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豪俠》簡短評論集萃(二)



一部很美的電視劇,一部需要用心去品味的電視劇。

據我對絲路的認識,覺得淡遠和蒼涼都很合適,風格和進展是淡遠的,感覺是蒼涼的。

在這部片子裡,他的表現,和大家想像的完全不同,張之亮導演似乎說過,要給大家展示吳奇隆不一樣的一面。而看了之後他那種冷峻成熟的風采也果真令我折服。

再觀絲劇,雖然有情節上的遺憾,但它仍是豐富的、立體的,那一個個令人難忘的熱血男兒,那邁著堅毅腳步的獨行刀客,那個性迥異的三個女子,是那樣地牽動人心。所以該劇的人物塑造、敍事風格、臺詞(大多數)、鏡頭運用、照明、佈景(洛陽除外)、人物造型(南天星、各位的假髮、群眾演員的個別服飾除外)等等,都可以說是非常出色的。很佩服編導敢於堅持自己的創作風格,決不媚俗,這樣的精良之作,也許我們可以不喜歡它的風格,但應贏得我們的尊重。

絲劇,第一遍看時波瀾不驚,但也切實體會到真正的感動反而是不動聲色的道理,劇中所散發的俠、義、情彌漫在心中,久久不去;第二遍看後,便滲入心懷,再難抽離;有時為確定一句臺詞或表情,只看某個片段時,那種滋味立刻湧上心頭,令我久久回味不盡。

∼燕逍遙被瑪瑙刺傷、在稍加養傷之後,即返回葡萄城,一入葡萄城門,在大街上大跨步走的畫面∼堅毅的面容,篤定的大步伐。一如他始終如一、不曾迷惑過的中心信念,無所畏懼。喜歡燕逍遙的大跨步。

「兩腳踏翻塵世路」,就是這樣的感覺。

燕逍遙的話不多,表情眼神卻顯得更豐富、直接,所謂的直指人心、溢於言外的味兒。

關於絲路,最近有時又重新拿出來看,每看一次就覺得這真是一部精品,絲路做得幾乎和電影一樣精緻,音樂、道具、配音、置景,比張大鬍子的那些還要棒!可以說是我至今看過的電視堶掖抮踳o的。而且演員表演、對白全都那麼出色、細膩、韻味深長,真是耐得住反復咀嚼。絲路是優秀的,這點毫無疑問。

收藏了那麼多片子,最耐看的還是絲路。到如今,最欣賞的還是燕逍遙。看這片,讓人覺得說什麼好像都是多餘的、不足的、理不清的……絲路不該被「平常化」的對待。

我喜歡燕逍遙別有深意的、內容豐富的眼神,很細膩,看的時候有種心動的感覺;我也喜歡若寒的迷茫的、單純又憂傷的眼神,看的時候有種心痛的感覺。

絲路和鐵拳有一點很像,都是那種看起來非常平淡,可看完卻總能讓人時時想起,特別有回味的電視劇。

那種飄飄的空洞的不安的感覺(包括畫面和聲音),似乎以前有朋友提到過,似乎被當作缺點。可那偏偏是我喜歡的,一不留神就沉溺進去的感覺。

奇隆的燕逍遙的確與之前的任何一個角色都大相徑庭,因此在看的時候完全不會想到“吳奇隆”這三個字。

燕逍遙的配音十分有表情,在冷靜中能聽出情緒的變化,幷不是一味的裝冷酷殺手的感覺。

把燕逍遙在屋頂喝酒的那段配樂錄在了手機裡,上下班路上慢慢地聽,聽著聽著就忍不住泛出淚花來。

逍遙客棧的大旗在風中獵獵地響,裡面藏著一個從不曾逍遙過的人,真是怪異又悲哀。

燕逍遙,逍遙,呵呵,今天第一次思考兩者的關係。他的心中有太多解不開的結,無論是他周圍的人或他看到的事,這註定了這個叫燕逍遙的人處於一種難以逍遙的生存狀態中。外在的瀟灑不羈和內心的微妙複雜,正如小草所說的,“怪異又悲哀”。

如果以職業劃分,若寒與燕逍遙似乎應該屬於一類,但又相差懸殊,就彷彿若寒是“殺手”,而燕逍遙是“刺客”,雖然都是嗜血生涯,但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畢竟燕逍遙還有一定的選擇權,雖然在真正的大環境中,個人的力量是如此的渺小,但燕逍遙是可以選擇退出的,而他沒有做出如此的選擇,是基於他內心“俠”的準則,所以他的腳步是堅定而無畏的,雖然他的目光是疲憊的,雖然他並沒有像他的名字一樣真正地“逍遙”起來,但他是沙漠中的荊棘,雖然歷盡酷熱嚴寒,風沙乾旱,但他的根都會頑強地紮下去,去尋求那最終的水源,不用太多,只一滴,也許就足夠……

∼謝司寇說燕逍遙膽子真大,還敢回到葡萄城,聚兵圍補,不成。燕逍遙夜探謝司寇,謝司寇挑明著說:要燕逍遙殺南天星。∼燕逍遙要和黑鷹對決,臨別,回頭望向瑪瑙。沒有一言,不需言語。從他的眼,讀他的心,瑪瑙的話是讓他心安而說的,但是終究是無奈的,擔心成了事實。就在南天星追到比鬥現場,說出「瑪瑙」這名作為脅迫,燕逍遙猛一回頭……我無法不將這兩個畫面連著想……

∼南天星說,只要燕逍遙幫咒奴作一件事,瑪瑙會沒事,燕逍遙閉上眼問「又是殺人!」那神情像是刻入了我的腦中一般,清晰的令人心痛。不自主的、重複的連想著這些畫面。

燕逍遙是刺客,正氣凜然、護主心切的飛駝商隊要殺他。認為他威脅到他們利益的咒奴要對付他。而另一方面,為了自我目的的刀爺、為了實現自我野心的謝司寇以及南天星則是要利用他。這塵世的紛擾,人心的狡黠汙濁,一如大漠滾滾黃沙:飛揚、浩大無邊際。燕逍遙,因為看得透,而顯得木然、深不可測;儘管猶疑該不該殺刀爺,但心中始終是篤定的,合該是如此的大邁步!

所以,每當天琴百般設法讓燕逍遙離開時,心意是好的,但總讓我不免懷疑,天琴到底有沒有真正瞭解過他?

本來是想在臨睡前再看一遍絲路然後睡覺的,結果看著看著,被那種深沉又無奈的蒼涼而悲情的氛圍,被蕩氣迴腸的片尾曲撩撥得心裡一牽一牽地痛,根本睡不著了。

原以為燕逍遙這種人不會讓我中毒的,可現在才發現以前想錯了。

他不是一個單純的酷酷的疾惡如仇的殺手,越看越覺得他氣質悲沉,覺得片子有種濃濃的傷感。他,彷彿是夢中那個慷慨悲歌的影子,那個背著往事,背著蒼涼,走入茫茫的黑暗,似乎一去就不再回來的英雄。

我覺得燕逍遙的感情是深沉的、思想是成熟的、身手是極佳的、言語是魅力的……

談到絲劇的立意,我覺得編劇的確有考慮到這一點,要不也不會弄一個那麼大的背景了;而且人物的交談中也常提到,只是給我整體感覺有點牽強,好像只是“說”出來,而不是通過“演”出來的,這是比較遺憾的。

這些天說絲劇的缺陷,說來說去都是劇情的問題;但是我覺得再怎麼不好,我也願意看,因為看得出編劇的人功底還是很高的,而且很用心。

我也最欣賞導演對燕逍遙這個人物沉著不事張揚然而又是極深刻的刻畫。不像一般武俠劇中的男主角,動輒電閃雷鳴大哭大喊驚天動地,燕的一舉一動,平靜內斂淡定,但一雙眸子中蘊涵著的深深的情感,那種震懾人心的力量絕非一般瞎折騰的電視劇可比。

“偶爾流露的脆弱,像暴風雨中飄搖的野花,美得如此攝人心魂”這一句,深有同感。記得燕逍遙重傷後,略事修養,便偷偷離開瑪瑙,又回到了一片風雨飄搖的葡萄城,去執行他那看不見前途的任務,在逃脫了謝司寇的追擊後,回到客棧,忽然體力不支,將刀戳在地上勉強支撐著身體喘成一團。那一瞬間的脆弱和孤獨,真是讓人痛心不已。

燕對瑪瑙的態度,我覺得處理得非常到位,他只會說那麼兩句,一再趕瑪瑙走,明裡說出了燕外冷內熱的性格,不希望瑪瑙因為他受到傷害,暗中說明了燕作為一個殺手,著實的不善言辭。可見導演或者編劇給這個人物增加了更多的人性化設計。

看到有朋友拿絲路和蕭十一郎比,我的感覺是絲如藝術品,而蕭如工藝品,工藝品自然會更多地考慮大眾的審美趨勢,而藝術品則會更多表達藝術家主觀的喜好和追求,但即便是有缺陷的藝術品,因為加入了自己的思想,也會比工藝品更具生命,更具靈氣。

該劇的編導都不是擅長或者說是樂於講故事的人,通過鏡頭,通過人物的目光,訴說著比語言更強有力的東西;但卻沒有任何刻意的痕跡,沒有特意使用大紅大綠的色彩來衝擊觀眾的視覺,反而給了我無限的遐想空間;他們也不是在刻意地講一個故事,而是展現在一個特定的生存空間中,特定的一群人,他們的抉擇而已;沒有仰天長嘯,沒有推杯換盞,但他們的豪氣卻靜靜地彌漫開來;更沒有刻意地煽情,但那無言的愛和痛苦,那相愛不能相守的無奈,都隨著燕逍遙手中的耳墜和天琴以手撫耳的靈犀一通而變得深沉雋永,讓人回味不盡,扼腕嘆息。若我是瑪瑙,我一定只把燕逍遙當做大哥,因為這個男人的心裡會永遠留有一塊別人無法涉足的角落……

記得20集還是21集裡天琴送瑪瑙與燕逍遙見一面的鏡頭,兩人隔著馬車互望,燕逍遙的眼神溫柔欣喜愛意無限,而瑪瑙知道自己將死,眼中卻沒有不捨不甘,唯有一絲激動、一片深情和關切,讓人看得忍不住難過傷心。雖然燕逍遙心中永遠留著天琴的影子,但他對瑪瑙在患難中建立的感情同樣濃厚綿長,若我是瑪瑙,對這樣的感情一定會心滿意足的。

我很喜歡片頭,前奏部分新疆舞曲的旋律很是動聽,主曲段的唱詞豪放唱腔野性,配合製作精美的畫面,衝擊力超強。

絲劇的音樂、佈景、人物造型、色彩、鏡頭的運用是那麼符合西北大漠的風情,而它的敍事風格也是與地理環境十分契合的。在那種蠻荒之地,生存才是人的第一需要,而人們只有團結一致才能共同抵禦環境的惡劣,所以那裡的人們可以因一口水、一口饃而結成生死之交;那裡的人們在表達情感的方式也是直接而明確的,決不拖泥帶水,糾纏不清。所以絲劇在這些地方都處理得很好,沒有過多的言語,只是目光的交流,只是果決的行動,就可以心靈相通,惺惺相惜。所以在陰謀上也沒有過多的渲染,不同地位,不同身份的人們,都在盡心做著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貫穿始終,做為主綫的孔雀刀,袑騑陷部A毫無神奇之處,為它而送命獻身的人們,執著的應是自己心目中的處世準則。

漫漫絲路,風舞狂沙,只有那繞梁三日的樂音久久地回蕩在碧空白雲之間,回蕩在我的心裡……

非常非常喜歡燕逍遙。我覺得他的氣質有點像原著裡的蕭十一郎,深沉、無奈。他的孤獨和寂寞讓人心悸,他神秘瀟灑的氣質又讓人迷惑。還記得第四集中他單騎追趕百花和一群咒奴,要救出瑪瑙的那段戲,百花諷刺他、警告他,讓他別插手,他只是微微笑道:「是麼?那就試試看吧。」那抹胸有成竹的微笑,滿溢著成熟的男性魅力,真是迷人。

燕逍遙,既沒有像十一郎那樣讓我“眼前一亮”,也沒有像若寒那樣滲入到我周身百脈,難以自拔;可他的痛苦、孤獨、隱忍、深沉,彷彿河底的暗流,在不經意間緩緩地流淌,讓人在不知不覺間已捲入那狀似平靜,實則波濤洶湧的激流之中。在我心中,十一郎是橫空出世,耀人雙眼,周身散發著迷人的芳香;而若寒則像他的笛音一樣,在靜謐的夜風中潛行,幽幽地散發著醉人的芬芳,滲入心懷;燕逍遙卻是從容地自漫天黃沙間走來,淡淡地散發著若有若無的香氣,卻讓人無法拒絕……

燕逍遙是屬於不需要別人憐惜的人,但是觀者(也就是偶啦)卻會不由自主地去憐惜這個頂天立地的人。很多人不喜歡絲路那昏昏沉沉的色調,相反,偶看DVD的時候特意把顔色調暗,最喜歡看黑暗之中那對閃亮的眸子,長長的睫毛掩蓋不住寂寞……就好像閩南的極品烏龍,入口苦苦的,卻從心裡泛上來一縷香甜。

如果要把若寒、十一郎、燕逍遙各比喻成一種花的話,我覺得若寒是櫻花,小小的,美美的,又是脆弱的;十一郎是向日葵,陽光的,豪氣的,無私奉獻的;而逍遙則是昆侖山上的雪蓮,在杳無人煙的地方孤獨地開放,外表的孤傲讓不瞭解他的人望而生畏。

我是先看的第二集和第八集,立刻就被燕逍遙打動了。

第二集中是因為他對四海錢莊老闆的一段對話,那句「即使我死了,也會有人來取你的性命。」忽然讓我心裡輕輕地抽動了一下。他是殺手,知道自己沒准什麼時候就死了,但卻只是淡淡的,似乎對自己的生命並不在意。在意的卻是另一些人、另一些事。

第八集則是因為開頭那段在草房上的借酒澆愁。那段戲美得無法形容,從沒想過奇隆可以將放浪形骸和濃濃的寂寞與哀愁展現得這麼動人,蕭十一郎中的那段借酒澆愁還要用到語言,但在絲路豪俠的這段戲裡他只是一個又遠又小的影子,在蒼茫高遠的藍幽幽的天空下,舉著酒囊搖搖晃晃,將酒灑向蒼穹、灑向羊群、灑進自己的喉嚨,風灌進他白色的長袍,抖動著飄蕩著,狂放、寂寞又淒苦。從那一刻開始,就昏了頭,愛上他了。

如果以一般商業片的眼光來看,這部片的確不很好看,我也很懷疑是不是有人能有耐心把這部拍得很像電影的電視劇按部就班一集集的看完(當然如果你是因為看奇隆而看這部片子除外),然而,若以看文藝片的眼光來看,這部片子著實不錯。畫面的色彩雖然不是很鮮明但卻很有一種朦朧美,情節不落一般電視劇的俗套(看了開頭知道結尾),而是層層深入的展開主題,一步步接近謎底,走向結局。人物造型也很特別,不僅很符合那個時代的特色,也很有大漠風情。

現在我也是滿腦子燕逍遙……唉……說實話《絲路》的經典鏡頭真是太多了,就拿那個燕逍遙和百花在沙漠中策馬奔馳的那段來說,雖然一句臺詞都沒有,但給我感覺真是好棒,一種很舒服很開闊的感覺,(語言表達能力不強啊∼∼)隨便一抓就有一堆。

百花吐露心跡,燕不為所動,百花懷著憤怒和悲傷跑開,燕逍遙佇立在沙漠上望著她背影的那個鏡頭也是我特別難忘的。

絲劇中有不少類似的鏡頭,燕逍遙獨自佇立的樣子給人一種很深很深的感觸,具體是什麼,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但是震撼卻是一樣的∼

想起昨晚,燕逍遙與黑鷹比武的那場戲,迷死我了。尤其是燕逍遙慢慢拔刀的姿勢,殺傷力十足∼

絲劇中的人,包括燕逍遙,雖然頭腦冷靜思路清晰,但同時也都是人生態度非常純粹簡單的人,我很喜歡。

絲路的感情確實沉重而酸楚,我看的時候總有抑鬱感,尤其是對天琴。瑪瑙正好相反,這個認真得可愛的女孩,是陪伴燕逍遙走出漫天黃沙的一掬清泉,有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感覺。

看完之後,忽然有種想讓自己靜靜的感覺……於是站起身來把家裡所有會發出聲響的東西統統“消滅”,就這樣靜靜地坐在窗邊,沉默一會兒……

我喜歡絲路,不只因為綺麗的風景和那些劇情,最最打動我的是並不感人的結局,燕逍遙人雖走了,卻留下了沙漠和風兒沉吟著絲路豪俠那一曲壯麗的生命之歌。

每一幅畫面、每一句臺詞、每一個表情和動作都蘊涵著無盡傷感和惆悵,貌似寧靜的畫面和表情後面蘊藏著的,是穿越絲路的人們的血和淚,即使是片尾兩人的背影雙雙消失在沙漠的盡頭,仍然有種酸楚的感覺。所以我一直覺得絲路的基調是淡淡的悲傷和希望,但絕不是隱士獨酌的那種悠然自得。

其實這片子我特別欣賞的一個原因,正是由於它細節處理得格外逼真。

比如燕逍遙第一次中暗算,被刀爺救走,在草地上蘇醒過來,他坐起身的時候,背上粘了許多羊毛,而不遠處正有一群羊在吃草。呵呵。

還有一點,就是燕逍遙刀不離身的情節。從頭到尾,他都踏踏實實抱著刀,絕沒有出現一般武俠劇中主人公明明空手而行,打架的時候忽然手裡冒出兵器的那類BUG。這片子對“武”的體現既平實又精准,不誇張,但絕不簡陋,太合我口味了。

不知道大家的感覺如何。我自己覺得絲路豪俠的音樂水準也是一流的。主題音樂優美的程度一點不亞於俠女闖天關。雖然絲劇是那種很沉靜平穩的風格,但看的時候總被音樂撩撥得心潮起伏。片頭和片尾曲也好極了,不僅完全配合劇情,而且歌詞動人,旋律優美,意韻深長。

做配樂這項工作的人真的很用心,每一段音樂都很符合劇情,看得出是專心挑選的。看絲路的時候,耳邊總是縈繞著或緊張或舒緩,或大氣或憂傷的音樂,跟畫面結合在一起,把人醉倒了。我尤為欣賞那段感情配樂。

我一直不覺得絲路是那種讓人超脫的電視劇,看的時候更多的體會是酸楚和傷感、深深的感動以及淡淡的希望,而且絲劇中的音樂都是配合劇情的,所以每一次聽音樂都不會放過那些畫面,兩者結合在一起才能給我最深切的感受。

不如還是用色彩的比喻來說吧,總體上燕逍遙是偏冷色調的,但是卻總會在出乎人意料的時候將他的暖色調表現出來,讓人意外之後心頭又倍感暖和,對燕逍遙的愛也在不斷加深。第一次被他這種“暖”弄得有種想哭的感覺,是他和天琴在地獄的對話,在弄明白當年天琴不辭而別的真相後,燕逍遙幾乎是沒有思考地讓天琴放下手中的一切,跟他一起去浪跡天涯,過她想過的生活。原先聽他們講“女騙子的故事”時,已經被感動得一塌糊塗,(尤其是那段音樂不停地撩人心動啊!)可是卻壓根兒沒想到他竟會這麼毫不猶豫地說出這樣的話,中間竟然沒有一點兒過渡,編劇的也夠絕的啊,處理感情的時候竟然也保持了原有的臺詞乾脆俐落絕不拖泥帶水的風格!贊!

最近我也在回顧自己是什麼時候愛上這個人的。應該就是在他中了天琴的毒針之後,與瑪瑙二人在沙漠中時我開始喜歡他的,不知為什麼,那個時候我特別特別地希望自己就是瑪瑙,然後看他板著臉孔,甚至還推了自己一下,然後不停地說「你走,不然我們都會死在沙漠裡。」呵呵,我知道我又開始進入美夢中了∼而地獄中他與天琴的對話,在讓我對他有更深瞭解的同時,愛他也就愛得更深了∼

最欣賞他隔著馬車的窗櫺注視瑪瑙的眼神,那像陽光般溫暖的目光,才符合他對於瑪瑙的感情。

其實我最愛的,還是兩人進了窯洞之後的那段。看著燕逍遙輕輕地為瑪瑙捋了捋頭髮,(像是捋頭髮,又像是在撥開粘在她身上的草?當是前者好了。)聽著那令人舒服無比的音樂,這一段,真是充滿了柔情,就像和煦的春風吹過心頭,暖暖的,又鼓鼓的——因為感動。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