊,卻又近在眼前。不像一般俗套那樣英雄人物的爹也得是英雄。一直插科打渾,追女人,又酗酒又懦弱的二鍋頭竟然是大盜蕭十一郎的親爹,一開始觀眾是又吃驚又好笑,但隨著劇情的發展,大家才明白二鍋頭為道義為兒子的忍辱負重,自然而然地被二鍋頭與十一郎的父子真情深深感動。二鍋頭就像生活中常能見到的普通父親一樣會在人前吹噓誇耀自己的兒子,同白楊、綠柳一起喝酒時抱怨自己被兒子蒙了,一臉喜滋滋,真是其言若有憾焉,心實喜之,而十一郎也像個普通兒子那樣,搶父親的酒喝,還告訴父親少喝點酒。像這樣的生活中才有的情節還有很多,使得蕭劇不只是奇幻的武俠劇,而且還是一部比較寫實的生活劇 (指情感而言) 。

  蕭劇中吳奇隆的演技更加成熟穩健,揮灑自如,自然流暢,塑造出一個鮮明生動、有情有義、有血有肉的大盜蕭十一郎。幾段感情戲都很精彩。在被壁君刺傷時,眼中深情種種;砍死沈太君後,在河邊喝酒,或怒或恨,或怨或悲,一氣呵成,盡情盡意,很久沒看到這麼好的表演了。吳奇隆是個非常聰明的人,否則不會把角色揣摩演繹地這麼好,他平時能仔細觀察琢磨日常生活中的一點一滴,才可能如此細緻入微地表現出複雜的情感和重現生活細節。他從影多年來積累磨練的演藝技巧與他自己生活中的所思所感在這部劇中表現得淋漓盡致。

  連城璧作為十一郎的對立派出場時前呼後擁,英武出眾,地位超然,儼然一個武林佳公子。但誰能想到在連城璧的堂堂外表之下,卻有一顆如此陰暗偏狹的心。連城璧的處世原則是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准天下人負我。他也曾有良心發現,天性復萌的時候,在十一郎和璧君跳崖後,他痛哭悔恨,在崖邊祭奠璧君,撒下滿天花瓣,代表自己的懺悔和道歉,甚至還把割鹿刀扔下了山崖,表現出他善的一面。他本應該接受這個教訓從此洗心革面,從新做人。但是沒有,當他知道不但蕭沈沒死,而且在經歷生死後真情相許,情愛更堅後,妒心勃發,不顧蕭沈曾經相救,反而故態復萌,更加變本加厲地殘忍迫害蕭沈,虧他想得出蝕心草和時辰到這樣惡毒的詭計。如果說開始時連城璧是由於天性未明,出於慣性,因嫉成恨迫害蕭沈,這還算有一絲情有可原的話,那麼在經歷死亡後,仍然毫無悔悟,仍要把壞人作到底,甚至還要更壞更狠,那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無可原諒的了。

  在愛情問題上,連城璧與十一郎是截然不同的,連城璧極端自私,只從自己的需要出發,他認為只要我愛你了,你就得同樣愛我,否則你就是對不起我,這樣我無論如何對待你害你,就都是有理的,所以即使你被我害了,你還得原諒我,同情我,因為我認為我愛你,可你不愛我,錯就在你,是你對不起我,這簡直是混帳邏輯,我認為像連城璧這樣的人是決不可原諒與同情的。

  璧君無論在原著中還是在劇中都處在一個很尷尬的地位,作者與讀者,編劇與觀眾都很努力地想使這個人物更豐滿更可愛,至少要配得上十一郎的真情厚愛,可由於人物本身定位的限制,所以很難再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在「火拚蕭十一郎」一書中,古龍都會覺得棘手,難以處理這個地位非常重要,但個性蒼白模糊的女主角,只好讓璧君半隱在幕後,馬馬虎虎混過去了事。古龍自己給自己出了個難題,像璧君這樣性格地位的女性根本就不是古龍最喜歡和最擅長描寫的。蕭劇的編劇同樣做了最大的努力來完善這個人,還找了大美人朱茵扮演璧君,蕭劇中的璧君雖仍差強人意,不過比小說中的璧君可愛豐厚了許多。璧君開始在禮教道義的束縛下,不得不委身嫁給連城璧,也確實試圖去愛連城璧,但是事與願違,可璧君又能怎樣呢?在古代社會一個大家閨秀是不可能一上來就像現代人一樣想愛就愛,想恨就恨,話又說回來,即使在現代的現實生活中又有幾個人能瀟灑地隨意而為呢?這個時候的璧君實在不怎麼可愛,也實在讓人覺得配不上十一郎對她的一往情深。

  到後來,璧君越來越看清連城璧的真面目,同時她也越來越明白十一郎的真情可貴,以及她自己內心的真實情感。璧君追隨十一郎跳下懸崖後,這一刻是璧君的轉折點,開始時逃避膽怯,後來卻大膽勇敢,追隨所愛,這才像是十一郎的愛人。在給十一郎敷藥時,用手撫摸十一郎的臉,臉上愛憐橫溢,又溫柔又美麗,她終於不再壓抑自己的感情了。連城璧落入懸崖被蕭沈所救,又是璧君直接面對蕭連作選擇的局面,更何况連城璧還深情款款地做了懺悔,說了許多深情的話,懇求璧君再給二人一次機會重新開始,這次璧君一反當初的優柔寡斷,她斷然拒絕了連城璧的要求,明確表明此生只能與十一郎一人相愛相守了,即使中了蝕心草的毒,性命受制於連城璧也絕不屈服,此時的璧君已是與十一郎兩心相印,兩心相許了。

  開始實在不覺得朱茵飾演的璧君有多美麗,化妝不好,朱茵又演得比較僵硬,甚至有時還有搔首作態之嫌,到後來雖然璧君上妝不好的膚色仍顯得粗糙暗淡,可那雙眼睛卻是黑白分明,情義盈盈,靈動清澈,越看越美麗,只憑這雙能含情解語的眼睛也當得起武林第一美女沈璧君了。更何況劇中的璧君還很愛幹家務做飯,讓本來高高在上的大家閨秀樸實平民化了許多,變得可親可近,至少我們不用擔心嫁給十一郎後兩人不會過日子可怎麼辦。

  劇中的另一個角色風四娘就很易討好了。無論在小說中,在電視劇中還是在現實生活中,我都很喜歡四娘這樣性格的女孩,她又風趣又爽朗,聰明卻沒有機心,豪氣沖天卻又不失細膩體貼,小處會吃吃醋,闖闖禍,出出亂子,大處卻絕對以大局和道義為重,有時會自以為是,但決不自欺欺人,愛十一郎能為十一郎著想,不愛楊開泰也能為開泰著想,當有真愛在眼前時懂得把握機會,四娘是個真正懂得愛的人,在愛情面前很執著也很看得開,既不勉強自己(不愛開泰就不能隨便嫁他) ,也不勉強別人(愛十一郎,卻又能大度地幫助成全十一郎和璧君)…看書時就以為四娘和十一郎才是絕配,可惜只能作朋友。也許是兩個人性格太相像,同「性」相斥吧!雖然沒得到十一郎,讓四娘黯然消神一段日子,很幸運她還有楊開泰。開泰除了在愛情面前傻呼呼外,不失為一個有情有義,果敢剛毅,有膽有識的男子漢。為四娘高興。

  最後有兩點想談談。其一是劇中古龍精神的體現。我從來不認為古龍的書憂鬱悲觀,古龍書中主人公大多是浪子,他們都有過慘痛的經歷,都有著內心的痛苦和掙扎,都覺得深沈的寂寞,都有知音難覓的孤獨感,他們雖然消沈過但決不放棄信念,雖然失望過但不會絕望,永遠相信還有明天,還有希望,他們被迫害被誤解過,他們也憤世嫉俗,鄙夷人心的虛偽和狡詐,但他們仍對人性有信心,仍然相信人間自有真情在,愛永遠會是人生的主題,當他們被打倒被迫害時,他們憑著堅強的毅力和信心,最後仍會挺立不屈地站起來,他們會樂觀地面對挫折和失敗,越是在悲慘險惡的境地中,他們笑得越自信越從容,越能顯露出他們生命力的強大潛能和勇氣。

  蕭劇就如古龍的書一樣充滿人性的光輝,十一郎等人在歷經艱難波折後,雖然傷痕累累,但笑容是那樣燦爛自信,怎不讓我們對人性仍有信心,對未來充滿希望呢?十一郎做大盜,救濟百姓;為了武林公義,為了鏟除逍遙侯,挺身而出,尤其是在砍沈太君的頭時,十一郎曾以手擊桌大聲問:「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對我有什麼好處?」砍掉沈太君的頭只能讓他處於不仁不義的境地,還勢必引起璧君的誤解,但是為了璧君,為了更多無辜的生命,也為了一個可悲無助的老人,十一郎砍下了沈太君的頭,而且是在璧君的面前。一開始白楊綠柳就告誡過十一郎:十一郎是最不該管這件事的人。十一郎那麼聰明的一個人,當然會知道這是連城璧的詭計陷阱,而且目標就是十一郎自己,十一郎也很知道這件事的後果:從此在江湖上更是聲名狼籍,何況還會失去經過患難兩心相許的愛人,但是十一郎不得不管,也不能不管,這正符合古龍人物一直所遵循的:大丈夫有所不為,有所必為,有所不能為而為之,其氣節之悲壯與俠義,讓人不禁為之心折,我自問自己決做不到。

  其二是劇中割鹿刀的象徵意義,割鹿刀的本意是逐鹿中原,一統天下,在劇中卻另有一番意義。十一郎第一次拔出刀時,刀是蛌滿A我認為這一方面比喻英雄蒙塵,像十一郎一樣在江湖中被所謂武林正派斥為武林敗類,另一方面也喻英雄蟄伏,未到刀鋒出鞘時。刀上還刻有兩行字:割鹿刀,英雄淚,英雄淚灑割鹿刀。其實蕭劇劇情的發展就是一直在印證這句話,十一郎歷經磨難,不但流淚,還流血,只有當十一郎的熱血灑在割鹿刀上,刀的威力才能發揮出來,人刀合一,打敗了不可一世的連城璧。編導很用心地安排了蕭劇的大結局,先有一場十一郎的浴血奮戰,這一戰場面慘烈無比,武打挺有看頭,意義尤其深遠:十一郎和璧君再一次在血與淚中、在生與死之間證明了他們愛情的堅貞不貳;靈鷲與城瑾終於又能在一起,去享受珍惜雖然短暫但卻溫馨的日子,同時還感化了司馬相,從此多了個好人,少了個壞蛋,也突顯出連城璧強大的外表下心靈與情感的空虛與無能,他再有武林第一的武功,也萬萬不能摧毀別人心中的情愛。

  最後,十一郎與連城璧終於面對面決鬥了,一個遍體鱗傷、憔悴疲憊,另一個武功蓋世、養精蓄銳,若是比武功,勝負早分,十一郎必敗,但就如十一郎所說:「天心難測。」邪終不能勝正。十一郎武功狀態都比不上連城璧,但十一郎的背後有他的愛人、他的父親、他的朋友,他們愛他,願為他付出生命,他們是十一郎最強大的精神支柱,而連城璧卻是孤家寡人,眾叛親離;十一郎是個極有愛心的人,他熱愛生命,尊重生命,他雖然身體虛弱,但精神力量強大無比,而連城璧極端自私薄義,他高強的武功與外表下卻是空虛的精神與內心,所以最後十一郎勝利了,他用那把灑滿自己鮮血,充滿生命力和愛的割鹿刀(拖過的土地花草盛開,風雲變幻,雲過天清)戰勝了不可一世的連城璧。如果安排十一郎純以武功打敗連城璧,那也不過是另一次以暴易暴而已,這世界的暴力早已太多了,所以十一郎不是用武功,而是用看似柔弱卻實是強盛不息的愛戰勝了惡,我以為愛就是這部劇的主題,愛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武器(見古龍所有中後期和晚前期的小說) 。



回品評《蕭十一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