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點水:淺評吳的幾部戲劇(3)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山居
2003/09/07



關於《俠女闖天關》的人──水若寒



  總覺得他是一幅淡淡的水墨,從山迷水朦之中走來,惹不到一絲的塵埃,寥寥的幾筆,留下背後大片的潔白,一切就已經完美。

  其實三個網站中關於他的描述太多了,以至於有一種錯覺,像在看《蝴蝶夢》,或者說他更像是夏雪宜在《碧血劍》中的地位。但若評說吳在連續劇中塑造的一系列人物,少了他,便如《紅樓》中走失了林黛玉。便想從側面說一下。

  那一年,學校組織春遊,我們初一的百多人去上海市郊一個著名的古代園林。正趕上「清明時節雨紛紛」,園子裡空寂一片,同學們也大多躲進亭臺樓閣,水榭雨軒之中。

  獨我最愛這種「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樂得一個人四處溜達。越走越深,漸入竹林深處,忽然轉過一道高晼A猝不及防:天!竟是一大片櫻花林!

  癡癡走進林中,灰色的天空下密密的枝橫幹斜,靜靜的空氣中只聽到如粉般的細雨洗滌著一切。那一瞬間,抬眼,望不見天,只有漫天的花雨如漫天的蝶在飛舞;低頭,看不見地,只見厚厚的花毯如舞倦的蝶已折翅,空氣之中流淌著的是萬千的櫻花在低吟的生命絕唱。

  早知櫻花的易謝,置身花海才知盛華的生命在最怒放時的結束竟是如此的淒美傷人。

  怎麼可以這樣?上天怎可如此不公弄人!既然賜予他最無辜的美麗,為何又不讓他擁有這美麗?既然生命如此短暫,為何又讓人見到他無辜的美麗?

  站在櫻花雨中,腦海中只有兩句話:「花謝花飛飛滿天,花開易見落難尋……一朝春盡紅顔老,花落人亡兩不知。」那天,春雨打濕了我的髮,花雨卻打濕了我的心。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見到櫻花雨,以後我再也不想見到了。可是,10多年後,無意之中,在一個虛擬的人身上,竟再次見到了又一場櫻花雨!



回品評《俠女闖天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