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無法磨滅的——我也來回首看若寒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悠遊
2004/02/18



  手邊的事終於可以告一段落了,閒散一下心情回應小純的帖子。憑著記憶中無法抹滅的,找一段隨便寫寫,我也來回首看若寒。

******

  若寒走進了劍萍的房間,床上躺著的是了無生氣的陸劍萍,那個曾經活潑爛漫、天真無憂的快樂女孩,現在正緊閉著眼睛,她的生命正在流逝。

  若寒心中一痛,是我害了妳啊劍萍,累妳至此,叫我如何忍心,「妳說過我們要永遠在一起,…難道妳想先走嗎?」

  不值得的,我是個滿手血腥,滿身罪孽的殺手,妳的厄運全因我而起,為了我放棄生念,不值得的……

  劍萍,對不起,一直以來妳毫無心機以誠相待,妳又怎知我和師姐是奉義父之命特意來接近妳。負妳真心,雖非我所願,卻終究是我造成的。

  屋外霧色濃重,月兒似經不起寒意悄悄地躲了起來。有兩個人顧不得青階陰冷露濕衣衫,踮著腳屏息關注房內的動靜。武媽和朱玉龍在望著。

  不能說,義父救我性命,為我進入東廠,對我恩重如山,我又怎能背叛他?

  該死的人是我,如今面對著妳,我什麼也做不了,妳要放手嗎?那麼「如果妳死了……我很快就會來陪妳!」

  只是我罪有應得死不足惜,即使隨妳到了黃泉,也難還清妳的真情。而妳那麼美好的生命就此斷送,又讓窗外之人情何以堪。

  我……要怎樣才能喚醒妳?

  屋內一燈如豆,掩映得忽明忽暗,幽幽的笛聲響起,在這寂靜的夜晚,帶著滿腹心事,一腔歉意和難以盡訴的柔情,繞滿了整個屋子。

******

  這是哪裡啊?怎麼那麼黑?一陣風兒吹過,帶著我軟綿綿的身子輕輕飄起的,騰雲駕霧似的很舒服。好安靜啊,不願多想,就這樣閉著眼睛,讓風兒帶著我去天涯海角吧。

  一縷纖細的音樂在風中掠過,我的心兒一怔。等一下,這忽遠忽近的是什麼樂聲?

  停住身子,細細地聆聽這縹緲的聲音。哀哀怨怨,如訴如慕,是笛音嗎?唉,聽不清楚啊,我要更近一些才好。

  是笛聲,好熟悉的笛聲,淒迷幽遠似曾相識,只是好像又多了一點什麼,我的腳不由自主地開始循著笛聲飄來的方向移動著。

  曲調柔柔,一路行來開始有畫面和著樂聲閃現。

  綠柳似煙,男兒裝扮的少女初識了落難書生,心生憐惜邀他伴讀……

  月華如水,書生扳著小兄弟的手指授她吹笛……

  呵呵,我不禁莞爾,那女孩分明在害羞,只是太暗了,兩人的容貌看不太真切。帶緊腳步,急著奔向下一幅。

  細雪飛花,山道上女孩伴著書生踏青撫琴……

  桃紅輕點,指印相依兩心相繫……

  前面好像有燭光了,順著笛聲的方向我走進一間屋子。書生背對著我,那個背影清冷孤寂似乎有著無盡的痛楚,原來吹笛子的是他。床上有個女子躺著,我挪近到床邊想看清那個女子究竟是誰。

  啊!吃了一驚,怎麼她的容貌與我長的一般模樣,她……就是我嗎?那麼對著我吹笛的書生是……

  恍恍然我回頭望去,對上他悽楚的眼眸。一瞬間,往日的淺笑低吟、彈琴作畫、甜蜜嬌羞、依依惜別,百種滋味全部湧上心頭。

  若寒,他是……水若寒!

  一陣眩暈快要無法呼吸,那種虛脫的感覺又來了。我愣在那堙A怔怔地想著。

  他是那個與我有著婚約,卻對白姐姐始亂終棄的水若寒!

  那個分不清虛情假意,還是真心真意的水若寒!

  我該就此離去的,可我分明看到他在流淚,分明聽到他要生死相隨。我的心開始抽痛得厲害,但是他看起來好像更痛,那笛音訴盡了他的心事。

  也許……真的是我誤解了他?

  算了,心埵釣獄穧h牽掛,死了也不會上西天。我陸劍萍是個俠女,怎麼能誤解別人呢?

  又望了他一下,忍不住眼眶兒開始充淚。若寒,我回來了。



回品評《俠女闖天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