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豪俠》之燕逍遙(一)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mm
2004/08/19



  我向來認為不同的影劇只要符合其基本風格就行,對情節的合理性不作太多追究(歷史劇除外),只要不是胡編濫造的可以,能有那麼一兩個地方打動我的,就是一部好戲。就如《我心不死》,情節上並沒有過人之處,甚至有落入俗套之嫌,也許就只是英雄救美那場戲,也許只是最後Leo中槍死去時那場戲,總之,我被深深地打動了。

  《絲路》震撼人心之處又何止一二。配樂、音效、畫面、對白、武打、服飾道具、歷史背景、人物形象的塑造以及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無不在猝不及防之間帶給我大大的驚喜,這才是真真正正、不忽視任何一方面,盡職盡責、追求藝術的完美之作。當然,市場經濟條件下,不考慮商業效果也是不現實的,但單純的追求商業利益最大化,豈不既褻瀆了藝術,也是我們這個自詡有著厚重文化底蘊的社會的悲哀!

  言歸正題,《絲路》中,燕逍遙這個人物最是我久久不能釋懷。我不似其他親親,看了燕逍遙忘了吳奇隆,我是看到燕逍遙想起吳奇隆,看到吳奇隆想起燕逍遙,燕隆不分,也許就想分出誰的魅力大,結果不言而喻,勢均力敵:隆似林中汩汩清泉,一汪一汪的湧出,涓涓的流下,一點一點滲入我的心甜;燕似山間傾瀉的瀑布,滾滾而來,激情四射的撞開我心扉。燕逍遙啊燕逍遙,你又是何時走進我心堛漫O?

  「西域兇險,但不是刀山火海;路途雖遠,我會量力而行。」從你踏上西行之路的那刻起(雖然不明白你為何這麽草率行事),我的心已不再屬於我,連若寒和十一郎也被擠到了角落堙C你不可預知的世界從此將我緊緊包裹。

  浩渺的大漠中,你孑然獨行,烈日曝曬下的晴空蕩著翻騰的氣浪,一切都在炙熱中蒸發,包括空氣和你滲出的汗水,要怎麼走完這一千多里地呢?我在不安中默默為你祈禱。入夜升起的篝火將背景襯成一片漆黑,分不清哪是地,哪是天,單單映亮了你那張臉,我瞅准機會仔仔細細端詳起來,你的鼻子挺拔而不失柔和,兩片厚薄適中的巧唇像畫的一樣,秀氣的叫女人嫉妒,臉頰略顯消瘦但卻透著一股堅毅,應該是一雙大而有神的眼睛,此時半閉半睜迷茫的望向夜空,前路漫漫,險關重重,你是否預感到四伏的危機、此行的兇險?耳畔低沉渾厚的話語又勾起了你多少辛酸的記憶?

  大漠的氣候詭秘異常,可怕的沙塵暴驟然肆虐起來,惡狠狠地要吹翻一切,淹沒一切,朦朧中,看見你有點不知所措,然後將頭埋進臂彎,不知為什麼我淒然在心堳垓\!

  幾個不知死活的小子居然想劫你的駱駝,這一路的艱辛,是否讓你感悟生命的不易和可貴,你竟然仁慈到想放過這幾個臉上寫滿罪惡的傢伙。不得不佩服你一氣呵成的敏捷身手,原來殺人也可以美麗,那幾個小子死得真值!

  每次看你中毒,也是我心痛發作的時侯,你外表的剛強掩飾不住內心柔弱的一面,尤其當那個三年前曾經帶給你刻骨銘心之痛的人,再一次以何等絕情的方式撕開你歷久才剛癒合的傷口時,那一刻,我好像讀懂了你,感同身受著你的煎熬。此時此地,此情此景,你當然更不可能知道,其實,那人有多愛你,三年前正是為了救你才離開你,三年後的今天,你在全然不知的情況下,落入圈套,貿然涉險,她要如何幫助你,如何保護你,要如何又一次壓抑自己的情感,她也面臨同樣的煎熬。(待續)

  這段時間,忙成個鬼似地,只能再續了,但願有親親能耐心陪我一起慢慢抒懷。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