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塊磚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筱悠
2005/01/22



  除暴安良扶貧濟弱、路見不平拔刀襄助、大義凜然赴湯蹈火……

  這是民族的傳統美德,也是俠客的人格內涵。

  為了繼承和發揚這種珍貴的、讓人心生敬意的民族精神,社會上湧現出不少以武俠為名的小說和電視劇。早期的武俠小說和武俠電視劇,讀者和觀眾們都能從中看出一點俠義的豪邁精神。但是現今的許多以武俠為名的電視劇,卻把俠義曲解成「武功高強+英雄救美+殺一個惡人」,實在讓人心寒。

  俠義難道就這樣被一些肥皂劇給抹殺了本質嗎?

  當然不!

  於是,《絲路豪俠》誕生了。它樸實的外表下,卻散發著沉睡已久的俠義的光芒──這種光芒,本就是樸實無華的,但是即使是最絢麗的色彩,也無法侵蝕它的鋒芒!



一、俠者,必為人們所愛戴

  陽光下,那一張張純真的笑臉,沒有絲毫的利欲和私心,這正是封建統治下最底層的弱勢群體。他們笑著,叫他「燕大哥」。因為正是他,為他們擋住了所有的風風雨雨;正是他,給予了他們人生中最燦爛的陽光。

  在荒蠻的西域,一個出身平凡的客棧老闆,僅僅是一個毫無招架之力的人,卻願意冒著危險替他辦事。「他是拉依的救命恩人,是拉依自願的。」一句話,體現了燕逍遙身上的俠肝義膽。

  人們愛戴他,因為他是俠。



二、俠者,必為惡人所忌憚

  南天星,是朝廷的美玉侯,是金鵬秘教的東天王,他代表的是統治階級的利益和平民百姓的苦難。南天星對燕逍遙總是有所顧忌,三番五次地想收服他。俠代表的是被統治階級的希望,因此,燕逍遙拒絕了:「只怕物是人非,再也不可同日而語,更何況你美玉侯未必成為定遠侯。」

  謝司寇,一個老奸巨滑的狐狸,他名為為民除害,實為剷除異己。統治階級又怎能容忍反對自己的人?於是他想跟燕逍遙合作,希望把這塊絆腳石變成墊腳石。燕逍遙又豈肯違背自己的原則和初衷?因此,他拒絕了:「天下又不是匹夫的天下,它興也罷亡也罷,跟匹夫有什麼關係?」

  惡人,是世間不公平的化身;俠,是世間公平的體現。不公平總是忌憚公平的,因此,惡人總是忌憚俠。



三、俠者,必為英雄所敬重

  刀爺,飛駝商隊的人眼中最神聖的大英雄,這一點,連燕逍遙都知道──「刀爺是個俠肝義膽的人,要殺他,你找錯人了。」刀爺欣賞燕逍遙的「三不殺」原則,因此,他選中他幫自己找內奸;刀爺對燕逍遙也有種敬重之情,因此,他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他,並和他聯手破壞南天星的陰謀。

  飛駝十二旗的旗主個個都是熱血英雄(內奸不算),其中為黑鷹原則性最強。黑鷹連自己的兄弟都不相信,卻很坦然地和燕逍遙公平比武:「我終於找到了一個好對手。」黑鷹算是一個相當高傲的人,但從中卻明顯可以看出他非常的欣賞燕逍遙。直到最後,他依然在乎燕逍遙對自己的看法──而這種人,只會在乎自己在乎的人的想法。

  刀爺和黑鷹欣賞並敬重燕逍遙,這是俠客之間的惺惺之情。(其實竊以為,《絲路豪俠》中的「豪俠」不止是燕逍遙一個,既然大家談的是「《絲路豪俠》中俠精神的回歸」,就應該把談論面積擴大到整部絲路的所有俠,而不該執著於燕逍遙一個人。)

  有人說,燕逍遙是一個刺客,又怎能稱之為俠?

  的確,燕逍遙是一個雙手沾滿鮮血的刺客。但是他「無惡不殺、婦女不殺、兒童不殺」卻反映了他刺客身份下的俠義精神。

  有人說,他殺人也收取報酬,又怎能稱之為俠?

  的確,燕逍遙在殺人的同時也收取巨額的酬金。但是在燕逍遙的行為上,我們都可以看出,刺殺的對象該殺與否才是燕逍遙衡量接受「生意」與否的標準,酬金只是附屬品。如果買家只是為了公平而去請刺客幫忙,那酬金是該收的,這是骨氣的問題。燕逍遙不想欠別人的人情,別人也是不願欠他人情的。如果買家是「黑吃黑」的,那就更不必說了,酬金收得更是理所當然。但是燕逍遙的俠義並不體現於此,而是在於燕逍遙對酬金的處置。

  實際上「刺客」這個名銜只是燕逍遙行俠的一個附屬品,在平常行俠之際受人之托再行俠。即便是收來的酬金,也是用來行俠:養活自己以便再行俠(一個俠客被餓死豈非奇怪);幫助弱勢群體正是在行俠。酬金是取之於行俠、用之於行俠。這不叫功利,功利是利己的;這叫公益,受益者本是俠客該助之人。

  有人說,他只不過是因為武功高強而已,又怎能稱之為俠?

  的確,燕逍遙是天下第一快刀。但是他的天下第一快刀不是拜師學習絕世武功這種機遇下誕生的,而是在「年幼喪父,為報家仇,殺死惡人,從此嗜血為生」這種無奈而又悲壯的現實下多次行俠的結果。竊以為劇中多次提到燕逍遙是天下第一快刀或是武功高強、幾年殺了幾個人、酬金超高之類的,其實也是從側面襯托出燕逍遙的行俠次數之多、經驗之豐富。(通常人都是富的,富的人總是會怕被人謀財害命,所以保鏢大概也不少,刺客也得有點水平才能把他們幹掉。就算是平常行俠也得拔刀襄助吧,武功大概就是這樣以武犯禁下訓練出來的,燕總不會一出道就是天下第一快刀吧。)

  有人說,他殺掉「玉門八傑」的最後一個,不是與他一次次求證一次次懷疑刀爺該殺與否相矛盾嗎?(好像是曉寒說的)

  我覺得是因為燕逍遙對委託人的片面之詞還是有所懷疑的,畢竟他並不瞭解事情的真相。而且刀爺畢竟在西域佔有很重的分量,如果殺死他,可能就會有許多西域百姓因此陷於水深火熱中。(燕應該會顧及大局,權衡事情的利弊,慎重行事。)而「玉門八傑」,燕逍遙本就聞所未聞,看著他們用刀指著自己來搶劫,必定認為他們平常是專幹些殺人越貨的強盜,豈不是該殺?最後一個逃跑,燕逍遙看見了心中必定生出一種鄙視,認為其是貪生怕死之徒,所以將其誅之。(如果那傢伙是大義凜然地站在那婸﹛G「成王敗寇,你殺了我吧!」說不定燕會手下留情)

  現在社會人們和輿論對俠義精神存在著許多誤區,我希望絲路可以糾正一些人對俠義精神理解的錯誤觀念,對其有一個全新全面的理解。

(完)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