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點水(9)--關於《絲路》兩個背景人物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山居
2003/09/16



  從「班超、班勇」父子生平看《絲路豪俠》設定的時代背景。

  家堛瑣史書關於班超、班勇的內容足有半尺厚,那就自己概略的總結一下,讓大家看戲之前有個譜(只是抱歉,說及古事,我習慣用半文言文,大家諒解。):



班超生平

  超生於公元32年(漢光武帝8年),經明帝、章帝兩朝,卒於公元102年(漢和帝14年),字仲升,扶風安陵(今陝西咸陽東西北)人。其家書香門第、文學世家,父班彪,作《史記後傳》。兄班固,作《漢書》,著名文學家、史學家。妹班昭,續《漢書》八表,《漢書》最終畢其功。

  班超曾為官家抄書,繼而投筆歎曰:「大丈夫無它志略,猶當效傅介子、張騫立功異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筆硯間乎!」他人皆笑之,超曰:「小子安知壯士志哉!」此即有名之「投筆從戎」!

  西域各國與中原關係隨王莽篡漢而中斷,匈奴乘虛而入,重新控制西域。唯匈奴「斂稅重刻,諸國難耐」。後東漢立,諸國皆遣使以求內屬。光武帝以天下初定,「未遑外事,竟不許之」。至明帝,天下承平已久,乃求恢復漢在西域之統治,重開「絲綢之路」。

  漢明帝永平16年(公元73年),帝遣竇固等四路討伐北匈奴,班超隨竇固出酒泉(今酒泉地區),掃蕩車師一帶匈奴勢力,破匈奴王呼衍於天山。班超初戰告捷,嶄露頭角,竇乃遣之出使西域。

開通絲綢之路南道

  班超出使西域,至鄯善,鄯善王廣待班冷淡。班乃推之:必有匈奴使者亦至。乃對從者36人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當今之計,獨有因夜以火攻虜,使彼不知我多少,必大震怖,可殄盡也。滅此虜,則鄯善破膽,功成事立矣。」有懼之者,超怒曰:「吉凶決於今日,死無所名,非壯士也。」眾乃從之,火攻匈奴使者百多人,大破之。次日,召鄯善王,以匈奴使首示之,果「一國震怖」。鄯善王「遂納子為質」。

  首戰告捷,漢明帝大悅。超乃複為使,率3000眾西行。

  當是時,於寘(音制)王從匈奴,雄居西域南道。班至於寘,立斬于寘王寵信之巫,責于寘王,王惶恐,攻匈奴使而降超。

  永平17年(公元74年),超至疏勒。疏勒王乃龜茲人,為匈奴所立。超乃用計劫之,立疏勒故王之侄複為王,疏勒國人大悅。

  永平18年(公元75年),漢明帝崩。漢喪,從匈奴之各國乘勢攻疏勒,超拒守歲餘。章帝擔心班超獨木難支,下詔征還。疏勒、于寘各國王侯皆泣留,甚有以死相留之者,超乃不顧生死,複還疏勒穩定局勢。

  漢章帝建初3年(公元78年),超率疏勒、康居、於寘、拘彌各國,破姑墨石城。並提出「以夷狄攻夷狄」之策。章帝乃為之增兵千人,以攻龜茲。超慮烏孫兵強,出計和親。(著名之「烏孫公主」即出於此,是為僅次於「昭君出塞」之千古和親佳話。)

  建初9年(公元84年)起,超出兵攻莎車、龜茲,經過多年艱苦搏鬥,于章和元年(公元87年),破之。自此,絲綢之路南道從此暢通無阻。

開通絲綢之路北道

  永元2年(公元90年),月氏出兵7萬攻超,超曰:彼雖眾,越千里蔥嶺(即今天山),後續不及,不足為憂。超收兵堅守數十日,又設伏兵攻之,果然以少破眾。月氏由是大震,「歲奉貢獻」。

  永元3年(公元91年),龜茲、姑墨、溫宿皆降。超乃居於龜茲它乾城,令副使徐幹屯於疏勒。

  永元6年(公元94年),超發龜茲、鄯善等8國兵7萬人,討伐焉耆。焉耆王拒之,超乃先禮後兵,先約期大會諸王,焉耆王廣等至,維其國相、危須王未至。超遂進兵,大破之。更立新王,慰撫之。

  「於是之,西域50余國悉納質內屬焉,鹹服漢。」

  北道重開!

  永元12年(公元100年),超年老思歸,上疏曰:「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願生入玉門關。」

  故遣其子班勇上書求歸。

  永元14年(公元102年)超之妹班昭亦上書曰:「兄通西域30餘年,今且70,衰老被(音批)病,鬚髮無黑,兩手不仁,耳目不聰,燭杖乃能行。雖欲竭盡其力以報天恩,迫於歲暮,犬馬齒索。」

  書至,漢和帝征班超還。是年8月,超終能葉落歸根,還至洛陽故都,9月還鄉僅1月,病故,享年71歲。

  班超一生,「專功西遐」,直至「衰老被病」才得歸故土,真正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班勇生平

  班超征返,任尚繼任,其人無能,不聽超之臨別交代,方數年,果如超之所言:「西域反亂」。西域重入匈奴之手。漢公卿大臣多言棄西域,閉玉門關。鄧太后乃召班勇入朝。

  班勇,超之少子,字宜僚,少有父風。當朝會,激言反對棄西域,獻策恢復敦煌營兵及置護西域校慰,居敦煌;遣西域長史屯樓蘭,西當焉耆、龜茲,南強鄯善、於寘,北捍匈奴,東進敦煌。鄧太后從之。

  後,延光2年(公元123年),以勇為西域長史,將500人屯柳中。次年,勇值至樓蘭,不戰而屈人之兵,樓蘭歸附。勇再施恩威,龜茲、姑墨、溫宿乃降。勇因發兵騎萬余至車師前部,敗匈奴王伊蠡於伊和谷。車師前部乃複開通。

  延光4年(公元125年),勇發漢兵6000騎,及鄯善、疏勒、車師前部兵,擊車師後部,大勝,虜其王軍就及匈奴使者。

  永建元年(公元126年),立車師後部故王子加特奴為新王。又斬東且彌王,更立其種人為新王,「車師六部乃咸平之」。

  永建元年冬,班勇發諸國兵擊匈奴呼衍王,王敗走,其下皆降。北單于率眾入車師後部,勇命屬下馳救之,單于敗走。車師遂「無複虜跡,城郭皆安」。

  是時,唯焉耆王元孟未歸附。

  永建2年(公元127年),勇請擊焉耆。漢順帝命敦煌太守張朗配合。勇乃分兵兩路,約期同至焉耆。張朗因原有罪在身,欲邀功以自贖,乃先至而戰之,首戰告捷。焉耆王懼而求降,張朗徑入焉耆受降而還,遂得免誅。勇因以「後期」論,「征下獄」,後「免」。



  在《隆之傳奇》看過了《絲路豪俠》的故事概述,這部戲很可能是發生在永建2年(公元127年),班勇、張朗相約征焉耆,張朗負約先攻焉耆,後班勇因之「征下獄」期間。



  超、勇父子再通西域的歷史意義絕不下於張騫首通西域:

  1. 西域和中原隔絕半個多世紀後重新開通,有很大程度得開闢性質。千古流名的絲綢之路南北二道重開,中外貿易、交流重新暢通無阻,中國的古文明遍播四海。

  (否則,千載之下,後人也無法寫出《絲路豪俠》了,一大幫“奇迷”少了對吳這部好戲的期盼了。不管別人如何,反正,一直對西域歷史頗有興趣的我是極度想看《絲路豪俠》的。)

  2. 班超遣使「甘英」使大秦(即古羅馬帝國),至條支,臨地中海,所涉足之地「皆前世所不至,山經所未詳」,大大擴展了國際交往的範圍。



後記:

  1. 班勇撰寫《西域傳》,是實地考察的結晶,真實可靠,是今天中外各國研究這一地區的重要歷史文獻。《西域傳》為《後漢書.西域傳》全部採納,范曄坦言之:其傳為採班勇所記。

  2. 累死我了,一大堆的書,有的是純文言文,有的是純白話文,內容又太過於詳細,要改成風格統一的半文言文,又要將要領提出,頭也大了。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