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對話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檐上青青草
2005/05/31



B 說:
玉先生對絲劇評價不高,說它故弄玄虛。

A 說:
情節上有一點。
這麼說也沒錯。
《絲路》的劇情實在是挺糟糕的。
既不吸引人又不嚴密。
問題就是一部劇情節既不吸引人又不嚴密的電視劇還是讓我發瘋。
因為它的好在別的方面。
以至於情節對我根本不重要。

B 說:
啊?妹妹彷彿從迷戀中解脫出來了?還是對燕GG越鍾情,就對劇情越失望呢?

A 說:
或許和我的閱讀習慣有關係。
我喜歡的書,是零碎拆開來,隨便翻看,就會特別享受的那種。
《絲路》是零碎拆開來隨便找個段落看,就棒得讓我無法呼吸的戲。

B 說:
是啊,看著茉莉的文字,想著劇中的人物,真是享受。
我也一直不關注情節,可絲劇的情節有損於人物了,而且畢竟是電視劇,所以……

A 說:
我不覺得絲劇的情節有損人物啊!
絲劇只是沒情節。
絲路有感情。
有意境。
有很棒的人物。
很棒的對白。
就是沒情節。
看每個段落,都會覺得這堶授繭菑@個精彩絕倫的故事。
但最後它沒講。

B 說:
這樣的劇情安排損害了刀爺,而刀爺相當於坐標,讓其他與他相關的人物都受到了傷害。

A 說:
刀爺是受傷的人物,嘿嘿!
沒錯,所以我只能從他的語氣神情去理解他。
不能從他的行為去理解。

B 說:
嗯,每一次對決,每一次情感衝撞,都精彩無比。
還有每一次不同立場的較量。

A 說:
嘿嘿!
你知道我要反駁玉先生會怎麼說嗎?

B 說:
說他小氣嗎?

A 說:
不是。
我現在的觀點是,
對情節的重視,是最初級的閱讀。
一部戲,如果只因為情節吸引人,頂多是三流讀物三流作品。
任何作品,都有它要表達的主題。
不管用什麼方式。
《絲路》的劇情,並不妨礙它表達自己的主題。
所以《絲路》的劇情,在這堿O一件可有可無的東西。

B 說:
嗯,但電視連續劇就如同長篇小說,可以有不同的表述方式,但如果看完,根本無法瞭解作者的意圖,或把故事講得一團糟,畢竟不能算一部成功的作品,只能算有特色,有獨特意味罷了。

A 說:
當我們讀詩歌的時候,需要知道它有什麼樣的故事嗎?
不需要。
《絲路》這部戲,
只是借劇情這個「殼」來講述一種情緒和精神。
當然,在人們的習慣思維堙A頭腦電視劇。
電視劇必定是一種情節劇。
所以《絲路》的劇情亂七八糟,實在是一種失敗。
但現在我看到的《絲路》,雖然情節亂七八糟。
主題卻沒有受什麼影響。
就像一篇散亂的日記,你仍然可以從字埵瘨℅A解主人的面貌和思想。
所以,電視劇,也可以有另一種嘗試。
也可以換一種面孔。
換一種模式。
就像電影。
最初是講故事的。
後來也可以不講故事了。
當然,《絲路》不是故意要造成這種效果。
它的散亂,是源於一種錯誤。
但因為它的劇情,
到了後來反而是不重要的東西了。
所以,情節如何,已經不能影響它的價值。
一句話來說,
對於一部三流作品來說,
情節是決定性的因素。
沒有情節就什麼也沒有了。
而《絲路》,情節只是它的一部分。
所以情節的糟糕,不會對他的價值造成根本性的破壞。

B 說:
可它卻用了一個陰謀的殼,卻又沒有把陰謀編得完滿。
我用越劇來比較,還有一個用意就是,弱化劇情是完全可以的。
但一定要把劇情交代清楚。
讓它有助於觀眾對作品和人物的理解。
其實如同古龍的小說一樣,我只記得那些人物。
早就忘卻了它紛雜的劇情。
但絲劇的劇情卻影響了人物。
絲劇只有人物,沒有或不完滿的劇情。
會影響很多觀眾觀看下去的動力。

A 說:
嗯!
觀眾看不下去,也無所謂。
本來他們只想看情節劇。
但導演卻給了他們一首詩。
能覺得是意外之喜的人,
就是我們的知音。
不能瞭解的人,很遺憾。
他們不具備讀詩的素質。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沒有心理準備。

B 說:
文字是可以反復品味的,書在手邊,可以很容易地翻開,絲劇也是如此,經得起反復品味。
可它的殼卻是視覺藝術,借助的是大眾傳媒。
或者說這詩沒有以他們習慣的方式觸動他們的心。

A 說:
對對對,是這樣的。

B 說:
所以不能理解或喜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嘿嘿!
俺就對大家推崇《康熙王朝》不屑一顧的。

A 說:
不過玉姐姐,您說的那個越劇真棒。
如果《絲路》的編劇能有這種水平,《絲路》就會是傑作了。
而現在,它只是一個另類的讓人難忘的東東。

B 說:
所以呀,希望絲劇的編導能堅持下去。
其實我感覺那戲的導演要好過編劇。

A 說:
越劇的那個?

B 說:
他讓這個陰謀很簡單明瞭地展現出來,而把關注點放在人物上,
樊將軍都沒有出場,也沒有勸他獻頭的過程,
這是篇幅的問題。

A 說:
如果《絲路》能這樣,
就好了。
我想過,
這埵野椄煄A
在於《絲路》的編劇是個古龍迷。

B 說:
對的,我也覺得如此。
太愛古龍了。

A 說:
所以他沉迷于古龍式的大起大落,大轉大折,陰謀詭計而不能自拔。
但他要表現的那個時空和那些人物本身,
其實是很單純的。。
不,應該說是很純粹。
情節和精神本身有一些矛盾
嗯,虎頭蛇尾是古龍的毛病。
《絲路》的編劇在這點上也學了古龍。

B 說:
古龍的書我就記不住情節,雖然看的時候很想知道謎底,但看完就忘了,反而只記住了人物。
所以我想像應該是刀爺明白告訴燕逍遙他的企圖,
請他這個外人來幫忙,
以免傷害到無辜的人。
但由於南和謝的介入,
而變得不可收拾,無法控制。
那樣感覺會好很多的,
當然刀爺和燕之間也應該有一個建立互信的過程。

A 說:
是啊
現在這個過程有,
但不完整。

B 說:
但他畢竟對燕隱瞞了他的身份,
讓人覺得旗主們為了他太不值得了。
所以我寧肯他是匈奴人,
感覺也會好很多的。
也可能是因為做首領的人,
已經無法做一個純粹的人了。
可光靠手腕總覺得是無法籠絡那些光明磊落的男子漢們。
我也喜歡他,可我無法理解刀爺,也許這就是他的成功吧。



  A和B都是誰,我就不用說了。
  看起來是不是很強詞奪理呢?
  沒辦法,我一旦犯了花癡,一定是超級不講道理的。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