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寒語——天琴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曉寒
2004/09/29



  天琴時常想起和燕逍遙初識時的情景:他見她被幾個流氓糾纏,出手相助。她遠遠地看見他瀟灑漂亮地三下五除二便將幾個流氓打得落花流水,然後,簾子被打落下來,他看向她,昂著頭朝她微微一笑。那一刻,她忽然有種恍若夢中的感覺,完全溺斃於這個笑容中,忘了這本是一次刻意的安排,忘了這本是一個陰險的計劃,也忘了自己本是在完成一項任務。

  多年後,每當天琴以一種理智而冷靜的態度重新審視這一段感情,試圖找出她和燕逍遙真正的開始,那一笑便會浮現在她腦海中久久縈繞不去。她想,她應該是在那一刻,便愛上了他,如此簡單而又如此不可思議。

  在天琴的生命堙A幾乎每一件事都是冷靜而理智的,這是她生存的方式、習慣、原則和無奈。然而,只有燕逍遙是個例外。包括她和他相識、相戀、相愛甚至分離,每一樣每一件都違背了她的原則,她知道這樣對他對聖教和對自己都不利,然而她無法控制。

  和燕逍遙在一起的那段時光是天琴畢生難忘的。她同時體會著前所未有的快樂和蝕心刺骨的痛苦,對聖教的信仰和對燕逍遙的愛無時不刻不在激烈撕殺拼鬥。往往前一秒她還像所有處於熱戀中的女人一樣在天堂漂浮,後一秒便在地獄堶W苦掙扎幾欲沉淪,有時她甚至覺得寧願這輩子不和他相識。然而,現在回想,天琴覺得這段時光是自己一生中唯一在為自己而活的的日子,她永遠珍愛著,珍藏著,永不後悔。

  天琴清楚的記得,當燕逍遙的手從她的握中慢慢抽離,她彷彿覺得自己這一生中所有鮮活的、感性的、溫暖的東西就這樣被抽走了,她唯一的幸福就這樣離她而去。然而她讓他走,因為這一切比起燕逍遙的性命來說算不了什麼。為了他,她心甘情願放棄這一切,她要帶走自己的一切,除了那雙帶著溫熱體溫的耳墜。

  天琴和燕逍遙再相逢已是三年後,他為了救一個女孩,出手相助,她遠遠的看見他瀟灑漂亮地三下五除二便將自己的手下打得落花流水,然後,她向他射出毒鏢,他看向她,那種震驚到疼痛的表情讓她心碎片片。他用那把她擦拭過無數次的龍首刀指著她:「毒還沒有發作,刀還在我手堙C」天琴知道,三年前的不告而別,就算他氣過她,也許對她還心存懷念,但現在,他是真的開始恨她。但是,她別無它法,當初為了救他她才放棄所有忍痛離開,如今無論如何要逼他離開沙漠。

  (未完待續)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