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Tunny
2004/02/09



風四娘——蕭十一郎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這種喜歡或許沒有理由,這種喜歡也或許有什麽來歷,但終究是風四娘的一腔癡心而已。她對他,有姊弟之間的相依之情,更有男女之閒的愛慕之情。她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他認識風四娘已有很多年了,他很瞭解風四娘的脾氣。」「蕭十一郎一直很喜歡她,每次和她相處的時候都會覺得愉快,但和她分手的時候,卻並不難受。」但在蕭十一郎心中,風四娘永遠是他的姊姊、他的知己、他的朋友,卻不會是他心中朝思暮想、魂牽夢縈的人,不會是他心心念念的想著、念著,想要廝守一輩子的人。他根本不瞭解風四娘對他的用心。縱使後來恍然間明白了,然而他對風四娘也只有虧欠,只能虧欠。風四娘在蕭十一郎身邊的時間遠遠多於沈璧君,可就算是面對面,終不過是單相思而已。這是這個其色如花的女子的悲哀。這究竟是怎樣糾纏的情感,「怕自己也分不清」。



沈璧君——蕭十一郎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正像梁祝一樣:名門千金,大家閨秀,沈璧君的命運不僅僅屬於她自己,更屬於沈家。爲了沈家,她只有下嫁連家,縱然她對自己未來的夫婿根本不瞭解,縱然她早已心有所屬;爲了沈家,她需要把自己的本性封閉起來,做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好媳婦;爲了沈家,她得維持聖人的模樣,牢記祖訓,做一個被左右了思想感情的淑女,即使她從心底不願這樣。

  而蕭十一郎呢?一介大盜,天涯浪子,受盡世人——尤其是那些「俠義之輩」的唾棄。他過的是浪跡天涯、命薄如紙的生活。他的命,屬於蕭家,他的肩上有的是祖上的護刀使命:「有了這護刀使命,讓十一郎如今想死都不成。」爲了這使命,他結束了孤獨但自由的生活,進入連家堡,每天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子在另一個人身邊,還要努力保護那個人的周全。沈璧君和他身份地位如此懸殊,即使兩心相屬,又如何能在一起?「名不正、言不順」,沈璧君在名分上,永遠是連城璧的妻子。「相愛的人,註定要受盡磨難。」然而結果呢?雖然身體近在咫尺,卻如隔天涯。這種痛苦的日子,要如何捱下去?



蕭十一郎——沈璧君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堙C」

  一個人要如何故作冷漠的對待自己心愛的人?「蕭十一郎望著她,心堹u有說不出的同情,說不出的憐惜。可是,等她醒來的時候,他還是會對她冷冰冰的不理不睬。因爲她已是別人的妻子。就算她還不是別人的妻子,『金針沈家』的千金小姐,也絕不能和『大盜』蕭十一郎有任何牽連。」他對她當真用了心、動了情,他會悄悄的保護她,他甘心做她一輩子的貼身護衛。可是他必須壓抑自己的感情,只因他怕如果不這樣做,會控制不住自己對沈璧君的感情。他要保全她的名節,所以婚禮上,他假意刺殺璧君,明知連城璧是故意使自己口吐鮮血,卻仍得配合他,來襯托連家子弟的寬容大度;所以廟中幫璧君療傷,故意冷言冷語;所以當他受傷後璧君去探他時,故意擺出一副標準的聲名狼藉的大盜嘴臉面對她。

  這種刻骨銘心的想念,卻要被嚴厲的克制。這種情感,傷人,然而更加傷己。有時候,傷人者心堛熊h,又有誰會知道呢?



連城璧——沈璧君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堙A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對愛你的人,掘了一條無法跨越的溝渠。」

  連城璧曾經愛過沈璧君。至少他自認爲愛過她,並且始終愛著她。「她雖美麗,卻不驕傲;雖聰明,卻不狡黠;雖溫柔,卻又很堅強。無論受了多麽大的委屈,也絕不肯向人訴苦。這正是蕭十一郎夢想中的女人。」這也是連城璧夢想中的女人。連城璧出身望族,家業龐大,武林中人以連家馬首是瞻,其人更是一表人材,少年英雄,武藝精強,正是多少少女心中夢想的夫婿。然而他的心「冷靜」的可怕。他深知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連家,他要對得起自己的祖先,於是他愛沈璧君,可是卻不停的懷疑她、試探她。

  他的「冷靜」使他忘記了夫妻之間的鶼鶼比翼、以誠相待,取而代之的是懷疑和自私。他恐怕也不明白自己的感情:到底他顧念的是沈璧君,還是連家的榮耀?沈璧君曾經也愛過他,也曾嘗試用心待他,從此做一輩子的連少夫人。可是卻由於他令人難以忍受的猜忌,迫的沈璧君終於選擇了蕭十一郎,這個不能給她優越的生活,卻能給她千金不換的快樂的人。連城璧用盡手段想使璧君回到他身邊,可是他到底不明白,他所想要的,只是連家的媳婦這樣一個虛名。「連家的媳婦,不能做對不起連家的事情。」連城璧正有一顆冷漠的心。



  泰戈爾的這首《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恰如其分的表現了《蕭》劇中的種種感情糾葛,不妨把他連讀下來,自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偉大的感情總是需要磨礪,相愛的人不一定能夠相守,相守的人不一定能夠相愛。蕭十一郎、沈璧君、風四娘、連城璧、楊開泰、小公子……自然還有李尋歡、阿飛、沈浪……這些古龍前輩筆下武林中傳奇的人物,是否也代表了一些現世的人呢?最親密的人中間也會有最遙遠的距離,只是自己沒有發現或者不願承認。自己呢?對自己,是否也有最遙遠的距離?有幾個人能夠瞭解自己,瞭解並且願意面對自己的情感呢?

P.S 引用參考:印度詩人泰戈爾《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古龍前輩《蕭十一郎》
       《蕭》劇臺詞



回品評《蕭十一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