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女闖天關》簡短評論集萃(二)



有關於《俠女闖天關》之討論,此處僅收錄部分在整理時所看到的,有興趣者可至《萍水相逢俠女闖天關》看更多討論內容。


我現在都不敢看若寒了,怕上課精神恍惚(總是神遊到他打架的鏡頭)。

說來也奇怪,俠女絕對算不上一部好劇,奇隆在裡面的表演也算不上是他最好的,戲份又少,可若寒始終是我最難忘最喜歡的角色。

我現在都不敢看若寒了,怕上課精神恍惚(總是神遊到他打架的鏡頭)。

說來也奇怪,俠女絕對算不上一部好劇,奇隆在裡面的表演也算不上是他最好的,戲份又少,可若寒始終是我最難忘最喜歡的角色。

對若寒,總有無限疼惜,每每想起,浮現的總是他那憂鬱的眼神,孤獨的身影,以及那含笑而逝的一幕,引人思緒連連……

說真的,俠女只有配樂畫面比蕭十一郎美,有意境!陸劍萍與水若寒單獨在一起的畫面是那樣的脫俗!若寒的美還帶著濃濃的憂鬱感!第一次發覺吳奇隆還算帥:P雖然喜歡蕭十一郎,並不會覺得他長得帥,只有賈信叫人衝出來那段,那個狠狠的眼神,讓我眼睛一亮!

不過,整劇真的很讓人受不了!劍萍刺若寒那劍後...............就這麼沒了!還有谷底的戲..........長到受不了!該延長的不延長,只有搞笑再搞笑!

我是先看的十一郎,驚為天人,後來再看若寒,才發現一山更有一山高。奇隆的長相並不是演員中最拔尖的,但他演的這兩個角色卻是我所見過的最俊美帥氣的古裝人物。而且最讓我吃驚的是他們兩人一點都不像!可能是性格氣質上的區別太明顯了,到後來甚至覺得五官都不一樣了。如果事先不知道他們都是奇隆演的,可能會錯認為兩個人呢。

說起若寒衣服的白和西門吹雪一塵不染的白,簡直不可同日而語。我一直討厭西門吹雪之流,沒什麼內涵,就會裝大尾巴狼(就是假深沈,裝摸作樣的意思)。若寒可從來沒有去拚命表現自己“超凡脫俗”什麼的,可自然而然有一種清雅之氣,令人心折。

劇中最震撼的一幕,當屬以劍穿胸,若寒飛身撲向心愛的女人劍尖時,到底是為了尋求那一份解脫,還是為了以血證明自己對她的愛,場面淒美,令人欷噓不已。

應該感謝你們這些寒迷在這裡搖旗呐喊,否則我決不會去掉頭看一個幾年前播過的默默無聞的電視劇。當初俠劇宣傳正熱時,我也看過一點兒,第一眼看到的正是若寒撲向劍萍劍尖的震撼一幕,心中一顫。然而接下來的居然全是胡鬧搞笑戲,劍萍和小和尚們沒完沒了的無聊段落徹底磨光了我的耐心,終於放棄不再看了。可能絕大多數人,尤其是大陸這邊的觀眾都是這樣放棄的。

幸虧幾年之後有緣來到這裡,看到這麼多若寒迷的留言,讓我領悟到當初可能錯過了一個最不該錯過的角色。破天荒第一次買來一套電視劇VCD(我從前只購買電影碟片),若寒果然沒讓我失望,他以一種無與倫比的氣勢成功進駐了我的心,也許永遠無法消失了。

我可是超喜歡水若寒的呢!不過,我始終分不出來我最喜歡的是蕭十一郎,還是水若寒。我是先看「俠女」,當時這齣戲給了我非常深刻的印象,尤其是水若寒這個角色(那種給人的感覺,非常與眾不同;還有那種氣質,使我一見鍾情),從此就在我的心頭,再也揮之不去,(原因我就不再細說了)於是,我首次記下了藝人的名字-----吳奇隆。

始終分不出來我最愛的是十一郎還是若寒!他們都使我刻骨銘心!使我瘋狂著迷!最讓我著迷的就是那一雙眼睛,從若寒殺手的冷漠到十一郎深情的目光﹍,將角色詮釋的是那麼逼真、那麼動人心魄,尤其是受到冤枉又有口難言時,從眸子裡流露出的深切的落寞與悲哀,讓我的心都要碎了!當然,漂亮的武打動作,也是我喜歡吳的一大原因。(最愛武俠小說和武俠劇,至今金庸全部看過數十次,古龍、溫瑞安、蕭逸、李涼等也多有涉獵)還有,長相、氣質、劇中人物個性… …,都是我喜歡他的原因。

若寒那天晚上以笛音跟雪子的琴音相對抗時的情景,在朦朧的月色跟流動的夜風中,若寒坐在樹梢那種衣袂飄飄的形象,流露出一股空靈清澈的傲氣,直讓我覺得充滿了一種奇異的魅惑美感。

其實我覺得若寒不太能說是病態美,應該是憂鬱美,因為若寒是內心鬱悶,他一直都是活在沒有自主的世界堙A受曹佑祥之命赴東洋學藝,成為殺手殺人,而且喪失記憶,不知自己身世,所以他鬱鬱寡歡,就像他和劍萍說的,在沒有遇到劍萍以前,他不算是活著。要算病態美的話,應該是他挨了劍萍那一劍以後,傷重虛弱的樣子,直到他死去。

若寒則總做著自己覺得不該做的事,所以他總是在退縮…

可以看到在俠劇堨L總是在遇到決擇時,想放棄自己,其實從頭到尾都是二皇子在為劍萍付出、劍萍在為若寒付出…但若寒的心其實比誰都苦,因為他不能“做”…他恨自己,甚至自卑…就算在得知身世後只能更加的討厭自己,但又恨不得…殺父的義父從小把他拉拔大,重情重義,但他所忠的義和所托付的情都是矛盾的…所以,他憂鬱,所以造就了他的病態美…

他們外在的冷,都是因為太有情,若寒太有情卻不能動情,所以更加的冷,從他跟雪子說真心話那一段可以知道…因為太怕用情所以更加絕情的推開情

若寒最吸引人的特質應該是他的憂鬱美,病態美並不是他的常態,否則像我這樣子偶爾轉台過去的觀眾不可能可以那麼快就被吸引住的,就平時的外表而言,作為一個冷酷的殺手,若寒的氣質是極為冷冽陽剛的,可是他這種陽剛又絕對不同於李連杰或李小龍那種粗獷的猛男,而是線條非常俊秀優雅的,比較像是雲門舞集的男舞者。

就心理層面來說,若寒確實是極為脆弱無助的,相對照之下,蕭十一郎真的是既開朗又堅強,若寒所欠缺的,他都完整的擁有,只是在後段沈太君死後,看到委屈隱忍的蕭十一郎,我彷彿又看到了那個無助的身影。

不過說真的,真的很難找到他這種扮相美又能打的,扮書生、扮殺手,或是扮俠盜,都有不同的味道,像若寒在書生和殺手兩種身分之間就給人不同的氣質和感覺,明明是同一個人,可是感覺也可以是兩個不同的人,不同的角色!有些人演古裝扮起來是濃眉大眼,英氣勃發,可是老大除了這些以外,他還有劍眉星目、溫文儒雅(書生若寒),瀟灑浪蕩(蕭十一郎),冷冽銳氣(殺手若寒),演什麼像什麼。

若寒從沒為自己活,沒遇到劍萍以前只是一個聽命行事的殺人工具,殺手不能有情,他也怕碰情,所以將自己的心冰封起來,否則早就和雪子做一對殺手夫妻了!愈是這樣,真的有情了以後,反而脆弱的不堪一擊,他選擇悲觀的想逃避,偏又逃不開,羅羅說的對,若寒總是在退縮,他提不起,也放不下,他心中悲苦,他矛盾,他也重情重義,所以他選擇死在劍萍手上,所以他含淚退婚,所以他始終走不出曹佑祥設的局而死在他手上,直到死過一次以後,他才獲得重生,才終於勇於面對一切!

十一郎和若寒是完全不一樣的,若寒悲觀,十一郎樂觀,天塌下來當被蓋;若寒什麼都苦,十一郎則是可以在苦中作樂,把苦的都變成甜的;若寒不敢碰情,情不自禁動情了後,只想縮回去他的冰室中,十一郎則不然,他敢在璧君出嫁時還追去爭取,璧君執意要嫁他就祝福她,當璧君受到傷害需要他時,他守護她,他不計一切的為她付出!就像大家之前說的,十一郎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也一直努力去要,他為自己活,他活的逍遙而自在,自由如風,若寒剛好相反,他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因為他不為自己而活,就像四娘說的:一個人的心被困死了,他如何能逍遙?如何能自在?若寒就是那種心被困死的人!

愛卻是無情與若寒的陰影與包袱…無情是不敢愛、若寒是不能愛,無情總是愛錯了人,而十一郎很幸運的,初初動情就遇上了也是真心交付的璧君,在心堣W他甚至比連城璧要幸運得多--老太君說得沒錯-璧君對城璧並不公平,她的心早給了十一郎,所以城璧心有不甘,而十一郎可以瀟灑以對…有什麼比真心更能給人勇氣呢?若寒是錯的人愛他,暗戀著十一郎的風四娘給他的愛意是正面的,她愛他所以支持他所做的一切、所愛的人,幫著他走出種種詭計;而雪子對若寒的愛意卻總是咄咄逼人!逼著他放棄他想要過的日子、逼著他傷害他愛的人,甚至傷了陸鼎文還嫁禍給他…十一郎愛上的是成熟靈慧的璧君,他的跳和她的穩是互補、周遭的經歷讓他們一起成長可以相知…而若寒愛上是初初長成的劍萍,他的冷(或靜)和她的熱(或活)也是互補,但他們對世事都一知半解,周遭發生的事卻總造成他們的誤會,若寒太自卑總想逃開、劍萍太自以為是總衝得太快,所以若寒心堛熄阨`更大,直到他們一起逃亡才開啓了他們的心(其實我一直認為若寒到最後死去才是他的宿命)

(註:「無情」指原著小說中而言,非奇隆「名捕震關東」所扮之無情。)

沒錯,跟十一郎比較起來,若寒是提不起也放不下,憂鬱到極點也脆弱到極點。羅羅說若寒的宿命是死亡,這點我同意,因為這確實也是若寒自己一再重覆做的選擇,他活得實在太辛苦,渴望「情」,但是卻不知道如何處理,於是每當他覺得他走不出那些困境的時候,他就會選擇死亡來解決問題,因為只有如此才能够補償那些他覺得有虧欠的人。所以不管是師父或師姐要殺他,劍萍這邊的人要找他算帳,他都選擇默默的承受,甚至是最後他最敬愛的義父要殺他,他也沒有掙扎,他心堥S有仇恨,有的只是無限的悲苦與自卑,像這樣子的人就如同飛蛾撲火一樣,不到死亡他不會停止自我摧殘。

可是,即使宿命應該是如此,我還是捨不得若寒死,不要他死,因為我看到他對生命所要求的是那樣的卑微,當劍萍發現垂死的他時,他並沒有掙扎著要告訴劍萍殺他的凶手,而只是默默地感激著在人生的最後這一刻他不是孤獨的死去,而是有最心愛的女孩陪伴在他身邊,所以他臉上的神情沒有一絲的怨恨與不甘,而是一股淡淡的微笑,對這樣子脆弱單純的一個男孩我怎麼能不心疼憐惜呢?當然也更捨不得他死了。

之前我曾經在中視那邊說過若寒像月亮,十一郎像太陽,現在再加上小說中的無情(改編的還沒有出來,所以我一直強調是“小說中的無情”),我覺得正好可以用星星、月亮、太陽來形容他們三個。太陽當然還是十一郎了,他那麼開朗瀟灑,用各種不同的愛在保護和守護璧君及他周遭的人,笑容更是燦爛如陽光;月亮我給無情,而且我覺得應該是下弦月,無情總是蒼白著臉,但又冷峻,像寒涼的月光,因為他有殘疾在身,所以配下弦月,更有淒美的感覺;若寒像夜空中孤寂的小星星,他可以發光發亮的,可是四周卻是那麼大的一片黑暗,害得他時常亮不起來,有時他只是獨自一顆在天上,有時他旁邊也有其他的,但他們照不到他,他也照不到他們,當他決定不再留在天上時,他就變成了剎那美麗的流星,脫離黑幕墜落!

雖然認為“死亡”是若寒的宿命,卻仍不禁感激朱導給他完美的結局。死而復生的轉折也處理得很好,給若寒一個好的理由活下來,活得更美…想想他在搶親的那個表情--第一次看到若寒那麼自信的微笑著、那麼無所畏懼的看著劍萍的眼,也讓人感受到他真的確定自己活下來的意義了…看著他那一笑,才能想像到為什麼小說中的無情笑起來會使旁人如沐春風了…一個總是冷面寡歡的人,真心的一笑,怎能不令人如臨春風之中~~不自禁的隨之笑開~~

Becky提到若寒在面對義父、師姐及劍萍他們的追殺總是引頸就戮,除了自卑與虧欠之外,他也是不懂更不願反抗心婸{定的親人--他曾悲戚的問:為什麼我的父親總要和我兵戎相見?他是個無助的孩子,極渴望愛卻又不能表現出來,所以這是他唯一的愛的表現方式…。

若寒的戲,其實我最喜歡的是若寒和劍萍在寒冷的夕陽餘輝中揉麵糰的那幕,感覺唯情唯美,而若寒的側臉,美到極點。

其實若寒還有一點吸引人的特質,就是他的生命轉折比無情和十一郎要多…冷酷殺手-動情少年-矛盾的親情-對立的愛情,到後來撥得雲霧見月明-深情的少年、明朗化的親情、順理成章的愛情…。

還有他周遭的人、事、物,是非對錯都和他有著極大的關係,原來殺父仇人是他最敬愛的義父、愛上本來他要對付的人後來又成為他指腹為婚的妻子,連星形鑰匙都成為他身世之謎的關鍵…。

(註:「無情」指原著小說中而言,非奇隆「名捕震關東」所扮之無情。)

也許直到若寒死過一次以後,他才真正的脫胎換骨,真的是活出自我了,所以搶親那場戲,我們不只看到漫天飛舞的花瓣營造出的美麗畫面,更看到一個帶著微笑,有自信的若寒,他那麼安祥、瀟灑、飄逸的從天而降,像一道燦爛的陽光!然後他無所畏懼的,看著劍萍,拿著竹枝,一路向劍萍走去,縱然有不斷衝出的衛兵想阻止他,卻無法讓他在擊退他們的同時,把視線自劍萍眼睛離開,就好像即使有一座山也阻擋不了他一樣!

其實若寒是一個很值得探討,也很不好演的角色,在心媦h面,若寒要做多種不同的表現,可惜當時這部戲的天時和地利都配合的不好,以致於沒有多少人知道,再加上戲劇本身也沒有給他第一男主角的足够戲份,比起十一郎,若寒是較難表現的!我覺得就算是一些演戲經驗豐富的演員,也未必能把若寒演得好,甚至深植人心吧!因為覺得要有那種氣質在!所以能有人中寒毒到現在還無法解毒,奇隆也沒白演若寒,若寒也可以像俠女最後一幕一樣,打從心媔}心的笑了!

若寒的確是個愛哭的男生,因為他真的很脆弱又單純(他一直是聽命於義父的,殺手以外的事都一知半解),若寒的本質本來就比較傾向於書生派的,如果他不是被訓練成殺手,大概就是個單純的書生吧!多愁善感就變成他的形象了;而十一郎原本就是一匹草原的狼,他有豪氣漢子的本質,所以,他遇到事情就是喝酒自嘲一番,即使落淚也是大袖一揮就抹去了…。不過,也因此若寒成了文武全才,琴蕭書畫樣樣精通…。若無情、十一郎、若寒生在現代的話,我想∼無情會是個商業鉅子-他的堅忍不拔和運籌惟幄、十一郎大概會是個SOHO族吧!很符合他瀟灑不羈又聰明的性格、若寒就會是個藝術家,多愁善感又才思敏捷。

(註:「無情」指原著小說中而言,非奇隆「名捕震關東」所扮之無情。)

若寒有一些這三人的影子在,但他更有自己的獨特性在,更優雅而有詩意,我也認為很難找到人可以把若寒詮釋的更好,甚至連一樣都不太可能,世界上的帥哥是很多,不過都只能演書生若寒或是殺手若寒,偏偏若寒是這兩種合為一體的,好像又把老大誇的太好了,不過就個人感覺來說,若寒的氣質真不是用演的就可以演的好的,演一個若寒等於演兩個人,但又不是兩個人!

再來提出一些對俠劇和蕭劇的看法,我覺得俠劇和蕭劇正好是強烈的對比,就若寒和十一郎來說,若寒敏感脆弱、憂鬱寡言,對愛既提不起也放不下,身邊的人,即使是親如義父、師父,或是愛他的雪子,都翻臉即成敵人;十一郎則瀟灑堅強、樂觀開朗,對愛勇於追求,身邊的人是朋友,同樣是暗戀,四娘卻是愛他就讓他幸福的人,不同於雪子的超強占有欲。另外就整部戲呈現的感覺來說,俠劇是在冬天拍的,取景有很多蘆葦和雪景,顏色方面看來和若寒很合,有那種蕭瑟、淒楚、朦朧的美感,加上服裝也不求鮮豔,即使是劍萍要嫁二皇子這麼大的婚禮,拍出來卻是有美感而不華麗的金璧輝煌,仍然是維持著整部戲的風格顏色,那樣濛濛的、美美的,整齣戲是看來平淡,卻是淡中有無限滋味;蕭劇就和俠劇完全不同了,美麗鮮豔的風景和服裝令人印象深刻,若說俠劇表現出來的是代表若寒的憂鬱色,那蕭劇的就是代表十一郎的開朗色,連夜戲感覺上都比俠劇還要亮,蕭劇的顏色正好配上十一郎那種明亮、開朗、自由的感覺!

羅羅說的對,若寒的哭是自責和無依感,就我的感覺,若寒的心在七歲那年喪失記憶後就開始在封閉,後來又當了殺手,礙於義父的救命之恩不得不做好殺手角色為他鏟除異己,但是他本性善良,殺人本非他所願,無法選擇之下只好冰封、禁錮起自己的心,做個冷血冷心的冷面殺手,行屍走肉般的活著,我想,心早己困死了,那段時間,直到遇到劍萍之前,若寒應該是都沒有哭過的!然後,因為對劍萍動了情,因為記憶的慢慢恢復,因為身世和任務及其他人事的錯雜糾結,使他幾乎無法承受,在他讓人聞風喪膽的玉笛公子外號下,在他冷寒似霜雪的外表下,他的心其實是單純稚嫩而脆弱的,所以他自卑、自責、退縮,所以他自責的哭,哭他是間接害死自己爹的凶手,所以他無依、無奈,也無力,所以他選擇死在劍萍手堙A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一切!

在俠劇中,若寒第一次出場時,在市集中擺字畫攤的他,就是有那種清新脫俗的感覺,會讓人眼睛一亮,不只斯文俊秀,還有優雅不染塵埃的感覺,在云云眾生中,若寒彷彿出淤泥而不染的那朵蓮花,那麼清、雅、秀,他一出場就表現出他與眾不同的氣質,所以劍萍才會被若寒吸引

現在真的懂了……..什麼叫廢紙什麼叫詩篇,詩篇就是值得一再回味。為什麼水若寒明明是男人,各位前輩卻冒出一些習慣上是用來形容女人的詞;為什麼會心疼他對他如此念念不忘;還有…懂得何謂寒毒,又…又中毒了…

若寒真的是好特別的一個男生,很訝異竟然有男性角色可以表現得如此淒絕美絕,果然是自成一格無法歸類

雖然在一群嘻笑怒眾的人之間乍看之下像個面無表情的木頭人,不過一個嚴重鬱悶心中充滿矛盾一手血腥卻保有良心的人,還能有什麼生動活潑可愛的表情?

大婚搶親的一段,真的是經典,美麗的音樂加上一段段的往事回憶,漫天豔紅花瓣飛舞之中,帶著微笑自天而降瀟灑從容的若寒,是前所未有的燦爛奪目,那種浴火重生烏雲盡散後的自信自在,心靈得到自由後的神采飛揚,再豪華的婚禮都要相形失色,這場大典彷彿是為若寒的重生而舉行…

我總認為,由別人來扮演的若寒,只能扮演好一半的若寒,若寒是憂鬱,是自卑,但他並不是完全的灰色的,若寒是無情的冷面殺手,但他又不是完全冰寒靠不近的,若寒也有放開心胸享受生活的時候,但又不能放得太開,哪方面要多一些,哪方面要少一些,這之間的拿捏,除了導演的提點,演員本身還是很重要的,而在氣質方面,真的不是用演的可以演的出來的,出自本身的氣質才是最真實、最自然,也最能撼動人心的!

我同意秋風劍的話,劍萍其實是很可愛的,只是她有些搞笑片段實在是太冗長了,拖累了她的演出,而且,當初我也跟秋風劍一樣是為了看「小燕子」才看俠女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奇隆是這部戲的男主角,只是,我並沒有被無聊片段嚇跑,而且,看到後來,我的眼奡N只有若寒,再也沒有小燕子了。

我覺得若寒不是個愛哭的男生,而是外表成熟冷酷,心智卻還只是個大孩子,所以他在夢中夢到家被毀的那晚,夢到母親時,會哭成那樣,就好像他還只是那個七歲的林小龍!記得嗎?若寒和劍萍浪跡天涯時,他們決定不用武功賺錢,劍萍又把錢全給了一個可憐的小女孩,他們只好努力想要如何賺錢,那時劍萍不是問若寒有什麼生意是不用本錢的嗎?若寒想也沒想就說殺人,沒辦法,自從他被曹佑祥救了以後,他的生活中就只有不斷的接受任務去殺人,在日本學藝那段時間,雪子肯定把他的生活照顧的很好,但是,卻沒有人去照顧到他的心智,所以他遇到某些事時就十足是個大孩子,所以他才會什麼事都悶在心裡!

那場若寒在夕陽餘輝的戲,很唯美。很多時候,看著若寒,都仿若隨時會隨風消散,那種空靈的感覺,讓人看著心痛心憐。

當若寒歷盡艱難與折磨後,仍能笑得燦爛純真,我們由衷地為他高興和欣喜。他雖然有過消沈,有過悲哀,可他挺住了,走過來了,他是生活的強者,他贏了。

水若寒給我的感受,只能套用蕭十一郎的一句話來表述,「對於他,我只有憐惜和心疼!」看到他痛苦時,為他難過;看到他高興時,卻又不自禁地為他心酸。命運何苦給他如此多的折磨,有時寧願讓他作一個從未有過感情的純粹殺手。

雖然若寒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俊美,但讓我們不能自拔的卻是他的情,他的淒慘命運,他的善良(一個殺手卻如此善良,在這個世上是沒有他的位置的)。他總是要面對最無情的抉擇,身邊的人一個一個站到了他的對面,而他每次選擇的都是放棄自己的生命,說不清這是脆弱還是堅強…我永遠難以忘記他撲向劍萍劍尖時的表情,平靜的面孔下隱藏著無窮的決絕和痛苦,難以忘記他離世時的一抹微笑,他是那麼容易滿足的一個人啊,然而老天沒有給他一點點生機…

水若寒好像自家被燒那天起,生命就停止了。從此,命運操縱在收養自己的義父手裡。生為義父而生……沒有自己的思想……就像他自己說的,在遇見劍萍之前他根本沒有活過……只有遇見劍萍後才知道什麼是快樂………

若寒的那場非常有同感,奇隆的表演在那場戲中真是精彩極了,將若寒的痛苦和悲憤,以及昏迷中情不自禁流露出的稚氣展現得淋漓盡致。

《俠》劇中的若寒真的是把我吸引了。憂鬱,卻有一種說不出的魅力,好像可以穿透人的心臟,像一把鋥亮的鋼刀,讓人無法抗拒!

的確如此,書生殺手多的是,卻少有像若寒這麼動人的。俠劇的確有很多製作上的失誤,可是,因為有了若寒這個人物,卻成了我最喜歡的電視劇之一。

我就喜歡看他酷酷的、冷冷的、帶著憂鬱的眼神,它有一種非常特別的光采。我常常特意拿出《俠劇》就是為了專門定格欣賞若寒的這種眼神。

回品評《俠女闖天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