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責評論6---系列名捕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山居
2004/01/19



  這兩天東方影視頻道每晚在放《四大名捕》,就是那個韓國人叫車什麼來著的主演的。(SORRY,沒上心,把人家名字給忘了,就記得姓車。虧得車這個姓比較少見,才有點印象,否則連姓氏都記不清了。)

  因為《名捕震關東》的緣故,就想看一下這部和《震關東》唱對台的戲品質如何,究竟孰優孰劣。

  心堥銋篧鵅m名捕震關東》信心不大,畢竟拍的一般。心想十之八九《四大》的品質要好於《震關東》。因為聽說《〈四大》的時代背景、角色設定和原著保持基本一致,至少沒讓無情像《震關東》中一樣邁著雙腿的四處亂晃悠。

  結果,一看之下汗毛倒豎,再看一下便欲嘔吐。

  山居打開電視時這部戲已經放了幾集了,並非開頭。只見電視中3男1女在爭執著怎麼讓一個叫「黑蝴蝶」的女飛賊給逃了。開口閉口怎麼聽都是一群21世紀的新人類在交談,完全沒有古人的腔調,讓山居聽的彆扭萬分。正在心下嘀咕,這是部什麼戲啊,怎麼宋人居然講起現代話了。居然連「研究」這種詞語的都出來了,是不是還要召開班組研討會啊?那就更新潮了。《震關東》一戲至少各位角色說話時還有那麼一點的古腔古調,注意到了演的是一部古裝戲。《四大》的編劇怎麼搞的,語言定位居然時空錯亂,成心的嗎?想要製造喜劇效果?請恕山居無法欣賞。

  想不到的事情來了,哪些個古裝新人類說了幾句與事無補的廢話後,只聽一人招呼道:「追命,走了。」幾人便轉身離去。此時,只見那個油頭粉面、濃妝豔抹、衣冠楚楚,怎麼看都是20來歲,與原著角色天壤有別的追命刷的一下衝到鏡頭前面,揮動飄飄大袖,扭起他的「楊柳小蠻腰」,居然來了一段風姿綽約的現代舞。舞罷之後,最可怕的是居然還回眸一笑,這才隨著眾人的身後而去了。

  他自顧自又舞又笑的,卻把銀屏前的山居給嚇的夠戧,全身上下所有的毛髮立即噌的一聲在0.1秒之內全部豎起,與皮膚保持90度夾角,忙不迭的換頻道。好一會才三魂七魄歸竅,摸摸胸口,還好,心臟還在跳動。

  天哪,這是什麼戲啊?居然有個跳現代舞的變態少年追命在賣笑,還讓不讓山居活啊?!

  期望值一下降到冰點以下!

  過了兩天,轉念又想,評判一部戲不能只靠三五分鐘的印象,應該多看看才比較客觀公正。或許,山居那天看的正好是最「精彩」的部分,其他大部分都比較正常呢?

  於是,到了晚上再次打開電視耐心觀看《四大》。因為看的沒頭沒尾、斷斷續續的,所以對劇情也就不注意了。只注意了一下背景,發現與《震關東》差不多檔次,基本上沒看到像樣的外景,(是由於看的時間短?)幾個主要建築物明顯有重複現象,一條「熱鬧的東京(開封)相國寺大街」小的可憐,一看就是臨時搭起來的……

  關於武戲部分,就看見幾個人不知為何在打架,打的腰腿有氣無力、背景飛沙走石、特效(其實應該叫特笑)到處亂飛,又是背上冒煙、又是手底放光的,直看的山居想睡覺。

  這也就罷了,電視劇嘛,投資小,不能指望武戲的場面如何精彩,《震關東》不少武打戲(當然不包括吳的部分)也是這樣的,彼此彼此。

  誰知過了一會兒,那個變態追命又冒出來了。這次更偉大,不知為何(前幾集沒看到)追命腦子壞掉了,追著他的小師妹直叫「娘」,就像回到幼兒時代。這位幼兒追命先生就這樣拖著他的師妹「娘」逛街去也,一會兒撒嬌「娘,我要吃糖葫蘆。」一會兒又吵著鬧著「娘,我要上大飯店。」(宋代時有叫飯店的嗎?好像應該叫飯館一類的吧?他怎麼不乾脆叫餐廳算了。)……鬧的整條街不得安生。

  這位幼兒追命先生一路逛街,光顧了不知多少攤頭,一路蹦蹦跳跳,嘻嘻哈哈。他開心了,卻讓銀屏前一直強忍著看下來的山居覺得胃堛滷葍漲乎有抗議造反的意向。

  天啊,這部戲的編劇也太偉大了吧,不單讓追命跳現代舞,居然還能編出這麼胡扯的情節來虐待這個角色。可憐的追命,在原著中山居還是很欣賞的,這下子,形象算是徹底玩完了。

  以前相對而言看武俠小說多一點,金庸、古龍、梁羽生、溫瑞安……幾位大家的作品山居基本上都看過。基本上看武俠的戲比較的少,看也是以電影為主,極少看連續劇。前一段時間,接連看了《蕭十一郎》、《俠女闖天關》、《名捕震關東》,已經覺得一蟹不如一蟹。想不到《四大名捕》居然也是一丘之貉,古不古、今不今,武不成(武打場面)、文不就(故事情節)的。難怪山居自己覺得只能算中上水平的《蕭十一郎》會好評如雲,看來,山居以前對武俠連續劇瞭解太少了,不是《蕭》絕對分值高,而是武俠連續劇普遍水平差,所以《蕭》的相對分值就高了。

  不過,總算有一點比較幸運的,那就是看了《四大》以後,對《震關東》的評價標準立刻下降一倍,覺得《震關東》還行,沒以前感覺的那麼差了。如果雙方同時播出,估計也就是半斤八兩,大哥別說二哥的局面,不必太為《震關東》這部戲擔心收視率了。

  以上所言,純屬個人主觀印象,並非有意誹謗,山居概不負責。有喜歡《四大》或追命這個演員(也不知叫什麼名字,被編劇、導演這麼折騰,也真夠可憐的。)的諸位,莫怪莫怪!



回品評《名捕震關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