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雜語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玉樓春
2004/08/04



  深夜無眠,似有千言萬語壓在心頭,終是俗人一個,不吐不快。

絲路燕語

  馬兒在慢慢地走著,身邊的她默然無語,她在想什麼?我呢?我又在想什麼?為什麼耳邊總是一縷琴音,若近若遠,若有若無,卻總不斷絕呢?

  她走遠了,背負著她生來的使命,留給我一個永遠悵然若失的背影,留在我心上一道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為什麼她只能選擇她的使命和責任,不能選擇我呢?玉碎瓦全嗎?

  三年前她不辭而別之後,我一直活在痛苦和恨意當中,可我從沒恨過她這個人,只恨無緣相守;這次在此重逢,當她的飛鏢襲來之時,我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她嗎?我呆呆地看著她,彷彿空氣都凝固了一般,所有的人都消失了,只有她…

  那晚她用琴音招我相會,訴盡了心中的一切,當時我的心是那麼歡快地跳躍,可又迅速地沉入了無底的冰洞…

  我終於知道她心中的情,也知道了她最終的選擇,可她為什麼不開口讓我為她守候,只是想盡辦法讓我離開?難道她一廂情願地以為這才是為我好嗎?既然她沒有開口,既然她做出了選擇,我不會再勉強她,不會再給她壓力,就讓她沿著她選擇的路走下去吧,只是從此關山萬里,魚雁難通,希望她能好好珍重…



絲路琴語

  毒烈的太陽炙烤著我,風兒裹挾著沙礫拂過我的面頰,可我為什麼沒有感覺呢?

  他和瑪瑙終於走遠了,而我只能在這塈b呆地凝望,是的,有一刻真是盼望自己是他身邊的那個可愛的姑娘,能夠從此無憂無慮地陪伴他走遍天涯,只是…

  不要再想了,三年前離開他的時候,不都已經想清楚了嗎?現在他有瑪瑙相伴,那是一個多麼單純執著的女子,總覺得和他很像,而她那潔白無暇的身世和心靈,才是他今後一生幸福的保障,而我…

  他是一隻蒼鷹,本就該在廣闊的天地間自由地飛翔,雖然我那麼地渴望可以與他並肩翱翔,可我的出身總是他的負累,不應該為了愛而縛住他寬大的翅膀,只要他能飛得高,飛得遠,飛得自由自在,身邊又有那只堅韌的小鳶兒相伴…

  而我也該走了,背後的孔雀刀在提醒我,既然我生為肩負聖教復興使命的總護法,為了那千千萬萬虔誠的教眾,為了今後不再有流血犧牲,為了父母親人的殷殷期望,為了他們能從此寧靜幸福地生活,這是值得的,不是嗎?

  再見了,燕逍遙,再見了,瑪瑙,從此天遙地遠,尺素難通,大家各自珍重,如果有緣,他朝重逢,我會用我的琴聲歡迎你們…



絲路瑪語

  燕大哥一直沉默著,他是一個沉默的人,認識這麼久,他從未向我訴說什麼,可他的心聲,我全部都能解讀。

  當他傷心地凝視著從遠處走來的她的時候,當他搖搖晃晃地把酒灌下去的時候,當他循著琴聲聽她傾訴的時候,當他默默地流下眼淚的時候,當他無言地目送她遠去的時候,我都從他那狀似平靜的外表下,清楚地解讀到了他的內心。

  而她呢,那訴說著千言萬語的琴音,那咫尺間情愫難通的哀傷眼眸,那佯作無知無覺的話語,那玉成他人的堅定表情,都讓我的心不安地跳動。

  漫漫長路,一路走好,我會像輕風一樣托起他飛翔的翅膀…



絲路花語

  飛呀,飛呀,飛越大漠黃沙,飛越河流險灘,我終於可以自由地飛翔。

  那並駕遠去的是他和她嗎?那背道而馳的是她嗎?而我終於可以淩駕於所有人之上,在他們不可觸及的天空中飛翔。

  這才是我的歸宿,不再有權力,不再有欲望,也不再有痛苦,這才是真正的自由。如果當初燕逍遙真的跟我走了,那我現在一定會後悔,征服的快感總會很快地消失,剩下的就是厭倦。但他是唯一觸動我心弦的人,不知他會不會偶爾想起我呢?

  都不重要了,讓我繼續無憂無慮,沒有任何羈絆地飛翔吧!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