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蕭十一郎聯想到泰坦尼克號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檐上青青草
2003/09/13



  昨天晚上參加公司安排的長城賞月活動,回家途中,汽車上的電視機正播放電影「泰坦尼克號」片段,呆呆地看了一會兒,漸漸的,傑克和露絲的臉,居然幻化成奇隆和朱茵的模樣。大概是天天惦記著蕭十一郎和奇隆,看什麼都能想到他吧。

  再一轉念,忽然覺得十一郎和璧君的故事還真與傑克和露絲兩人有些像。上次寫蕭劇評論時曾給十一郎安了一句JACK的台詞:「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大約從那時起就隱約覺得兩者有相像的地方了。

  故事的開端就很像。璧君和露絲都是在結婚前夕被一個陌生男子所救,這個人和她的社會地位相差懸殊。卻有一股不可思議的魅力,完全不同於她以前所見的那些平庸乏味的人。彷彿一陣清風吹過,吹亂了她的心,也漸漸萌生出離開舊生活,和他走的念頭。

  JACK和十一郎也挺像的,一個是才華橫溢而窮困潦倒的畫家,一個是身懷絕技卻為武林正派所不齒的大盜,可以說,都是游離於主流社會的邊緣人物。但身份的特別、地位的低微,並未减少他們的活力、熱情和聰穎,反而比所謂的上流人士多了幾分灑脫,幾分自由,還有不虛偽、不矯飾的一份真性情。(說真的,看電影和電視劇,我最喜歡看這類邊緣人物,特別的處境,特別的性格,容易發生特別的故事。)

  JACK對露絲,十一郎對璧君的感情也有些相似。最初都是驚豔,瞭解她的身世背景後又都心生憐惜,想帶給她自由,想讓她快樂。到後來為了心上人,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的那份深情也幾乎相同。

  兩份感情也都被親人所不容。「泰坦尼克號」裡的露絲母親,蕭劇中的奶奶,都是頑固而強硬的人物。不過蕭劇裡的奶奶少了些私心,多了些慈祥,正是她的無私和慈祥,讓心軟的璧君難以下決心退婚,而「泰坦尼克號」裡的母親就面目可憎多了,與璧君奶奶的出發點不同,她純粹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才逼迫女兒嫁人,所以,露絲叛逃的時候,理直氣壯,幾乎對母親毫無歉疚之情。

  兩個女子也都有一個有錢有勢,金玉其外,內心卻偏狹自私的未婚夫。都表現得挺愛自己的未婚妻,卻毫不瞭解她的心。發現有情敵,也都是恨之入骨,巴不得除之而後快。當然相較之下,連城璧更狡猾更隱蔽,不會傻乎乎提著槍四處亂追亂打。

  應該說,兩部戲的男主角蠻像的,只可惜JACK沒有割鹿刀,不能拯救世界拯救沉船,勉力救了女主角後就精疲力竭,從此長眠了。

  女主角呢?境遇相似,性格大大不同。璧君含蓄內斂,露絲熱情奔放。這也是大多數東西方女子的差別吧!換了璧君,面對沈悶無聊的上流社會,頂多是鬱鬱不樂而已,但嫁也就嫁了。而露絲骨子裡有一團火,根本受不了那種生活,寧可去跳海。(也比較衝動呢!)因此兩人面對選擇,態度也挺不同的,璧君是顧慮重重,而露絲的決心下得快多了。都生活在重視禮教的社會,露絲遠比璧君開放大膽,讓JACK給自己畫裸體畫,吐口水,在貨艙的汽車裡,一把把JACK從前座揪到後座,還有很多舉動,露絲作出來很自然,放在璧君身上簡直無法想像。我覺得,露絲就像青春期逆反心理強的小孩子,故意做大人不讓做的事,心媟t暗得意,而璧君從未故意反抗過什麼。十一郎激發了她的天性,和十一郎在一起,她輕鬆快活,卻不會想到要和誰去對抗。

  泰坦尼克號沉得太快,JACK和露絲只有短短幾天的時間談戀愛,與幾十集的電視劇相比,感情歷程太簡單了,容易被人垢病。後來有很多評論認為船若不沉,兩人也不會長久。心下同意。JACK和露絲的感情膚淺多了。與璧君相比,露絲其實是很不成熟的,熱情來得快,去得想來也不會慢,而且過慣了上流社會的生活,很難想像她和JACK同甘共苦。璧君則不同,和十一郎一路艱難走來,感情愈來愈深,加上她性格沈靜,淡泊,又會學作家務,和十一郎過甜蜜的隱居生活,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想必不難。

  泰坦尼克號沉了,JACK死了,露絲嫁人結婚生子,是現實;割鹿刀顯靈,十一郎活了,與璧君一起遠走高飛,是童話。兩個我都喜歡。



回品評《蕭十一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