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亂語~~~關於《六指琴魔》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蕭凝
2004/09/04



  因為剛哭完,所以有些前言不搭後語,大家將就看吧。

  在21集36分鐘時有一段雲俊在父親靈前的獨白,相信應該是他性情大變的原因吧,或者準確地說,是一個伏筆。

  後來,他就在那個山崖邊找到了雪梅。白衣上滿是灰土塵埃,相信他的心堙A一定也是充滿了焦急,他怕找不到她。為了她,他連一向最在乎的母親也可以背叛。他一向對母親言聽計從,可是他已經開始懷疑,母親的原則是什麼,所謂武林公義又是什麼。所有人都說雪梅是魔頭,都將與她全然無關的罪過強加在她身上,為什麼?為什麼!這對她公平嗎?所謂武林正派人士,難道就是這樣維護武林安定?!

  可是雪梅不一樣,她雖然滿心仇恨,但是她的內心和雲俊一樣,是最純真的。她從來沒有懷疑過玉笛山莊的所有人,她也從來沒有想過,她的小師叔是如此的陰險狠毒。她狠心離開雲俊,走得如此決絕,可是我分明看見,她的心在滴血,就像雲俊嘴角的鮮血,如此眩目,讓人不忍逼視。「我愛他!」簡單的三個字,充滿溫情的三個字,為什麼從她嘴堻菪X,卻是如此的充滿絕望?因為愛嗎?「愛得如此辛苦,何必苦苦堅持?忘了我,你會有平靜的幸福。」這是妳的心語嗎?雪梅……我知道,妳是想這樣說的,可是妳沒有,妳不想再給他希望,妳不想再讓他傷心,是嗎?可是妳有沒有想過,如若心已死,還何言傷不傷心呢?

  「我是回來成親的。」淡淡的一句話。其實你本想歡喜地說的,如果當時,雪梅真的跟你回來,那麼同樣的一句話,你說的時候,一定不會如此冷淡。回來成親?是跟雪梅吧?只有和她在一起,才是你想要的吧。笛音依舊,青山依舊,可是人呢?心呢?你的臉上已經沒有了笑容,而且再也不會有了。甚至,連淚水都不會有了。我知道你的心已經跟著她走了。絲絹仍在,木梳仍在,曾經的快樂,也仍在眼前,可是她不在了,沒有了她,一切都是空的、假的。什麼玉笛山莊,什麼絕世武功,什麼武林盟主,在你心堙A根本都是虛無縹緲的東西。你早已認清了人心,也早已看透了這些虛名。不覺間,你已然成長,已經不是那個純真得幾近透明的人了。

  或許成長是好事,可是付出的代價,未免太大了。很多事情你可以不用負擔,很多傷害你可以不用承受,可是你是傅雲俊,所以你註定無法得到完滿的感情,你註定要忍受為你所不齒的種種明爭暗鬥。這樣的人生,或許只有死才是唯一的解脫?

  我想,你一定不止一次地想過放棄,放棄這殘酷的人生,化作一縷輕雲,永遠陪著她,守著她。可是你不能,你的責任告訴你,你不能,你不能放下母親,不能放下山莊,雖然你不願意,可是你必須擔當!很不公平是不是?可是人生就是如此不公,老天爺對於世間的美麗,總是不肯接受,總是要讓它們受盡磨難,又在華彩時隕落。

  雪梅回來了,她是忍不住,想回來看看你。可是她卻看到你和端木虹之間的親密。其實天知道,你根本沒有負她——永遠不會。我不知道那一刹那,你是不是把虹兒當成了雪梅,只是看到你尷尬地把手從她眼旁移開,眼堛漸彩在那一瞬間熄滅的時候,我相信,你的心堙A始終只有雪梅。或許這樣對虹兒太過不公,可是感情的事,誰又能清楚地分出對或是錯呢?

  「忘了他吧。」可是,忘得了嗎?如果能輕易忘記,又怎麼會如此辛苦?一心報仇,拋開兒女私情,談何容易?如果真的決定放棄,又為什麼落淚?是想用淚水洗掉對他的思念,還是想用淚水沖刷掉你們的感情?

  清楚的記得,蝴蝶雙飛的瞬間,美得像畫一樣。原來這種美麗,真的只有在畫中才有,甚至,連在畫中,都這麼容易褪色。

  又看到琴了。妳看著它,腦中浮現的,是他專門做給妳的琴,是他盡心竭力為妳療傷的情景。妳始終忘不了他,可是他呢?聽到他將和端木虹成親的事,妳是不是以為,他已經忘了妳了?妳為什麼笑,因為他終於能夠得到平凡的幸福?為了他終於忘了和妳之間的一切?如果妳真的想得開,那又為什麼借酒澆愁?是不是因為,酒入愁腸,才有了相思的理由?

  其實你們從未忘記過彼此的過往,即使沒有白頭之約,你們的心堙A也早已山盟海誓。只是,月缺人殘,天註定了你們不能相守一生……不,或許,你們的心永遠相守,永遠……



回品評《六指琴魔》