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豪俠》,一部令人震撼的武俠精品(吐血推薦)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月出西山
2004/07/06
轉自天涯社區「影視評論」



  幾天前,無意中看到南方影視頻道正在熱播的武俠懸疑劇《絲路豪俠》,眼前一亮。當下就有了一種急切想看下去的衝動,於是以最快的速度購了碟,二十二集的連續劇用了不到三個晚上看完。看完之後,我只能用「震撼」來表達內心的感受。毫不誇張的說,這是近年來難得一見的武俠上乘之作。絕不遜於所謂的央視大劇;也是一部最具武俠特質的,有深度、有內涵、思想性和藝術性高度結合的精品。強力推薦喜歡武俠的朋友們看看,相信一定能打動你的心,讓你熱血沸騰,恨不得能投身於那個充滿俠義精神的武俠世界,去英勇救美,除暴安良、扶危濟困……

  這是一部以漢代風光雄奇的西域大漠為背景,通過寫殺手燕逍遙受雇行刺西域最大的飛駝商隊主人刀爺,而捲入一場商隊、神秘教派、朝廷權貴之間的紛爭與陰謀中,從中折射出各種人物在特定的環境中的複雜人性,面對正義與邪惡、金錢與道義、仇與愛的抉擇。情節曲折詭異,懸念迭生。說它最具武俠特質,是從情節、對白和武打設計而言。這是一部非常男性化的片子,風格雄健豪放,情節錯綜複雜。先看看這個主人公——燕逍遙,這是一名武藝高強的刺客,他「從無失手記錄」;這又是一名與眾不同的刺客,說他與眾不同,是因為他有他的殺人原則:「無惡不殺、婦女不殺、小孩不殺」,他遇事冷靜,但卻有一顆俠義的心,他搏命掙來的錢不是自己享樂,而是用於收養孤兒。正乎?邪乎?他鮮明獨特的個性別具攝人心魄的魅力,他是殺手,更是俠客。有這樣一位獨立特行的主人公,已經使本劇有了一定的戲劇張力,再讓他置身於風浪之巔,在與形形色色人的矛盾衝突中盡顯其英雄本色,「俠」之精神昭顯無遺。



  再來看看本劇的對白:

  燕逍遙(以下簡稱“燕”)舉著火把穿行於幽暗的樹林。

  林中忽然燃起無數燈籠。

  燕不動聲色,繼續往前走。

  燈籠上有字,清一色寫著「死」。

  燕停住,忽然開口:「鬼火燕八,我知道是你,趕快出來吧。」

  鬼火燕八(以下簡稱“鬼”):「燕大俠果然了得。」

  燕:「這幾個月生意不錯吧。」

  鬼:「想不到你的消息也這麼靈通。」

  燕:「我還聽說誰看見了你的鬼火,誰就看不見日出了。」

  鬼:「不錯。」

  燕:「今夜月黑風高,鬼火通明,看來又有冤魂要赴黃泉了。」

  鬼:「不愧是老江湖。」

  燕:「鬼火燕八,有錢就殺?」

  鬼:「哈,讓你見笑了。」

  燕:「咱們就不能各走一邊嗎?」

  鬼:「那就不叫燕八了。」

  兩人開始動手,交換了幾招。火光與刀光交相輝映。

  鬼火燕八忽然躍起,消失了蹤影。

  燕的眼皮略抬,冷冷道:「你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鬼:「鬼火既已點燃,那就一定要有人倒下,或者我,或者你!」

  燕忽然猛轉身將火把插在地上。

  衣袂破空聲,有人影從燕頭上飛過。

  燕的刀拔出數寸,又收回。

  人影又掠過。

  燕的刀又拔出數寸,再收回。

  人影飄來飄去。燕眼睛隨人影略轉,沒有動。

  火把忽然一閃,燕閃電般抽刀、轉身、劈下。

  鬼火燕八立在他對面,面具片片碎裂落下,鮮血從頭上、嘴奡擖X。接著,手中的刀也掉落,身體前傾直挺挺倒在地上。

  燕逍遙持刀望著他倒下



  這是從片中隨意摘取的一段,沒有刻意去選。聽多了那些所謂武俠大劇大段大段肉麻當有趣的搞笑臺詞,能聽到這麼有古龍風格的對白,實在讓人神清氣爽,濁氣頓消。整個劇中的對白都精妙簡潔,意猶未盡,沒有扭扭捏捏、唧唧歪歪、哭哭泣泣、廢話連篇,有的是充滿智慧的點到為止;有的是符合江湖人身份的快人快語;有的是深沉內斂卻極具感染力的「情話」,精彩的對白讓人過耳難忘,也使此劇的武俠色彩更為濃厚。

  此劇的武打設計也令人叫絕。沒有飛來飛去,電光火石、驚天動地的所謂特技,一招一式簡潔實用,毫無虛假浮華之感。在古龍小說中描繪的高手對決的場面,以古龍原著改編的武俠劇往往神韻盡失,在此片中卻能窺見一二。燕逍遙是用刀的,號稱天下第一快刀,出招迅捷,凌厲霸氣,力不虛發,從不拖泥帶水,有的甚至一刀致命,看得人血脈賁張。片中打鬥場景的變化和招式設計豐富多變,有萬里黃沙上的馬上征戰,也有戈壁灘上綠草草叢中的往來廝殺,還有布幔叢中的撲朔迷離,有幾次亭中打鬥,從竹簾透過的光影中看高手對決,充滿緊張刺激和光影交錯的美感,令人歎為觀止。

  雖說對白和武打都有些古龍的風格,但與古大俠不同的是,此劇引入了漢王朝班超出使西域,開通絲路古道後,西域各民族大融合的一個特定的歷史時期,是生活在那個特定時期和背景下的人和江湖,不是脫離現實的狹隘的打打殺殺。它有更厚重的歷史依託和更高的立意。這也是此劇不同於一般武俠劇的膚淺之處的地方。

  另外此片還有很多方面都令人讚歎不已,它的整體風格雄渾大氣,情節緊張快捷,懸念叢生,鏡頭語言極其豐富,場景樸質自然,宛若一部加長版的電影,又如一幅幅構圖精巧的油畫,蒼涼悲壯的瀚海黃沙,一望無際的遼闊綠洲,具西域特色的人文景觀,精彩的畫面讓我們彷彿身臨其境,置身於西部的異域風情中。音樂的元素也是多元化的,配合場景和人物內心,有悠揚的駝鈴,也有抒情的琴聲,蒼涼悲壯的蕭聲、塤聲。片頭曲高亢激越,片尾曲柔腸婉轉,與本劇的情節和內容相融和。服裝造型簡潔樸實,很生活化,也符合人物的身份,女人沒有什麼珠光寶氣,坦胸露背,男人也不是個個帥哥,更沒有什麼奇裝異服,戴什麼鬼怪臉譜,除了服飾上的區別,和身邊的人沒什麼兩樣,看著清爽、舒服。

  演員的表演也是非常精彩的,吳奇隆飾演的燕逍遙是一個冷面的殺手,沒有過多的語言的表情,但他用眼睛在說話,豐富多變的眼神把這個外冷內熱的殺手詮釋得不溫不火,有情有義。這才是真男人、真殺手,哪兒像那些聲嘶力竭、動不動就痛不欲生作抽筋狀的「俠客們」,其他如牛振華飾的謝司寇、王雙寶飾的刀爺、景崗山的南天星都個個形像鮮明,各具特色。(說實話,景崗山能把老謀深算的南天星演得如此到位,還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女演員們也毫不遜色,兩馬(馬蘇和馬雅舒)爭奇鬥豔,尤其是馬雅舒飾演的百花,那盈盈淺笑和蛇蠍心腸的反差給人留下極深的印象。

  整體的表演水準之高,是近年來電視劇堣眹ㄙ滿C西影果然是大手筆,而張之亮也果然名下無虛。此劇延續了西影廠一貫的風格,使人想到之前西影的《雙旗鎮刀客》,但最難能可貴之處還在於本片能夠堅持自己的個性和風格,不為時下所謂的流行所左右,毫無媚俗的成本,是此張(之亮)高於彼張(紀中)之處。

  稍感不足之處是,第一、二集的光影色調處理偏暗,加之交待複雜的背景和人物關係,會有一點亂的感覺,但看下去就會漸入佳境,帶給你無以言傳的視覺享受。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