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逍遙雜想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玉樓春
2005/01/24



前言

  一直想再一次領略《絲路》的魅力,最近終於有了機會,可以晚上一個人靜靜地觀看。這實在是一部最適合晚上獨自一人觀看的劇集,一次不要超過兩集,中間還應該休息片刻,讓那滿溢的感覺稍作沉澱,還要把那些稍縱即逝,十分紛亂的念頭馬上記錄下來,才可以繼續下去。只是這記下的東西確實地成為了「雜」想,但卻是絕對真實的。

  記得草妹妹有一次說,絲劇和鐵拳都有著比感情更寬泛、更深刻的內容,而我的目光的確是一直關注著情感的,可能那是因為一方面自己的性別和性格愛好決定的,另一方面則是《鐵拳》對於體育精神的理解是一望而知的,而絲劇對於「俠」和「人」的描寫是深刻而又非刻意的,所以對於劇中不同身份的人物,在不同立場的選擇取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除了刀爺。他所得到的讚譽和旗主們的忠實,與他採用的計謀十分矛盾,可能做為一個組織的首領,會有他不得已的苦衷,但他那套(其實是編劇的)行刺計劃極大地削弱了原本演繹出色的俠的精神,而讓人感到徹骨的冰涼。而黑鷹與燕逍遙一戰竟讓我想到了康傑與釋龍的那一戰,那份光明磊落,惺惺相惜才是俠客的本色。



正文

  和若寒一樣,燕逍遙也是一個讓我無法輕易觸碰、落筆的人,總是說不清對他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感,或者是因為他畢竟不像若寒那樣清澈見底,對於我這個頭腦簡單的人而言,他是像謎一樣的人吧?對若寒我是可以用心來體會的,而燕逍遙,彷彿總是讓我難以捕捉他身上時隱時現的各種個性特徵。

  廣袤無垠的翰海大漠,天與地的縫隙間,緩緩地走來了一騎二駝,那馬背上表情淡漠的獨行刀客,就是即將陷入重重危機的刺客──燕逍遙。

  他為什麼要做刺客?為報父仇而習武,報仇之後,為什麼要過這嗜血生涯?那永不離身離手的龍首刀,無不昭顯著一個殺手的本色;可那每一次不假思索的衝動,卻又真實反映出有情有義的俠客本色;當他無力無法推託瑪瑙的奉命敬酒和贈衣,以及南天星相贈瑪瑙的舉動,又可以讓人看到他心底深處和若寒一樣的柔軟;從不為錢財殺人,卻因老匈奴的一言相告,就千里奔波,躍馬塞外;孩子們那明媚的小臉,無憂的歡笑,拉依友善的面容,才是他堅持下去的動力吧?

  記得當初看時,雖然為他在屋頂醉酒一幕感動不已,但總覺與之前的銜接太過突兀,而這次黑夜寂靜中的獨自觀看,彷彿突然意識到那份已逝去的愛,是多麼深刻地烙在他內心深處,隨時隨地都會讓他悸動,只好以酒來麻醉逃避;而地獄中的那場相會,更是將無奈壓抑的情感和炙熱痛苦的深情演繹到了極致,竟讓我欲哭無淚,也就更為最終的無言分手而傷心不已;甚至再一次產生了對燕逍遙的不滿,為什麼不爭取?為什麼聽到天琴的夢想是與他離去,而不施以援手,就那麼任她離開?以他的頭腦,難道他會絲毫都考慮不到天琴因他而在聖教中的處境艱難?看完這段後,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只是呆呆地盯著天花板,理不出絲毫的頭緒。

  之後,天琴在燕與黃獅比武之前,撫琴時的焦慮不安,旁觀燕逍遙被圍困時緊握的拳頭,都明白地顯示出天琴內心的情感掙扎;而地獄之後,到最後手持耳墜之前,燕逍遙彷彿把與天琴的情感完全地放下,放得那麼徹底,那麼讓我痛心;如果他可以為誤認為的負心人痛苦三年,怎麼能對承認了對他深情相許,而他自己一直沒有忘懷的女人從此無動於衷?

  瑪瑙和百花的話彷彿坐實了天琴有多麼傷害燕逍遙,而在他已得知真情的情況下,怎麼能那麼坦然地聽進去,當然他沒有必要解釋,但他心媕雩茞M楚地知道那並不是傷害,而是愛;百花一再地在他面前誣陷天琴,他也意識到百花全是因他而與天琴做對,但他沒有絲毫的行動幫助天琴擺脫困境,當然還有一種理解就是,他所做出的無動於衷就是在幫助天琴;只是越看我就越同情天琴,雖然一再為燕逍遙找藉口,可他後來與瑪瑙的情感還是再一次讓我感到了不適,不是因為他們走到一起不適,而是由於伴隨著他們情感的是天琴表面上的毅然和果決而內心深處卻是壓抑與痛苦。

  常常在想,絲劇到底要傳達何種信息給它的觀眾,是編導對「俠」和「情」的理解嗎?那麼燕逍遙和幾位旗主的身上充分展現了「俠」這一點。而情呢?劇中三位女性的目光雖然永遠都追隨著燕逍遙,但結局卻大相徑庭;就連原本毫不起眼的龜娘和翡翠,都因了那最後為心愛之人慨然赴死的抉擇而光芒四射,這一切的一切充分顯示了男性立場對於女性的取捨。

  天琴,為責任而放棄情感,雖凜然而不可取,她的抉擇讓男性感到了自身的無力;百花,美則美矣,但充滿了征服感和權力欲,雖然會迷惑於她的獨特,但不能把握她的內心,讓男性感到了冒險和不安;只有瑪瑙,才是男性心目中的理想,清純可人,體貼入微,任何的委屈都可以忍受,就是不會離開,內心也很堅強。

  於是選擇責任的遠去了,前程是註定的孤寂;欲望太強的,引火焚身了;只有甜而不膩,強而不硬的留下了,那從來冷漠孤獨的大俠還將為她而改變自己的生活軌跡,而這又是那離去的人兒的願望,一切終歸於圓滿。但這種圓滿是缺乏基石的,是建立在捨棄了曾經的摯愛的基礎上的,這對於自己是殘忍的,對於離去的人是殘忍的,對於陪伴在身邊的人則更殘忍,對於像我這樣的觀眾則是痛心與失落的,我接受這樣的現實,但我也盼望我看重的男主角是始終如一的。

  其實這是編劇的抉擇,所以他讓瑪瑙一次次為燕逍遙受皮肉之苦,更牽強地讓瑪瑙刺了他一劍,卻讓天琴毫髮未傷地離開。突然想到這樣也好,否則就演變成了庸俗的糾纏不清,只是我無法對這種結局釋懷。

  燕逍遙,你身上的神秘色彩讓我迷惑,你堅定的捨生取義讓我敬佩,你深埋的痛苦情感讓我心悸,你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你讓我越來越有親切的感覺,可你為什麼沒有將那深切的愛進行到底?當最後你放過百花,面對她含淚的如火雙眸時,你目光的躲閃終於讓我看到了你的內心,那是一顆脆弱的心,是不忍心傷害對你有情的人的心,你終究還是一個有著明顯弱點的刺客,可你卻那麼深地留在我的腦海中,只是你也讓我如此地想念十一郎,若寒,還有康傑。



後記

  終於看完了,其實從黑鷹之戰以後的幾集,我看得有些不耐煩了,沒有了開始的悸動,只想讓這一切都儘快結束,像燕逍遙一樣地感到了疲憊,感到了無力。看到刀爺終於大義凜然地出現,我也想像蔣虯一樣地質問他,太可惜了,那些對他如此忠心耿耿的部屬。這後面的幾集,斧鑿的痕跡有些明顯了,又是編劇在代替人物做著決定。

  回頭看了一下觀看時做的記錄,發現還是糾纏在了情感戲中,沒辦法。有一點可能的原因,那就是這劇的風格、神韻、鏡頭、音樂、人物都是可以讓人反復品味的,恰恰是這個故事是無法推敲的。所以我的目光會被那粒粒晶瑩的珍珠所吸引,而無法關注串起他們的那條不結實的鏈子。

  還有一點,除了班家父子和匈奴等幾個詞彙外,故事並沒有十分強烈的時代感,所以原本是可以避開審查時的麻煩的。

  不好意思,寫得又長又雜,辛苦JMS的眼睛了。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