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越劇《寒情》想到《絲路豪俠》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玉樓春
2005/05/27



  NICKY的新劇似乎遙遙無期,屏幕之上也沒有什麼能吸引自己的劇集,不如斂定心神以我之摯愛──江南柔美的越劇來撫慰枯等寂廖之心吧,遂翻出杭城之旅的意外收穫──越劇《寒情》看了起來。

    日落回家,美酒空灑。
    一地寂靜,一天飛霞。
    相逢何喜?相別何悲?
    情到深處,無以牽掛。
    日落回家,心走天涯。

  一曲悠揚的吟唱引出了「荊柯刺秦王」這個古老的故事,那幾年,仿佛有很多人都對這個故事發生了興趣,不同的版本,不同的表演形式此起彼伏,倒讓人有些生厭了,所以《寒情》雖早已上演,但一直提不起興趣去尋找搜集,此次收穫純屬意外。

  全劇只有四個角色,與我熟知的「刺秦」故事相去甚遠,這堛滲藇_雖為遊俠,堅守著信義之本,但他並不願指點江山,只願與曠野清風為伴,品酒論劍,逍遙自在。但生逢亂世,想置身事外已是絕無可能。為了相救逃離秦國的將軍樊於期,他闖入燕國意圖援手,竟被忘年之交田光先生舉薦給太子丹去刺殺秦王,荊柯斷然拒絕,因為他以為這反而是給了秦出兵滅燕的藉口。太子丹讓自己寵愛的夏韻以美酒美色相誘惑,不料卻因二人是鄉親,又有著同樣的命運遭遇,和夏韻天生的單純善良而被荊柯感動和吸引,決心幫助將軍和他三人一起離開燕國;不料丹卻用計令樊將軍自獻首級,令田光先生自刎身亡來逼迫荊柯,因將軍和先生的死而識透太子的荊柯,毅然答應刺秦,條件是讓太子為他的名劍開鋒,誰料貪生怕死的太子竟利用夏韻的報恩之心,將劍交給了她。而夏韻在苦求荊柯離去不成的情況下,竟決然為名劍開鋒,既報了太子之恩,又可與赴死的荊柯永遠相伴。彷彿一切都按太子的計劃進行著,但天樂陣中,荊柯對太子以為他最終是因兒女之情已斷才答應赴秦嗤之以鼻,指出即便刺秦成功,就憑太子不懂珍惜生命和真情,辜負了「將軍大義,先生大理,麗人大愛,遊俠大仁」,則燕國必亡。全劇在此戛然而止。

  一邊看,一邊情不自禁地在心婸P絲劇做著比較,田光很像刀爺,說是瞭解荊柯,成就他的義士心願,卻先是薦死,後是死薦;夏韻則是天琴和瑪瑙,甚至翡翠、龜娘的結合,單純質樸,晶瑩剔透,愛得無比動人,走得無比剛烈和坦然;太子丹像極了南天星,為了私欲私怨,不惜犧牲忠義之士,心愛之人和百姓蒼生;而荊柯也彷彿燕逍遙,雖為匹夫,卻絕不屈從權勢的威脅和利誘,執守胸中「信義」二字,有所為,有所不為。可惜生逢亂世,生為義士遊俠,為情,為義,為理,為仁,為自己生命的尊嚴,為他人受難的生命,雖明知是圈套,是死路,仍慨然向前,不為成就義士的英名,而為不再有犧牲和傷害。嚮往自由,卻最終得不到真正的自由,是因著胸膛中那顆火熱,悲憫的心。

  一直以來,絲劇對於我而言都是「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的感覺,雖然那激昂的鼓聲也讓我心跳加速,但總是如同刀爺吹奏的塤曲和那時斷時續的男聲吟唱一般,慢慢地,不易察覺地滲入我的心懷,卻久久不去。但燕逍遙對於我而言,總如同謎一般難解;我的目光不可抑制地追隨著他,卻始終無法靠近。

  沒有想到的是,在一貫徘徊於柔美多情、才子佳人的越劇中,我竟有機會稍稍貼近了燕大俠一些,實在是意外之喜。而對於荊柯,也有了新的瞭解, 正如司馬遷在《史記》中所說:「此其義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較然,不欺其志,名垂後世,豈妄也哉!」而陶淵明的《詠荊軻》:「燕丹善養士,……歲暮得荊卿。君子死知己,提劍出燕京。……心知去不歸,且有後世名。……其人雖已沒,千載有餘情。」後人多看中的是他可以名垂後世,可在現代人的推斷和演繹下,更側重於這些豪俠之士對於生命和真情的珍惜和尊重。

  但也如同絲劇一般,《寒情》亦有著非常明顯的缺陷。之前曾看過評論和報道,專業人士爭論的是表演手法,普通觀眾難以接受的是它與傳統越劇相去甚遠。和絲劇一樣,情節與計謀等大眾慣常的欣賞焦點被淡化轉移了,而著重於人,人性的矛盾與掙扎,對立與妥協,人的感情的脆弱與彷徨,痛苦和壯烈。因此一些老戲迷很難適應,所以彷彿當年的市場反映並不熱烈,演員也彷彿因此流失了眾多的老戲迷。

  而我看完的感覺是,由於現代人對於生命的理解和自我價值取向的不同,所以始終無法真正完全貼近豪俠們的內心,所以幾段表達荊柯內心感受和心理轉變的唱詞,始終是游走於表面,而無法深入內心。倒是篇頭所提到的那首貫穿始終的荊柯與夏韻的鄉曲對唱讓人心動神搖,很想把它送給燕逍遙和天琴、瑪瑙。而絲劇的用鏡頭移動和人物目光來進行表達的手法,卻的是別具匠心和聰明之舉,在不動聲色中讓人深陷其中,無以自拔。

  《寒情》與絲劇,雖分屬不同的表演藝術,但都對古老的故事和通俗的武俠題材,從新的角度,有著新的理解,進行新的演繹,真的很好。不是一味地戲說加胡鬧,煽情加視效,而是探索與創新,推測與挖掘,可能會有很多不足,會走很多彎路,做為觀眾,我們需要的也許只是耐心和等待;而創作者們則不應由於相對不夠熱烈的反映而失去信心,失去堅持,那才是我們最怕看到的。

  前幾日看完此劇後,恨不得將滿漲的激動,湧動的悲壯,和不可抑制的遺憾傾瀉而出。可今天看看,並沒有將自己真實的感受寫出多少,是筆拙,是無才,亦或是這種感動真是「只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竟在刹那間理解了山居的煩惱,和她對於「失敗」的感歎。(太長了,不好意思,辛苦JMS的眼睛了。)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