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寒,一個謎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冰靈
2005/03/11



  有時候烏雲的到來沒有任何前兆,突然之間就來了。

  整個天空一片黯淡,黑壓壓的東西不斷堆積著,很沉,很重。

  心情偶爾也會如此,壓抑與煩悶會在想事情的時候突襲。

  ——戴上耳機,若寒的笛聲傳出——這幾個星期來,我多次重複這樣的動作。每當情緒低落的時候,思路就會條件反射般地把我引到了那段樂曲、那個人。音符跳躍,輕拍著我的耳膜。

  很奇妙的感覺,心頭的烏雲像被撕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然後,如同附著在衣服上的小塵粒一樣,隨著抖動而統統散落下去。

  如釋重負,紊亂回歸有序。明淨,平靜。

  天哪!我該用什麼樣的詞彙來形容那笛聲,謎一般地神奇動聽,謎一般地迷人。

  終於看到渴求已久的《俠女闖天關》,終於看到一個較為完整的水若寒。感覺告訴我,一切都在以大於0的加速度馳向濃烈,不論是對那段先前已聽過無數遍的旋律,還是對水若寒,或是吳奇隆。

  所在的城市,天氣一直沒有好過。我想,如果這段時間沒有了若寒的「陪伴」,我心情的低谷期也許也會這樣持續下去。

  像饑渴的人舔到水的清涼?我不禁一笑。沒那麼誇張,其實很多東西都是可有可無的,只不過他于我如同營養液,給了我一種別樣的踏實與充實,心中的某塊土壤不再貧瘠。

  久違了,這種感覺。嗯,不,更確切地說,這種感覺是我頭一回遭遇。

  燕逍遙、水若寒,都輕而易舉地波動我心靈深處的某根弦,也許振動的頻率是相近的,可方式卻截然不同。

  他們,同樣都是把很多東西埋藏在心堙A同樣都是給人一種無法擺脫的沉甸甸的感覺。然而對於燕逍遙,我總是百般好奇地試圖去剖析他;可對於水若寒,明知一個微笑一滴淚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東西,卻總不忍也不願去挖掘堶悸漯F西。一種莫名的惰性隱約告訴著我:就這麼合著笛聲欣賞吧,靜靜地欣賞,什麼都別多想,只管陪著他微笑,陪著他流淚。真是一個謎,而這也是這個獨特之謎的一部分啊——讓人狠不下心去解讀它。怕看到傷口,怕看到被現實不停風化著的心。儘管我知道,那上面還殘存著不少暖人的綠意,但就是這樣更讓人不忍去接觸啊。

  其實,我也明白,若寒比任何人所想像的要更加堅強。

  燕逍遙、水若寒,兩個人,也許一個更多的是天性使然,另一個則是客觀因素起了更大的作用。

  有時候甚至會希望水若寒一直沉默下去,因為很多臺詞本身並無出彩之處,更因為眼睛會說話,它總是傳達了更多的信息。

  就只希望這麼看著他。

  更何況,看著水若寒,我像是生平第一次知道吳奇隆。

  其實,水若寒,讓吳奇隆在我心中也成了一個謎啊。

  當一次又一次看到他吹笛的時候;當看到在蘆葦叢中他以一敵眾的時候;當看到他離開劍萍家後獨自走在山水之間的時候——滿滿的激動挑得我想掉淚。

  原來,他身上維繫著我的一個夢。一個超越現實的關於浪漫與唯美的夢,一個只有女孩才會做的夢。

  從小我就鍾情於武俠片,我像是奮力地從中找尋著某種夢幻般的感覺和意境。也許是一種,也許是一種空靈,我不知道。語言在朦朧面前總是那麼匱乏無力。我只知道,我要找的東西,在若寒身上找到了,他就是我夢堣~會出現的人物。

  那麼,吳奇隆,給了我做下一個夢的期待。



回品評《俠女闖天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