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豪俠》觀後雜想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玉樓春
2004/07/14



  終於在兩天多的時間堿搷馱F9個碟,感覺是通體舒暢的,很奇怪。

  (一)放第一張碟片的時候,當那充滿新疆風情的前奏響起時,玉樓春腦中響起的居然是《打起手鼓唱起歌》這首不知何年的老歌,跳躍的音符一轉,出來的居然是類似信天遊風格的陝北民歌,短短的幾句,配上幾個簡潔的鏡頭,讓人一下就投入其中。(玉先生在一旁道:「片頭不錯,肯定能超過那個什麼《名捕》。」)精美的畫面,舒朗的鏡頭移動,真是飽了「眼福」哦。不過,說老實說,看完頭一盤,心埵釣ЙL的失望,可能是前幾天看了小草、西江月等先看過的朋友的評論吧,這前兩集半的戲讓玉樓春心埵酗@些不滿足,有一些小小的失望。還好,從沙雞客棧開始,故事漸漸變得好看了,有了一些緊張氣氛,有了一些精彩的較量。

  (二)看這個戲時感覺很奇怪,沒有使用過快進,沒有非常緊張甚至不敢看的地方,除了看到一些鏡頭被重複使用時,也沒有讓玉樓春感到厭煩的地方,所以從始至終都沒有激動萬分,血脈噴張的感覺,都只是靜靜地坐在那堙A靜靜地看著,即使感動,也僅僅是濕了雙眼而已;看著燕逍遙策馬的身影,心沒有像預期的那樣激動地跳躍,也沒有感到深重的痛楚。這應該歸功於編導和演員,讓一切都適可而止,絕不刻意地煽情,反而讓人感到了舒服。

  (三)以全劇論,當屬於「漸入佳境」,讓玉樓春慢慢地身陷其中。這實在是與當初的預期相反,以為會是鋪天蓋地而來的「沙塵暴」,到得眼前,卻是輕風拂面,其間夾帶了幾粒細砂而已;原以為會「大河奔流」,定睛細看,卻只是沙漠中的一股清泉,連綿不絕。真正的震撼反而是這樣的不動聲色,帶給人的回味卻是綿長深遠的。

  (四)以情節論,其實這反而是玉樓春看戲時最不關心的。觀眾都知道雇主就是刀爺,南天星也絕非善類,燕逍遙絲毫沒有宣傳所說的「亦正亦邪」中的邪,唯一邪的可能就是他的職業(這是玉樓春心中的小小遺憾)。結局是可以想見的,看的則是過程,是燕逍遙如何應付這局勢和不同的對手,不同的旗主有不同的風采,有幾個還是非常鮮明出色的,雖然他們一般都其貌不揚,甚至名字玉樓春都分不太清楚,但其中幾個出彩的,真是可以成為燕逍遙的生死之交。謝司寇的下場有點匆忙,至少不應該是燕逍遙殺了他,如果只是為了襯托燕逍遙對瑪瑙的情意,就有點兒太牽強了。趙總管的身份有點兒沒安排好,使刀爺的計劃顯得太過殘忍,有損於刀爺的形象。(愚蠢的玉樓春一直以為,刀爺會最後和各位失蹤的旗主一同出現,不過那有些太圓滿了,犧牲是必然的,卻是我不能喜歡的。)

  (五)以人物論,最出色的當然是燕逍遙。但他的出色是因為他是一個沒有被神化的英雄,是一個真正的俠客,但他並不是虛高到了讓人仰視的地步,他是實實在在的,是非面前絕不含糊,不會輕易出手,但出手後絕不留情;感情上內斂深沉而隱忍,玉樓春為他與天琴的愛而不能的感情深深惋惜。天琴是三位女性中玉樓春最注目的一位,不過她的造型做得不夠好,唇膏的顏色和質地不好,雙眉有些過細,而演員似乎不太適應炎熱的氣候,皮膚的狀態也不好,多少影響了發揮的水平,但她仍然最吸引我,她心中的痛苦起伏也是表現得比較好的。瑪瑙的性格有些出乎我的預料,其實她和燕逍遙很像,只是更年輕罷了。

  (六)以造型論,主要人物簡潔利落,沒有過多的累贅和繁瑣。但假髮的質量普遍不好,所以所有戴假髮的人都顯得不太自然。南天星的造型個人認為最失敗,唇上的兩撇鬍子充滿了匪氣和痞氣,毫無貴氣;倒是他的衛士的裝束,活像古羅馬的武士,尤其是盔頭;而洛陽監獄中的武士的頭盔,則很像倒扣的水盆。其實這是笑談了,關鍵是飛駝商隊的服飾有些混亂,沒有共性,看不出是一個組織的成員,也沒有看出所謂的匈奴人的服飾有什麼不同。

  (七)以表演論,NICKY是很出色的,這一點是沒有任何疑問的。如果說蕭十一郎還帶有偶像的影子的話,燕逍遙則完全是作為一個人物立了起來,玉樓春在看劇時沒有一時想過「他好帥哦」之類,但燕逍遙的俠和情,彌漫在我的心中,久久不去。可惜的是,有一些演員的表演相對比較表面化,沒有深度可言;而一些不太重要的配角演員的表現就比較「業餘」了。倒是旗主中的性格鮮明獨特的藍雕、黑鷹、黃獅等讓玉樓春念念不忘。

  (八)片尾曲在第一次聽時有些失望,因為「生為感動,死為明確」一句處音樂和歌者都沒有刻意地加強,讓玉樓春沒有感覺到前幾天讀到它時的震動。但看完全劇後,其實是隨著劇情的深入,越來越覺得這是對的,還是那句話,真正的震撼反而是不動聲色的。

  不好意思,寫得太長了,剛剛看完,有很多話想說,又不知從何說起,所以思路比較混亂。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