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點水:淺評吳的幾部戲劇(5)
關於《追夢》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山居
2003/09/11



  中秋節快樂!

  首先註明:剛剛從網上商城收到《我心不死》的碟片,晚飯時又喝了點葡萄酒,飯後略帶幾分醉意一邊看碟片,一邊發表關於吳另一部戲的感想,難免有些詞不達意。所以,有什謬誤,過了一小時酒醒以後,本人概不負責。

  以下是關於《追夢》的一點淺見,望諸位指教。



1關於前因

  這部戲是在成為奇迷以後才看的,在看以前,從「百網」上看了不少內容簡介,覺得這部戲好像是帶有吳的半自傳的意味。平生第一次想知道一個藝人幕後的日常生活狀態,說話的語氣,動作的習慣……,但又不想看太多娛樂新聞,總覺得被無孔不入的記者糾纏的藝人很可憐,連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會被弄的「山雨欲來風滿樓」,覺得不想打擾吳的私人空間。所以,從網上訂購了一套VCD碟片,想通過這種方式,達到我的目的又不打擾他人。



2關於配音

  好像是採用同期錄音方式。這一點我十分不欣賞:

  A.影響聽台詞,往往演員的聲音被風聲、腳步聲、桌椅聲等背景聲音掩蓋過去了,聽不太清楚。

  B.對演員要求相應提高,很多演員功力不够,往往在注意到了面部表情、肢體動作、場景走位……以後無法兼顧到言語的感情充沛與否。

  C.吳、岳和蘇是台灣人,在大陸觀眾聽來不可避免的帶有台灣口音,在和其他大陸演員配對手戲時有些奇怪,也和他們在片中的身份:多年以前從農村來到上海的移民上海人不相符合。



3關於風格

  這兩年,大陸拍了不少偶像劇,雖然只看了不完整的3部,但從各種介紹上發現風格大致相同。

A.領銜主演是當紅偶像明星

  演技要求不是太高,但長的一定要漂亮,否則就不叫「偶像」劇了,估計超過50%的觀眾就是來看俊男靚女的。

  毫無疑問,《追夢》的男女主演都是足够年輕貌美的,而明顯的代表就是片中的女主角,蘇是以歌手身份演戲的,雖然够美,但是演技比較弱一點,更加符合這個標準。蘇的表演比較拘謹,有時很明顯是在念台詞,往往需要對手的帶動才能順利發揮,但也能算中規中矩,非專業演員能達到如此水平不錯了。

B.戲裡贊助商一大堆,甚至有些影響劇情。

  在偶像劇裡,往往所有人無論有錢沒錢,舉著同一個牌子的手機,從不用公共電話亭;無論男女老幼,穿同一個名牌服飾,一點也不知勤儉持家;無論家堣膝q,所有人只喝同一種飲料,口味驚人的一致……實在舉不勝舉。

  《追夢》也不能免俗,背景中到處是廣告牌、廣告海報,有好些情節完全是爲了某一贊助商而拍的,與主體情節實在關係不大。覺得最好笑的一個是那個照相機,等於廣告從頭放到尾,總有10多集。另一個就是華笙餐廳了,以前去過好幾次都沒什麽感覺,在戲堿搢茷o覺得怪的很,總想發笑。總算這些品牌本來的形象就不錯,所以也就無傷大雅,付諸一笑。

C.偶像劇情節往往戲劇衝突不是太激烈:

  就是男人為事業拚搏,女人在背後無怨無悔的支持,最後苦盡甘來,事業成功,愛情美滿,家庭和睦。

  由於我買碟片完全是爲了吳,所以看戲時就只注意他這條情節主線,關於他的厨師朋友(好像叫孫本立)那條線就常常快進。對情節根本就搞不太清,但是完全不擔心,肯定會是喜劇的結局。果然,到最後吳成爲演藝界大明星(事業成功),與蘇感情穩定到了談婚論嫁(愛情美滿),與父親和好,並且準備回父親的公司,應該會在父親退休後接手家族生意(家庭和睦)。不過,戲裡邵母的車禍稍稍出乎一點意料,算是有了一點悲歡離合,跌宕起伏,這一點值得表揚。

D.所有偶像劇都風景優美,可以媲美城市風光介紹片。

  《追夢》另一個值得表揚的地方是替上海作了不少風景廣告。上海幾個著名景點:東方明珠塔和金茂大厦的陸家嘴金融區、淮海路、外灘萬國建築博物館、人民廣場及上海博物館風景區、新天地石庫門、以及個人最欣賞的舊上海花園洋房等等。(吳租的住所居然是花園洋房,那可是上海的文物,只能小心保養,不能翻新的,所以才舊,舊的值錢。那房東才收他1200元/月房租,太幸福了!如果租給我多好,我來做二房東,肯定狠狠賺上一筆。)稍微遺憾,上海郊區有幾個相當好的古代園林未能入戲,哎!吳、蘇二人爲何不去那裡春遊一番?其實,作爲上海人,這些地方去過很多次,相當熟悉,但就是覺得沒有電視裡看來那麽迤儷。(可能與現場人太多有關)



4 關於吳的表演

  相對而言,在整部戲裡,吳的表演相對其他人要自然的多,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極爲放鬆,讓人有「身邊生活」的錯覺。在戲劇表演上,應該說吳是自學出身,沒有受「學院派」風格影響,雖然在早期比較吃虧,但在表現與自己類似角色時就很舒服。按網友「FEI」的說法就是發揮了演員的個人魅力。(典型代表早期馬龍.白蘭度,近期的布魯斯.威利斯)

  「放鬆」是我對整部戲中吳的感覺。

  從「百網」瞭解到,生活中的吳就是這種比較活潑、愛開玩笑的性格。半自傳的戲這個特殊背景也需要吳用生活狀態來表現「邵彬」這個人物。雖然我對吳的表演不是故意偏袒(我的工作要求我看任何事物都不能帶感情色彩)。但我仍然認爲在整部戲中吳屬於演的最好的一個。

  個人認爲,吳在20集中最好的一個鏡頭是邵母死後,邵想要去太平間看母親,在走廊中放聲痛哭之後站起身推開父親想要奔進太平間,踉踉蹌蹌的扶晹茼獢A終於支持不住,再次跌倒在地。整個鏡頭全部從走廊遠端用長鏡頭推進,1分多鍾完全是拍攝的吳的背影。誇耀演員的演技時常說「能够用背影演戲」,撇開整部戲的品質不說,單從這個1分多鐘的鏡頭,吳完全可以納入演技派了。

  葡萄酒的後勁開始上來了,有點思路混亂了,暫時擱筆,轉頭專心看《我心不死》吧!上次是在電影院看的,隔了好幾年,重新溫習一下也好。



補充說明:

關於大陸「偶像」劇的第五個特點:

  客串明星多,拍一兩個鏡頭,在戲裡露一下臉,捧捧場。

  我對娛樂明星一向所知不多,又是經常認錯人的。《追夢》中我只認出了一個:接近片尾幾集中,大家都勸邵彬與父親和好,搬回家裡住。邵覺得很矛盾,半夜走到街心花園散步。此時,花園小徑遠端走來一對手挽手的父子。5、6歲的兒子奶聲奶氣的叫:「爸爸,我要吃冰淇淋。」(大致意思如此,具體言語記不清了。)然後父親低頭憐愛的回答:「好,爸爸給你買。」和睦的父子兩漸行漸遠,邵在兩人背後一臉羡慕,癡癡的盯著兩人的背影。

  我一看不禁大笑:那不是阿彥和他兒子嗎!(註:阿彥是上海著名的音樂節目主持人,絕對的老資格了,近一兩年已轉向幕後爲主了,曾在節目中見過他和兒子一起出場,想不到這次又見到父子兩人一起露面。)



回品評《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