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女闖天關》簡短評論集萃(一)



有關於《俠女闖天關》之討論,此處僅收錄部分在整理時所看到的,有興趣者可至《萍水相逢俠女闖天關》看更多討論內容。


俠劇則更像是一壺綠茶,晶瑩剔透,清淡得毫不張揚,絲絲甘甜在口中慢慢散開,愈是回味愈覺芬芳。且茶是最能解渴的,是我一輩子都會喝的飲料。

水給人的感覺是冰涼的,有一種很難用言語表達出來的痛,水不太真實,不像現實生活中的吳,只有在最後一集中,才出現了真正的吳,無可質疑,無論是虛幻的水、蕭,還是真實的吳,他帶給人的感覺都是很美的,不是嗎?

蕭的感覺是奔放的火焰,肆無忌憚的燃燒生命。水給我的感覺要複雜的多,前後的變化也要比蕭大。一時之間很難理清的感覺(剪不斷,理還亂的那種。)這兩個人完全是處於生命狀態的兩個背離的極端。但毫無疑問,他們都是生命狀態脫離常態的那種典型的藝術美的化身。

我看《蕭》的時候,能够作到完全冷靜、理智。可是,在看完《俠》3個月以後,突然發現,“水”沒頂了。我被完全淹死了。

看戲時我是惴惴不安的,既害怕編劇會按照套路讓他死去,又希望編劇給這個身不由己,別無選擇的讓人疼愛的大男孩一條生路。好在我是看了大結局才回過頭看過程的,否則看到他在落英繽紛的花雨下淒美的逝去,我會心疼的!

每次看到有人因為排斥小燕子或趙薇而錯過【俠女闖天關】這部戲,就覺得很為水若寒不平,也很難過,雖然劇名裡沒有若寒的份,戲份沒有女主角重,宣傳的重點也從來不在他身上,可是他卻是這部戲真正的靈魂所在,沒有了他,這部戲真的就可以丟到垃圾桶裡去了,可是因為有了他,這部戲就成了一塊如同被劣石所包覆的美玉的和氏璧,這個角色的價值真的真的很珍貴,它的光芒也會永遠存在。

這真的是一個再無人可以取代的經典角色,一旦迷上了就脫不了身,如果沒有這麼晶瑩剔透的水若寒,沒有中了無可解救的寒毒的寒迷們,俠劇早為人遺忘,只是,初次看俠劇,真的得有耐心。

雖然若寒肯定做了許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但是我一點都不覺得讓他活下去是不合理的,他跟那些因為自己遭受不幸的遭遇而恨盡天下人的大反派是很不一樣的,最大的區別就是若寒「心中無恨」,那些因為自己不幸就遷怒天下人的人心中充滿了怨恨,他們的心態被扭曲,但是如果他們能够放下心中的憤怒的話,他們仍然可以「選擇」不要去遷怒他人不要去害人。

若寒不一樣,他並不是自己選擇要去當職業殺手,而是根本從小就被當成殺手來教育,被訓練成沒有思想與感情的殺人機器,對他來說,那些殺人任務都是他必須執行的使命,他如果不肯當殺手的話,他對他的養父跟師父來說就毫無利用價值,其下場不是被處死就是被下令切腹,更別提可以得到任何關愛了,他的生命中根本就不存在「選擇」二字,可是很難得的是,我始終沒有看到他恨過任何人,即使是面對身為他殺父仇人的養父,他仍然是先想到報恩,對於這樣子善良的一個大男孩,我除了心疼還是憐惜,當然捨不得他死了。

正因為他的本質很善良,很多事情他也是無可奈何的,才贏得我的疼愛和憐惜。只不過按照內地劇的慣例,這類型的人物往往會讓他有個不好的結局。

若寒這個臥底殺手在重生前實際上也一樣活在痛苦的無間地獄堙A封閉著心扉,身不由己的扮演著人前人後兩個樣的角色。對著自己心愛的人,說著言不由衷的話,幹著違背自己意願的事,當真是生不如死。一個外表那麼俊秀討人喜歡,內心那麼善良的大男孩,卻背負著那麼沈重的生命枷鎖,也因此更得到我們的疼愛。但他比劉幸運,能真正的擺脫無間地獄。殺手水若寒已死去,活下來的是能正大光明的心地坦蕩的面對所有人的水若寒。

但其實若寒的情况更可憐,他除了被迫做自己不想做的事以外,還基於感恩的心對待他的義父,所以不認真執行任務時他連心都會過意不去,不僅表面上的情感不能有,連對於自己內心的違拗他都會自責不已,這才是會令得他那麼脆弱的原因,因為他連一點抗命的憑藉都沒有,包括自己的心,都不支持自己的行為,而是一直告訴自己,要對義父報恩。

從整體製作上看,《蕭》劇和《俠》劇是不能比的,我們喜歡的也只不過是水若寒這個角色。這個論壇的朋友把蕭比作太陽,把若寒比作小星星,非常的傳神形象。蕭武功高強,聰明機智溫柔體貼,品質高尚,樣樣俱全,感覺就像一棵大樹,在人生的路途上,累了可以倚著休息,受傷了可以靠著養傷,讓人覺得很有力量,很有安全感。而若寒,就像樹上的櫻花,雖然美麗,但要不斷經受狂風暴雨的襲擊與凌辱,容易凋落成塵碾作泥。他是那麼的美好卻又命運坎坷,脆弱無助,讓人產生一種想要幫助他,保護他的欲望。所以我是特別的偏疼他。

從人性世情的角度去考慮這種悲劇也許是若寒的宿命,也許是符合這個人物塑造的邏輯的;我現在是理智加感性地覺得,若寒是個悲劇人物,但是他的天性淳厚善良,他的意志堅強,他有骨氣,而且他已經被喚醒了,也敢於同命運抗爭,我是全心全意地認為他應該有一個幸福的將來。

若寒畢竟是幸福的,三年了,他的身影不僅沒有消失,反而愈發清晰。每個見過他的人都不惜用最美麗的言辭來形容他。

櫻花雨是若寒的化身,是老天為若寒灑下的眼淚。是所有寒迷們的夢境。昨晚,在繽紛花雨中又看到他了,他就在那裡,靜靜地站著,臉上有一絲微笑。

我始終覺得心目中的若寒在花雨中飄然而去了。他的歸來其實是一個我們一廂情願的夢。

三年前看俠女時,只因是奇隆演的,只覺得若寒很帥,很癡情,有時很可憐!現在,經過去年一次次參與討論之對若寒的深思,和寫文字版對他內心的深思,有時真的愈來愈覺得若寒不像屬於這個世界的一般,尤其是想到那些唯美的畫面,想到他憂傷的眼神!

知道為什麼覺得水是不屬於塵世的嗎?我也是想了好久才想到的。因為自7歲失去記憶以後,他的心就被他自己封存起來了。他的心智其實還是一個無邪的孩子。上天將他的人帶往了未來,卻將他的心遺忘在了過去。所以,造成了他獨特的魅力。

其實這一段,最讓我動容的是若寒穿行於鬧市的那個孤獨、落寞、悲涼、淒愴的身影。沒有什麼台詞,沒有什麼具體的情節,就是那樣蹣跚而行的一個影子,看得我心裡一痛。

有若寒的情節,我是統統都喜歡,特別他重傷之下和朱玉龍交手,身手仍是那麼俐落,一點都不辱他東廠第一殺手的名頭,這一點與小木屋之戰時的蕭十一郎類似,一個是殺手、一個是俠盜,重傷之下,他們的尊嚴仍凜然不可侵犯。

若寒和十一郎儘管傷重,卻都有一股凜然的氣質,死,也要尊嚴地死去,不容侮辱。

很喜歡若寒對愛情的那種執著、付出,至死不渝,甚至不惜用生命來殉這段情。這和後面的寧願死在劍萍的劍下是一脈相承的,也是和曹佑祥決裂,挑戰自己的命運的第一步。可惜內地版把若寒放走劍萍後近藤逼他自盡那一段刪去了,我看過,但有些細節忘了,要不,我還會寫出來,這樣,就更能表現出若寒對和劍萍這份感情的刻骨銘心,義無反顧,他真的是用整個生命來愛劍萍的。

我真的覺得若寒的臉有幾分女孩子的味道,所以覺得他很精緻。單從五官臉形看,和大大咧咧,粗眉大眼,臉寛嘴略大的劍萍比起來,真的有“寒妹妹”的影子。可能跟他的造型有點關係,蕭十一郎就沒有這種感覺。

決定寫這段情節,首先反映到我腦子裡的就是:若寒第一次盜鑰匙中暗器後回東廠覆命,他跪在地上,曹佑祥站在他面前,手托著若寒的下頷,讓他的臉微微仰起,燈光映照著他的,臉,真是很美,就是這種感覺。這也是我經常定格觀賞的鏡頭之一。我把這個鏡頭移植到這裡來了。

就是這種外型上的幾分柔美,而整個人氣質又有男孩子的陽剛之氣,打鬥起來更是勇猛凌厲,沒有絲毫陰柔之氣,兩者有反差而又能很好的結合,活脫脫就是我想像中的武俠言情劇的最佳男主角。吳很會用眼睛演戲,談情時,嬉戲時,快樂時,哀傷時,打鬥時,不同的情緒不同的眼神,真的是風情萬種。“顰”:皺,皺著眉頭,形容憂愁。“嗔”:怒,生氣。都是些很中性的詞,在林妹妹身上用過,就容易給人有些女性的氣息。不過這些詞用在男孩子身上是比較少,但他確實有這種味道。我看過很多武俠劇,就只有若寒有這種感覺。而且他在有些柔的外表下蘊藏著那麼強韌的生命力,所以很鍾愛這個人物。

從一開始,水就是以無以倫比的氣質取勝的。特殊的經歷,出眾的才學,善良的心地,不屈的個性……這些才是水與眾不同、歷久彌新的獨特魅力的源泉。你們居然想要以具體的言語去描述他的相貌。自尋死路。

他是一幅淡淡的水墨,從山迷水朦中走來卻染不到一絲塵埃。“水”的氣質、容貌是無法描述的。越是具體,越是失敗。

若寒的相貌實在不益多寫,寫得太細反而破壞他的形象。他的動人之處在於出塵的氣質和悲劇命運。但寒迷們為他傾注了太多心血,一筆抹殺有些不忍心,何况,看見美的東西,總想去描述去表達,儘管知道摹本永遠比不上原本,人有時候就是那麼傻,那麼癡心……

走在路上看見天上的星星,比城市裡的燈光暗而且寂寞,就想起若寒。想起他奮力掙扎的那一點點淺影微光,才略閃了一下就又被吞沒了。漫天都是濃郁的墨色,叫人沒來由地生出些絕望。

可憐我剛剛看完水若寒街頭賣畫那一段,有沒有覺得鏡頭由遠至近推進,畫面清淡素雅,配上動聽的音樂,恰到好處地引出了沈靜、清新、柔弱的若寒,實在難以想像這就是威名在外的東廠殺手“玉笛公子”。

若寒賣畫那段美得像一幅中國水墨畫,濃淡適宜,似夢似真,似遠似近,卻又能扣人心弦。難怪陸劍萍那個假小子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過去了,芳心大亂,無意間竟露出幾分女兒家的羞澀神態。這部戲給我印象最深的幾個場景是:水若寒賣字畫;水若寒和陸劍萍在林中小溪邊彈琴,輕盈的花瓣一片一片隨優美的琴音緩緩飄下;若寒一心求死,飛身赴劍萍劍尖;若寒被狠毒的曹黑手重傷,在落英繽紛中死去。

你才看了兩天而已,還好啦,像我是在三年前看了之後就到現在還念念不忘,那才真的是無可救藥、病入膏肓。不過現在你知道了,若寒跟十一郎真的是完全不同的人,跟奇隆本人也不一樣,雖然長相上是同一個人,可是氣質就是非常非常的不一樣,我也覺得我從來沒看過像若寒這麼清秀俊雅的男孩子,而且打起架來姿勢又是如此的優美俐落,所以我以前一直形容若寒是個「華麗殺手」。

華麗這個詞用來形容男孩子有點怪怪的,但放在若寒身上實在是再貼切不過了。

一直以來,若寒的清、雅、秀,是讓我欣賞;但是若寒的堅韌傲骨,善良重情,才是讓我最心折之處。

特別奇怪,以前看別的戲,再喜歡,也經不起三遍四遍的看,唯有俠劇,在我這麼大密度的集中觀賞下,仍然百看不厭,甚至越看越感動。

記得山居說自己看梁祝前做了太多準備,結果真看的時候就感動不起來了。而我看俠劇之前也是這樣,已經看過了萍水相逢俠女網的詳細劇情、大家的發言和小純的電視小說,對俠劇有了相當的瞭解。本以為真看的時候,可能像復習功課一樣,不會太感動,沒想到……

直到現在,每次看,還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

看到大家因為寒毒,時而狂歌長號、時而撫掌大笑,白天神魂顛倒、夜半奮筆疾書,已是毒入膏肓、不可救藥,實乃前車之鑒啊。我可是再也不敢寫若寒了,陷得太深,恐難自救了。更何況若被自己發的洪水淹死,實在不得其所啊。

解寒毒的唯一辦法是以毒攻毒,讓蕭毒來攻寒毒,可以緩和毒症。蕭十一郎和若寒一樣,也是我的最愛。他和若寒是兩個極端的人。如果說若寒清雅絕俗,淒美哀怨,早已是我們心中的一首詩,一幅畫,一支歌,那麼蕭十一郎的完美就成為了我們心中的一個夢,一個我們一直在追求卻又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一個霧般迷朦卻又若隱若現的幻影。

以毒攻毒,也是因人而異的。我不知道對我有沒有效果,我是先看過蕭劇才找到這個網站的,看蕭時感動欣賞,但是仍能保持理智冷靜。至於俠劇,我是作足了功課才看的,之前已經研讀完了俠網的劇評、小純的小說,看過各位的大作,評述,可謂是帶著挑剔的目光去看的(想看看水若寒是何等樣人,居然能够有此魔力),在這種情況之下落到如此欣賞、敬重、憐惜、痛心、種種複雜情緒而難以忘懷的地步,就如同遠的那篇文章, 是從潛意識的拒絕開始而陷進去的,所以,目前我真的不知道有什麼能解的。

說得不錯,中不中毒,中什麼毒,如何解毒,實在是因人而異的。 不過認識水若寒這個虛擬人物,卻是從未後悔過的,就好像看到一幅珍貴的書畫,一個奇美的景致,認識到這樣一種美好,心中是很感激的。只是他太飄渺,太容易隨風而去,我想用文字書畫留下他。

強烈建議,找那個始作俑者,痛毆他一頓,教他賠。這麼多人的眼淚,情感,絲毫沒有因為時間推移而隨風而逝的跡象。

一定要再出現一個和“水”美好的人物,才有可能因為不知道偏向哪個從而兩個都不偏向。這樣才有可能根治。否則,無論怎樣以其他人來轉移注意力都只能起一時之功效。那是治標不治本。

其實我一直想說的,就是水若寒這個人物是一個極其美好的人物,你說的不錯,需要有一個絕對得是旗鼓相當(這四個字須黑體)的美好人物出現,才能讓我覺得無所適從,才能各分一半,否則,像現在這樣一個黑洞,掉進去就拔不出來。。。只是,什麼時候才能出現這樣一個人物呢?看過了絲的劇情,有點懷疑。

其實我覺得蕭十一郎可以算是旗鼓相當,但他們是完全不同的人物類型。這兩天反復看,覺得蕭十一郎如同交響樂,氣勢磅礴,水若寒則像他自己吹的笛音,淒婉優美。前者給人帶來的震撼與感動無與倫比,後者卻只有細細的一縷,穿行於暗夜之中,悄無聲息地鑽進你心裡,防不勝防啊!

兩個都美好,但後者似乎更讓人牽掛,讓人有一種揪心的感覺。讓奇隆再塑造這麼一個人物大概不可能。一個演員不會總重複自己,而其他類型的人物大約也不會這麼讓人牽腸掛肚的。燕逍遙肯定不是這種人。

特別感動於暗夜中那一縷舒緩的笛/蕭音,不為娛人,只以訴心,雖然細,但是穿我心扉。這樣一個人物,又總是拿著我最愛的樂器抒懷,簡直是剋星。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若寒的心醒了以後,他是寧願死也不願回去的了。玉笛,玉璜,唉。不過,最後的他,我還是想說像竹,平和,豁達,自信。其實,在劇中多次表現了他的襟懷坦白、君子之風,如他與玉龍的相惜。

再見若寒,他已不再吹笛,反而持節(竹有君子之節)。雖然,一再的問,可能麼?但看到如竹一般韌的水,那麼的坦坦蕩,不再上愧於天,下愧於父。真的忍不住替他歡欣,他終於從地獄中解脫出來了。

理智地說(從人物的命運、個性、周邊環境)來說,若寒的結局,是那花瓣雨下的隕落。。。 浴火鳳凰那一幕,至美則至美矣,但是恍然一夢,我告訴自己,這很難相信,很不可能,但是,如果像你的蜻蜓點水中說的,結束在劍萍睹玉思人處,我真的不知道那是怎樣一種心碎。 編劇導演也不敢這麼拿收視率來冒險吧, 雖然是會更忠於藝術!

但是,我還是要說:若寒值得也應得一個幸福的結局。有時不能太理智地對待這些結局,如同“有人說愛我”中阿文最後說的:「生活中的悲劇已經够多的了,讓我們在虛擬中構造一個完滿吧(大意)。」年少時的我,從藝術出發,認真地也許會不能承受這樣一種不真實的夢境一樣的結局,現在,經歷世事之後,反而會希望這種虛擬中美夢。

或者這麼說,在我的心中有兩個“水”。一個是那場櫻花雨,淒美的完全不屬於塵世。另一個是持節而行,在紅塵中坦然前進的瀟湘君子。替君子開心,卻無法真正的投入。因為,所有的憐、愛、敬都已經給了之前的那場櫻花雨。

鳳凰涅磐前後的若寒的確判若兩人,所以有兩個也是正常的。

「替君子高興,但是無法投入」?好像我也有點。寒星隕落之後,我的心境也大變了。好像“細如流水”地看著他搶親之後的舉動,以前那種如火如荼的喜怒哀樂好像都陪著那前一個若寒了。

若寒用玉笛的用意,我想是編劇用玉來暗喻若寒的高潔的。因玉有五德:潤澤以溫,仁之方也,思理之外,可以知中,義之方也,其聲抒揚,專以遠聞,智之方也,不撓而折,勇之方也,銳廉而不技,潔之方也。也只有若寒當得起仁、義、禮、智、信、勇、潔的玉。

哎,誰讓俺喜歡看悲劇呢。最後毒中得那麼深,純屬自找。以前看悲劇,就好像若寒所說,能在戲裡自由地進出,出於自信,這次傻乎乎就闖進去了,結果一去不復返。

不過,以前看到若寒真的死去時很傷心,現在倒覺得他快樂的時候我最難受………看到他的笑,就心痛難抑。

我就喜歡看他酷酷的、冷冷的,帶著憂鬱的眼神,它有一種非常特別的光采。我常常特意拿出《俠劇》就是為了專門定格欣賞若寒的這種眼神。

我不認為若寒的外型臃腫,我覺得無論在服裝還是造型,都是吳迄今為止最俊俏,最耐看的角色。因為我是先看蕭十一郎再看若寒的。若寒過後最近的兩個角色我都沒勇氣看下去。

我覺得即使他穿著厚厚的冬衣,那均稱的身材也是無人能比。那雙飽含憂鬱的大眼睛,似在無言地訴說心底無限的痛苦與無奈。我覺得這部戲裡人物把握最好的就是奇隆,他是這部戲最大的亮點。

歐也是最愛若寒滴,不可否認蕭十一郎的深情和衛斯理的調皮都是非常討人喜歡的,但是我之所以這麼喜歡,其實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是老大演的,如果不是吳奇隆出演,我相信這幾部戲我都不會看的。當年因為趙的原因,我只是走馬觀花地看了一下俠劇,但是雖然鏡頭非常少,若寒給我的驚豔卻是無以復加的,那種憂鬱是一種詩一樣迷人的氣質,不是每個演員都能够演出來的。另外,我認為若寒是俠劇的唯一亮點:)

俠女這部戲是冬天拍的,演員均著冬裝,難免顯得厚重些,不過憑心而論,該劇的服裝設計極佳,尤其是若寒的服裝,層數雖多卻不臃腫,質地略粗糙卻反而襯托出若寒清雅脫俗的氣質。我想這很大程度要歸功於奇隆本人的勻稱身材和絕佳氣質,比較之下,其他人的冬裝造型就顯得遜色多了。

我也很喜歡若寒的服裝,光看劇照可能不怎麼樣,可是在動感的畫面中感覺起來真的很適合,若寒的服裝其實色調相當黯淡,包括灰、黑、米白等等,可是配上若寒的氣質還有整體色調的搭配,我卻老覺得若寒是個很清雅的白衣書生,比西門吹雪的那種白還要乾淨優雅。

回品評《俠女闖天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