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寒語——天琴(續)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曉寒
2004/10/08



  天琴用目光輕柔的、顫抖的撫摸著燕逍遙蒼白的臉,心好像雪地堛爾迂騿A淒婉、鮮紅、哀怨、冰冷:無奈原來是一種如此深切的痛,無奈的傷害,無奈的冷漠、無奈的沉默。一切的無奈只是因為她是天琴而他是燕逍遙。

  面前就是自己最深愛的人,可是她只能這樣坐著,什麼也不能做。她愛他,他卻恨她,她要救他,他卻以為她要害他,然而她什麼也不能說——天下還有比這更悲哀的嗎?

  燕逍遙醒了,身心兩方面的痛楚使他的目光看起來有些虛弱,但卻無比的清澈和寒冷。

  以前天琴望進這雙眸子,總能看到一潭泛著漣漪的湖水,但現在它結了冰,她再也看不到冰面下的風景,只能看到自己的倒影——孤獨的、憔悴的、失神的。

  天琴忽然幽幽的想,若此生註定相愛卻不能相守,她是寧願自己的倒影和那段一起走過的美麗而傷痛的日子能永遠冰凍在那潭深深的湖中的。

  定了定神,天琴覺得口中有些苦澀:「我知道你恨我……」

  「我只恨我自己。」燕逍遙冷冷的打斷。

  他恨自己什麼,是恨自己當初愛過她嗎?又或者他連她被恨的權利也要剝奪?他要徹底忘了她嗎?

  天琴有些矛盾,像說服他又像在說服自己:「過去的事,你都忘了吧,那些對你對我都沒有好處。」

  燕逍遙的目光落在遙遠的虛無的世界,以一種更冷冽的態度回答:「該忘的我都忘了。」

  天琴低下頭,愛的冰河從心中流過,冷冷的河水夾雜著細碎而尖利的冰塊劃著她的心生生的疼——他終於要忘了她了。

  她再看向他的眼睛,只看到跳動的火光。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