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絲路》6:敦煌輝煌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山居
2005/06/28



前言

  自己看電視劇一般會遇到兩種情況,一種是抱著輕鬆的心情去看,看到喜劇哈哈一笑,看到悲劇鼻涕眼淚,但是就算看的時候再激動,電視機關上立刻轉頭就忘了。而且,就算漏掉幾集也無所謂,不會上心。

  這種電視劇在自己遇到的節目中居多,還有一種比較少的就是會讓自己上心的作品。會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的魂勾進去,眼也不眨的就怕漏掉一個鏡頭。而且最可怕的是關上電視機後的情形,會沉浸在電視劇所營建的環境中去,會遐想連篇,越想越多,越想越遠。

  看《絲路豪俠》便遇到了後一種情況。看完了以後,會被這部作品慢慢的勾起許多與之有關的東西,越回味越是帶起的東西多,甚至許多沒有太多直接關聯的東西也在心堣[久不能忘懷。

  從《絲路》營建的獨特的美麗西域便不由想到了敦煌,有現在的敦煌,更多的是古代的敦煌。又從古代的敦煌回到了《絲路》中的那條「絲路」,回到了「絲路」上千古流淌的歌聲與豪氣。

  忍不住想寫一下敦煌了,總覺得只有更深的瞭解敦煌、理解敦煌才能更深的品位《絲路》中那種蒼遠沉靜的意境,才能更深的領略到《絲路》的深沉美麗。於是便將手上曾讀過的一些文字整理一下,做一回文抄公,簡單的介紹一下敦煌與《絲路》關係比較密切的一些方面吧。

  (不敢詳細說,因為「山居」雖然是搭建在山上的一間屋子,海拔比較高,平時不太在乎口水亂流,但是關於敦煌,值得大書特書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山居還不想一不小心因為自己的口水發洪災而淹死了自己,從而名留青史,得以申報吉尼斯世界紀錄。

  再說了,要是山居被口水的洪災衝垮了,安家在山居腦袋上的那根草豈非也要流離失所,「淒淒慘慘戚戚」,「奇談妙論」沒有了版主可是大大的不妙,山居豈非成了傳奇罪人,以後還想在傳奇混嗎?嘻嘻。)



正文

  中華文明有個很大的特點,那就是無所謂之統一、唯一之中華文化文明。在地域上中國一直以一統為主,基本上以一個中央政府為主,但在中國文明史上,以漢族文明為主,不斷的吸收融合其他的文明。幾千年以來,與中原不斷交往,甚至進入中原的各少數民族被同化的,乃至由同化而徹底融入漢族而本身反而不復存在的各少數民族不計其數。

  從「烽火戲諸侯」開始的犬戎,到兩漢被征服的南匈奴,到滅西晉後的五胡亂華,南北朝中的各北朝少數民族政權,甚至隋唐皇室的血統,五代十六國,至金、元、清,整個中國的封建史其實就是一部中原漢族不斷與鄰邊各少數民族融合的過程。時至今日,漢族在各方面都已經早就與劉邦建漢時相差甚遠了吧!

  (哈哈。至少山居的身份證上民族一欄便不是漢族,哈哈,山居可算胡漢一家的典型代表了。嘖嘖,敢說,奇迷中大概沒一個想到的吧,猜到有獎。哈哈!加菲貓不是中國貓,在血統上果然不夠純正啊,哈哈。)

  敦煌由於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位於絲綢之路的起點,是進入中原的要道而倍顯重要。於是古代敦煌從兩漢開始,曾有過一段非常燦爛的融合了中原文明與西域文明的光輝歷史。由於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文化背景,千百年來,直到今天這堣@直充滿了令人嚮往的特殊魅力。但,毫無疑問,敦煌最輝煌的歲月已經過去了。

  從上古時代,敦煌就已經有人居住,從漢代建郡,三國兩晉時代初興,一直到隋唐的繁盛,敦煌作為絲綢之路的咽喉要道,東西方文明的交彙點,敦煌曾經無比的燦爛輝煌。但時間流逝到五代兩宋以後,敦煌由盛而衰,及至最後慢慢沉寂了。

  而敦煌曾經的輝煌,或者說現在的衰敗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

  1. 首先說一點,歷史上的敦煌並不是現在的敦煌,其概念要大的多了。

  在今天,敦煌是位於河西走廊西端,甘肅最西邊的一個縣級市,總面積31200平方公里,略小於臺灣。但綠洲面積僅占4.48%,其餘絕大部分是沙漠戈壁與山地。但歷史上,敦煌是一片富饒的綠洲,地域面積遠大于今天的敦煌市。

  在黃河以西,甘肅境內,有一道長長的綠洲地帶,東西長1000多公里,南北寬約幾公里至百十公里。南面是祁連山,背面是合黎山和龍首山,(嘻嘻,龍首山哦。當初在《絲路》中一聽說燕逍遙那把刀的名字便差點沒笑出聲來,乾脆把燕逍遙插在小腿的那把匕首叫合黎匕算了。哈哈!)在這條茫茫戈壁中大小綠洲斷續相連,形成了著名的「河西走廊」。

  敦煌便是這走廊上的一顆明珠。歷史上的敦煌地區包括黨河流域、疏勒河流域的廣大地區,即今天的敦煌市、安西縣、玉門市、肅北蒙古族自治縣和阿克塞哈薩克族自治縣,總面積約168000平方公里,相當於1個半的江蘇省。

  那時的敦煌,綠洲不但多,星羅棋佈,而且大,有豐富的水資源,土地肥沃,草木繁盛,是理想的農牧業區。張騫鑿通西域以後,漢政府多次從內地移民至此,漢族逐漸的超過了原來的少數民族,成為敦煌地區的主體民族。

  他們不但為保衛、開發敦煌提供了充足的人力資源。而且還帶來了中原內地先進的生產技術和思想文化。漢族屯田、興修了水利工程,將敦煌的社會生活形態由以遊牧為主而轉變為以農耕為主。大大的促進了當地的社會發展。

  但物極必反,將畜牧區域轉為農耕區域,由於水資源的過度消耗,敦煌地區的生態環境逐漸失衡,因此其經濟上的繁盛便不能持久,於是自唐亡以後一直到清末,敦煌經濟的發展便趨於緩慢。

  2.敦煌的輝煌由於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為軍事上的戰略要地。西漢元狩二年,漢武帝派霍去病率領漢軍擊敗了匈奴,河西走廊併入大漢版圖。從此,敦煌成為主要以長安咸陽為首都的中原漢族王朝對北對西的一個戰略要地,於是大大促進了敦煌的發展。

  而自宋以後,中央王朝的首都逐漸向東轉移,距離河西走廊越來越遠。使得敦煌在全國的戰略地位逐漸下降。例如元朝作為大蒙古國版圖一部分,敦煌便失去了經營西域的基地起點的作用。明朝的邊防重點在東北的北京一帶,敦煌得失對於全國沒有太大影響。清朝以後,敦煌更是逐漸成為一個處於邊緣位置的區域。

  其衰敗自然不可挽回。

  3.著名的絲綢之路由長安、洛陽為起點,雖然分為南路北路,但每一條路都要經過敦煌。交通地位的衝要,使得很多不同的文化沉澱在這個地方,形成了更多的文化、思想、宗教的傳播。

  (這一點,已經在以前的「《絲路》系列」中詳細說過,不再贅述,那時還猜想《絲路》有可能是古代版的商戰片呢,嘖嘖,燕逍遙可能是古代版的葉榮亨呢。突然想:如果衣冠楚楚的葉家三少爺榮亨的第二職業是刺客,會怎樣呢?

  再來上演一版現代版的《三少爺的劍》,那會是怎麼樣的搞笑場面?山居懸賞有能將刺客葉榮亨描述的好的,山居便獎賞一個大大的飛吻。哈哈,加菲貓的飛吻哦,有誰敢要嗎?想像一下吧,各位:坐直升飛機的燕逍遙,戴隱形眼睛的李後主,背著「BECKY」牌冰箱的蕭十一郎,再加上一個刺客葉榮亨,哈哈,想想也樂翻天了。)

  敦煌成為東西方貿易中心和商品中轉站。自然繁盛無比。但,在後來的大蒙古帝國,敦煌的交通地位便已經有所下降,不能和漢唐時期相提並論。而後來,由於海上絲綢之路的發展與北方草原之路的頻繁使用,敦煌在中外交通中的地位更是逐步下降。

  4.敦煌歷史上,有一個有趣現象,就是敦煌的發展並不完全與中原中央王朝的盛衰同步,而是有著多段偏安的發展經歷。

  王莽篡漢時期,竇融來到河西,擁兵自重,使得這個地區「上下相親,晏然富殖」,得到了較好發展,並及時擁護了光武帝的一統四海,避免了兵戈相見。

  東漢建立以後,經過多年經營,不但從中原遷移來的漢人大族在敦煌立穩腳跟,中原文化思想也紮下了根。以儒家經典為主的漢文典籍開始在敦煌傳播。漢代大儒張奐在此傳授儒學,門下學徒千餘人。東漢末年,諸侯割據,連年混戰,而敦煌也有近20年沒有敦煌太守,但就在當地大族的控制之下,保持了相對的平靜。(嘻嘻,按照《絲路》的思路,漢末敦煌掌權的漢人大族一定和飛駝商隊、和刀爺脫不了干係。刀爺和班家脫不了干係,班家又和竇家脫不了干係,還真是一脈相承啊。)

  而晚唐的歸義軍政權也保持敦煌地區200年的不受戰爭摧殘和內部社會穩定。正是這種偏安使得敦煌在中原戰亂時期較少受到波及,成為歷史上敦煌能夠很好發展的原因之一。

  5.敦煌本就是一個多民族聚集區域,雖然西漢建郡以後,漢族逐漸超過少數民族,但各少數民族依然十分活躍。例如,吐蕃也曾在中唐佔領敦煌70多年,留下了不少痕跡。記得以前有看到文字介紹說,敦煌壁畫中甚至有吞彌桑布紮的畫像哦,嘖嘖,了不起。那可是格薩爾王的子民,創造藏文的大學者哦。(奇迷中有藏族的嗎?可以得意一下啦。)

  宋以後,回鶻人、黨項人(西夏王朝)又相繼佔領敦煌。甚至其他外族政權與王族、時臣都不斷來到敦煌,長期居住。應該說,各個民族都為敦煌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

  6.宗教對於敦煌的影響非常大。當中原儒教文化來到敦煌,紮根成長的同時,發源於天竺的佛教文化也通過絲綢之路來到了敦煌。

  《高僧傳》言,公元244年,外國僧人竺高座在敦煌收世居敦煌的月氏人竺法護為弟子。晉武帝時,竺法護隨老師遊西域各國,攜帶大量胡本佛經東歸,在敦煌、長安、洛陽等地傳教,成為中國佛教歷史上著名的譯經大師。

  敦煌歷史上各類與佛教有關事件不一而足,以致現代人提起敦煌就想到莫高窟的佛像、壁畫,藏經洞的佛經……

  但隨著北宋景德三年(公元1006年,1006--2005,嘿,距今正好1000年呐,巧了。)信奉伊斯蘭教的黑韓王朝滅掉了信奉佛教的于闐王朝,于闐僧人逃到了敦煌。敦煌僧人聽聞消息,便以為大難臨頭了,於是將那些重要的佛教經書與佛像集中起來藏到一個洞窟中,砌牆封閉,人則逃之夭夭。這便是後來著名的藏經洞。人去樓空的局面,也使得敦煌佛教從此逐漸走向式微。

  以上六個因素使得敦煌成為東西方文明的交彙點與沉澱點,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敦煌文明。到後來6個因素一一失去,敦煌自然也就衰敗了。

  《絲路豪俠》所描寫的東漢時候的敦煌正是其開始輝煌,正式定型的歲月。

  東方中原的漢人大量進入,帶來了大量中原的商品,帶來先進的生產技術,帶來了儒教文化。西方的各民族也來到這婺g商,也帶來了佛教文化。

  不同的文化相互衝撞,《絲路》中聰明的以飛駝商隊來代表普通漢人的庶族商人階層,代表儒家文化,以咒奴代表了佛教文明,代表了當地的各少數民族和西方過來的各個民族。以南天星、刀爺代表在當地落地生根的各個漢族與其他民族的大族勢力,以謝司寇代表東漢王朝的中央政府,欲要加強中央直接統治,通過班勇事件而相互角力。最終的結果便正是歷史上的結果,當地的地方勢力獲得了更大的自治權力,各民族和平共處,共同努力,形成了敦煌獨有的偏安局面和獨特的敦煌文明。

  關於這一點,在看完《絲路》全劇以後要說明更正一下。

  原先未看完全劇寫《解讀絲路1》,以為片尾放棄班勇的描述是出於編導的不忍心。現在在看完全劇,再回頭看時,看來山居錯了,編導在片尾不再敍述班勇的下場,只是因為班勇的個人命運究竟如何,已經不重要了。惜墨如金的編導們便捨不得浪費時間了在不重要的枝節上了。

  重要的是班家父子兩代經營西域,希望達到西域穩定獨立,順利發展的局面這個目的已經達到了,通過班家父子繼承者的手已經讓漢人勢力滲透進當地人的生活中去,胡漢一體,和平共處,密不可分了。

  此時,班勇個人的命運已經對於大局的走向沒有什麼影響,說實話,真沒什麼大不了的了。

  在片中,有一個鏡頭覺得便說明了編導的這一點觀點。(嘿,討厭的《絲路》就是這樣,喜歡把關鍵問題用一個鏡頭就解決了,關係搭扣藏的太好了。就是不肯學學人家肥皂劇,一句話說上整整一集。不仔細看,不仔細想還真就不小心錯過去了,弄的人是又愛又恨的。)

  謝司寇跑到監獄中打探班勇口風,想要從他口中弄出孔雀刀,結果班勇裝傻,來個一問三不知,以致一無所獲。弄的謝司寇怒極而笑,揚長而去。這時,注意看,有個鏡頭是:班勇看了謝司寇背影一眼,既無奈又無所謂的搖頭淡淡一笑,安然坐下。

  只這一笑,頓時,螢屏前的自己忍不住「啊!」的一聲脫口而出,原來一切盡在不言中。一個看似對什麼都不清楚,其實是對一切了然於胸,只是的裝傻;一個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的班勇形象立刻清晰起來;一個原本外表形象長的十分平庸甚至有些懦弱像的班勇立刻高大起來。(這一點,導演的選角標準和選擇十二旗主演員的選擇標準還真是一致的很呐。)

  螢屏前的自己忍不住歎息起來,點點頭:

  原來什麼都瞞不過這個看似什麼都不明白的人,原來他早就將一切形勢都看透了。原來在西域百姓的安寧生活面前,為了維持西域現有的安寧與和平能夠不被中央王朝過度的干預而毀壞;為了父親班超離任後,後繼者無能,破壞和平以至漢朝失去敦煌的歷史重演,他早就將自己的榮華乃至生命都可以拋棄了。

  那麼,什麼問題都迎刃而解了,在這麼一對父子身邊成長起來的刀爺也自然將西域的和平看的高於一切了,自然可以犧牲飛駝商隊了,也自然可以犧牲自己的聲名了……

  由此,而引申出去……

  嘿,扯遠了,不說了,剩下的各位自己想像吧。山居也要東施效顰,學一學《絲路》的編導們,專門說一半,留一半吧。嘻嘻。

  又及,突然又覺得《天地英雄》與《絲路豪俠》挺像,呵呵,下次大概輪到《天地英雄》倒霉,要被山居揪住,一頓口水了。嘻嘻,誰叫何平導演盛名在外呢,這就叫樹大招風了。

  有要為《天地英雄》喊冤的快點喊,免得晚了就來不及了。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