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驚喜此蕭郎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遠
2003/12/31



意外驚喜是蕭郎
——《大失所望五部劇之「蕭十一郎」》我見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又是一年春將至,歲晚也是買單時。

  熙熙攘攘的娛樂圈,每年推出的電視劇以百千計算,令各色人等眼花繚亂。於是各種傳媒照例要評出若干個最,以示高瞻遠矚,客觀全面,指導我等小民,提高觀賞水平,邁進新的一年。

  「壘起七星灶,銅壺煮三江,來的都是客,全憑嘴一張。」於是各路記者,燕瘦環肥,大顯身手,各擅勝場。指點江山,激揚文字,慷慨激昂,各抒己見,才不負平時讀者信任,薪酬看漲,以其來年刊物人氣更旺。

  於是《廣州日報》的最受爭議劇、最佳電視劇、大失所望電視劇就應運而生。而《蕭》劇在失望榜榜上有名,我居然有點竊喜,為什麼?因為無論怎樣,該劇畢竟今年稱得上是一部引人注目的劇。

  俗話說「要流芳千古很難,但要遺臭萬年也不易」,能上榜起碼說明它受人矚目。放眼看來,無論哪個榜,有幸上榜的都是投資巨大,事前炒得不亦樂乎的熱門劇,一半以上在央視播出。能和那些榮登央視大雅之堂的大劇相提並論,為人津津樂道。事過境遷,還能引起娛記注意,說短論長,應該說是好事,與有榮焉。

  不過,我對於「失望」二字有點懷疑。所謂「失望」,必先有期望。據我所知,古龍的小說中,《蕭十一郎》的知名度並不是很高,除了古龍迷外,估計看過的人不會很多。之前也沒經典的影視劇供其揚名;該劇開拍前後、上檔期間,靜悄悄的,並沒有大肆炒作宣傳;製作人、導演名不見經傳;主演吳,不是什麼傳媒推崇的演技派或天王巨星,和原著中的蕭在形象氣質上相差很遠,而且是個長得漂亮的偶像派。在普通觀眾或古迷的心中,特別是在見多識廣、品味高尚的娛記眼堙A我不相信她們會看好該劇,應該不存在什麼很高的期望值。起碼對我這個武俠迷來說,從來沒有想看蕭劇的意願,如果不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該劇,談不上期望。因此,既沒期望,何來失望?演員的作品,最怕沒人看,現在能引起各方注意,招來記者多加評析,應該是出乎意料的意外驚喜才對。

  把古龍的小說拍成電視劇的難度確實比較大,需要對原著進行相對必要的改動。電視劇為什麼要這樣改?它改動的依據是什麼?原著和電視劇有什麼不同?這些問題Becky在開篇之作就已闡述得很清楚,不再贅言。

  其實,武俠本來就不屬於正劇、歷史劇,無所謂戲不戲說。改動大些沒什麼了不起,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加油添醋,多方潤色,那是改編古龍小說必不可少的手段。成功與否,關鍵在於編導的功力如何,不在於與原著的相似度的多少。就算只借一個情節,托一個名字,由此抒一股深情,發一番幽思。只要張弛有度,言之有物,又有何不可?

  君不見徐克的《東方不敗》,王家衛的《東邪西毒》又有多少原著的影子?不但情節,連人物形象、風格內涵,還不是面目全非,不知算不算戲說?可依然是叫好聲漫天飛,人人大呼經典。到底是不是皇帝的新衣,就不得而知了。

  事實上吳版《蕭》劇情節跌宕起伏,高潮迭起,戲劇張力夠,人物形象鮮明,畫面明麗優美,演員表演自然流暢,整體製作質量不錯,喜聞樂見,收視率高,各地衛視台爭相熱播,評價褒多貶少,觀眾表示認同,就恐怕與失望之說無緣。

  原著和電視劇孰好孰壞,孰優孰劣,接受原著還是電視劇的版本,那跟個人的喜好、品味和審美情愫有很大的關係。小說強調的是一個沉重、孤獨、壓抑、宿命的悲情英雄,而電視劇要塑造的是一個相對來講較為灑脫陽光,不受世俗約束,勇敢追求自我的少年俠士。原著描述的是充滿淒風苦雨,極度宿命的痛苦愛情,而電視劇表達的是一種易於為今人接受的新潮的自主性愛情觀。小說和電視劇的著眼點不同,他要表現的內涵也有所不同,不能說沒全照原著拍就是缺乏內涵,只能說各自要表達的主題不一樣。「欲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同樣是美,只不過美的角度、風格不同而已。

  在寫這些文字時,正聽到梅花凋謝的消息,更感到「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我個人是不喜歡小說的沉重淒苦、極端無奈的寫實的灰暗色彩,願意享受賞心悅目的童話故事的溫馨。

  其實,電視劇是一種大眾化的通俗的藝術門類,一個最重要的功能是娛樂,它和一些追求純藝術的電影不同。電視劇的投資商極度重視商業回報,收視率自然而然的會作為商業成績的唯一指標,更是衡量一部影片一名導演,或者演員的價值標杆。就好像某某畫家的畫賣到多少多少錢一樣,我們總是習慣用金錢來衡量某些藝術品的價值,電視劇也不例外。所以,怎樣拍出賣得好的電視劇是製作人拍破腦袋要解答的難題。一個最簡單最弱智然而又是最聰明的答案是:什麼賣座拍什麼!既然它的最廣大的受眾群就是普羅大眾,相信淺薄如我等的觀眾肯定不少。如全照原著拍,那麼沉重壓抑的氛圍,大概會有點陽春白雪,曲高和寡。當今社會物欲橫流,現實生活中黑暗和醜惡的東西太多,人心不古。這世間笑容太少,坎坷奇多,而人們需要夢想,憧憬希望。一笑傾城,用笑容感動世界,用美好的嚮往溫暖人生。(金庸的小說和改編的電視劇,較為成功,為大眾喜愛的作品,也都以喜劇為主。)

  李碧華寫過,有愛的沒有豔,有豔的沒有愛。悲劇固然發人深省,讓人震撼,但喜劇可以振奮精神,覺得生活充滿陽光。(我這奡ㄗ鴘熙葝@,不是那種用誇張的手法表現生活的一般常說的戲劇。而是以頌揚美好事物為主,過程有許多曲折磨難,主人公歷盡磨難,結局往往圓滿的一種戲劇的形式。也有稱之為悲喜劇。)

  電視劇的編導正是迎合了普通觀眾的這種審美需求,以新的角度切入,注入了以往古裝劇所沒有的追求掌握自已的命運,追求新的婚姻愛情的意識,暗合了人們對婚姻愛情的懷疑,不信任和對美好的婚姻愛情渴求嚮往的心理。因此,蕭十一郎這個十全十美的男人和蕭沈的完美的愛情故事就變成了理想的化身,與觀眾的潛意識撞出了火花,產生了共鳴,取得了較好的效果。這正是編導在改編該小說時揚長避短的高明之處,也是《蕭》劇給我帶來的驚喜。

  至於說到演技,這東西太玄。演員的演技好不好,這本就是一個見仁見智,帶有很大的主觀意識和感情色彩的問題。這跟老師給學生打作文分一樣,正所謂「文章中考官」本就沒有絕對的標準。即便是中考高考,把學生的資料封起來,但評卷者受本身的素養品味等因素的制約,也同樣影響著得分的公平性。演員在劇中的表演自然、不做作,讓觀眾看得舒服,我想,這也就夠了,又不是專家,何必多加指責。

  再說,何為演技好,不是1+1=2那麼客觀簡單,我們不是很懂,即使那些娛記甚至專家也不見得能有一個明確的標準。本屆金馬獎的主持蔡康永(著名影評人)先生在華娛的《金馬奔騰》節目中預測本屆金馬獎影帝時所言:「我認為本次的影帝可以說是劉德華和梁朝偉之爭,因為兩人的表演都很到位!不過我認為獎還是會頒給梁朝偉,因為劉德華在影片中太帥了,而相反梁朝偉在影片中把自己弄的那麼難看,而且還長了鬍子!所以說梁朝偉身上更具有藝術性,而我們金馬評委所要的就是這種藝術性,所以我大膽的預測影帝會頒給梁朝偉!」這麼隆重的大獎,專家們尚且由於各種因素和心態左右賽果,影響著對演員的評價,何況我們這些普通人,芸芸眾生。

  吳在《蕭》劇中的表現,正是屏棄了不適合他的戲路的胡鬧搞笑,充分發揮了他擅長的自然內斂、稍帶憂鬱的表演風格,些許的輕鬆幽默也鬆弛流暢。(具體出彩的地方,以前大家都說了很多,無須在這埵A重複一遍。)吳在該劇中的演技如何,平庸與否,不是我們說了算,也不是記者們說了算,收視率高和褒多貶少的評價就是對他的演出的認同與嘉獎。

  不可否認的事實是,《蕭》劇熱播後,吳的行情看漲,人氣見旺,最近還獲邀在央視春節歌舞晚會上,把《蕭》劇的主題曲《轉彎》放聲唱。他塑造的這個栩栩如生,讓我感動的蕭十一郎,是《蕭》劇帶給我的另一個驚喜。

  我相信那些記者們是沒有惡意的,也不存在人身攻擊。他們也只不過是因為職責所在,娛樂觀眾,發表她們的一家之言,一己之見。

  他表他的主張,我亮我的觀點,談談看法,各抒己見。認同與否,一笑置之,無傷大雅,不必介意。

  一花一世界,一戲一人生,評價各零落,準則在自家。水清石自見,那管他人說短長。

  蕭郎蕭郎,此蕭郎非彼蕭郎,意外驚喜此蕭郎。



  補充一句,文中說「最要命的是,明顯不會插科打諢的吳奇隆整天擺出一副悲苦狀。」記者大概有些搞錯,劇中插科打諢的是泥鰍、白楊、綠柳等人,不是十一郎。十一郎在劇中的前半部分充其量只能說有些輕鬆幽默、調皮調侃。

  其實,嚴格來說,自由快樂的十一郎也僅局限於璧君出嫁之前。璧君嫁後,十一郎的身上已經彌漫著幾分憂鬱,還有淡淡的哀愁。從谷底出來後,劇的氣氛就開始沉重了,接踵而來的變故讓十一郎變得更加壓抑、憂鬱、痛苦、無奈,他不是一副悲苦狀難不成還整天笑嘻嘻的?這整一個漸變過程吳過渡得非常自然得體,很有層次。如果整部劇吳都是一副或快樂或悲苦的表情,那才是該批評的。

  那些記者寫出這些不知所云的文章其實也不意外,估計他們對該劇也沒認真看。只是該劇熱播,不能視而不見,總要知個大概究竟,為了年終總結作那幾個「最」的文章的需要,應付差事似的瀏覽幾集就妄下斷語。這種情況下,要她們寫出一篇有分量的正面或負面的文章還真是勉為其難。



回品評《蕭十一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