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絲路》7:天地英雄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山居
2005/07/08



  因為蠻喜歡大漠孤煙、長河落日的意境,而去看了何平導演的力作《天地英雄》。後來,源於類似的原因,注意到了《絲路豪俠》這部戲的上市。

  雖然是兩個導演的作品,但是看完《絲路豪俠》後,總能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天地英雄》。

  或許是因為這兩部作品初看之下頗為接近,題材都是古裝武俠片,故事的發生地點都是在絲綢之路上,故事情節都是假託一個歷史事件,描寫一段各民族人之間相互糾葛的故事來展現中國人古老的「俠」與「義」。

  甚至連兩者尋找的作為對手出現的西域主要民族也十分相似:唐之突厥,漢之匈奴。

  一樣的曾經是那麼的不可一世,鐵蹄橫掃草原大漠,是一個崇拜狼圖騰的強大的馬背民族;一樣的卻因為自己內部的分裂而削弱了自己的力量,成為自己民族由強轉弱的一個轉折點,一個分裂成南匈奴北匈奴,另一個分裂成東突厥西突厥;一樣也是因為遇到了中原出現了強大的封建制度漢族王朝:漢與唐,而在遊牧文明與農耕文明雙方的鬥爭中最終一敗塗地;一樣的,於是一部分遠遷中亞,另起爐灶,一部分南歸中原,而最終被同化為漢族一份子……

  雖然一部是電影,一部是電視劇,由於篇幅的長短不同,造成《絲路》的故事規模更加宏大一些,更像一幅反映時代全景的中堂立軸;而《天地》以點代面,它的濃縮性更強一些,畫面的焦點更近一些。

  但是兩者拍攝的畫面質量、敍述風格都是像油畫般的優美,連音樂風格都一般的蒼遠沉靜。

  記得看電視節目時候,有時會遇到插播一些「請您欣賞」之類風光圖片節目,覺得這兩部作品都可以拿來製作這類作品,而且不需要製作人員用心尋找剪切,隨便拎一段出來就可以直接用了。遠景、近景、全景、特寫、有人、無人……隨便哪個鏡頭都是精雕細鑿的等級。或者直接用來做旅遊景點的介紹之用也很貼切。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作品的音樂上,想起了《絲路》中刀爺的塤和《天地》中那個強盜頭目的二胡,編導安排這兩個領袖角色的獨奏都是那麼的棒,為各自的整部作品定下了蒼遠的基調。

  相比較而言,何平導演選擇的二胡更常見些,觀眾接受度更高些;而張之亮導演為《絲路豪俠》所選擇的塤不那麼常見,其古意更濃些,其蒼涼意境也更多些了。可能是由於兩者的歷史時段不同,相比較來,漢更古遠一些,觀眾略陌生些;而唐更近一些,更為大眾熟知一些吧?



  (說及畫面和音樂質量,忍不住要插一段題外話:

  買了〈絲路豪俠〉的DVD碟片後,看到有網友論及這部戲的DVD和VCD碟片的畫面好像差蠻遠的。一時好奇又去買了這部戲的VCD碟片來,一看之下果然不可同日而語。

  無論是畫面的清晰度,色彩的飽滿度,整體的諧調感,VCD版本簡直就是全面的瞠乎其後,差遠了。如果將DVD碟片放映時的圖像亮度、對比度比平日看電視節目時的程度略微調高一兩成,那麼和看電影時的感覺意境完全沒什麼區別。而VCD的碟片再怎麼調節,就是差了這麼一口氣,感覺就完全是兩個檔次了。

  同樣在聽背景音樂也是如此,放DVD碟片時對白是對白,音樂是音樂,背景聲音是背景聲音,儘管每種聲音都不高,但完全可以區分的清清楚楚,甚至可以極容易的就聽出遠近高低的空間距離。

  隨便舉個例子吧。

  記得在看瑪瑙在逍遙客棧外的夜色中徘徊這段戲時,柔軟的鞋子踏在細沙上的輕細聲音、火盆中的火焰在風中搖曳的呼呼聲,可以明顯聽出來位置不同的遠遠近近極細極低各有不同的三五種夏蟲的鳴叫聲、極遠極高夜空中遼曠空間中夜梟的鳴叫,沉靜華美的背景音樂聲……有大有小、有高有低,但誰都沒有壓過誰,更沒有掩蓋誰。實在聽的太棒了,而VCD碟片就絕對聽不出這麼強的現場逼真感覺了。

  還記得一段燕逍遙與刀爺在岩洞中的對話,連話語聲音那在狹小空間中特有的略帶迴響的空洞的感覺也完全到位,剛開始沒注意到,看到一半時發現了這個細節,忍不住仔細留意了一下,實在舒服。

  真的要很幸災樂禍的告訴已經買了VCD碟片的各位,哈哈,《絲路》用VCD碟片來看實在是太暴殄天物了。哈哈,建議各位,扔了算了,嘻嘻。)



  言歸正傳,話雖如此,但,回味再三,畢竟是兩個編導集體、兩套製作班底的作品,仔細品味,兩者其實區分還是很大的。

  其實,看《天地英雄》之前的期望值要遠遠大於《絲路豪俠》的,畢竟自己知道何平導演要比張之亮導演早的多;《天地》的投資和宣傳又是那麼大,而《絲路》則基本上沒怎麼像樣的宣傳過。何況,對自己這個普通觀眾來說,《天地英雄》首先上市,又占了個先入為主的先天之利。又是採用電影形式,首先給人感覺要比電視劇高出個檔次了。

  可是,或者這就是所謂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吧,總覺得《天地英雄》可以算是一部相當精良的武俠電影,情節好,音樂好,人物塑造也好,但卻總在關鍵時候差了一口氣,總是比起心中的期望差了一塊,或者更準確的說是距離自己想像中的武俠電影《天地英雄》偏了一點。

  比較起《絲路豪俠》,兩者各有所長之處,但反而在情節框架上被剪切過的《絲路豪俠》似乎更接近自己心目中的真正的武俠電影。

  《絲路》的著眼點似乎從頭至尾始終緊緊扣住了「人」的因素,其歷史背景的刻畫也更真實一些。正因為如此,因而給自己的感覺要比《天地英雄》要好不少。

  而在看完《天地英雄》,覺得導演在影片首尾處只犯了這關於歷史背景和人的因素這兩個錯誤,便已經將自己對整部戲的感覺全被破壞了。

  一個錯誤便是開篇的歷史背景。

  影片開始,《天地英雄》的一段字幕頓時就把自己搞蒙了,說道當是時突厥稱霸塞外。但無論是東西突厥還是後來的後突厥,其興盛時間都是在盛唐以前,而電影講述的「迎佛骨」這件事發生在元和年間,已經是中晚唐了,這兩方面在時間上似乎怎麼也聯不起來吧?

  記得讀書時候看那些說書人的小說:李靖掃北啦,薛仁貴征西啦,哈哈,就算不看歷史書那也知道是李世民做皇帝時候的事情。後來長大些,讀過一些歷史書,這方面的敍述自然更加詳盡些了。

  至於說「迎佛骨」,我們那位歷史上著名的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老先生在公元819年寫給皇帝先生一份《諫迎佛骨表》,以致於惹的這位狂熱的信奉佛教的唐憲宗皇帝大大的不爽起來,便把可憐的韓老先生給趕到潮州去抓鱷魚了。韓老先生在路上寫下的「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這可是中學時候要求每個學生都必須背誦的千古名句啊。而韓老先生被趕的東奔西走時候,突厥稱霸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在草原上逐漸強盛起來的是東邊的契丹,西邊的回鶻這些民族。

  這麼有名的兩件事情,何平導演居然非要把它們混在一起,實在讓人哭笑不得。頓時,本來剛要把情緒沉浸入影片的自己大感滑稽,這下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投入了。哎,真是要命。

  相比較而言,那時看《絲路》的開篇背景描述,沒有採用字幕形式,而是直接通過事件的描述來逐步展開背景的揭示,描寫的更詳盡,也更真實。使得看電視的自己慢慢的被吸引,不知不覺中就走進了編導們描述的這個歷史環境中去了,就自然而然的沉浸去了,就投入了。(具體情況見「解讀《絲路》1」)

  歷史背景其實還不算是什麼太大問題,《天地英雄》主要讓自己看的生氣的地方便是結尾了,簡直氣死了。整部作品敍述的故事情節,反映的人物性格、武俠精神,看的自己熱血沸騰。尤其到了「老不死的」犧牲這一段,如同波濤的一次次洶湧,最後一擊:「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導演將作品情緒、觀眾情緒完全推向了一個高潮,令人唏噓歎謂。整部作品到此可謂通過將主人公們逼入絕境的狀況而將人性的偉大,中國人的武俠精神展現的淋漓盡致。讓自己感歎,的確是「天地間的一群英雄」。

  可到了真正的結尾高潮一場大戰,代表正義的護送佛骨一方的力量死傷怠盡,突厥人與馬賊們馬上就要得手時候。這時,風雲突變,起到扭轉乾坤作用,將「爭搶佛骨」一方擊敗的居然是大顯神靈的「釋迦摩尼佛骨」!看戲的自己頓時目瞪口呆,一頭載倒,只知道口吐白沫,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天啊,救命啊!何平導演拍的究竟是中國武俠片還是神怪魔幻片?

  整部作品謳歌的究竟是錚錚鐵骨男兒們的熱血豪情還是法力無邊的佛法威力?

  作品的著眼點和最終歸屬點究竟是「人」的因素還是「佛」的力量?

  一部電影作品在其最高潮的結尾,最應該表現其整體主題,最應該打動觀眾的結尾居然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將前面1個多小時的所有情節,所有鋪墊,所有基調和主題全部推翻,這算怎麼一回事?

  自己真是不知道應該怎麼樣來理解何平導演口口聲聲所說的:「要徹底好好拍一部武俠片」的這部《天地英雄》了。

  無語!

  這才是讓自己「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真正原因了。

  想來,何平導演是由於為了突出主角們的精神,於是拼命將他們的境遇一步一步的逼向徹底更徹底的絕境:只有區區五六個人,保護著手無縛雞之立的僧人和婦孺,卻有強大的馬賊群和突厥大軍來搶劫佛骨;而後面又有個武功絕頂的遣唐使在時時刻刻緊盯不放的追殺;在可怕的沙漠被毫無遮蔽的圍困住,卻偏偏又斷了最珍貴最要命的飲水……在這種考驗人性的絕境中的確能烘托氣氛,展現主人公們精神,的確能夠感動觀眾。

  可是,當這個絕境堛漪G事沿著編導們的思路一路發展下去後,主人公們便被逼向了真正的絕境:一個連編導們自己都不能設想出出路和生機的絕境。死亡和失敗成了唯一可能的結局,作為反派出現的馬賊和突厥大軍必定是勝利的一方。但是這個結局是無論如何也不能為廣大觀眾,為審查機關,甚至為編導們自己所能接受的結局。前面的故事越是激烈、壯烈,越是讓人熱血沸騰,後面的結局便越是無法令人接受。

  於是,只能強行將向西行進的方向像強扭的瓜一樣扭向東面過來了,這瓜便也不像個瓜了。這以前所有辛辛苦苦的拍攝和陳述搭配著現在的結尾,便全部成就了「滑稽」二字的書寫。

  於是,看戲的自己便只能栽倒在地,口吐白沫,而別無他選了。

  相比較而言,《絲路豪俠》的結尾就要高明許多了,不但與全劇基調保持統一,熱情歌頌了中國人古老的俠義精神,而且始終將其著眼點落在「人」的因素上面。

  同《天地英雄》有些接近的,在《絲路豪俠》中也有一件各方爭奪的寶物──孔雀刀。孔雀刀,傳說染有佛陀釋迦摩尼的鮮血,而具有巨大的法力,而且作為劇中咒奴一方的教主信物,可以號令所有咒奴,的確在西域事物中可以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

  但,《絲路》的編導沒有落入俗套,在緊張的故事情節中吊足觀眾胃口以後,謎底揭開:

  傳說中具有神力的孔雀刀並沒有像《天地英雄》中的大玩特技出場的佛骨那樣的燦爛輝煌,卻只是讓刀爺從神案下面拉開一排磚頭,就這麼隨隨便便的就翻出來了。而它也只是鏽跡斑斑的一把普普通通的舊刀罷了,根本沒有什麼神力。

  竟然意料之外,細想情理之中。

  這是一部尊重歷史的武俠片,而並非什麼神怪片,在這個故事中所有發揮作用的各方力量都是人,作品所要揭示的,所要謳歌的也是人性,是俠義的精神,而非佛法。正是這麼一把鏽跡斑斑的普通舊刀,能夠引發如此波瀾壯闊,驚險詭異的爭鬥,才更加讓人唏噓不已,更反襯出「人」的力量,突出了「人」的因素。

  飛駝商隊和刀爺的最後勝利,西域獲得的和平局面,也全是靠著自己的實力與奮鬥,靠著感動了刺客燕逍遙,雙方的並肩作戰,靠著與敵對方咒奴首領---天琴娘子的相互理解與相互和解,靠著所有人心中堅持的內心的善良、對和平的渴望、對他人的理解、靠著俠與義的精神、靠著像班勇那樣的無數人的捨身忘己……

  一切的塵埃落定,爭奪的對象其實只是一個象徵罷了,爭奪的、堅持的其實都是自己的信念罷了。

  這樣一把孔雀刀才是與全劇基調保持統一,才是能夠更加烘托主題的孔雀刀。有了這麼一個烘托主題,強化主題的結尾,整部戲的境界層次便又提高了一個層次。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