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的真實與表意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早呀
2004/08/12



  總共看完了六集半,N多感覺在腦子媔藕菕A想整出思路再寫,也想全看完再寫,不過自己記性不好,怕過些日子有些最初的感覺會忘,所以就動筆了。再說一下,鄙人生活習性和蝙蝠相近,但畢竟是半夜,而且情緒處於不穩定中,大腦處於極度疲勞中,所以估計會很沒條理,有不少胡言亂語,大家別罵。

  看的六集半是前六集加被大家極力推崇的那段。(不用說是哪段了吧?)



  以下是正文。

絲路的真實與表意

  只看了幾集,卻有很深的感動,感覺自己不像是在看一部電視劇,獲得的那種愉悅也不是平常看了電視劇以後的感覺。閉上眼睛腦子堹d下的不是故事,而是一個個美麗畫面,記得有老師說過,一部片子,當你看完回想時,留在你腦海中的就是它最優秀的地方。於是我仔細的想,發現在我腦海中留下的那一個個畫面的下面,最根本的是《絲路》的真實和意境。

  先說真實吧。在記錄事實形態的影像作品(包括新聞、紀錄片一類的)中常說長鏡頭和同期聲能讓觀眾感覺到真實性,能使觀眾融入其中。其實電視劇也需要這些的,不是讓觀眾認同你講的是個事實,而是這樣才能使觀眾更進入故事中,被這個虛構的故事感動,不過我感覺有不少電視劇總會忽略這點,總認為自己是在講一個故事。《絲路》卻不是這樣的,它的眾多細節都做的很認真,總會讓我有種就在現場看事情的發展的感覺。

  比如說光線的問題。看到不少人一直說光線暗,但我感覺這種照明效果太棒了,而且難得一見,是一種真實與美並存的感覺。就像很多人說的,最愛的就是燕逍遙黑暗中明亮的眼睛,有點暗的畫面可能讓我們看不清燕臉部的表情,卻能把那雙眸子更深的印在腦子堙A這可以理解為一種美吧!而且我感覺是把那雙飽含內容的眼睛的美放大了的感覺。

  很多人都描述過燕的眼神,在此不再多說,我想多說點的是照明的真實。

  第十四集,燕被刺以後在屋堛漕漪q,屋堛漸線——暗,但馬上意識到如果真在這樣一間屋子堙A看到的不正是這樣的效果嗎?於是隨著鏡頭的慢慢搖動,我看到了屋堛甄\設,看到那盞油燈,看到躺在那堛瑪P逍遙,到這時候我已經完全融到堶惜F,好像我就是在那間屋堛漱@個角落堿搧菑@切的發生。

  接著後面的處理更真實,當瑪瑙把那盞油燈從架子上移到桌上時,明顯可以看出光亮的移動;而照在燕和瑪瑙兩人臉上的也是昏黃偏紅的油燈的光亮,還不時能看到火苗跳動產生的明暗變化;黑暗中,燕的眼中映著的也是跳動的油燈的火苗。可能我們看不清兩人的表情,但卻真切的感覺到當時的環境、他們眼中的內容,使這段深深印在腦海中,不能不說照明上的處理幫了大忙。

  看完這段我有一種感動,是因為看到了在他們臉上、眼中映著的火光,因為沒在演員的眼中看到反光板的影子和明亮的燈光,因為屋堛澈G度就是油燈的亮度。

  回想一下很少有電視劇這樣處理的,看到的總是雖是夜間,屋堨u有個蠟燭,卻亮如白晝。舉例如下:昨天下午看《射雕》(朱茵那版),包惜弱晚上進入自己的小屋,屋堳僆癒A待點燃一盞小油燈以後,屋內頓時比我晚上開了日光的屋子還亮,臉上一點陰影沒有,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設想一下,要是《絲路》這段戲也讓屋堛漱@切明亮清楚還能有現在這種韻味嗎?我們還能深深的被燕和瑪瑙的對話和眼神震撼嗎?估計我們會一下從劇情和那種意境中跳出來,失去那些感動的。所以我看了這幾集,從來就沒覺得畫面暗,反而覺得跟整個片子的意境一致。

  片子中還有不少細節都處理的很棒,比如瑪瑙挽袖子的動作,燕掛刀、拿刀的動作,還有草姐姐提過的燕衣服上的羊毛等等。所以雖然《絲路》在情節上可能有一些問題,但每個段落的處理都會讓人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觀眾不再是電視機前的旁觀者,而是劇情環境中的旁觀者。

  再說表意。揮去腦海中那些畫面,發現其實下面最深的是片子的意境,就連前面說的真實也是為了更好傳達這種意境和感覺。回想一下,看《俠》腦海中最後剩下的就是若寒的眼神加心痛萬分的感覺,看《蕭》最感動的是那段苦苦的愛情和蕭對愛情和人生的態度。這部戲留下的就是那種意境的感動。

  我自己找不出詞形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感覺,所以就只說是一種意境了,歡迎大家幫忙總結找詞。

  看了這幾集感覺張導不是在拍電視劇,倒像是在拍電影,好多處理全是比照電影來的,難怪大家總說這是個加長版的電影,佩服導演。

  片子第一集開頭就把我鎮住了,一輪太陽升起,廣袤的沙漠,加上聲音厚厚的解說詞,讓我一下子想到了Discovery講金字塔的那幾集片子。遠景、全景鏡頭的運用,緩慢的移動鏡頭,淡入淡出的鏡頭剪接,簡直就像一個歷史題材紀錄片的開頭。於是從這個還沒有展開情節的開頭中,第一次體會到了片子的意境,這種意境就是看到茫茫沙海的感覺、看見孤人一騎的感覺、聽到點點駝鈴的感覺,有點蒼茫、有點悲壯、有點神秘、有點無奈、有點感動、有點縹緲。

  於是我就愛上了這個片子堥漕ヮF漠上的鏡頭,每次看到沙漠中的商隊遠遠的走著、看到燕逍遙騎著馬帶著兩匹駱駝孤獨的跋涉著,就有種落淚的衝動,好像鏡頭中總在流瀉著一種冷的、悲情的東西。這些鏡頭多是大景別,鏡頭運動速度也很慢,鏡頭銜接也是慢慢漸變的,鏡頭長度也不短,於是這些慢慢的、長長的鏡頭中自然而然盈滿了深深的情緒,它們是這個片子的基調、底色,記住這些沙漠鏡頭的感覺再來體會故事和故事中每個人的命運才更有感覺,或許也更能明白每個人物的心境。

  看到過有人說這片子太慢,這些鏡頭都是快進看的,我是不同意,我是深深的陷在這些鏡頭的情緒中的,這些鏡頭不能減、不能快、不能缺,其實倒覺得故事只是這個片子的一個軀幹,這種意境和在這種意境下人物的心境才是這個片子的魂。

  當然片子並不是只有幾個鏡頭完成對意境的傳達,這個片子各個方面非常統一,一起營造了這種氛圍,所以使這些類似於空鏡的鏡頭一點也不突兀。

  比如說鏡頭的運用,不打的時候鏡頭的運動總是慢慢的,不論是推拉搖移;鏡頭的長度也總是不短的。

  在剪接上,有兩處印象深刻,一個是開頭刀爺給那些旗主開完會從大門走出去的那組鏡頭:那是三個鏡頭接起來的——在門內、走出門、走遠,機位、角度全不變,這個鏡頭可以有很多種處理方式,但只有這種,和片子的意境一致——刀爺留下了一堆疑團,孤身從大門越走越遠,正對著大門的鏡頭記錄下刀爺漸遠的背影,長的鏡頭、慢的剪輯留下了無盡的韻味。

  第二處就是第十四集燕被刺以後倒在瑪瑙懷堙A瑪瑙抱著他的那組鏡頭,印象同樣也是三個鏡頭銜接,景別越來越大,從全景到大全景到遠景,處理的方法和刀爺走的那個鏡頭幾乎一樣,看到這堛熒P覺就是心酸,是一種真的體會到燕說的他累了的那種感覺的心酸,到最後的那個遠景鏡頭,只看到茫茫天地間只有兩個人在那堙A小小的、孤獨、無力的悲的感覺,和看到在大漠中獨身一人的那種感覺是一樣的,甚至因為知道燕受傷而更深一層。

  可見片子在剪輯上不僅同類鏡頭風格一致,和整個片子意境也力求一致。當然還有畫面的構圖,天與地在畫面上的比例,人的大小都是和片子的意境一致的。

  再比如說聲音,兩點打動我的心,一是駝鈴,二是配樂,絕了。

  先說駝鈴,基本上有沙漠中行走並有駱駝在的時候就有駝鈴點點,有駱駝在的鏡頭基本都很慢,駱駝走的慢,鏡頭動的也慢,基本都是寫意的鏡頭,於是在各種其他音響下偶爾傳出的駝鈴就更顯得孤遠,是一種在眾多聲音中很清、很純粹的聲音,好像有點像燕在片子中的感覺。

  再來說配樂,真的是絕了。一個片子中的聲音有很多種,像音樂、對白(解說)、音響、現場同期聲等等,當幾個聲音同時出現的時候,應該有一種是重點,每種聲音之間也不能打架,這個片子處理的很妙。

  印象深的是在葡萄城堙A有幾次街道的畫面,有兩種聲音——音樂和現場同期聲。(我指的是街道上的叫賣和其他那些環境聲,很可能不是現場同期聲,是後配的,但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同期聲,所以就這麼叫了。)很容易分出來是以音樂為主的。

  這片子的配樂之妙,眾人都說過,我就不多說了,我想說的是這兩種聲音配在一起的感覺,又是一種像紀錄片的感覺,使我覺得這個街道、這個環境是真實的,那些環境聲就像是同期聲——真正街道上(不是戲媯騛D)的同期聲,這些聲音在音樂下淡淡的,可以聽見但又不突出,可以說音樂在延續片子的情緒,這些同期聲在延續著劇中的故事,這種聲音上的搭配比例使我又一次進到了劇中,音樂是我感覺到的意境,而人正在這條街道的某個角落看故事發生。真的是妙呀,在講故事的時候,情緒、意境沒斷,故事又有個很真實的環境。

  演員的表演也是在這個意境堙A讀到過有人評論說燕是淡淡的,對什麼事、在什麼情況下都是淡淡的,不是冷、不是酷,是淡,主角的這種淡不正合片子的意境嗎?吳奇隆演的真的很精彩,他的那些表情、動作、臺詞更進一步的闡釋著我在沙漠的鏡頭中感覺到的意境。

  而那些我最愛的沙漠的鏡頭幾乎是每集都出現的。所以在整個片子的意境營造上,各個部分都很一致,片子的那種意境在每個環節、每個部分、每一集都沒有斷,而正因為整個片子都在營造這種意境,所以那些單純寫意的鏡頭就從不顯長,反而是點睛之處。

  多說一句,在其他類型的影視作品中用一個事物來表達全片的意境是見過的,比如一些紀錄片、MTV中反複出現的一個東西,往往都是被導演賦予了表意的作用的,它在表達敍事以外的一種情感或思想,但在電視劇中好像並不常見這種純寫意的鏡頭,也不常見一個意境的傳達能貫穿全片,甚至超過情節的表達的電視劇,《絲路》是我見到的第一個。

  還有一點想說一下,不過和上面說的兩點關係不大。

  還是燕被刺這段,其實是兩部分組成的,一個是刺的那部分,一個是在屋堛漕熙﹞嚏C慶倖萬分,這兩段是連在一起的。燕逍遙比若寒幸運多了,若寒被刺完就沒影了,整整一集以後才出來。記憶埵n像蕭十一郎被刺完後也加了一段其他人的戲,(只是記憶,如果說錯了,大家包涵。)於是倍感這一大段看的過癮,情節、情緒都很連貫。不論是編劇還是剪輯,沒在這中間插其他人的戲,讓我想鼓掌歡呼。

  寫得很累,總感覺詞語缺乏,表達不出自己的觀感。總之一句,這部電視劇真的不同於看過的任何電視劇,感覺導演不是在做電視劇,而是在做電影、做紀錄片、做文藝片,感覺導演不是在講故事,而是在講情緒,講意境。

  以上所有看法、感覺皆是個人淺觀之後第一感覺,未必準確、公正。

          8月12日 淩晨2:50 ∼∼∼∼∼∼我終於寫完了!

…………………………

  我很懶,寫到中間好幾次都想停筆,但終於堅持下來了,所以估計會有思路混亂、結構不明、胡言亂語加錯別字的情況出現,還有就是我沒全看完,所以可能會有體會和描述不準確的地方,大家看在我難得有毅力一回的份上就將就吧,別打我。

  謝!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