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豪俠》疑問解答



問1:
  我覺得班勇在監獄中的戲都很沒有意思。不知道對於劇情有什麼影響和推動。像有一集謝司寇去監獄中和班勇講了池彪的事情,看到班勇茫然的表情哈哈大笑離去。我當時就想,不知道有什麼玄機,可是全片看完,仍猜不出這齣戲的用意。

答:
  監獄中的戲是交待背景,敍述一下班勇的危險處境,並通過謝司寇和班勇對話點名了謝司寇對孔雀刀的覬覦之心。告訴觀眾孔雀刀的重要性。謝是個笑面虎,臉上時常都會掛著笑的,在這堨L哈哈大笑說明他沒有真正解救班勇的意思,說明他不過是想利用這個情況給自己撈點政治(還有經濟)資本,他得到了這個機會心裡得意,並且對班勇這般神氣人物陷入此境地頗有些慶災樂禍。



問2:
  很多人都是從燕逍遙救了瑪瑙在沙漠堥漱@段開始喜歡上燕或是入戲的。但是我現在回頭想想,就十分猜不出百花劫走瑪瑙的用意了。只是南天星用來證明自己不是和咒奴一路的?太費周章了吧?

答:
  百花劫走瑪瑙是南天星的授意,一來試探燕逍遙,一試之下便知燕此時對他並無明顯敵意,否則不會冒著生命的危險去為他救一個婢女。二來試試燕逍遙的功夫,若是他救了人逃出來,那麼此人功夫了得又有能力,可以想辦法收為己用。三來可以借此機會培養瑪瑙和燕的感情,方便把瑪瑙安插到燕身邊。四來也順便試探一下天琴,看看她是否忠心聖教,會不會為了舊情人背叛聖教。另外證明他自己和咒奴不是一路也是其用意之一。這件事可以用來掩蓋他的身份,誰會猜到和咒奴起了嚴重衝突的侯爵居然是咒奴的東天王呢?



問:3
  謝既然已經猜出南天星就是東天王,那為什麼當百花提出要和他聯手對付天琴時提出要以除掉南天星為交換條件?結果害自己中了南天星利用翡翠做的連環套,莫名其妙死在燕逍遙刀下?

答:
  百花並沒有當真背叛南天星,她和謝勾結,劫出瑪瑙的目的是為了給天琴製造麻煩,利用謝的幫助爬到咒奴更高的位置,但她也只是暫時利用謝,所以她會告訴燕逍遙是謝殺了瑪瑙,讓燕幹掉謝司寇,因為百謝兩人建立在互相利用基礎上的勾結關係一點都不牢固。當然,她告訴燕謝殺了瑪瑙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也認為瑪瑙已經死在謝手堣F,她是在對燕說實話。處決瑪瑙的事情是又天琴負責的,百花對前後狀況並不特別瞭解,才會有這種誤解,殺謝司寇一事,南天星既利用了燕逍遙,也利用了百花。

  謝的最主要對手就是南天星了,在朝中他們就是政敵,若能除掉對方自然彼消己長。另外南是東天王,幹掉他再扶植與自己勾結的百花上臺,而自己來作咒奴的幕後主使,豈不快哉?咒奴在西域極有勢力,並且隱隱可以看到它未來的發展,這個寶藏謝當然不會放過。但謝是朝廷大臣,自然不能親自動手,所以他先是打算通過黑道刺客燕逍遙來刺殺南,被拒絕後又暗地勾結百花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問4:
  百花將扮成白玉虎的萬金公子殺死在燕逍遙房內,並將迷昏了的金鳳娘放在燕逍遙床上嫁禍燕,目的是什麼?如果僅是為了讓飛駝商隊對付燕,那就像藍雕說的,沒有必要啊。因為燕逍遙要殺刀爺,所以飛駝本來就和燕勢不兩立,實在用不著搞這麼多事,而且咒奴完全乘此機會拿金鳳娘來要挾飛駝商隊或者乾脆殺了金,就像他們對付白玉虎一樣,可是他們只是把金鳳娘放在燕床上,其他什麼也沒做。說到這,我還是很奇怪,南天星一開始有意拉攏燕逍遙到後面給瑪瑙有毒的金創藥欲致燕於死地。可是我並沒有覺得燕的所作所為有很大的影響南天星的計劃啊,就是為了不讓燕殺刀爺那麼簡單嗎?

答:
  雖然燕是來刺殺刀爺的,但南天星通過安插在刀爺身邊的趙虔等內奸,多少瞭解一些燕刺殺刀爺的真實目的是為了找到商隊中的內奸。而燕一開始和商隊之間沒有馬上開打,而是小心地互相試探,這對咒奴很不利,他可不能讓燕順利完成任務,這麼做是為了讓商隊和燕的矛盾迅速激化,(金鳳娘是個沒大腦的女人,讓她上當最容易。)讓燕完成任務的難度增加,讓他知難而退,如果他不退,那麼矛盾激化後雙方大打出手,難免會有死傷,這很好,對於咒奴來說,燕死了就死了,無所謂,而商隊若是有人傷亡,勢力就削弱了,削弱敵人的力量當然是好事,並且可以儘快逼出刀爺,迫使他在內交外困的情況下交出孔雀刀。

  為什麼一定要金風娘死呢?如果燕逍遙屋婼鷁菬潃茼漱H,他可以趁別人沒發現的時候先把屍體全挪走,不讓商隊知道。除非百花在放屍體的時候再想辦法引商隊的人也過來,那不是太麻煩了嗎?金風娘雖然是商隊的一個頭頭,但沒什麼頭腦,留著她和燕逍遙胡攪蠻纏攪亂局勢比殺了她效果好多了。



問5:
  刀爺既然本來就不打算把孔雀刀給南天星,那他為什麼取出孔雀刀後再去找南天星決鬥?他完全可以先把孔雀刀取出交給燕或天琴然後再去赴南天星的約啊。

答:
  這媕雩茯O出於誠信了。雖然平時可以耍些陰謀詭計,但最終決戰的時候無論如何應該一言九鼎,說到就要作到,刀爺既然答應了帶著孔雀刀去會南天星,就要信守承諾,正大光明地和他決鬥,決定孔雀刀的歸屬。而且有一點很重要,孔雀刀是和平與正義的象徵,這樣的一把刀,自然應該在決戰中發揮它應有的作用,懲奸除惡,所以最後燕逍遙殺死南天星,用的就是孔雀刀。



問6:
  咒奴離間池彪和刀爺的目的是什麼?如果池彪因此殺了刀爺,那他們不是就找不到孔雀刀了嗎?比如,藍雕三位旗主最後是不是刀爺自己「劫」走的?片子一開頭給刀爺的那張布條上究竟寫了什麼?我只看懂什麼「酒後失言」「以解燃眉之急」幾個字。

答:
  咒奴離間池彪和刀爺只是他們無數騷擾商隊的行動之一,他們的所有騷擾行動都是為了削弱商隊,逼刀爺交出孔雀刀。他們當然不擔心池彪殺刀爺,刀爺是何等人物,身邊又有那麼多舵主旗主保護,哪裡那麼容易被池彪殺掉。

  藍雕三位旗主的最後結局沒有明說,可能是被刀爺自己截走的。因為通過燕對他們的試探,刀爺可以肯定他們不是內奸,所以趁燕不備,把他們帶走了,並且命令他們暗暗潛回龜茲的大本營。那裡很遠,一時半會回不來。

  片子一開頭給刀爺的那張布條不容易看清,這個好像也不是很重要。



問7:
  瑪瑙被打後,(很顯然是因為南天星發現燕逍遙沒有被毒金創藥毒死後認為瑪瑙不再受控制,以此警告瑪瑙和燕逍遙在一起是很危險的。)燕逍遙去警告南天星不要傷害瑪瑙。之後,葉龜娘來與南天星商討對付燕逍遙之事,南天星對葉龜娘說:「其實,我還是希望你們放燕逍遙一條生路。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什麼更重要的事?是利用瑪瑙脅迫燕去殺謝司寇嗎?燕和南之間的關係我一直是很不明白的,南一會兒要殺燕一會兒又不殺了,南既然對瑪瑙明說不是要她去做眼線,而瑪瑙後來死心塌地的對燕逍遙,實在看不出南天星把瑪瑙送給燕逍遙有什麼妙處啊?

答:
  南天星對葉龜娘說的燕逍遙的更重要的事,應該就是利用他來幹掉謝司寇了。謝司寇已經越來越妨礙他了,對他是個很大的威脅,而用咒奴來幹掉謝,或者用商隊來幹掉謝都不合適,這兩股勢力南都想據為己有,不能讓他們背誅殺大臣的罪名,而燕是個江湖刺客,讓他作這件事,然後再幹掉燕,就OK了。

  燕和南之間的關係,一開頭南想拉攏燕,未果後利用燕的刺殺行動來削弱商隊的力量,而燕最後協助商隊剷除內奸對南是威脅,所以要殺燕,在殺他之前,又可以再最後利用他一把。

  南對瑪瑙明說不是要她去做眼線,是因為瑪瑙心地純潔,對她明說反而不能達到目的。這個也不用明說,反正瑪瑙視南為親人,有什麼問題和困難都會來找南,所以從瑪瑙那堳n還是很容易得知燕的行蹤。開頭的時候也的確如南所願,比如燕去赴白玉虎的約,瑪瑙就告訴南了,南也從瑪瑙嘴堭棠旦L三位失蹤旗主的下落。但瑪瑙後來死心塌地的對燕逍遙,南從瑪瑙那奡N不容易得到消息了,所以他後來開始勸說瑪瑙回來,不讓瑪瑙繼續待在燕身邊,甚至用了毆打的手段脅迫瑪瑙,不讓她繼續幫助燕。



問8:
  趙虔是南天星安插的嗎?我一直以為他是匈奴人的內奸,和咒奴沒什麼關係啊。這點可以從趙虔與葉龜娘幾次意見相左可以看得出。關於南要阻止燕幫飛馱找內奸的假設我覺得非常好,因為如果南知道燕刺殺刀爺的真實目的後面很多事情都解釋的通了。問題是南天星是怎麼知道的呢?我覺得找內奸的事只有刀爺和燕逍遙自己知道,為了找內奸,刀爺應該不會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包括十二旗主和趙虔。其實,趙虔這個人物實在交代的太不清楚,我個人覺得他是獨立與咒奴和商隊的第三股勢力——匈奴人的內奸。或許是剪戲的問題?

答:
  趙虔和南天星之間的關係,我以前在另一個帖子婺挭戴L,趙虔是匈奴人的奸細,而從一些蛛絲馬跡來看,匈奴人與咒奴是有勾結的,對於這種勾結,片中的交待非常隱晦(可能是因為這部分的戲因為某些因素被刪光了)。我理解這種勾結屬於高級機密,所以天琴這個層次的咒奴也是不得而知,或者只知道一部分,只有東天王南天星對此心堿O最有數的。趙虔是匈奴的內奸,也瞭解一部分刀爺的計謀,這件事情他肯定是報告給了匈奴人,並通過匈奴人也告訴了南天星。所以南天星對刀爺的計劃應該是有一些瞭解的。匈奴人和南天星都認為這是一個機會,他們在刀爺的行動中做一些手腳,使刀爺肅清內奸的事情進行得很艱難,他們還利用了刀爺的計劃(也就是燕逍遙的活動)來削弱飛駝商隊的實力,安插自己的勢力。



問9:
  燕是如何發現白玉虎是假的?

答:
  可以這樣解釋:其實燕第一次到白玉虎約他的地點,白玉虎失約了。(就是拿到箭射來的紙條,燕回答瑪瑙:「主人去哪不用告訴你。」那次。)這時燕就覺得有一點不對了。第二天他再次來到同樣的地點,這次白玉虎卻出現了(估計是咒奴嚴刑逼白玉虎說出與燕相約之事)。雖然燕與白對立,但飛馱商隊的旗主都可以算是一些血性漢子(燕與刀爺說他已將飛馱12旗主的一切熟爛於心),不會在輸給對手後又厚著臉皮說上次沒用全力。所以在與假白玉虎對話後燕又加重了懷疑。於是燕舉劍向「白玉虎」步步逼近,這時白玉虎竟然步步後退幾乎要逃走。這時燕已基本肯定這個白玉虎是假冒的。



問10:
  瑪瑙一個人駕著馬車引開了飛駝的六爺,結果被打得跟泥人一樣,三次以上摔到髒水裡,最後甚至躺在水裡爬不起來,可是燕逍遙找來的時候,就又是一個乾乾淨淨的了,她的衣服居然如此乾淨?難不成瑪瑙趁四下無人的時候全洗過了,不光洗過了,而且衣服還很快就乾了,難道她還是用的乾洗?衣服乾可以理解,可是淨……讓人費神了。

答:
  她是掉進水堙A不是滾進泥裡。如果有朋友有過落水的經歷就可以知道,水乾了以後,衣服除了硬一點,表面上看並不會太髒,何況草甸上的那條河的水很清。衣服乾了是因為已經過了一段時間。

  再者,別忘了,那堿O沙漠。在那裡看不到人出汗,因為汗水會立刻蒸發掉。所以瑪瑙的衣服是乾的很正常,濕的反而不正常,除非她看到燕逍遙來時又到水裡打了個滾。她身上沒有泥也好解釋。不知你玩過沙子沒有,沙子在濕的時候會占在身上或衣服上,但乾了以後,只要拍打一下就乾淨了。那裡是沙漠,只有沙子,沒有泥土。



問11:
  最後一集,本來嘛,三個MM啊,一個不要命的逃,兩個要命的追,在大漠上狂奔,多有看頭!可是遠景一拉,我怎麼就好像看到了三個MM在晨跑,做有氧運動呐?難到是因為美女拼命的時候也跟平常人不一樣,也是這樣氣定神閑的?我倒!主要是說她們三個的神色,怎麼看怎麼氣定神閑,一點也沒有拼命的感覺,因為想像中,應該是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嘛。

答:
  最後遠景中的三個女人追逐的場面,是否看過長跑比賽?長途奔跑,即使是速度不慢,但如果從遠處看來,即使是一流選手,也不像一般人想像得那麼快。片子堣T個人步子邁得大,又有彈性,正是長跑的標準姿勢。

  從攝影造型角度來說,每種景別的運用都有不同的特點的。就遠景來說,在表現速度方面不是強項,特寫能更傳達出動作快的感覺。這兩種景別表現同樣的運動速度,給觀眾的感覺就是全景慢、特寫快。所以如果是把這兩種鏡頭接到一起時,都是需要調速的,才能讓它們在表現速度上看起來一致。

  高手在奔跑的時候是要調勻呼吸的。跑步的時候要用一種稍微特殊的呼吸方式,就是隨著跑步的節奏和步伐,吸兩次,呼兩次,吸吸呼呼,另外步子要保持一種韻律和節奏,這樣就不至於特別上氣不接下氣,而且可以持久。雖然跑完也很累,但外表看起來不那麼狼狽。



問12:
  那個手握釘子的人拍燕逍遙的肩膀的時候,他居然不避不閃?!就這樣第一次受傷了?這叫武功高強從沒失手過的殺手?

答:
  那個手握釘子的人拍燕逍遙的肩膀的時候,燕不避不閃,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他去拍燕的肩膀,在手中藏了暗器,這個鏡頭是讓觀眾看的,而燕逍遙並沒有看到,他沒有防備,是因為他初入葡萄城,對複雜的局勢並不瞭解,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許多人的目標,所以才在一開始的時候吃了一小虧。武俠小說中也常寫到,武功再多高的人也不可能無時無刻都提著功力在防備人的,一流高手在無備時被三流庸手暗算甚至殺死是不足為奇的。



問13:
  是不是每次打都要擺POSE?我每次看燕逍遙打「單挑戰」,兩方都要擺POSE,好奇怪哦?

答:
  pose問題,應是故意安排的,並且合乎片子的寫實風格。因為在高手過招的時候,必須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而在沙漠中,干擾是很大的,必須在一個動作持續一段時間才能把自己的一切調整到最佳。因為對方的武功太強,失敗也許就意味著死亡,所以不調整自己就出擊的人是傻瓜,而調整的時候要有一個動作,也許就是你說的擺pose了。

  殺人前有這樣的預備動作,就如同短跑選手在起跑前要反復調整起跑姿勢一樣,一定要調整到最佳狀態,才能在對決的時候萬無一失,畢竟謝司寇也是一流高手,這樣的決戰,勝負只在一線之間,所以準備的過程就很重要了。因此,燕逍遙那種全神貫注的預備姿勢在現實中是再合理不過的。



問14:
  燕逍遙三年前並不出名(因為他現在也不出名),為什麼會叫他加入聖教呢?還有,難道天琴離開他就可以救他嗎?

答:
  關於三年前咒奴通過天琴收編燕逍遙的事情,雖然燕在江湖上並不出名,似乎是個無名殺手,但真正懂行情的人是瞭解他的,咒奴消息靈通,自然不會放過他這樣的真正的高手,一個無名的卻非常有實力的殺手,正是邪教最合適的收編對象。天琴不想害他而離開他,想來也頂了很多教中的壓力費了不少周折,不過這個就略去不用多說了。

  燕逍遙原本的確不為人知,除了某些老江湖、某些消息靈通人士(如謝司寇之類的)。記得第一集中謝司寇的屬下贊謝司寇:「真不愧為天下第一快刀。」而謝司寇卻說:「只怕有一個人的刀比我還要快。」這說明謝司寇是明裡的「天下第一快刀」,而燕逍遙則是暗裡的「第一快刀」。至於這個暗的「第一」,為何會從暗變成明,成為葡萄城內盡人皆知的人物,要拜刀爺(還有謝司寇)所賜,這個劇中有明確的交待。



問15:
  憑燕逍遙一個冷靜之人為什麼會聽百花的片面之辭而殺了謝司寇?

答:
  一、南天星已經與燕逍遙達成協議,殺謝司寇換瑪瑙。
  二、謝原本就不是什麼好人,屬於該殺之人。
  三、謝手奡今蛑P逍遙給瑪瑙的玉佩。



問16:
  最後憑刀爺如此謹慎之人為什麼去拿刀是會被咒奴算計?

答:
  憑一系列的活動,刀爺認為已經肅清了內奸,但仍然漏了一個,他所信任並委託辦了許多事的飛駝客棧老闆趙虔是匈奴人的奸細。並且從前面的劇情來看,匈奴人與咒奴是有勾結的。所以刀爺雖然很小心,但去拿刀的時候仍然遭到了匈奴和咒奴的暗算。



問17:
  最後燕逍遙在知道瑪瑙和天琴被咒奴帶走後,居然回去找刀爺而不是咒奴。

答:
  此時燕逍遙已經知道南天星才是咒奴的東天王,所以他發現瑪瑙並不在城外河邊,並遭到襲擊脫身後,是去南天星的住處找南天星去了。在那裡他遇到刀爺,南的手下告訴他們必須交出孔雀刀才能放人,所以燕和刀爺一起去取刀。



問18:
  後來燕聽說瑪瑙和天琴被百花捉去了,為什麼會叫刀爺先去會南天星呢?當其時刀爺受了傷耶,燕就不怕刀爺打不嬴南天星嗎?

答:
  為什麼會叫刀爺先去會南天星。我的理解是刀爺雖然受了傷,但他既然是刀爺,實力自然不容小覷,何況他身邊還跟著蔣虯。他們拿刀的地方離百花囚禁天琴和瑪瑙的地方不遠,百花只有一個人,也不難對付,但若不去,恐怕就遲了,而刀爺那邊至少可以支撐一段時間。所以燕選擇先救人,再趕去協助刀爺。



問19:
  覺得白玉虎那段肯定有問題,百花殺萬金時說燕逍遙在「藥王廟」就發現他是假白玉虎。可燕和白兩次相見一次是拉依客棧的酒鋪,一次是七里溪,哪裡來的「藥王廟」?肯定有好大一段被剪掉了。

答:
  白玉虎那段是有問題,不過看過原始梗概,推測問題出在燕和假白玉虎第一次見面的那場戲上。原劇本裡安排的是在藥王廟,但拍攝中改成了在那個草甸上。另外燕發覺白玉虎是假冒的過程,拍攝時也做了簡化,讓燕逍遙從他的隻言片語就聽出味道不對了,原來的梗概中要更複雜一點。

  見面地點變了,理應把後來百花的臺詞也改了才是,但可惜,導演忘了。也可能是拍攝先後順序的問題。先拍百花那場室內戲,而藥王廟的戲是後改的。



問20:
  有很多插入的鏡頭實在不懂什麼涵義。比如燕逍遙第一次(收到箭射來的紙條後)去七里溪見白玉虎,沒見到,但是忽然插了兩個天琴和瑪瑙的鏡頭,而且是閃回的那種,不知道什麼意思?還包括那個沙漠裡暴走時閃回的鏡頭,也不知道什麼用意。

答:
  那幾段閃回都是燕逍遙的心理描寫。

  七里溪插的兩個天琴和瑪瑙的鏡頭,是因為南天星硬把瑪瑙送給他,這種「送」的意思很明確的,是要送給他一個女人。而燕逍遙看到天真純潔的瑪瑙,這個別人硬塞給他的女人,而想起自己的舊日戀人,並不自覺地對兩人進行比較,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沙漠裡的閃回,是燕倒地時的心理活動。他以為自己要死了,是他愛的女人用毒鏢射傷了他,從見到她的那一瞬間起,他滿腦子就全是她的影子了。所以他臨死前迴響起他們的舊事,不是很自然嗎?當然,也是順便告訴觀眾,他們之間的故事。



問21:
  趙虔是匈奴的內奸,為什麼他知道刀爺的計謀,卻不告訴咒奴刀爺的行動?

答:
  對於咒奴和匈奴的勾結,片中的交待非常隱晦,我的理解是,這種勾結本身也是高級機密,所以天琴這個層次的咒奴也是不得而知,或者只知道一部分,只有東天王南天星對此心堿O最有數的。

  趙虔是匈奴的內奸,也瞭解一部分刀爺的計謀,這件事情他肯定是報告給了匈奴人,並通過匈奴人也告訴了南天星。所以南天星對刀爺的計劃應該是有一些瞭解的。匈奴人和南天星都認為這是一個機會,他們在刀爺的行動中做一些手腳,使刀爺肅清內奸的事情進行得很艱難,他們還利用了刀爺的計劃(也就是燕逍遙的活動)來削弱飛駝商隊的實力,安插自己的勢力。

  南天星把瑪瑙安插在燕逍遙身邊,以便把握燕的行蹤,確定自己如何採取行動。黃獅和周豹的死,就是他勾結匈奴,利用燕與黃獅比武的機會作成的。

  他作為神秘的東天王,要控制全局,並且顧慮咒奴的形象和聲譽,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明確告訴屬下,同時他也瞭解百花和天琴各懷異心的狀況,所以刀爺的計劃以及刀爺和燕逍遙的關係,他沒有明確告訴天琴等人,只是安排她們採取了一些行動阻撓燕逍遙。但是,百花和天琴在執行的時候又各自有私心,同時謝司寇這一股勢力也攙雜在裡面。並且刀爺是個非常聰明的人,雖然讓趙虔協助自己的計劃,卻並沒有把全部計劃都吐露給趙虔,而燕逍遙在執行刺殺刀爺的活動中又有自己的立場和想法,並不是一個單純的棋子,所以整個局面和狀況非常錯綜複雜。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