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4~9集中的幾個鏡頭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蕭凝
2004/08/29



  呵呵,又是說幾個鏡頭∼∼∼

  一,第五集中,傅雲俊在「跟人」下棋。一開始拍的是手部特寫,然後突然切換到臉部。看下圖那個眼神,是不是有那麼一點點十一郎的感覺呢?覺得那個眼神堭a著一點挑釁的意味,和先前那種看起來傻里傻氣的樣子完全不同(哈哈好可愛 ^_^)。「該你了!」短短的三個字,卻說得自信滿滿的樣子,好像吃准了「對方」無法接招。這時,鏡頭切換到整張棋桌,原來這傢伙居然自己和自己下棋,也難怪聞聲而出的王雪梅也禁不住被逗笑了。

  二,第五集後半部分,傅雲俊站在湖邊吹笛(就是那個片尾吹笛鏡頭前面的部分)。所有的一切都是暗暗的,人、樹、笛,都被籠罩在一層朦朧的光影堙C惟有那一點陽光,是閃亮的。真的好希望大家能聽到那段笛聲,不像若寒的笛聲那麼的淒涼,雖然一樣是淡淡的,卻投著一股安謐,聽著自然覺得很舒服。(表達能力真差∼∼)

  三,第六集中的一段獨白,大家不妨猜猜,我們的傅雲俊跟誰在說話?「你看,現在腳好了,不痛了,開心了?但是千萬要小心,不要像上次那樣,可不是每一次啊,都能碰到好心人來救你。你看你的樣子,好像匆匆忙忙出門忘了穿一隻鞋,我給你起個名字叫糊塗蛋。」猜到了嗎?是跟一隻兔子啦,就是上次王雪梅救的那隻。他從這隻兔子看到了雪梅的善良,更加堅定了他說服雪梅放下仇恨的信心。「糊塗蛋,咱們絕對不能夠就這樣放棄雪梅的對不對?我們要想辦法,把她變回一個快樂無憂、單純善良的神仙姐姐,好不好?」相信正是因為這樣,他才肯竭力保護雪梅,並最終為化解天魔琴戾氣不惜犧牲自己。只是如今的他,還是一樣的單純可愛,好像從未想過自己將來的路會如此的艱辛……

  四,第九集開頭部分。王雪梅和傅雲俊一道,來到雪梅先師月眉墓前。憶及幼時往事,雪梅不禁為自己沒能對待她恩重如山的師父略盡孝道而傷心後悔不已。「其實妳師父並沒有死,他一直活在妳心堙A活在妳身邊,不是嗎?」傅雲俊,當他說這句話時,有沒有想過,或許有一天,自己也只能活在雪梅的心埵茪w?琴笛合奏的畫面,充滿了溫馨和寧靜。此時無聲勝有聲,雖無一句話的交談,但當琴和笛奏出完美和諧的音樂時,僅用眼神,便完全可以瞭解彼此的心聲。「我這兩隻沾滿了鮮血和不幸的手,還有什麼權利去追求幸福呢?」可是那一刹間,滿溢著溫馨的畫面,難道不是幸福嗎?只是,如此的幸福,卻實在過於短暫……



回品評《六指琴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