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蕭十一郎》而迷上他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檐上青青草
2004/02/21



  和玉樓春還真是很一致呀,都是一直知道奇隆,卻沒什麼特別的興趣,直到看了《蕭十一郎》才徹底迷上他。

  小虎隊時期的他太有名了,那時大街小巷全是三隻小虎的宣傳照,電視機、音像店也總飄著他們略帶稚氣的燦爛歌聲。記得那時候有一個電視欄目叫「來自臺灣的歌」,我第一次聽到小虎隊的歌就是在那個節目堙A三個俊俏的男孩子載歌載舞,唱的是《青蘋果樂園》。我那時剛上初中,一下子就聽傻了。現在聽那些歌大概不會有驚訝的感覺,但那時侯的我,一直以來聽到的都是非常正統嚴肅的歌曲,對流行音樂的概念基本上也都是鄧麗君的「靡靡之音」,所以小虎隊那種既洋氣時髦(相對於過去聽到的土土的革命歌曲),又健康青春的歌聲對於我來說幾乎是完全陌生而又充滿吸引力的。

  身邊的同學也大致如此,像我們這樣年齡的人幾乎沒有人不知道小虎隊的,大家買磁帶、買海報、買貼紙、互相交流手中的收藏,走在路上也哼他們的歌。不過因為家庭教育和經濟問題,我沒有條件去收藏,只能偶爾在電視上和街頭海報上看看他們的影子。常聽同學聊起他們,說吳奇隆就是最帥最酷的那個,有個特點就是從來不笑。怎麼會有人從來不笑呢?特意留意了一下他們的照片,果然沒有一張是笑的。笑容少可以理解,永遠不笑就有些做作了,和玉姐姐一樣,從此認為他是個耍酷的傢伙。

  小虎隊之後,港臺和歐美音樂大量湧入內地,聽多了,驚喜就少了,所以對他們的歌,一直沒有特別癡迷的感覺,對他的人,也只留了一個「裝酷」的印象。

  中間也看過他演的《狹路險情》、《緣、妙不可言》和《梁祝》,以及《俠女》的片段。前兩個平淡無奇,《狹路險情》堨L的動作戲頗為驚險,但驚險的動作戲看得太多了,也就沒什麼特別的感受。《緣》片堨L實在沒什麼表演,臺詞和表情都很少,鞏固了我對他早年「裝酷」的印象。只有《梁祝》很動人,奇隆的梁山伯演得也很到位,但實話說,堶捧赤鰫g的表演更出彩些。而且電影整體比較完美,演員的表演溶在堶惆瓣ㄛO很突出,看完後的感動更多的還是來自導演徐克對老戲新編的巧思,對奇隆的山伯,喜歡歸喜歡,卻很理智地將其歸功於徐克導演。

  《俠女》的片段就別提了,看過《梁祝》的我很想看看奇隆演的殺手,結果那一集,他這個男主角只出場了不到5分鐘,我等了一晚上,只看到武媽和隱娘晃來晃去……

  幸虧他演了《蕭十一郎》,幸虧我也有機會看到。

  和玉姐姐不同,我是從第一集開始看的,北京台那時也真照顧人,一天4集,一口氣播了十天,讓我看得過癮無比。

  玉姐姐說得我太贊同了,「蕭劇雖然是近年少見的拍得比較好的武俠劇,但這種帥哥美女、恩怨情仇,畢竟是比較常見,關鍵在於演員的個人魅力和編劇的匠心獨具,而十一郎的活力、深情、俠義,由於有了奇隆的詮釋,是那麼的真實可信。」

  一個完美又真實的英雄,一個放浪不羈又癡情不悔的浪子,瀟灑俊帥的形象、超級會放電的眼睛。(不是在宣傳照媢齔袺飺Y擺姿勢,而是對自己傾心的美人大放高壓電,喜怒哀樂都清清楚楚地從眼神堻z出來,看著這樣的眼睛,想不魂飛魄散都難。)

  玉姐姐說不喜歡他初見璧君的特寫,我倒很喜歡,色迷迷嗎?其實色迷迷也很正常啊,見到美女眼睛放光可不就是色迷迷的?畢竟那時他只是被璧君的美貌吸引,的確是迷她的「色」,到後來一點點瞭解了她美好的性格,才變得越來越癡情。這眼神也很符合他浪子的身份,浪子,常常在外表上是挺像流氓的……

  含著手指頭睡的那個鏡頭我也不太喜歡,有點裝可愛過了頭。他在四娘面前作些可愛的小動作我覺得挺自然,因為他是弟弟嘛,和姐姐撒嬌很合理,但在璧君面前也這樣就有點怪了。同意玉姐姐的看法:「個性化的動作在加入時一定要慎重,要符合劇中人物的性格、背景和劇情。」



回品評《蕭十一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