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再逢君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tearheart
2004/02/06



  他彷彿一杯水般的純淨與脫俗,透明得沒有一點雜質,在如今的塵世中給了忙忙碌碌的我們一次難忘的心動,一份久違的心痛,一片恬靜的心境。

  這份透明中包容的是什麼?是忽隱忽現的兒時家邊的溪水嗎?是遠赴東瀛時腳下的浪花嗎?是劍萍劍刃上的淚珠一滴,還是山上小亭堛瑪B酒一杯?

  這份透明中化去的是什麼?是身世不明的苦悶嗎?是淪為殺手的無奈嗎?是陷入兩難的尷尬,還是不得解脫的痛苦?

  他以為自己可以用這份透明去騙過所有人的眼睛,包括他自己的心。

  他小心的維持著,也許無意之間渾濁了,但很快又會恢復他的透明。

  直到……他遇到了她。

  終於,她沉澱著他的生命、他的靈魂,將他苦苦化去的生命難以承受之重都從那份真正的透明中剝離出來。從杯口溢出時的那份輕鬆與自由讓他難以拒絕,然而杯底積澱的塵土卻又讓他不知何去何從。他接受著這種剝離的痛,卻又不得不時而攪起杯底的塵土,讓那份透明變得渾濁,再偷偷地享受重新沉澱後那短暫的一刻。他滿足了,他不奢求的。

  當命運的攪棒無情地給了他重重的一擊,杯堛漱藿底渾了,終於杯倒水傾。

  在碎片和泥沙中,透明的靈魂完整了,丟掉了最後的枷鎖,匯入心靈的透明中。

P.S:

  漂泊的人總有上路的時候,他的美雖然只是記憶中不連續的片斷,但已經值得旅人在路上去慢慢回味了。也許很久不能來拜訪「山居」,再來也許「檐上」早已「青青草」,但即使「遠」在異鄉,疲憊的時候,撫摸著腰間的那把「秋風劍」,抬頭看到的還是同一輪「月亮」,心中感悟的還是同一份「若水」的「純」靜。在分別之際,寫下上面的文字,聊慰我心,冒昧之處,敬請原諒。



回品評《俠女闖天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