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豪俠-情,義,俠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明月無心ivy
2010/08/16



【燕逍遙】

  神秘的西域,茫茫大漠,不是好男兒怎會有勇,有膽征戰沙漠?

  風一吹,沙滿天,烈日下,天地間,一片昏黃。

  一個人騎著馬,身後牽著兩頭駱駝。走在這無邊無際的沙漠中,天地間,彷彿只剩下了他一個。

  他的身影是如此孤獨,他的神情如此冷漠。不受風沙烈日所影響,也似不會爲任何人,任何事所動。

  他本該如此,因爲他是一個冷酷的殺手。

  但是他卻又並不是一個稱職的殺手,他甚至不能算是一個殺手,因爲他看似冷酷的外表下,藏著的確是俠骨柔腸。





  作爲一個殺手,他不殺老少婦孺,不殺無辜忠良,他殺人不是爲了錢,而是有種“爲民除害”的意味。講情義,守承諾,輕生死,重名譽,鋤強扶弱,心宅淳厚,他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大俠。

  何爲俠?作爲一個古龍迷,我並不認爲俠僅僅指的是救國救民的民族英雄。也不一定要武功出神入化身份高不可攀。俠是各種高貴品質的象徵與結合。“俠”可以是對任何有高尚品性的人的稱呼。

  這奡﹞@句。之前看到一個親寫的評,說絲路豪俠是她看過最有古龍意境的片子,雖然原劇不是古龍所著。個人蠻贊同這個說法。台詞不囉嗦,淡淡幾個字,就勾勒出角色的心境與性格,我非常喜歡。如瑪瑙敬燕逍遙酒時連喝三杯,燕逍遙淡淡說“姑娘你太認真了。”非常普通的句子,卻不多一個字,不少一個字,正體現出燕逍遙的說話謹慎,性格沈穩。很符合他的身份及行事作風。



  再者,絲路裡的打鬥場面並不似一般現代武俠劇一樣運用很多的特技,飛簷走壁一躍三丈,刀光劍影遮天蔽日。而是真刀真拳,不花俏,不拖遝。最愛燕逍遙和鬼火燕八一戰,以靜制動,火光中,刀光一亮,兩半面譜落地。腦袋已被快刀劈開!當真有著天下第一快刀的風範。還有和謝司寇一戰,司寇一刀斬斷白布,燕逍遙一刀滑過,快得讓人看不出名堂,只見白布上濺了一行血跡。刀太快,司寇最後的話說完,我才看到他脖子上的一條淡淡的血痕。而燕逍遙的龍首刀上,更是幾乎看不到血跡。我不由的想起“殺人不見血,劍下一點紅”的中原一點紅。



  燕逍遙是個浪子。

  燕逍遙是個多情的浪子。

  昔日與天琴一段沒有結果的愛是他心中的一塊傷。儘管他掩藏的很好,但是無論他怎樣試圖忘記,假裝再次相見可以坦然面對,當做一切都沒有發生過。腿中了天琴的毒鏢,他的表情不僅僅是驚訝,更多的是心痛。他本是一個很有節制的人,卻大白天抱著酒瓶狂灌,眼中寫滿了落寞與受傷。他醉酒,他大罵瑪瑙試圖把她趕走,他好似已經不知道再如何去愛一個人。

  地獄中的告白,爲他們那一段情,補上了一個句號。他不甘心,他想帶她走。她拒絕。

  信念不同,他們無法說服對方,所以註定有緣無分。

  “知道你對我好,卻不能和你在一起,是多麽的殘忍”(大意,臺詞皆爲大意。)

  那一刻,我們看到了一個冷漠男子的淚。如此晶瑩,像是水晶碎了一地,每一片都映著曾經的美好,每一片都刺在心底最柔軟的角落。

  她走了,留在他坐在寂寞的火光裡,讓冷卻的淚緩緩流入心底。

  起身看到瑪瑙,他已無表情。那一刻我不僅爲他心痛著,也爲瑪瑙淡淡的心酸。

  多情深處總無情。

   “我不是一個適合有家室的人。”

  “不喜歡你可以走。”“不習慣你可以走。”“受不了你可以走。”

  他用各種藉口,各種方式想把瑪瑙趕走,因爲他是浪子。一個可能明天就會沒命的浪子,一個多情又受過情傷的浪子。

  他不能再有累贅,尤其不能有感情上的累贅。

  直到他受傷,瑪瑙替他出戰,他才意識到,這樣的想法,對她是多麽的不公平。

  因爲她不是累贅,她如他一樣獨立,可以照顧自己,甚至可以照顧他。

  “我不會受傷,除了你沒有人能傷我。”我覺得這是他對瑪瑙說過最溫情的一句話。

  燕逍遙性格內斂,因不想連累瑪瑙對她更是總是冷言冷語,後來就算他對瑪瑙有欣賞,有關懷,甚至有愛意,他也並不是一個很會用語言表達的人。但是有時候只是一個眼神,或者按按她的肩膀,他那“我很在乎你”的意思,瑪瑙是明白的。

  因爲瑪瑙和他是如此相像。連抱著劍/刀的姿勢都一樣。

  實際我常常再想,一個女子連睡覺都緊緊抱著劍,是種多麽脆弱的堅強!

  我想天琴固然瞭解燕逍遙的心思,但是瑪瑙不僅僅是瞭解,而是想他所想,爲他所爲。當然這不代表她沒有主見沒有個性,(而是恰恰相反,瑪瑙的非常有她自己的做事風格,這個稍後再講。)卻是因爲他們性格,理念都很相似。他們都是重情重義,不怕死,但求生有所爲死有所值。他們都在險惡的江湖中,仍保持一顆善良單純的心。

  難怪她可以陪在他身邊,直到最後。一直在想,燕到底愛不愛瑪瑙,但是當那句“也許我該考慮一下改變自己的生活了”響起時,我想燕逍遙這樣的男人,會爲她而改變,這應該就是他表達愛的方式吧。

  昔日定情的耳環緊握在手中,他會把那段情連同耳環好好保存,珍藏在心底。但是陪他穿過沙漠,走入人生新的路途的卻只有她。

  茫茫沙漠中,一黑一白的兩個身影。

  他已不再孤獨。



【瑪瑙】

  瑪瑙是個能給人留下印象的女子。

  第一次,南天星勸燕逍遙酒,燕逍遙不肯喝。瑪瑙只說了一句話「我喝三杯,你喝一杯。」說罷便連飲三杯,女子尚且如此豪氣,燕逍遙怎能再拒絕。

  第二次,瑪瑙按南天星意思送燕逍遙衣服。燕逍遙不收,她沒說一句話,只是雙手呈上一動不動。燕逍遙無奈收下。

  第三次,燕逍遙救她腿中毒鏢,催她一人騎馬先走,免得兩人都葬身沙漠。她放走了唯一的馬要和他生死與共。

  僅僅幾個鏡頭,瑪瑙的性格就被勾勒出來了。而我也開始對這個沈默,執著,單純又有些倔強的女子産生了興趣。

  真正喜歡上瑪瑙,是在第十二集。燕逍遙決戰黃獅,瑪瑙不懼危險替他引開其他人。她武功雖然不及六旗主周豹,她的眼神中沒有半點慌張。對於周豹的指控與責駡,她波瀾不驚不加絲毫辯解。爲了“幫助”燕逍遙,她以命相博,連連被周豹打入水中。白衣濕透,她眉宇如畫,卻英氣逼人。一次次跌倒,卻又一次次爬起,舉劍迎上!周豹看在眼中,都幾乎不忍再打下去。

  然而,當周豹等被匈奴人帶走時,她卻不得不懷疑周豹所說屬實。她可以爲一個俠義之人不顧生死,不計酬勞。卻不能接受賣國通敵的人的一分一厘。她可以不在乎被他利用,欺騙,卻不能忍受他勾結匈奴殺害忠良。縱然明知必敗也要拼命和他一搏。

  而他,身心疲憊懶於辯解,又不想讓她過多牽涉與其中,竟不躲不閃挺胸挨她一劍。那一刻她知道,她沒有看錯人。她永遠都不會再懷疑他。

  她手按住他的傷口,彷彿那一劍也刺在了她心上。

  聽到他重傷的消息,敵人趁機而來。她扮成他的模樣,握著他的龍首刀奮勇殺敵,將敵人引開。這又是何等的勇氣?那一次,她第一次聽到了他對她的稱讚。她證明給他看,她並不需要保護,她甚至可以保護他。

  他說他死了,沒有人會難過,沒有人會在乎。

  她說就算你以前的朋友是這樣,你以後的朋友一定會對你很好很好的。

  實際我想,她真正想說的卻是“我會難過,我會在乎。”

  他們是朋友,是生死之交。

  他們又不僅僅是朋友,他們是彼此的伴侶。

  剛開始看的時候,覺得瑪瑙是一個單純到有點傻,有些笨的女子。但是看到後來,卻發現,瑪瑙懂的遠遠超過她所表達出來的。她知道南天星是想利用她探聽燕逍遙的資訊,她知道燕逍遙深愛著天琴卻不能在一起。她知道南天星送給她的金創藥有毒,要害死燕逍遙,她知道燕逍遙對她的若即若離是不想讓她深陷於危險之中……她什麽都懂,都明白,她只是爲了保護她想保護的人,所以選擇了沈默。

  當燕逍遙與黑鷹決鬥前,燕逍遙看著瑪瑙,似有心事說不出口

  瑪瑙微微一笑說“不要擔心瑪瑙,瑪瑙有劍。”

  “你若不想瑪瑙在這媯扔菕A瑪瑙可以先回中原。”

  “你若什麽都不說,瑪瑙就在這媯尼A回來。”

  燕逍遙終究還是未說一字,他已不必說。

  因爲她都懂。

  當他完結了這一切,在大漠和她相遇時,他仍有些惡狠狠的想把他推開,但是她已經瞭解他的“口是心非”無論他怎麽兇狠冷漠,無論跟著他有多麽的危險,她也要陪他浪跡天涯。

  因爲沒有人比她更瞭解他,更適合他。我想他們會幸福的。



【謝天琴】

  謝天琴是一個很有故事的女人。

  爲了引誘燕逍遙加入咒奴而有意相識,卻在不知覺中動了真情。爲了保護燕逍遙而不得以離開,三年後再次相遇。她手中的的毒鏢射中他的腿,他那一回眸的眼神又何嘗不是一隻射入她心的毒鏢?

  三年的相思,三年的自責。她知道不留隻言片語的離去對他是一種殘忍。但是只有對他殘忍,才可以救得了他!

  只是她忘了,對愛的人殘忍,豈非正是對自己的殘忍?

  她受不了他熾熱的目光,她更不願與他兵戎相見。所以她終於選擇了坦白。

  「即便你不信,我也要說。」

  「我信。」

  「縱然他可以帶她浪跡天涯,她卻不能回頭。」

  信念不同,他們註定無法長相思守。

確如瑪瑙所說,她不自由,她甚至愛他一輩子的權利。

這是何等的痛?何等的苦?

但是她,早已學的比他更會控制自己的感情。

往事如煙,請珍藏心底的那一份美好。那個單純的女子,才是適合做他的伴侶。

只此一次,爲了成全他愛的男人和愛他的女人,她違背聖教命令。

仍是沒有半句告別的話,她帶著她的部下離開了葡萄城,離開了大漠。

而他手握著那對耳環,心中是無奈還是釋然?

謝天琴也是一個很有氣勢的女人。

即便是扮作歌姬,她的舉手投足,無不顯出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

她言語不多,說話卻極有分寸。

對比百花的言語犀利,她並不針鋒相對。

有時候本似蒼白的解釋,經她一說,卻自有一種“上級不須向下級彙報”的霸氣。

她有著超乎常人的沈穩。即便當百花挑唆所有部下不受她所控制,她仍無任何恐慌。當她知道心愛的人身處險境,琴聲仍不紛不亂。親眼看到燕逍遙與“黑鷹”決鬥遇險,她手指一抓衣服,表情卻依舊木然看不出半點情緒。

  比較起來百花倒是“衝動”得多。爭強好勝,權欲心重。我甚至懷疑她並不是真的喜歡燕逍遙,而是因爲天琴喜歡,她便想將之征服。但是她的伶牙俐齒也還是輸於天琴的淡定若水。縱有幾分鬼心計,也比不上天琴對萬事的了然於心。最後縱身躍入懸崖,卻也成全了她的驕傲。

  其他幾個角色略顯單薄,這奡N不一一講了。絲路固然在情節上有很多漏洞,但是它的拍攝手法極其美,它所帶來的意境超乎了我對情節的關注,它對情,義,俠的定位與描寫更是深得我心。是部不可多得的武俠劇。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