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俠女》觀後感



作者:秋風劍
2002/09/10



  哈哈哈!我在經過連續將近30小時的奮鬥後,終於把俠女看完了,現在終於可以來和大家討論劇情了。

  一開始看,就意外的發現配樂實在是太棒了,每一首都是那麼淒美激盪,真沒想到這部片的音樂製作居然能有這種水準。

  或許是換了一種心情看吧,一開始我看到劍萍在耍寶,真是覺得很好玩,而且我發現,如果要比鬼靈精怪,那我真是要自嘆不如了,天!她的鬼點子實在是太多了,然後我期待已久的若寒就出現了。我不知道大家一開始看到若寒是不是就感到他被壓得喘不過氣的悲苦,我倒覺得還好,因為我覺得他和劍萍在一起,常會不自主的露出微笑,劍萍耍寶的時候,他笑得似乎很自然,好像從他見到劍萍的第一刻起,就無法再用冰把自己的心緊緊封住,好像劍萍總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讓他毫無招架的能力,我一直覺得,在雪子設計大家誤解若寒,讓劍萍險些傷心而死之前,整個氣氛似乎都滿快樂的。

  悲劇好像就從若寒被逼著殺劍萍開始發生,他開始非常痛苦,在兩難的矛盾下,他選擇死在劍萍手上,後來劍萍要為他療傷,他故意說一些責罵劍萍的話,讓我很感動的是,劍萍非但沒有暗自難過,只跟他說,你的心我都懂,還很歡喜的跟武媽說:「他是自以為一定活不長了才那樣說,那表示,他更喜歡我!」

  若寒的眼神,始終是帶著那深深的、無法擺脫的悲傷無奈,以及看不到未來的絕望。因為他總在明辨是非和報答義父的兩難間,那麼多天理不容的事,但他為了要報答曹佑祥,他卻不得不做,他本來是個本性善良的孩子,為了當殺手,他只得把自己的心和良知凍起來,但劍萍將他的冰溶解後,義父命令的事他還是不能不做,想死又沒死成,簡直不知該怎麼辦,所以我倒覺得,從他恢復記憶的那一刻起,雖然他好像很痛苦,成為天地不容的罪人,但他身上的一個枷鎖,也同時解開了,他終於能給自己一個理由,不必再聽命於曹佑祥做那些不仁不義的事,我覺得這是他重新復活的第一步。

  但是曹佑祥實在是太陰險狡詐,利用若寒的善良,讓他去冒險引開東洋殺手,自己卻趁機逃脫。我喜歡若寒和劍萍在一起的日子,雖然背負著滿身罪孽,但他終於可以做真正的自己,這是他復活的第二步。

  當然,他好不容易以為可以和劍萍成親時,又被曹佑祥陷害,Becky說即使曹佑祥要殺他,他也是默默承受,沒有怨恨、沒有掙扎,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覺得此時,因為愛,若寒已經變得好勇敢,他第一次真正發自內心、義正嚴詞、無所畏懼的反駁曹佑祥,而且他也已知道生命的美好,即使會活得很辛苦,他還是願意好好的活下去,卻又毫不畏懼曹佑祥對自己生命的威脅,面對死亡,他是那麼從容,而殺人不眨眼的變態大惡魔曹佑祥,竟也會被他的一番話給嚇到。若寒第一次那麼有主見的、堅定的、自信的對曹佑祥說話,我好喜歡,可是依然被殺了,我如果事先沒知道劇情,一定快哭了。

  當然,死過一次之後若寒就是真正的重生了,搶親時,他已是一個自信、從容、脫胎換骨的林小龍了,像飛將軍一般自天空飄然而降,身穿白袍,手持青竹,穿梭千軍萬馬間如入無人之境,落英紛飛!

  我好喜歡奇隆哭的樣子,不管在俠女或是蕭十一郎裡,他哭起來都那麼真情流露、那麼自然,每次都讓我好感動,幾乎會想和他一起哭的感覺。

  俠劇堶悸熒d笑有的實在很多餘,又很老套,我看起來一點都不覺得好笑,很多片段都只有小龍、小福、武媽、隱娘、劍萍,演了很多不相干沒必要的劇情,就是沒有若寒,實在很可惜,其實有很多地方,可以把若寒的情感和特質拍得更深刻些,但都只拍了一點點,實在很不過癮,也覺得可惜,很多地方,都快把我弄哭了,又跳成無聊的搞笑片段,看得我猛打呵欠,都快睡著了。

  還有個地方我有問題,他搶親時,為何一根竹枝硬伸到劍萍面前,這才停住,卻仍指著她的眉心,耍帥嗎?不太可能吧?之後他將劍萍點穴倒是可以理解,那是為了將她帶走,又怕她掙扎不肯走。

  啊!寫好累,下次再打。



回品評《俠女闖天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