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看《俠女》雜感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曉寒
2004/11/06



  本來想寫篇美文的,可感覺很亂很雜,加上文筆笨拙,終不能成文,湊一篇雜感,談談自己重看《俠女》的感受。

  這次重看《俠女》,很多舊的感覺和感慨如潮水般湧來,一點也沒有因為時間而減弱。另外也看到了刪剪的以前沒有看過的片段和情節,所以又有了許多新的感受,但卻零零散散,只能將點點滴滴拼湊起來。

一、雪子

  這次重看《俠女》,對雪子的很多臺詞非常感興趣。

  記得第一次看《俠女》時,真的覺得若寒對雪子實在很絕情。下面一段我第一次看的時候真的很為雪子感動,當時雪子邊說邊流淚,且語調悲戚至極,讓我真切的感受到她愛若寒的刻骨銘心。可是若寒從頭到尾都非常冷然,甚至可以說冷酷,讓我覺得若寒可能真有點喜新厭舊。雪子和他畢竟是師姐弟,可若寒對雪子從來沒有師姐弟該有的親密和情誼。

∼∼∼∼∼∼
  雪子:「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愛上她(劍萍)了?為什麼一到中原你就變了?你變得冷血冷脈,冷心冷面!」
  若寒:「人總是會變的。」
  雪子:「可是以前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你不是這樣子的。我們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接受最嚴酷的訓練。傷痕累累的時候,我們一起療傷,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們互相安慰。你說你想家,想回中原,我就唱中原的民謠給你聽。」
  若寒:「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什麼都不要再想了。」
  雪子:「可是我能不去再想嗎?我每天閉上眼睛,腦子堨是你的影子,我就像是被人用刀,用力的把你的影象刻在腦海堙C我也很痛苦啊!你知道嗎?」
  若寒:「師姐,我知道你對我好,也知道你疼我,可是從小到大我一直把你當姐姐一樣看待。」
  雪子:「你騙我!你根本就知道,我始終都把你當成廝守的對象。你又不是傻子,你怎麼會不知道呢?你告訴我,我怎麼樣才能讓你回心轉意,變成你喜歡的樣子?為了你,我什麼都可以改變!」
  若寒:「我不要你為我作任何改變,你做回你自己吧!」
∼∼∼∼∼∼

  現在當然知道若寒當時是故意對雪子這樣冷淡的,殺手的生涯讓他心冷透,從此故意冰封自己的感情,同時他又怕傷害雪子。可是20集的版本將若寒受傷後與雪子那一段表白的話給刪了,真是萬不該刪的一段啊!

  另一方面,從雪子的很多話堙A可以想像出很多他們當時一起學藝時的情景,比如雪子逼若寒吃解藥時說:「難道你忘了,那時我們一起吃糖葫蘆,你一口我一口;還有你受重傷的時候,也是我親自喂你藥,這些你都想不起來了嗎?」多麼有畫面感的語言!!還有,雪子為劍萍擋了一掌,故意在若寒面前裝腔作勢,若寒說:「義父說過現在不能讓陸劍萍死,所以當時不是我擋就是你擋,這也是我們當時受訓的一部分。」從這堨i以想像他們當初的訓練有多殘酷和驚險!我覺得這些都可以作為《若寒前傳》的很好的素材,小草可以考慮一下哦!^_^



二、新的「痛」感

  因為看了很多遍《寒影萍蹤》和電視小說,再加上20集版本情節剪得一塌糊塗,所以以前一直只對後半段情節非常有感覺。可是這次重看《俠女》,發現若寒從對劍萍動心,到後來身份被揭穿,這當中一段同樣讓我看得心神痛碎。

  在若寒打算幫劍萍劫法場救陸鼎文之前,雪子對若寒說:「你明明知道不可以愛陸劍萍,卻還是對她動心,要付出什麼代價,你自己清楚。」其實若寒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可能的下場。想起羽泉的一首歌:「我像一隻飛蛾拼了命的往那火堶腹A最終看不到有誰為我落淚,一往情深粉身碎骨其實都已無所謂,有誰願品嘗化成灰的美。」這時候的若寒真的就像一隻撲火的飛蛾,他不可能背叛義父,可劍萍一開始便是與曹佑祥對立,所以這段感情幾乎一開始就註定是個悲劇。他其實那個時候心中已經暗暗知道了自己會付出怎樣的代價,可是他情不自禁,他決定賭一次,因為「有夢想好過沒有夢想」,然而賭注便是他自己的生命。

  最讓我感到心酸的便是陸鼎文確認若寒是劍萍的指腹為婚的未婚夫,他坐在劍萍身後對劍萍說:「如果他(二皇子)真的有朱玉龍那麼好你會選誰?」「如果我是你,我會選他。」若寒從來就是輕視自己的,他懷有深深的自卑,覺得自己不如朱玉龍,配不上劍萍。可是為了愛劍萍,他違背了自己作為一個殺手不動心牽情的原則,打開了心中所有的冰封,傾其所有心血,甚至克服了自己深深的自卑,決心盡自己所能給劍萍幸福。

  可結果呢?因為雪子的詭計,他在一夜之間變成了對女人始亂終棄的負心漢、賤男人。所有人,朱玉龍、武媽、小福、小龍都對他鄙夷痛恨。這些還不是最令他傷心的,劍萍也開始懷疑他,面對劍萍的質問,若寒退無可退,「你的問題我無法回答你,但是我要告訴你,不管我瞞了你多少事,我對你的感情都是真的!」——嘔心瀝血的真心話,可是劍萍不相信他,傷心欲絕地在雨中狂奔而去。

  看到若寒從雪子的傘下走出,冬夜冰冷刺骨的雨水傾盆而下,澆在若寒身上,可是若寒彷彿一點感覺都沒有,木然的在暴雨中躑躅而行,於是我苦忍了許久的淚,終於在黑暗中無聲墜落。

  接下來劍萍病了,快要死了。若寒絕望至極,他握著昏迷中的劍萍的手說:「如果你死了,我很快就會來陪你。」他說的是真的,我相信如果劍萍真的死了,若寒一定會馬上追隨她而去的。他還沒來得及給最愛的人幸福,現在卻要害死她。還好,劍萍在若寒的笛聲和淚水中甦醒,原諒了他。可就在幸福唾手可得時,若寒卻選擇了默默離開。在路上,他遇到雪子,雪子警告他不要逃婚,若寒回答說:「我寧願她恨我一輩子,我也不願再害她。」他寧可忍受以後一輩子默默忍受錐心的相思之痛和孤獨的煎熬,也不願意再拖累劍萍,因為他終於明白,龍配龍,鳳配鳳,作為一個滿手血腥的殺手,是永遠無法和劍萍在一起的。

  再後來若寒的身份被揭穿,便是「葬心」那一段,我故意關了聲音,只看若寒的眼神,覺得flying寫得真好,把若寒那種什麼都無法解釋還要被迫說一些違心的話的那種心痛到滴血心情描寫得淋漓盡致。

  接下來的情節更加悲慘,若寒被逼著殺死劍萍。

  若寒問雪子:「殺手的宿命是什麼?」

  雪子:「殺人!」

  若寒:「還有呢?」

  雪子:「被殺!當然你不會被殺。」

  若寒:「我當然不會『故意』被殺。」

  雪子:「你不會被殺的,因為陸劍萍武功不如你,武媽也不會來幫她。」

  若寒:「何以見得?」

  看到若寒那不以為然的神情,我忽然意識到其實這個時候他心中已經想好了如何結束這進退兩難的境地——一個唯一的辦法。



三、遐想

  這次看到了幾段以前沒有看過的對話或沒注意到的情節,覺得很有意思,也產生了很多遐想。

  情節一:玉龍問劍萍,如果你當初知道我就是二皇子,還會逃婚嗎?劍萍說,我會好好和你談一次,告訴你我不可能做一個賢淑的皇子妃,我只是一個野丫頭,問你會不會願意娶我。玉龍很激動的說,我就是喜歡野丫頭。劍萍說,那我會嫁給你。

  疑問:劍萍說的是真心話嗎?她到底是什麼時候愛上若寒的?照她這樣說,若寒在陸府伴讀的那段日子堙A劍萍還沒有真正愛上若寒?可是「月下授笛」的情愫暗生,還有山間攜手同遊, 溪畔談心,花下撫琴……就算劍萍那時真的還不懂這就是男女情愛,可她還能心中裝著若寒而嫁給二皇子嗎?

  情節二:玉龍知道了若寒傷勢沉重,告訴劍萍若寒已時日無多。然後問劍萍他可以救若寒:「如果我幫你求藥,你會答應嫁給我嗎?否則水若寒絕對活不過半年。」劍萍說:「只要若寒活著,就有希望,我會嫁給你。」

  疑問:劍萍真的會為了救若寒而嫁給朱玉龍嗎?如果真是這樣,若寒會同意嗎?

  嘿嘿,我好像挺無聊,其實只是好奇。大家覺得呢?可以談談各自的想法。^_^



四、遺憾

  我買的是東方影視網上的31集精裝版。可是覺得還是有刪剪,一開始不肯定,看到若寒撲向劍萍劍尖那場戲時,明明記得有一個鏡頭是血不斷從若寒身後露出的劍上滴下來。因為當時看時覺得很有含義,劍的這頭是劍萍的眼淚,那頭是若寒的鮮血,那種心酸讓我記憶深刻。可是這堶探N沒有這個鏡頭了。後來看到兩人浪跡天涯這一段,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因為記得有看過完整版的朋友說過若寒和劍萍浪跡天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救了一個欲上吊尋死的人(是秋香還是秋香的「男朋友」就不記得了:),這才有了後面勇闖妓院的經歷。可是在這個版本堛蔣絕N跳到了兩人打算去妓院,給人感覺沒頭沒腦的。



回品評《俠女闖天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