駝鈴悠悠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冰靈
2005/01/21



  現在才明白,自己對《絲路豪俠》有種特殊的情愫。獨處的時候總會遭到它的突襲。心甘情願,不作任何抵抗。



駝鈴悠悠

  《駝鈴悠悠》是一本考古方面的書。

  裝幀精良得讓我第一次見到它就忍不住伸手去撫摸。封面是大漠中的駱駝,並不花哨的色彩將之渲染得似近似遠。我像是觸了電。耳邊又開始迴響那支夢埵A熟悉不過的曲子。一把男聲在輕輕地哼唱,沒有絲毫的矯揉造作,只有來自內心最自然的流瀉。依然是,似近,似遠。

  畫面又是不斷閃現。只剩下單個的畫面。主幹已經模糊,只剩輪廓了。

  有時候過於清晰會令人窒息,而模糊卻延伸出空間。



絲路。豪俠。

  我終於明白什麼叫完美的流淌。

  環境在變。人在變。心情也在變。

  既是剪不斷的,又何必去理?理了還亂,亂了更是剪不斷。何不將之剝離,連根帶皮。

  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人應該拿得起,放得下。

  ——談何容易?

  太多的羈絆都是自己設下的。瀟灑?很難。

  已經沒辦法一口氣講出當中完整的情節了。或許是因為我本來就不擅長講故事,又或許故事本來就不重要。

  是啊,真的不重要。否則,為何當畫面定格,停滯不動的時候,思緒依然不受影響地舞動?

  有些東西,它的正在進行時很熱烈,可是過了也就過了。而有些恰恰相反。淡淡地走入視線之後便再也揮之不去。

  特殊的背景,特殊的人物。賦予其中的,是並不特殊但永恆深刻的思考。

  真的不應該過快判定一件東西的價值。原來時間總是會在耳邊說悄悄話,改變你的看法。

  燕逍遙、謝天琴、百花、瑪瑙、謝司寇、南天星、刀爺、十二旗主、翡翠……

  這些人物不曾模糊過。

  如果要讓我從片子中抽離點什麼東西出來,我選擇無奈與掙扎。

  人總愛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當事態開始不受控制地發展時,又措手不及了。而後無奈,繼而又掙扎。力挽狂瀾,即便只是杯水車薪。最終的結果自然還是包含著太多的無奈。

  總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後才能明白人的渺小。有時還不止一次,有時甚至根本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這是人的可貴,也是人的可悲。

  人越大,越是難以單純地做一件事情。明知雜念累人,卻甩不掉,於是只能扛著。獨自扛著。有時候真的不是不願與人分擔,而是不忍心。善良的天性人皆有之,只是多與少的區別罷了。

  單純有時候是危險的,但無論如何,它的可貴是難以否認的。不論在哪一個時空。忽地想起了鳴沙山與月牙泉。缺了任何一個,剩下的都將黯然失色。

  真的忘不了瑪瑙清純的笑。當然,還有他的眼神。

  原來,和諧不一定只存在於風平浪靜的時候,它的美也可以在大風大浪中顯現。

  當一個人面對一群人的時候,總會有困惑,總會有力不從心。因為後者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代數和運算。人的集合,是最為錯綜複雜的。能控制它並使之為己所用的人,必定有超常的能力。只是這樣的人,畢竟只是少數。高估自己能力的,最終會敗得很慘。

  欲望是種很奇妙的東西。正如一把小刀,抓它的柄部,可用來破荊斬棘;抓它的刃部,卻會被割得鮮血淋漓,甚至於搭上性命。

  把目標看得太重反而會累人累己。太專注於某些東西,往往會錯過更美好的。擁有的時候不珍惜,一定要等到失去的時候再來做無謂的懺悔。這是人的可惡。

  別讓太多心愛之人與心愛之物成為欲望的陪葬品。讓自己安心,否則再高的價碼也買不來真正的快樂。

  正如翡翠只有一個。

  朋友,它的前提條件中從來就沒有身份、地位的一致。因為它看重的是真誠。喜歡拉依友善的目光。即便很多時候,友情也包含著很多現實的無奈,珍惜它,因為那可能會是荒蕪中的一芽新綠。

  要做好一件事情,首先得給自己一個理由。遺憾的是,很多時候,這個理由連自己也不明確。當意外一次又一次地發生時,疑惑與掙扎也一路跟著。當謎雲密佈的時候,事情的不可預測性總會誘發內心最深處的恐懼。彷徨。是繼續,還是中止?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只是一個動聽的藉口。真正堅挺的大樹,任憑狂風暴雨多麼肆虐,任憑枝葉不停地猛烈搖擺著,它的主幹依然直直地立在哪裡,不曾隨風動過。因為它有了方向。根要往下長,枝要往上挺,它清楚自己在幹什麼。

  忘不了篝火旁那深邃的目光。忘不了對飲時說出的那幾句話。原來,方向也可以在過程中明確。

  有些事情一旦在心頭刻下了烙印,就根本沒辦法磨滅。忘不了的終究還是忘不了。時間最多只能將其抑制,無法將其消除。更何況,三年並不算長。

  忘不了搖曵燭光中那滴晶瑩的淚。晶瑩得讓人心酸。



選擇。人生充滿了選擇。

  對機會成本的考慮讓選擇的過程充滿了無奈。往往選項越多越鬧心。可是,有時候最鬧心甚至揪心的,是二選一。

  事業?愛情?

  無所謂對與錯,沒有正確答案。排除法也根本派不上用場,因為排除任何一個,都無異於在心頭上挖洞,痛是一輩子的。

  雖然事實上,挑一個與棄一個,結果是等效,但心情畢竟不同。

  有多少人對自己的選擇無怨無悔?我想不會有很多。再精緻的謊言也騙不了自己的心。

  更無奈的只怕是,如果再給一次機會,也許仍會有同樣的選擇,同樣的結果。

  人,本來就是複雜的。

  在對望中開始,在對望中結束。耳環還在,情還在,人卻不在了。無奈被無限放大。



  駝鈴悠悠……呵,真的很喜歡這個短語。

  絲路豪俠,我的思緒也悠悠…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