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六指》片花觀感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冰靈
2004/08/21



  本來對這部片子不抱任何希望,一來記得當時劇本一改再改,質量估計沒什麼保證;二來奇隆只是客串而已,雖然名號被宣傳方拉著當第一男主角,但實際咱心堣]清楚,戲份少那是當然的。不過自從上個月看了片花之後,還再說我對片子沒有半點兒期待,那是騙人的。只是近來燕毒實在厲害,常常在體內發作,劇痛之時又怎有閒暇顧及《六指》?但昨日見有朋友已可買到該劇,心堣S癢癢了。不如就趁著目前尚算是「養在深閨人未識」,趕緊美妙地想像一番,畢竟距離我能目睹「廬山真面目」還有挺長一段時間,補上這篇觀感,也算對得起自己的真實感受了。

  傅雲俊的書生扮相,光看劇照還真讓人眉頭微皺,淡淡的失望爬上心頭。沒有水若寒玉笛公子的俊美飄逸,沒有十一郎「現代賽車手」式的瀟灑帥氣,也找不到如燕逍遙般樸實無華中透出的超脫不羈。於是,期望值低了,關注的程度也低了,直至看片花的時候還是一臉的滿不在乎。先是大量炫目特技的運用使得刀光劍影的打鬥撼天震地,令人目不暇接。接著來了一大段一男一女的插科打諢。就在我連打呵欠的時候,他出現了。

  出乎意料地,內心的驚喜竟不停地竄上跳下,把我興奮得兩眼直發光,此後便死死盯住電腦屏幕。哎呀呀,是金子總會發光,我怎麼就給忘了呢!沒看過《梁祝》,也就沒看過他完完全全的書生扮相。原來一個身手敏捷、身懷絕技之人亦可以將一個書呆子的憨厚和傻里傻氣表現得如此生動。不只是眼神堣痐F慣有的殺氣,還有舉手投足的細微動作,給我的感覺都是全新的。「娘,妳快說啊!」、「娘,妳別拉著我,我不能看著雪梅死啊。」臺詞本身並不出色,只是從微微撅著嘴的他的口中說出,倒讓連日來沉迷於少言寡語的燕逍遙的我嘗到一股清新之味。不知傅雲俊到底是怎樣一個人,但我能感受到他在片中的與眾不同。彌散著血腥的江湖仇殺中突然跑出一個不會武功,如此單純天真的白衣書生,呵,真願意將他當成是一泓清泉。

  接著他去救雪梅了,眼神中又透出一種我很熟悉的堅定。呀,這傢伙一碰上跟武功沾上一點兒邊的戲,就「原形畢露」了。不過,那幕「書生救魔女」的戲拍得挺美的,片花中也一播再播,應是當成經典鏡頭了。

  再接下去一幕便是晴天娃娃一直稱道的。配樂跟劇情很契合,聽著很舒服。又是那張無邪的臉,眨著大眼睛,帶著一絲微笑:「只有妳和我,快快樂樂地在一起!」幻想的喜悅寫滿了整張臉。旁邊的人冷冷地、不屑地看著他。是啊,他太天真了,眼前所愛之人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地放下滅門血仇跟他一起浪跡天涯呢?很當然地,他遭到了拒絕,她頭也不回地走了。然後就來了一個吐血鏡頭,還真如娃娃說地,吐完一口血,立刻就「面如死灰」了,確實動人。

  傅雲俊前期和後期判若兩人,從片花中我理出了丁點頭緒。他的姨父將畢生的武功傳授給他,讓他去殺雪梅。估計為了練武,他也與世隔絕了一段時間。而「重見天日」的傅雲俊,已經滿是滄桑。有一個鏡頭讓我久久回味。在淒美主題曲的伴奏下,他張開雙臂,抬頭望天,眼埵乎儘是掙扎的苦痛,四周落葉紛紛,背景的渲染更增添了幾縷憂傷失意。傅雲俊,應該是一個極度厭惡江湖紛爭,而只想安安靜靜地讀書、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的人。無奈出身護琴家族,正如蕭郎護刀使命無法擺脫一樣,傅雲俊的命運亦與天魔琴緊緊相連。他應該是不喜歡學武的,可是身不由己。家族只剩他孤身一人,敵人武功非同小可,而且又是心上人,他又怎能不惆悵不感歎!

  《六指》的主題曲雖然不是他唱的,可是我很喜歡。「如果可以,我願粉身碎骨,我會等待,等待你的領悟。」(好像是,我耳朵不好使。)伴著歌曲有另外一個鏡頭閃現了兩次,也是那種看了一次絕不會忘的。長髮飄飄,他的嘴角殘存一抹未乾的血跡,垂著眼簾,眼埵乎透著絕望?或者是一種對死亡的輕視?或者,這就是他最後死了的那一幕,早就聽說傅雲俊最後是以一身血肉消除天魔琴的魔性,具體如何不得而知,但聽起來倒挺悲壯的。

  《六指》片花,下載之後也是看了不少次了。不論最後出來究竟如何,只要是他的片子,就是值得我期待的,我願意去期待。希望結果不會讓我太過於失望。

  他已經許久沒有接拍新片了。不知這一年來他是否開心,開心就好。覺得他剪了短髮的形象挺好的,倒挺希望能夠接一部時裝戲,不再是打打殺殺的,而是舒舒服服地享受生活的,呵呵。



回品評《六指琴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