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看邊想——《絲路豪俠》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筱悠
2004/07/15



(一)
2004年7月2日 星期五 晴

  開頭的畫面設得不錯,可惜家堛犒q視色調偏暗,看得不那麼清晰。懸念也設得十足,可惜美感不足。

  開頭半集沒有燕逍遙的戲,倒是把天琴和百花先搬出來了。不過開頭的戲不錯,沒有奇隆也可以看下去。

  待了足足半個小時,終於看見燕逍遙了。(開始也沒發現他是燕逍遙,曾一度誤以為之前那兩個戴斗笠的是燕逍遙。)「夜黑風高,鬼火燈籠,那男子手持一火把步入燈林。」男主角出現就是與眾不同,詭斃了!而且一出場就和燕八大幹一場,可惜畫面太暗,無法欣賞燕逍遙的精彩身手。「火焰跳動,那一刀下去,燕八的腦袋立刻被砍成兩半。」嘖嘖,刺客,身手果然與眾不同加出類拔萃加深不可測……第二天,面對著他撿回來的那幫孤兒和大哥大嫂……哇噻,溫柔,呃,是和藹,真服了他……人前人後兩個樣(說得他像大反派)。

  然後又播到天琴對燕逍遙的回憶,剛見面就來個「英雄救美」(一出場就猜到了),然後來個若寒式的微笑(真的頗像水若寒)。

  最近燕逍遙「生意不錯」,總算不辜負我對他的期望,昨天還抱怨他當殺手殺的人少,今天兩集就殺了不下十個人。只是覺得有一處很滑稽,燕逍遙隨手一扔那把刀居然就插中了那個人??還有那個手握釘子的人(這種攻擊方式挺特殊)拍燕逍遙的肩膀的時候,他居然不避不閃?!就這樣第一次受傷了……唉,想不歎氣都不行。

  接下來和瑪瑙的相遇稍嫌平淡,倒是和百花的相遇挺有趣。「我是在看馬,也在看妳。」說這句話時我被嚇了一跳,他是來殺人的還是來找老婆的?!後來才知道,找馬的……那匹馬居然是他的!

  那個雇燕逍遙殺刀爺的人值得深討一下,滿神秘的。(當時還不知道他就是刀爺。)

  最後談談片頭曲和片尾曲。

  片頭曲前奏蠻長的,開始我還以為是純音樂。畫面接得很精彩,看得我出神極了。突然,聲音響起……男的?!我的嘴角差點抽了筋,我的騰格里!!那首歌聽得我都沒有看下去的欲望了……

  片尾曲就正常點,是個女唱的,我也沒留意聽。只顧著看那些精彩鏡頭,好看好看……

  有一點是想笑的,燕逍遙中毒後殺人那場有個特寫:沾血的刀,鮮血滴落。那血是不是紅得假了點呢??



(二)
2004年7月5日星期一晴

  因為上一集沒看全,今天一開頭就一頭霧水了。百花和燕逍遙這麼快就交手拉?!可惜沒機會看了……

  又一個無情,老是受傷……

  那一幕摔得還蠻真的,連滾帶摔……大概吃了不少沙吧?連摔都要帶點美感,真不容易……

  以前她們(指你們)談若寒和十一郎時都喜歡說奇隆的眼睛。可在絲劇堙A因為光線問題(說穿了就是我家電視的問題),很難可以看見燕逍遙的眼神變化。倒是很喜歡看他笑,那抹似笑非笑、略帶嘲笑、冷笑……總之就是包含很多種的笑。我記得以前某某說過,若寒的笑是若隱若現的,我不是很難領會,笑的淺嘛!現在燕逍遙的笑容……有種說不出的複雜的味道。像燕逍遙望著白玉虎一隊人馬離去時露出的那一抹笑(現在終於理解什麼叫「一抹笑」了)。

  終於不用糾纏在N角戀堶惜F(以前看電視都有N角戀),通篇上去,情感戲堨u有燕逍遙一個男主角(我不得不承認在江湖競爭埵術個男主角),卻有三個女主角。(夠爽的,又是三個女人。)燕逍遙是個成熟老練加深沉的角色,奇隆詮釋起來的確有這種味道(可惜我不大喜歡),不是每個偶像派的演員都可以演這麼深沉的角色的。譬如說讓金、林或蘇來演,都將會是一個大敗筆(至少我是這麼認為)。奇隆都適合演那種不說話的角色(蕭例外),我看俠女的時候,就希望若寒永遠不要開口……適當時候開一下口。

  再說說打戲,燕逍遙平均每集就大打一場(沒把奇隆浪費了)。跟燕八打的那場太黑,看不清;跟百花打的又沒看見;跟咒奴們打的太混亂,沒時間品味;只好寫寫跟白玉虎打的(其實也沒留意看多少)。剛開始拿刀的動作蠻有十一郎的味道,(是不是每次打都要擺POSE?我每次看燕逍遙打「單挑戰」,兩方都要擺POSE,好奇怪哦?)打的架式就和若寒、伊藤很相似。嘻嘻,奇隆畢竟不是聖人,即使他把燕逍遙演得多麼不像其他角色,一打架就難免露出破綻(不過後來打了幾次都沒露出破綻)。

  還是覺得特寫少了點,奇隆的細節表演得不到很好的發揮。

  好無聊啊,南天星有必要去當這個媒人嗎?燕逍遙和南那段對話,看得我都快打瞌睡了,在我看來那真是廢話得不能再廢話了。燕逍遙應該採取強硬態度一走了之才對嘛,又怕傷了瑪瑙的自尊心……突然覺得瑪瑙這個角色怪怪的,時而像小綿羊時而像大母狼,讓馬蘇演好像不太合適,個人覺得她適合演天琴。所以李演天琴我覺得也不好,她適合演瑪瑙。(當時是這樣想的,現在想想,誰演誰好像輪不到我在這兒嘮叨吧……呵呵!)

  說實話,絲劇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吸引人。精練簡短加深奧的臺詞,深不可測的人物,還有暗暗的畫面,氣氛沉得不得了,看得我蠻辛苦的。(若寒雖談不上輕鬆,但沒有燕逍遙那麼壓抑。)



(三)
2004年7月6日 星期二 晴

  好不容易終於把那些超級複雜的關係搞清楚搞明白了。(人物實在太多了,關係也複雜,加上畫面暗暗的,認不得人。)

  刀爺送馬車那一段很有趣。「輸了收屍,贏了送人。」果然一舉兩得,而且充滿了武俠氣息。

  「就是因為我有病,所以才流落到這堙C」這句臺詞我太喜歡了!有時覺得燕逍遙這個角色真是有個性極了,酷到骨子媕Y。

  只是覺得燕逍遙的配音員出了個小小的錯誤。燕逍遙說開客棧的時候應該表現得讓人覺得眼前此人有深不可測、高深莫測的心態才對,畫面太暗,沒看清奇隆的表情,但配音員到這堮氶A就把燕逍遙的聲音配得有點自命不凡的感覺。(敗筆,那聲音聽得我很不爽。)那個配音員其他時候還是配得不錯的,怎麼會出現這種敗筆呢??

  突然發現,用日出日落來表示時間很新穎,(以前也見過一些,但弄得沒有那麼漂亮。)真的很有美感。有那種張力、豪獷的野性美(又想起狼)。那輪火紅的太陽,太漂亮了,簡直是狂到極點的美!(「狂」這個字用得不太好,可實在找不到適合的形容詞。)

  天琴還是冷冷的,可我怎麼看都有種彆扭的感覺。也沒和燕逍遙有什麼對手戲,只有兩個沒頭沒腦的回憶,讓人蠻傷腦筋的。(此劇的確不適合大眾人群看,過沉了點。)

  唉,燕逍遙又中毒了(平均兩集中一次)。這段設得不錯,頗為曲折,有種看懸疑劇的感覺。很多結果都是出乎意料的。

  內容錯綜複雜,而且臺詞深奧(也不必多說)。就像青青草說的,是一部加長版的電影。加上武俠內涵極其豐富,(這句說得有點莫名其妙,當初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寫。)很有深度藝術感,值得深入研究(現在打算買一部收藏)。其實我每天看兩集都有種消化不良的感覺。絲劇就像一杯濃茶,(這個比喻老套了,但很貼切;純咖啡就太現代化,不合適。)初入口,或苦澀或無味,但多喝幾口,就會有種餘音回縈、盪氣迴腸的感覺……我還是蠻喜歡的。

  不能不提那兩首歌了。青青草說那是陝北的民歌調調,高亢蒼涼,有種娘娘腔(天生如此),於是硬著頭皮聽了幾次……其實也不是那麼難聽,倒是我媽媽(她挺欣賞那個唱片頭曲的人)聽了之後,說不好聽。(她喜歡聽那些實力派歌手的歌,我以為她會欣賞《玉門關》的高音,沒想到……)片尾曲也不用說,越聽越順,歌詞配畫也和諧極了。



(四)
2004年7月7日 星期三 晴

  終於明白青青草她們為什麼會對絲劇的期待值那麼高了。雖然沒有蕭劇吸引人,也沒有俠劇詩意美(自然也沒有名劇白癡)。但它從骨子媕Y透出一種磅礴的藝術氣息,要人從頭到尾慢慢得欣賞它。如果一次性吞噬,反而會弄巧成拙,無法領略它那種特有的魅力。(看電視劇還是一集一集看的好,我考試前一天忍不住快進熬夜看完《俠女》,結果抓不住那個第一感覺,現在後悔極了……)

  我一直都認為,劇中的男主角是不會對好人動心機的,因為他也是好人。可是燕逍遙的出現徹底破了我的想法,我忘了他是個刺客……(怪不得之前幾集看都覺得不太舒服,我該換個角度看。)事實證明男主角不一定要當個好人。(上次我說燕逍遙不像好人,青青草好像生氣了,這次還是省了那段吧。)

  看來燕逍遙還是對三年前的那個天琴念念不忘(又愛又恨),他對天琴動了真情。我覺得有點好笑的就是,燕逍遙對著瑪瑙好像就那麼幾句:「妳如果不喜歡,可以走啊。」「為什麼總跟著我?」口氣硬邦邦的,好像人家欠了他幾輩子。

  「一個騙子的故事,永遠是全天下最動聽的。」哇噻!經典臺詞耶!可是我有點搞不懂,燕逍遙三年前並不出名(因為他現在也不出名),為什麼會叫他加入聖教呢?還有,難道天琴離開他就可以救他嗎?

  當燕逍遙叫天琴跟他走的時候,我好像又看到那個「笨笨的」蕭十一郎叫沈璧君跟他走的樣子。看來男主角無論怎麼不同,還是有一個共同點——「笨笨的」。說到笨,覺得燕逍遙有時候還是蠻矛盾的。說他聰明,有時候又很笨(像敵人拍他的肩膀,也不懂得閃);說他笨嘛,有時又聰明得緊。(像捉藍雕和金鳳娘,還有和刀爺的對話,都顯得他很睿智。)

  冰靈說百花靈山聖女的打扮美到骨子媕Y(配燕逍遙的酷到骨子媕Y),我倒覺得她是邪到骨子媕Y了。 她的言行舉止都透出了她邪邪的野心,有種詭異的冷豔(不知道用詞當不當),我覺得她比天琴更適合當大姐大。

  瑪瑙有點矛盾,她究竟是護哪頭的?



(五)
2004年7月8日 星期四 晴

  現在發現,編劇有點借助複雜劇情來糊弄觀眾了

  百花和天琴的大小終究亂七八糟。

  電視劇的一些無聲劇無聲得果真徹底,連配樂也不要了(不過我很喜歡)。足夠磨練人耐心的,借此劇來鍛煉一下耐心倒是個不錯的想法。

  今天的劇情有點拖遝,燕逍遙和黃獅比武,比了一整集都沒開始。不過有兩個鏡頭拍的很漂亮——燕逍遙左右瞥了兩下,然後不明顯得彎了一下嘴唇;(這個鏡頭拍的太OK了,而且帥呆!)還有黃獅帶一大幫人衝進來的時候,鏡頭拉向燕逍遙,拉的方式很好、很特別。(我孤陋寡聞??)只是我覺得燕逍遙那次的做法實在冒險,如果不是百花,他大概又死了一次吧。

  這兩集最出彩,漏洞也最多的是瑪瑙。首先她在簾子前拔刀的那個動作就很生硬,不太像練過劍的人。還有瑪瑙架空馬車調虎離山,飛駝那幫人是幹什麼的?馬居然追不上馬車??!!燕逍遙也歹放心,放瑪瑙一個人在那堙A就不怕她被人殺了?最值得喝彩的是瑪瑙和周豹在沼澤邊打到沼澤堙A瑪瑙三次以上摔到髒水堙]馬蘇拍戲也夠辛苦)。我想發笑的就是,燕逍遙找來的時候,她的衣服居然如此乾淨?!衣服幹可以理解,可是淨……讓人費神了。

  百花離開後燕逍遙獨立的那鏡頭,真是太漂亮了!燕逍遙右手拖刀,立在馬的旁邊,背後是碧海黃沙。之後還有幾次類似的,看看都想流口水。

  唉,燕逍遙又被女人刺了(之所以用「又」……不說大家也瞭解)。這次被刺後反手拔劍,然後向前踉蹌地走幾步,再跪倒在地。(最氣人的是還說一句什麼:「要再刺深一點才可以殺人」)我覺得好奇怪,燕逍遙又不是不想活了,他沒事幹嘛去挨瑪瑙那一劍呢?百花說要跟他走,又沒說殺他,他自己反倒先拔刀了;瑪瑙明擺著要殺他,他居然不避不閃?!矛盾……

  還有天琴,她怎麼當女主角的?燕逍遙有事也不出手,是不是等著幫他收屍啊?就只會在那媦u琴,連百花都比她主動……(看來當時寫的時候是在氣頭上)

  現在想起來,整部劇開篇就有點點問題了。刀爺雇燕逍遙去殺人,燕逍遙只聽他的片面之詞就行動拉?!是不是草率了點呢?



(六)
2004年7月9日 星期五 晴

  青青草說的十四集的變態鏡頭出現了……可惜畫面太暗,看不清……(真想買多台電視機)。瑪瑙說「繡小貓」那一段真有趣(難得啊),燕逍遙可能想像不出自己的胸口被繡上一隻可愛的小貓貓是什麼樣子吧!在受傷的情況下,在瑪瑙關愛的籠罩下,燕逍遙終於露出他真實的一面。(上次在石窟堜M天琴說話時也曾露出來過,還有對著那幫孤兒)「他們之所以選我,是因為即使我死了,也不會有人為我難過。」(誰說沒有,我會難過的!!)

  突然發現,南天星也不錯,我尤其喜歡那個配音員,配得很好。只是他過於神秘了點,他和百花是整部劇最難搞明白的。南把金創藥給了瑪瑙,可藥堜~然有毒!!百花數次救燕逍遙,可每回又為難天琴,誓言旦旦說要讓聖教殺燕逍遙,什麼邏輯?

  我頗為欣賞百花和天琴的對口戲,兩人每次談話都帶點刺。這樣勾心鬥角來,絲毫不比男人遜色。

  瑪瑙拿金創藥回來的時候,我就在想,藥媟|不會有毒啊?然後燕逍遙馬上就說出來了,真夠老江湖的。瑪瑙也夠聰明,懂得用銀針試藥,後來裝成燕逍遙調虎離山也是明智之舉。只是,那草是不是長了點呢?西域有那麼高(有一個人那麼高)的草麼?燕逍遙後來從草堶情u飛」出來的鏡頭也蠻有看頭。

  燕逍遙養傷的地方好奇怪哦,那堿O石屋還是山洞啊?瑪瑙對燕逍遙那麼好,燕逍遙應該會喜歡上她吧?後來燕逍遙的打戲自然是漂亮得沒法說,尤其是飛簷那節,也忒逼真了。只是官兵後來為什麼會轉追瑪瑙呢?

  電視劇的主角很少寫棋子(我見識少?),多數寫幕後主腦。(即使若寒是棋子,但劍萍不是。)而絲劇,燕逍遙是N個人的棋子,瑪瑙是南天星的棋子,天琴是東天王的棋子……呵呵!



(七)
2004年7月12日 星期一 陰

  這兩集還是蠻精彩的,看燕逍遙在那裡打來打去,過癮極了。對著同一張面孔,打了兩次,每次都看著那張面孔中箭倒下,不知燕逍遙心媟|有什麼感覺。

  燕逍遙去見第一個黑鷹時,門口那幾株是什麼呀?西域會有這種開鮮紅的花的植物的嗎?或是用來暗示將有流血事件發生?

  唉,一開口就被人罵作小人,誰才是小人哪?!居然用這種暗箭傷人的卑鄙手段!看著那些火箭飛來飛去的,真擔心會有一支射中他。不過那場仗也真精彩,(那支加過特效的箭飛向燕逍遙的時候,我想起「古墓魅影」堥瑭子彈飛向沐天恩的那一幕。)看得賞心悅目極了。最冷血的還是天琴和百花,百花在旁邊看也就罷了,天琴還真捨得讓燕逍遙在那堜擐漫擛※琚H雖然我知道她有苦衷,不過還是很難原諒她。(呃,她好像不需要我的原諒耶。)最值得拍手的還是那個假黑鷹的死。開始我看黑鷹拿著箭對著燕逍遙,還真為他捏了把汗。後來真黑鷹射死了假黑鷹,救了燕逍遙,還罵他笨,我覺得精彩極了。再後來燕逍遙用狼和狗來反駁他,也很有趣(比謝司寇和南天星有意思多了)。

  最值得唏噓的是瑪瑙(雖然我依舊覺得應該讓李來演瑪瑙),開始她放下劍,我還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後來知道真相後,覺得她真的好傻,傻得讓人憐惜。這時燕逍遙應該是對她動了情,(雖然他對天琴很懷念,但那畢竟已成過去。)否則他不會對拉依那麼凶。何況他們兩個日對夜對,燕逍遙又不是木頭,怎麼會不動心呢?(我這麼說,蕭好像成木頭了?)就算他沒有對瑪瑙一見鍾情,總該日久生情了吧?看著瑪瑙倚在燕逍遙的肩膀,覺得還蠻溫馨的。

  燕逍遙和那個趙掌櫃對話時,心堣@定不好受。他殺那麼多人也不是心甘情願的。他只是為了那些孤兒。現在想想,燕逍遙也不壞,他也是個好人。全劇除了謝司寇,也沒幾個壞人了,連南天星也稱不上壞人。如果他是東天王的話,那他這樣做的出發點興許只是為了聖教,天琴、百花的行為更不用說了。而刀爺也只是為了找出內奸(那個內奸可以說是壞人),那十二個旗主更是赤膽忠心得沒話說。立場的不同,讓這幾個人成為對立,可是從本質上看,大家都是好人(後來發現自己想錯了)。

  燕逍遙和黑鷹打之前的那番對話不錯,吊足懸念,讓觀眾沉浸在真與假之中,為燕逍遙捏把汗(好像只有我那麼神經質耶)。我很喜歡瑪瑙在燕逍遙臨走時說的那番話,有點類似海誓山盟,燕逍遙總該察覺她對他的心了吧?!

  那場打戲,想忽略它都不行,真是打得太激烈、太精彩了!!(每次都這麼說。)只是後來黑鷹死了有點可惜,他好歹是條好漢,不過總算死得光明磊落。那個射他的人是內奸吧?我開始還以為葉龜娘是內奸呢!誰叫她總是向南天星通風報信呢。(後來才知道,邱麟和葉龜娘兩個都是咒奴,兩個都是內奸。)燕逍遙追著邱麟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太對勁,果然中圈套了……猜想奇隆拍那個鏡頭時一定不好受,那麼多匹馬,揚起那麼多塵,嗆都嗆死人了!唉,真不容易啊!



(八)
2004年7月13日 星期二 雨

  今天看的兩集燕逍遙的戲少得很,自從和蔣虯在染布坊(不知道是不是)碰了面之後,整整一集都沒出現過。我感歎可憐的絲劇,本來是二十四集的,被剪成二十二集拿出來賣,再被剪成十八集拿出來播……落得和俠劇相同的命運。

  燕逍遙這個刺客當得也夠倒霉的,老有人抓了他關心的人來威脅他辦事。他說的一句話真的沒錯:「把我當朋友的,沒一個有好下場。」(雖然當時還談不上「下場。」)

  我覺得真相由刀爺本人說出來不太好,太白癡了。設了那麼多懸念,本該由主角來揭曉才對的嘛,幹嘛是別人自招呢?編劇簡直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聽了天琴和瑪瑙的一番話,很受感動,覺得自己有一點點喜歡上燕逍遙了,可惜,片子已快大結局了。其實每次看燕逍遙打架都是一種享受,可惜,沒幾個是他的對手。

  自從燕逍遙在染布坊走了之後,剩下整集都在放以葉龜娘、蔣虯和邱麟為主的戲。蔣被邱誣賴後,葉去看他的那場,我覺得他們兩的感情遞進是不是快了點呢?感覺上有點怪怪的。

  葉和邱是奸細這個真相是由他們說出來而不是由燕逍遙揭發出來……設了那麼多懸念,結果還是自己拆自己的台。

  編劇可能對南天星的臺詞下過一番工夫,他說的很多話都意味深長,似乎另有所指,把我糊弄了一番。(有一次我居然以為謝司寇是東天王,太可笑了。)唉,南天星是東天王這個事實居然由邱麟說出來?!……真服了編劇,居然捨得這樣一手毀了自己苦心經營的氛圍。

  有兩點覺得很奇怪的:一是蔣虯怎麼知道刀爺在哪裡,他是怎麼找到刀爺的?二是邱麟看他的樣子似乎是對聖教忠心耿耿,怎麼後來會威脅南天星呢?

  燕逍遙整集都沒出現過,不知跑哪裡去了。



(九)
2004年7月4日 星期三 晴

  沒放大結局之前,有點緊張;放了之後,又有些不甘。每次看完一部片子,心堻ㄦ|想:就這樣大結局了?沒看過幾個大結局是滿意的。

  南天星也夠狠毒,為了借他人之手滅掉謝司寇,不惜犧牲翡翠……既然預料會有這樣的結果,他又何必心疼、何必傷心、何必哭呢?南天星那麼老謀深算,他就不會想別的方法嗎?又何必讓翡翠去送死呢?她死了他又傷心,這算什麼嘛?「多此一舉,自找沒趣」!

  燕逍遙每次和一個人打架,鏡頭總要轉來轉去,要麼去播南天星翡翠的,要麼去播天琴百花的,就是不讓人好好看他打一場。沒事就不要這樣嘛,觀眾看了會認為這是「故弄玄虛」的!(其實我也有這種感覺)

  說到打架,不能不誇獎一下燕逍遙,太聰明了!懂得借助天時地利、以靜制動,謝死在他手堣]不算冤枉。還有那個南天星的手下,暗算燕逍遙不成反被殺……最後燕逍遙擺的那個POSE,太帥了!雖然被頭髮遮住半邊臉,但仍遮不住其鋒芒,那出塵的氣質,就是無人能比啊!(毒發之中……)還有燕逍遙去找刀爺時,面對著那幫小嘍囉,露出的那個不屑、輕視的神情,酷斃了(雖然我實在覺得他不該在這種場合露出這種神情)!我原來還以為他直接去百花塢找百花要人呢!原來沒那麼傻,可是他為什麼在聽說瑪瑙被咒奴抓後去找刀爺呢?納悶……

  拿了孔雀刀之後他們又遭伏擊,那個雙重內奸刺了刀爺一刀(又一個諾夕風影),可是後面就沒交代了(因為「雙重內奸」已經被刀爺打死),猜想他應該是咒奴或是窺視孔雀刀之人。

  後來有人向燕逍遙通風報信,而且還是個咒奴!我感覺怪怪的,還有咒奴站在天琴那邊嗎?太假了吧?燕逍遙放走百花救了天琴和瑪瑙,然後跟天琴說的那番話,應該是預示了他們終將分離的結局;而後瑪瑙臨走時跟燕逍遙對望,那份濃濃的情……燕逍遙肯定是愛上瑪瑙了!

  突然發現南天星打架也很好看,南天星和燕逍遙打更是超級好看。尤其是兩人共刺孔雀刀那一幕,漂亮極了!(就在此時發現南天星的刀有點像鋸。)還有燕逍遙最後那一飛腿,堪稱經典!!反正燕逍遙每次打架都能讓我目瞪口呆,太漂亮了!(說了好多次)

  雅雅演的大反派最後跳崖死了(有幾幕拍得好漂亮),突然發現此劇死了好多人,最近更是死了三個美女(翡翠、葉龜娘、百花)。讓我想起黛安娜說過,她之所以在她的故事媦g進了那麼多的謀殺,主要是因為她不知道該怎樣處理那些人物,所以乾脆把他們統統殺掉了事。不知道編劇是不是也是這麼想的。

  燕逍遙說的最後一句話意味深長啊,他是想為瑪瑙而改變嗎?

  結局是燕逍遙和瑪瑙回到中原,天琴帶著孔雀刀回到天竺。可是我看著就是不太好,我想既然都死了那麼多人了,不在乎多死一個天琴吧?看著燕逍遙騎馬望著天琴離去,手媮椪陬萓o的髮簪(不知道是不是),我老覺得燕逍遙會對她念念不忘,這樣對瑪瑙好像不太公平。(當然我知道即使她死了,燕逍遙還是會對她念念不忘的,可總得給觀眾一個心靈安慰嘛!)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