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豪俠》再談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mm
2004/08/17



  說起來《絲路豪俠》已看過不下四遍,除寫了兩篇籠統劇評,就再沒有細究,不是無題可寫或是不想寫,而是有太多震撼和感動,萬千頭緒,無從下筆,對我最喜愛的燕大俠更是未敢擅用言辭。好馬配好鞍,好鋼用於刀刃,只怕我這庸懶文筆、隨口雌黃汙了這片萬里淨沙、這方古道風情。看了好些奇迷的美文後,我總算放心了,終於可以提拙筆一遣胸懷,不堪之筆再怎麼也撼不動《絲路豪俠》精髓的半分根基了。

  不敢輕易下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希望對《絲路豪俠》是一部高品位、高藝術水準之作的評價是不折不扣的,作為奇隆的FANS,初看之下的印象會不會有失公允、不夠客觀?此類想法一直耿耿於懷。幾遍看下來,我想我可以毫不客氣的宣稱我能比較理性、客觀的評價《絲路》。先談點遺憾之處:

  一、以刀爺的老謀深算怎麼可能在局面失控的情況下,不採取一定的補救措施,而一味的寄希望於燕逍遙。

  二、燕逍遙似乎不該只聽一面之詞而貿然行刺(當然這媮晹陪得商榷的地方)?

  三、以燕的睿智應該分辨得出謝司寇並未逼死瑪瑙,他有必要殺死謝嗎?他可是無惡不殺,而謝不過是效命朝廷,不能算惡吧?

  四、刀爺既已決定不將孔雀刀交給南天星,他幹嘛還要跑去找南,是想殺南嗎?自己已然身負重傷又只帶了一個跟班,這可能嗎?或者是為了遵守承諾?孔雀刀都不給了,還守什麼承諾?

  五、飛陀客棧的趙老闆應該是匈奴人的奸細,但縱觀全片,對此未作任何交代,且死的也很突然,此一條線似乎可以稍加清晰化。

  六、易容術這等玄乎東西不該出現在此片中。當看到易容術一集時,鄙人真是有點失望,想到後面可能出現的混亂局面,頓覺可惜了了這部精品之作。幸好只用了一次,但還是有弄巧成拙,如鯁在喉的不適。要殺白玉虎或除掉萬金公子完全可以有其他設計。

  七、虎頭蛇尾也是我觀後五集深感遺憾之處,其實劇情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未來的精彩甚至已歷歷在目,片子卻嘎然而止,唉!可歎、可歎!一轉念,也是,茫茫沙原中,拍戲的辛苦可想而知,我在此要向全體《絲路》劇組人員表示深深地敬意。

  生於城市長於城市的我,從來對鱗次櫛比的高樓、玄耀繽紛的霓虹和對郊外明媚春光下的綠水青山一樣從容,城市與山野在我的思維媢漱尷煽N是這麼坦然,沙漠對我來說更是僅局限於廣袤、嚴酷、乾燥、沙塵暴、駱駝等等詞藻意義上的理解,記憶中,歷史教科書堛漸j絲綢之路除了神秘便是荒蠻,血腥隨時會在一觸即發的危機中彌散,雖然如此,那純的毫無斑駁的沙海仍然以他無以倫比的壯闊讓我不能有哪怕一絲褻瀆。不敢說對生命有多麼深刻的感悟,更不能對生存理念下一個有失偏頗的結論,可是《絲路》分明讓我有所感有所悟。

  晨曦下,綿延的沙丘一彎一彎的,好似過過篩的沙面純淨的不含漣漪,增強的亮色對比營造出汗顏的極美;又,遠處緩緩而行的商隊留一條長長的足印曲曲嵌繞在沙山的頂上,緞帶似的飄飄逸逸在你我眼前;再看,那飛馳而過的一對人馬揚起滿天沙塵,朦朦地遮住視線,卻擋不住心的遐想;瞧,那歷經千年風化成的土丘上,一人策馬獨立,馬兒興奮地撣著馬尾,風吹拂著那人的頭髮,俊秀的臉上一對深邃略顯憂鬱的眸子鳥瞰著眼前疊疊沙巒……。原來沙漠可以如此多姿,原來沙漠可以這麼熱情,遙遠古老的大漠在不知不覺中拉近距離。

  我從未想到有一天瑰麗的西域大漠會燃燒我的血液,遮天蔽日的沙塵會積澱起心中一方淨土;我也從未想到過蠻荒、愚惡之地能孕育純樸民風,掙扎著的、頑強的生命力能激發西域大漠的勃勃生機。駝鈴叮噹叮噹,如泣迴響在無垠的大漠上空,傾述著絲綢之路上的艱辛與苦難,也唱響了古道的悲情與豪邁。因為《絲路》我再也不能坦然面對我的思維,震撼在心中升騰升騰。

  本人看《絲路》時,可以說分分秒秒都處在熱血沸騰的狀態,好激動啊!我先生本來也只看金庸劇的,沒想到第一集的前奏響起後,先生就從埋頭報紙到直視螢屏了,以後就不用說了,我倆雙雙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每天看完還樂不嗜睡徹夜討論,到劇終了,我們還回味了好長時間。先生的評價是情節有缺憾但夠品位、夠藝術、劇情夠吸引人,是一部與眾不同的好戲。

  囉囉嗦嗦這麼多,輪也該輪到燕大俠了吧!本人吃葡萄總是喜歡把最好的留在最後。(待續)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