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磚引玉:《絲路豪俠》中俠精神的回歸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蕭凝
2004/11/17



  好像有點偏題,還有點表達不清,嘿嘿,希望我的這塊破磚,能引出姐姐們的美玉。^_^



  對於武俠,對於俠義,不同時期,有不同的看法。

  小時候看《射雕英雄傳》,很是感佩於郭大俠的俠義——為保宋氏江山,死守襄陽,真正應證了「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這句話。但是現在再看,對於「郭大俠」的稱呼卻只是一笑置之。何為大俠?真的是為國為民才稱得上大俠?「為民」這一點可以暫時保留,可是「為國」,卻實在是值得商榷。

  首先,這「為國」二字,可以有兩種理解。其一,就是為天下百姓,這也就等同了「為民」,還是暫且放一下。其二,就是為了朝廷,為了當權者。如果「為國」作這樣的理解,那麼竊以為,如此「為國」根本稱不上大俠。還是拿郭靖來說,且不論當時的統治者是不是會讓武林人物領兵作戰,假設他會,那麼他就一定不怕他們「以武犯禁」,為什麼呢?因為他確信,這位武林人物無論多麼武功高強,都會絕對忠誠地為他服務,絕不會成為對他的威脅。而郭靖,即是這樣的「武林人物」。他可以被稱為「民族英雄」,但是絕對不能被稱為「大俠」。因為他的做法,已經和一般的大將無甚兩樣,可以說是全心全意為朝廷服務,而這正是與俠的做法背道而馳的。俠,為的絕不會是朝廷、權貴,更不會是像當時的宋朝統治者那樣的昏庸之輩,因為那樣的統治者絕不會給民眾帶來希望,這樣的統治者,就應該被更英明的統治者所替代。

  說到這奡N不得不說說「為民」了,竊以為真正的俠,應該致力於維護弱者的利益,維持世間的公正。有些官府難以解決的或是根本不願意解決的事,就靠俠來解決,所謂「替天行道」者即是。既然他們的行為的出發點是「民」而非「君」,那麼郭靖,就不能稱為「俠」。

  其次,就是對於「為民」的理解。如果只是單純的為民做主,那麼也不能稱之為大俠。像包拯,我們可以說他是「青天」,可是如果有人竟然說他是大俠,那麼相信沒有人會同意他的話。理由很簡單,就是他到底還是為朝廷效力的,雖然他確實為民做主,也確實深受百姓愛戴,但是他的最終目的,還是維護統治階級的統治。試想想,如果當時的統治者看他這樣做不順眼,欲除之而後快,那麼他會怎麼做?當然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無論他心堳蝏繴Q,還是不會違抗君令。當然,這只是我的主觀臆測,事實如何,永遠不會知道,不過這不重要,我只是要借此說明俠的定義絕不應該是「為國為民」。但是我上面也說了,俠是致力於維護弱者的利益,維持世間的公正的,這「弱者」,當然也是民,但他們的這個「為民」是跟包拯等的「為民」不同的,他們的「為民」只是單純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其根本目的,是維持世間的公平,而絕不是維護統治階級的利益。所以包拯,也不能稱為「俠」。

  如今對於「俠」的理解,是像古龍先生筆下的蕭十一郎、謝曉峰那樣的人,是像《絲路豪俠》中的燕逍遙那樣的人。

  為什麼這樣說呢?拿燕逍遙來說,他是一個殺手,既然是殺手,當然不會跟朝廷發生任何關係(這堛疑鰜Y指的是互利的關係),但是一般人心目中的殺手,也絕不能稱之為大俠。這就要說說這名殺手的三大原則了:無惡不殺,婦女不殺,兒童不殺。這樣的殺手,雖然為錢而殺人,但是他卻真正可以稱得上「俠」。下面解釋一下我這樣說的原因。

  第一,他雖然為錢殺人,但是他得來的錢,卻是為了那些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孤兒。他供他們吃穿,供他們讀書,而在那些孤兒而言,燕逍遙只是一位親切和藹的大哥哥,是他們的親人,也是永遠保護他們的人。而且,他雖然為錢殺人,但他殺人絕不僅僅為了錢,所以他可以堅決地拒絕美玉侯南天星的收買,因為「美玉侯不是定遠侯」;他也可以拒絕與謝司寇合作,因為「天下又不是匹夫的天下」;他還可以退還三萬兩黃金卻還是執行刺殺刀爺的任務,原因很簡單,為了清白,為了公平,為了查出真相。這樣的殺手,雖然還是殺手,雖然不能說是品德高尚,無私無我,但是他所堅持的東西,卻真正體現了「俠」的精神——那是真正的視名利如糞土,因為在他們心堙A一個人掙扎奮鬥一生並非為了名利二字,而是為了另外兩個字:理想。而他們的理想,就是要每個人都自由自在地過他們想過的日子。無論他們是大俠也好,大盜也好,殺手也好,甚至販夫走卒都好,只要他們有這樣的理想,他們就有俠的精神,也即是「俠骨」。正因為有了俠骨,所以他們都在盡力實現他們的理想,即便只是一份綿薄之力,即便不能改變什麼,他們也該是受人尊敬的「俠」。

  第二,他雖然是殺手,卻是恩怨分明的。為了救南天星的侍女瑪瑙,他可以不顧自身安危,隻身與咒奴對抗,而這一切,只是因為南天星請他喝酒,又贈他衣服,他不想欠他的情。用生命交換幾杯酒,一件衣服,值得嗎?他會堅定地回答:「值得。」相信所有的大俠,都會這樣回答,因為雖然燕逍遙這樣做或許也有不想和南天星有任何牽扯的意思,但是他和所有可以配稱為俠的人一樣,都相信一句話:「受人滴水之恩,必當湧泉相報。」而在之後,瞭解了南天星是咒奴的東天王,瞭解了他想將咒奴的聖物孔雀刀據為己有從而達到統治西域的目的時,他便選擇與刀爺合作,粉碎了南天星的企圖。而即使是與刀爺合作,也是因為他敬服刀爺是個英雄,出於英雄之間的惺惺相惜而已。

  第三,他雖然不能說是傳統意義上的君子,但是他的確是一言九鼎的,所以,既然答應了南天星要救回瑪瑙,那麼即使受了傷,即使傷了他的是曾經和他有過刻骨銘心的感情的人,他也只是淡淡地說:「毒,還沒有發作,刀,還在我手上。」腿上的傷口在流血,心堛熄豸f在撕裂,但是直指向曾經的愛人——天琴的刀,卻一樣的堅決;眼堛漸芒,也一樣的平靜。不是因為他無情,而是因為他必須要保護身後的這個甚至素不相識的女孩子,因為他答應過南天星,要將瑪瑙救回。但是,在瑪瑙脫險後提出要報答他時,他卻堅決地拒絕了,因為他救她,只是因為他曾經的諾言,現在諾言兌現了,他們之間就不再有任何的瓜葛。這樣的豪邁,這樣的言必信,行必果,當之無愧真正的大俠!

  第四,他是殺手,但他並非無情,只是很多時候,都必須將感情深藏起來,因為他是真正的江湖人。在隨時能掀起血雨腥風的江湖,面對著強悍的對手,冰冷的劍鋒,一絲一毫的情感流露都會成為致命傷。所以江湖人的無情,只是因為他們是江湖人,他們既已身在江湖,就必須遵循江湖的規則。但是,當他們可以一個人靜靜地獨處時,他們心底最柔弱的一面,也就展露無遺了。還是說燕逍遙,他可以冷靜地殺了燕八,冷靜地殺了玉門三傑,可是在獨自一人縮在岩洞婺避風沙的時候,他眼底的那一絲落寞和深深的疲倦,卻可以清楚地告訴所有人,他本已厭倦這個江湖,厭倦「中原第一快刀」這個名號,可是他不可以逃避也無從逃避,因為他一旦做了燕逍遙,就永遠是燕逍遙。這是無奈,卻必須承受。所以,俠的無情,是因為他們已經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他們隨時可以為他們的理想拼盡一身熱血。無情,豈非也是一種感情?淡看生死,仁慈博愛,正是俠的感情,也是俠的精神。

  時下的許多所謂武俠劇,準確地說,只應該稱之為「武打劇」。其中的主角,清一色的武功高強,滿口仁義道德,以維護天下安危為己任。可是真正的俠不是這樣的,他們雖然也有的擁有高強的武功(包括上面提到的幾位),但更重要的是他們身上的那種俠骨,也就是俠的精神。那才是他們之所以為俠的本原所在。而他們的這種精神,或者說他們的理想,很少有動不動就掛在嘴邊說的,他們只是為所當為,人們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只要他們確定地在做他們該做的事,那麼所有的一切,名也好,命也好,都是微不足道的。他們之於人生,更多的是一種淡定從容,所以要表現他們的這種精神,就必須把握好他們的這種態度。

  我很慶幸,《絲路豪俠》做到了,在《絲路》中,我好像看到了古龍先生的新派武俠的重生。《絲路》中的一切,包括對白,動作,背景,音樂,都是淡淡的,靈動而不輕浮,肅穆而不沉重,任何人都不必把冠冕堂皇的話掛在嘴邊,但是俠的精神,卻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不著痕跡,卻震撼人心。下面,讓我們來看看兩段對白:



其一,是來自《絲路》中的一段對話:

  燕逍遙:鬼火燕八,我知道是你,趕快出來吧。
  燕八:燕大俠果然了得。
  燕逍遙:這幾個月生意不錯吧。
  燕八:想不到你的消息也這麼靈通。
  燕逍遙:我還聽說誰看見了你的鬼火,誰就看不見日出了。
  燕八:不錯。
  燕逍遙:今夜月黑風高,鬼火通明,看來又有冤魂要赴黃泉了。
  燕八:不愧是老江湖。
  燕逍遙:鬼火燕八,有錢就殺?
  燕八:哈,讓你見笑了。
  燕逍遙:咱們就不能各走一邊嗎?
  燕八:那就不叫燕八了。



其二,是來自古龍先生《三少爺的劍》中的一段對話:

  鐵開誠看著他走進來,看著他走到面前,道:你又來了。
  謝曉峰道:你應該知道我一定會來的。
  鐵開誠道:因為你一定聽了很多話。
  謝曉峰道:是。
  鐵開誠道:是非曲直,你當然一定已分得很清楚。
  謝曉峰道:是。
  鐵開誠道:你掌中無劍。
  謝曉峰道:是。
  鐵開誠道:劍在你心堙H
  謝曉峰道:心中是不是有劍,至少你總該看得出來。
  鐵開誠盯著他,緩緩道:心中若有劍,殺氣在眉睫。
  謝曉峰道:是。
  鐵開誠道:你的掌中無劍,心中亦無劍,你的劍在哪堙H
  謝曉峰道:在你手堙C
  鐵開誠道:我的劍就是你的劍?
  謝曉峰道:是。



  好,相信大家都能夠看出來這兩段對話的相同之處——言簡意賅。真正的江湖人從來都是少說話,多做事,而在他們的話語堙A又總是透著一種自信,一種使人無可抵抗的力量。因為他們內心的信念永遠堅定,永遠不可動搖,所以他們縱使灑盡熱血,也是不敗的,因為理想不敗,精神永存。真正的俠,是由俠的精神維繫的;所以真正好的武俠作品,也必須要能夠很好地揭示出這種精神。《絲路豪俠》無疑做到了,它在看似不經意間卻很好地詮釋了「俠」之一字的定義,俠,是一種精神,一種理想,崇高而令人敬佩。對於現代人來說,它亦是一面鏡子,通過它,我們或許可以瞭解,在如今的社會中,應該怎麼做。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