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看《絲路》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早呀
2004/12/23



  重新看《絲路》,又是一次感動與感慨。

  這次因為情節已經知道了,而且有一些問題待解,所以用一種放鬆的心情帶著問題看,又有新的感受。本來是晚上寫文章時想放來提神的,本打算就這麼放著,我接著做事,有一眼沒一眼的看,結果,誰知片頭曲一響,我的眼睛就再也離不開屏幕了,於是又陷落了。雖是重看,但速度也不快,兩天只看了五集,感覺這個速度看很舒服。一邊看就覺得自己的腦袋媔V來越亂,所以先寫幾個字,也好等全看完再整理出個像樣的東西。



1、片頭片尾

  真的是越看越喜歡。結果每集的片頭片尾俺都一分鐘沒少的盯著畫面,以前,對任何一部電視劇,我都沒這個耐心的。

  聽著曲子,看著畫面,想著情節,忽然發現片頭片尾和劇情以及劇中的情緒合拍的緊。雖然片頭曲、片尾曲是兩種風格,但都透出了濃濃的西域風情。片頭曲就不用說了,我很喜歡這樣的曲風的處理,越聽越覺得很抓人。

  不過相較之下更喜歡片尾曲,因為片尾曲更多的說的是情,再加上畫面和歌詞配的很好,於是更容易打動人。

  喜歡全部片尾曲的歌詞。

  「那一天兩情歡悅,許終身共相偕,燈火樓臺,沉香明月,夢回依稀繁華世界。分手時不能相約,心中有千千結,天涯鼓角,風塵歲月,一劍飄零走過長夜。生為感動,死為明確,給一次機會讓你我對決。清清的淚,紅紅的血,還有那最後無言的一瞥。不能返回,不忍離別,我只有這樣來留住一切。」

  把歌詞抄下來了,大家看看,真的和劇情特別的貼切。如果配上畫面,最喜歡的是「燈火樓臺」這句,畫面是燕逍遙和天琴在地獄談話的那個鏡頭。



2、燕琴的感情

  再看一遍,三個女人塈痝抭萲w的還是天琴,整部戲看得最心酸難受的部分還是所有燕琴感情的部分。

  這遍看倒是注意到了一些第一次沒留意的地方。天琴第一次聽屬下提起燕逍遙時,在下完命令以後,自己一個人時,長長的吁出了一口氣,臉上是掩不住落寞和擔心,似乎在為這次兩人的再見面擔心,擔心物是人非,真相可能會被揭出,兩人要如何面對;後來百花說要殺燕逍遙時,天琴努力轉移百花的注意力,說燕逍遙已經不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那個救他的老叫化子,還命令百花不許殺他,沒有原因,只是她的命令。

  印象最深的是第四集,天琴一個人在琴前,想起她和燕逍遙的第一次見面,那是一個卸下了在屬下面前的面具的天琴,是一個惦記自己心愛的人的女人,天琴撥弄琴弦的神態讓人心疼。作為總護法,她也只能有這片刻,能擁有自己真正的感情,能回憶和幻想一下自己那好像露水一樣,短暫卻美麗珍貴的愛情。於是,觀眾能知道,天琴還是深愛著燕逍遙,但二人不能不成為敵人,因為命運不讓他們簡簡單單的相愛。

  所以在看見天琴面無表情的把一個毒鏢射向燕逍遙,看到天琴不帶感情的處理她和燕逍遙之間的事情,就是一陣陣的心痛,看到她還盡力在不著痕跡間想救燕逍遙,給他留了馬,不用致命的毒,只為能逼燕離開沙漠,保住性命,就更加難過。

  對燕逍遙的感覺也是一樣。從他看到天琴時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毒以後昏過去之前,想的是天琴,而這次被刀爺救了以後,就讓刀爺殺了他,後來又自己跑到城外,想起天琴,就知道他愛的有多深,受的傷害有多深。真的很感歎燕琴之間的感情,那麼多不由自主,情不由自主,愛的極深,命也不由自主,兩人的立場早已註定。唉!

  累了,剩下的明天繼續。一寫燕琴就覺得心堬眵眭滿A澀澀的,別的就寫不下去了。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