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劍萍與水若寒---真愛的含義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Therese O'Domhnaill
2004/08/17



  在大部份的古裝劇堙A男女之情往往是最難表達的,因為古代的男女關係跟現在的是大異其趣。因此,大多數導演都會集中於其他情節的描寫,比如:武術打鬥,正邪之戰等等。其實,大家也可以理解,古裝劇堻\多浪漫的情節都會被限制在那傳統的「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底下。

  但是,《俠女闖天關》卻超越了那個限制而又饒有趣味地保留在傳統的框框堙C看著薇薇的陸劍萍和吳奇隆的水若寒,讓我感覺到古詩人在運用他們豐富的想像力去描寫人與人之間最美的關係—-男女之情.

  愛閃爍在他們互相凝視的眼眸堙A一瞬間的眼神接觸即可喚醒彼此的感覺。劍萍,一個單純的女孩要開始學習如何去愛,漸漸地去領悟這份在她生命中與別人不同的愛,是一份跟她與父親或武媽截然不同的感情,這成長的過程中是艱辛,是痛苦,而且是無助的,陸劍萍要用本能去認知這份愛(薇薇就是能把這些微妙的內心感受不著痕跡地演活了)。也許劍萍從若寒那兒得到些幫助,原因若寒也是在不察覺的情況下愛上了劍萍,他倆同時墜進這個令人忘我的愛情世界內。

  對於劍萍,她只知道要跟他在一起,要看他的畫,要聽他的笛音。對於若寒,他只有在她的身邊才感到快樂,只有她的幽默才能讓他開懷大笑,只有跟她一起玩樂才感受到幸福,這些都是他前所未試的事情。在這時候,他們還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而他們只有停留在彼此的眼神內才能真正的看到對方。

  兩人初嘗愛戀的滋味,他們一起笑過,也一起哭過;也一起沐浴在幸福中,也一起飽受過煎熬。這些經歷都為著一個希望,就是彼此能夠愛著和擁有。可是,這代價是不少的,劍萍差點失去了父親,甚至自己的生命:若寒也為了不聽從義父的指使去傷害劍萍而情願死在她的劍下。有句老話說得一點不錯:「愛並非來去自如;得之,幸,失之,命也!」無論何時、何地,只要他們仍活著,他們都會留在對方心坎。

  終歸,劍萍跟若寒在一起了;至少在一段時間內,他們可以在一起並且互訴衷情。當愛情開花結果,當所愛的人守在身旁,劍萍回到了從前無憂無慮的日子。他倆就像一雙比翼相飛的鴿子,飛到尋常的百姓家,過著普通夫妻那種簡單而別具意義的生活。在他們的旅途中,劍萍把若寒真實的一面展露出來,讓若寒找到真正活著的感覺。

  我永遠也忘不了那感人的一幕—-他們為一名初生嬰兒接生,及後還收養了那名嬰兒,他們的生活就像一對恩愛夫妻剛有了頭胎的孩兒。尤其是當若寒到海邊工作,劍萍抱著孩子等若寒回來吃飯的情景,是一幅何等美麗的圖畫啊!原來幸福是這樣簡單:就在他們甜蜜的笑容堙A在他們默默的凝視中。在那一刻,我體味到什麼是「真愛的含義」,薇薇和吳奇隆真切地把劇中人那段摯誠的感情呈現了出來。

  也許有好幾次,文字已不足以表達他們內心的感受。就像婚禮一幕,劍萍那份錐心的痛不能領她進入那個本應令人喜悅的場合,卻反而帶著她投去與所愛的人的回憶堙C成長難,相愛更難,尋到「真愛」更是難上加難,這份「真愛」只會在一生中出現一次而已!一個人究竟要多少忍耐才能把心埋葬,才能重新的接納自己?對於一個十八歲的女孩來說,要應付和面對這刹那間的改變是多麼殘酷的事?如果若寒從沒出現,劍萍會永遠是老樣子嗎?新娘轎中的她,已把自己封閉起來,她的眼中再沒有淚水了。意想不到的是,當若寒從天而降,當最愛的人就在眼前,當兩人相互對望的一刻,他們的眼睛彷彿滲入了對方的心,他們的思想也是一致共通的。

  周圍的玫瑰花瓣都為他們飛舞,他們眼堣v容不下任何人了,即使許多侍衛向著若寒攻擊,他只是一邊反擊,一邊的向前走,而眼睛卻一刻也沒離開過她。當若寒走到劍萍的跟前,她的防線完全崩潰,她那冰封的心也完全融化了,淚水充塞她的眼睛,一滴一滴的直淌下來。劍萍壓抑不了她的情感,雖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但我卻很清楚聽到她心堛漕g呼:「這是我真心愛的人,這人就在我的面前。」這是一場戲嗎?我的心堣ㄧT懷疑地問。如果那是一埸戲,這是我所看過的最好的戲。此刻,我還能再說什麼呢?也許文字已不足以描寫它給我的震憾!

  謝謝!感謝讓我看見與感覺到那非凡的情感。愛是簡單同時也是複雜的,那真是充滿了矛盾,就讓這一切只剩下「真愛」吧!現在我懂得那是什麼,也懂得如何感受它了!也明白為什麼人的生命比一切都寶貴—-我們都有一顆愛的心。原來神把心給了我們,就是為了這特殊的用途啊!



回品評《俠女闖天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