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震關東》觀後雜感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玉樓春
2004/03/25



  上週五收到了《少冒》和《名捕》,這幾日匆匆看來,又因恰逢不適,無法上網,倒也樂得躺在床上看碟,竟因了NICKY而神清氣爽了起來,只是滿眼都是無情、伊藤和小衛,日夜顛倒,心神俱傷,而又有滿腹感慨不吐不快,只是思緒混亂,有前言不搭後語,或前後矛盾之處,望各位念在同道,敬請見諒。

  (一)《名捕》已全部看完,而且關於無情與伊藤的部分已看過第二遍。之所以看得這麼快,是因為其餘人的戲,自冷血讓雅風給公主下跪起,實在令我忍無可忍,便一概使用快進,不過字幕卻也看清,所以整個故事還是盡在掌握。

  我沒有看過原著,無從比較,僅就電視劇本身談一談。其實他們浪費了一個原本不錯的題材,但就無情與伊藤這條線而言,本是一個可以大放異彩的故事,而如今僅由於NICKY相對還算出色的演繹,也只做到使人眼前一亮而已,實在令人惋惜。

  (二)劇名首先不符合,相信看過的朋友會有同感,不知這「震關東」三字從何而來,難道僅靠篇頭旁白和偶爾臺詞中提一下就可以了嗎?其次劇情枝節過多,雜而無章,竊以為鐵手,追命所破的「泥鰍案」(拜託,別再使用這個名字了,實在讓人無法忍受,哪怕下次叫「青蛙」呢。)及上官瑤紅、藍小月等均應剔除,劇名雖為《四大名捕》,也不可能四人均為重點,其實劇中還是以冷血、無情為主,而鐵手、追命的戲份應分散在前二人的故事中即可,不應再另生枝節,這樣既能保證後二人戲份,也可使故事更加緊湊引人。而現在的情形是,每個人都有故事,但每個人的故事都講得匆匆忙忙,沒有深入,能夠吸引人注意的伊藤與無情的故事讓人看來不夠盡興,而無聊的故事又讓人忍無可忍。

  (三)人物形象不夠豐滿,性格前後矛盾,不統一。在無情身上,這一點也有所表現。有時十分冷靜機敏,有時又冒失衝動,所以總覺得把握不住這個人物的脈絡,換言之,我不能一語以概無情的性格特徵。其實無情這個人物應把握在「名雖無情實有情」這一基本點上,在他與雅風,與伊藤,與師父,與其他師兄弟姐妹的情上重下筆墨,而現在都只是點到即止,泛泛帶過而已。倒是伊藤,性格十分鮮明獨特,雖稍嫌單調呆板,總是由於沒有深入下去,其實他帶雅風離開前的與無情的最後一場對手戲,眼神已發生很大的變化,可惜又是匆匆而過。

  (四)拜託編導們,不要像玉樓春這樣懶惰,多在劇本、臺詞上下功夫,集體的力量應比個人大才對,怎麼反而不如呢?我最怕看幾位女俠在一起談論感情的問題,有的話即便在現代劇中都嫌過分,何況大家演繹的是古人呢?也不要總拿糖葫蘆、失憶等等老套的橋段來糊弄觀眾,也對不起自己的一番辛苦。還有這個劇一定令綢緞莊、人造花商發財了,每間房屋都使用那麼多的簷圍、桌圍、椅套等等,及隨處可見的出於一人之手的匾額,生怕大家發現其實總共就那麼兩三間屋,而可以與眾人隨身而走的蝶谷和隨處可見的假花假樹假桃,以及樹林中的雞群,雅風的配音演員配了至少不下四,五個角色,實在讓我無話可說。

  (五)儘管有以上諸多不滿,我還是要說NICKY並沒那麼令我失望,身手矯健自不必說,但就無情與伊藤的對手戲而言,實在是很吸引我的,二人的對打戲十分精彩,幾乎毫無破綻,NICKY實在是辛苦了。(不過我這個電腦白癡,雖經玉先生百般解釋,無奈說者嘴笨,聽者腦笨,最終也不懂這些鏡頭是如何合成的。)造型上無情除了正側面的特寫和中遠距離的全身形象不令人滿意外,正面,半側面特寫及半身形象都還是不錯的。正側面的形象不好主要是由於沒有留額發,NICKY的額頭就會相對他的鼻子顯得過於短促,(而衛斯理的造型則由於頭髮是直立的,相對就將額頭加寬了,感覺就要好一些。)而全身的造型由於服裝質料過於硬挺,不夠飄逸,顯得NICKY比較「墩實」,不夠挺拔。

  表演上由於劇情安排流於表面,表演自然也就傾向於表面化。比如師兄弟姐妹間的情誼,基本上都是用嘴在說的,沒有更多的在情節中加以體現。無情與雅風的感情戲也是,比較單調,缺乏變化,只有個別鏡頭還不錯,(對我印象最深的是無情用木偶戲逗雅風的一場,十分溫馨感人,可惜虎頭蛇尾,到二人依偎在一起時的特寫鏡頭,看著NICKY臉上忽然擠出的笑容,我彷彿聽到場外導演在大喊:「無情,多笑一點,做幸福狀。」實在讓我感覺不太舒服。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二人最後站在心形燭火中的一幕。)

  再說伊藤,確實是劇中最大的亮點,(連對無情造型表示強烈不滿的玉先生,都說NICKY可以多演點兒這樣的角色。)這是一個完全不同於NICKY以往角色的全新形象,是一次很好的,甚至可以說是一次成功的嘗試,儘管由於劇本的原因沒有深入挖掘這個人物的內心而使人物稍顯單調,(其實這是該劇的通病,竊以為像薛敬這個人物,本也應是可以出彩的而被浪費掉了。)但不可否認伊藤確實讓人眼前一亮,而NICKY則功不可沒,造型、眼神、面部表情、形體動作、表演,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人的感覺,(當然也有聲音不同的功勞,姑且不論配得究竟好不好,但聲音的不同確實使人物完全成為了不同的兩個。)包括開篇中假扮的中年管家,儘管像山居所說,鬍子一看就是假的,但在短短的幾個鏡頭中,NICKY的眼神、動作都相應發生了變化,也可以說是無情「裝」得很像。

  (六)結局太讓我氣憤了,這編劇也太過狠心了吧,無情受了多少苦,他的「病態美」實在讓玉樓春無法抵擋,心痛不已,強自忍耐,只是希望他有好的結局;而伊藤眼底稍顯即逝的落寞輕愁,讓我恨不得能給雅風也找一個雙胞胎姐妹(雖然我覺得伊藤對雅風的感情發生得有些牽強),只可惜最後兄弟二人都是無福消受。這種結局實在讓我心堳雂ㄕn受。



回品評《名捕震關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