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N次走火入魔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檐上青青草
2005/07/20



『影視評論』 [電視]解讀《絲路》6:敦煌輝煌
http://www1.tianyaclub.com/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ilmTV&idArticle=110303&flag=1



  這個帖子讓我覺得心媯h。

  每次看到它,我就會難過,會痛。

  喜歡一個東西,喜歡極了,就是這樣。為它心煩意亂,為它杞人憂天,為它胡思亂想,為它患得患失。

  好希望它早點播,讓更多的人看到,讓我看到更多愛它的人,讓我看到他們寫出那些在我心媞u動的,我卻說不出來的湧動的情感。

  可又怕它播,怕它默默無聞,更怕它被罵,怕我心目中最柔軟的東西被撕碎,被糟蹋,僅僅是想到它可能會被一些人糟蹋,我就心痛,就有流血的感覺。

  常常夜媢琩鴠式A夢到大漠,夢到那幽幽的藍,茫茫的黃,夢到一個冷峭的身影,夢到頭罩下深深的眸子。夢到又柔和又堅定,親切之極又嘲諷之極的那個動聽的聲音,也夢到嚓嚓的腳步聲,那個大踏步前行的背影,永不回頭。

  我手機媬著一段曲子,我覺得它是天底下最悠長最動聽最曲曲折折最盪氣迴腸的曲子,所以我總是握著手機,我走著,坐著,站著的時候,當我腦子開始安靜或開始混亂的時候,我的手指就按住一個鍵。

  於是天就變得很高很藍,於是空氣中就充滿了乾草和羊糞,以及淡淡發散的列酒味道,於是風就灌滿了那個寬大的白袍,於是他就在我面前踏著草堆搖晃起來了。

  我走著,站著,坐著的時候,總會想起一些話,一些音樂,一些神情,一些顏色,一些味道,一些風和沙,一些跳動和不跳了的心。於是有人就看到,一個常常發愣的傢伙再次呆若木雞……

  我現在體會到了楊不及的感覺,雖然我愛的戲,我喜歡的戲還沒有被播過,但想到它可能的遭遇,我就難過,就心煩意亂。我不能正常地看一些電視劇,尤其是那個類型的戲,一看我就忍不住比較,產生敵意,對那些明顯差的,我嘲笑並痛恨它們,痛恨它們的收視率,而對那些精緻些的,我會擔心,擔心之後會忍不住看,忍不住比較,其實沒有哪一個能比得上它,這更讓我痛恨,痛恨它們被播了,痛恨它們有人愛,有人誇,有人捧,我想到我心堛漕滬蚅_貝孤單又寂寞,想到它雖然這麼精美這麼出色,可沒人知道,或者有人知道卻不屑一顧,反而去追捧那些根本無法和它相比的,我就咬牙切齒,就痛苦難受,輾轉反側。我現在只能看一些新聞,一些完全無關的劇,一些記錄片之類的。我也不太敢聽音樂,一聽那些柔婉悠遠的音樂,我就會發傻,發狂。

  這些感情折磨得我越來越偏激易怒,我知道,我成了一個偏激的人,然而我為此興奮,自豪。還有什麼,能比愛上一樣東西,並為它變得激烈暴躁更幸福,更不幸的麼。真是奇怪又有趣,我偏激又瘋狂,但知道自己偏激又瘋狂,可清醒的人,他們知道嗎……

  我也開始不喜歡一些人。討厭那些「公正」的「公平」的「客觀」的口吻,我想,他們不應該這麼「公正客觀」,他們不懂得它的好,才會這麼「客觀」,他們不喜歡它,才會這麼「客觀」,他們不瞭解我的熱愛,他們還作出公正的樣子,這真是讓我憤怒,讓我發瘋。我在夢堣]會辯論,辯得聲嘶力竭,淚如雨下。

  這一切真是可笑,我想對自己笑,卻止不住夢堛熔\水。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