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說百花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檐上青青草
2004/08/11



  若說我的感覺……

  我覺得馬雅舒演得很好,但我卻不喜歡百花這個角色。

  不太贊同淩紫嫣的看法。

  百花的權力欲,愛上燕逍遙之前就有。即使沒有燕逍遙,她也仍然是個殺人如麻自我中心的女人。

  當然她有她的可愛之處,這個MM狠、絕、強、敢愛敢恨、行事乾脆利落,都是讓人又愛又恨的特點。而她愛上了燕之後,儘管仍然心腸狠毒,但對燕逍遙的一片癡心也實在讓人感歎,每次看到燕逍遙,她就變了個眼神,燕逍遙觸動了她心底很柔軟的那一塊,所以她望著燕逍遙的時候,那眼神居然會是哀怨動人的。

  她與天琴性格完全不同,一個外向,一個內斂,卻同樣有心機,兩個女人在一起的心理戰很精彩微妙。

  說到悲哀,我覺得她有一段話很能體現內心的一些東西。她救走了燕逍遙,希望燕帶她走,因為她不喜歡那種勾心鬥角的生活。那時候忽然覺得這MM也很真實軟弱。然而她的軟弱只是一瞬間,當燕逍遙拒絕了她,她還是要用習慣的狠絕的手段來完成自己的理想,達到自己的目的。天性使然啊……

  她的結局,並不讓我覺得悲哀,也不覺得是她的悲哀。實際上,她若是平平穩穩地在咒奴媊~續耍手腕耍心機一升再升,才是她的悲哀。(因為她雖習慣這種生活,但她卻不喜歡這種生活,厭倦這種生活。)而她若是殺掉了瑪瑙和天琴,除掉了對手又得不到燕逍遙的心,也仍然是悲哀。但她最後來了精彩的一跳,藍天白雲自由自在,從形式到精神都酷斃了,這才是她人生的最高點,幾乎接近快樂。

  燕逍遙沒有毀了她,對男人的愛也沒有毀了她,反而讓她的人生從乏味中拯救出來,完成了輝煌的昇華。

  悲哀的是天琴。太克制自己的人永遠只能苦著自己,成全別人,一輩子背著聖教的包袱,在空蕩蕩的殿堂中回味耳際上遙遠的一抹溫暖。

  男人的好色誤國怪不得女人,女人的因愛瘋狂也怪不得男人,活成什麼樣都是自己的選擇,怪別人就沒意思了。

  百花從來就不是一個正常女人,也不可能過什麼正常女人的生活,她愛上了燕逍遙,但並沒有因為燕逍遙而改變自己失去自我。這個MM從來都毫不猶豫地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無論是權力還是愛情,並且在追求的過程中不擇手段。燕逍遙不是她的天,只不過是她得不到的一件東西。她的死並不是殉情,而是不願甘居人下,不願成為「浪子回頭的模範代表」,不願當個乖乖的小綿羊,這是她乾脆的地方,也是我唯一欣賞她的地方。她活得挺純粹。

  好死不如賴活著?呵呵,我總覺得有快樂、或者有希望,活著才有意思。也許是價值觀不一樣吧。那些好死的人,自然覺得死得值得,而賴活著的人,也自有他的道理,大家各自選擇自己的路好了。

  那麼多人不喜歡天琴麼?可我還是喜歡她,喜歡她第一次看燕逍遙時那撲閃的眼睛,喜歡她用指尖彈撥出跳躍的音符,喜歡她在「地獄」媥拳瞈P逍遙時那滿含話語的眼神,喜歡(或者是憐惜)她撫摸耳邊已不存在的耳環,她一出場,我的心就發皺、發酸,甚至有點發痛。

  百花和天琴一直在較量。為聖教、為愛情。

  聖教對百花來說是權力,對於天琴卻是義務。

  百花想的是得到,而天琴想的是付出。

  愛情也一樣。

  天琴救燕逍遙,為了讓他走。百花救燕逍遙,為了讓他留。天琴的愛,是為了燕逍遙幸福,百花的愛,是為了自己幸福。

  我喜歡善良無私的人,所以我喜歡天琴,憐惜她活得太辛苦,敬佩她的堅忍。她和燕逍遙很像很像。

  瑪瑙,自然是人見人愛,偶就不多說了。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